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四章 破译密码

世界不识伟大 | 发布时间:2021-04-08 07:19:22 | 阅读次数:25286

十分罕见,要不然我现在的把我画的这地图,传向网上接着发到你?”致远说。  “不需要了,你现在的离开家里,我立刻就回来,就这样吧。”我挂了电话,随即就风风火火的出了门,打了辆出租车径直致远家.  回到致远家后,看见他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则表示欣慰,关上门了门“喂?致远那密码破译的怎么样了,有什么发现?”我有些迫切问道。。...

  致远在拿到刘苏事先记入的古文字密码后,这些天里都在紧张通宵达旦的做着破译工作。

  “喂?致远那密码破译的怎么样了,有什么发现?”我有些迫切问道。

  “老宋,怎么说呢,这古文字密码,我破译了绝大多数,已经把地图给画了下了,只是有一部分的却无法破译,这两部分密文完全不是一个体系的!非常古怪!我找遍了市面上所有现存的资料都没有这种记录。”

  “哦?是么?怎么还有两种密码?”我说。

  “是这实在是极为罕见,要不我现在把我画的这地图,传到网上然后发给你?”致远说。

  “不用了,你现在留在家里,我马上就过来,就这样吧。”我挂了电话,随后就风风火火的出了门,打了辆出租车直奔致远家.

  来到致远家后,见到他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欣喜,关上了门。

  “东西在哪。”我问致远。

  “在书房。”致远说。

  “走。”

  进了书房,我看到一屋子摆放凌乱的书籍,桌子上放着六,七个吃完了的方便面桶,再看致远两个眼圈乌黑,眼睛里充满血丝,一脸倦容,就知道他这几天受了累,便说:“你小子就是这样,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下次别吃那么多的方便面,叫点有营养的外卖啊。”

  “小意思,来你看看这张地图。”说着致远拿起桌上的一张A4大的纸给我。

  我接过来拿在了手中仔细观瞧,这张图纸,该怎么说呢,虽说画的非常精细,只是你完全无法从这张画的地图上知道到底是在哪里,因为这张地图上有山有水,也有些标志显示了村落和其他的设施,却只是表示了一个方圆几公里的位置。

  假使说你本人就是生活在地图上所画的区域里,那你到是完全可以判断这上面的信息,从而精确的找到古墓的位置。

  “不对啊,就这么张地图没有太多意义啊,”我一边揣测着这张地图,一边问:“这密码文还有什么别的信息可以用来参考的?”

  “这种军用密码,当时是在现今的湖南这一地区范围里使用的”致远说.

  “哦?你能确定?”我问道。

  “这个当然能。”致远点了点头。

  我还是非常失望的叹了口气说:“就算是湖南,要从这么大个湖南,一个二十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来确定一个几平方公里的地方,跟在游泳池里捞根针也没什么分别啊。”

  我看着手中的地图想着有没有可行的方案,突然间来了灵感!就对致远说:“你先去休息会,我到有一个办法姑且可以试试!”

  我把桌子上的方便面的空桶叠了起来,推到一边,乱七八糟的书籍收起来,放到书架上后,打开了电,上了网。

  我想尝试着通过网上的高清卫星地图来帮助寻找答案。

  我点开了一家全球地图网站的界面,又点中了中国区域,接着选取了湖南,然后滑动鼠标滚轮,把湖南地图放满整个屏幕。已经占了整个屏幕后,看下来像长沙种省会大都市,在屏幕上,也只不过是个小点而已。

  这里有一个常识的问题,就是绝大多数的皇亲贵胄的陵墓都会修在名川大山的附近,但是离城市又不是非常遥远的地方,而湖南西南部多山地和丘陵地带,东北部地势就相对平坦。所以东北部就先排除掉了,这样一来就把目标缩小了一大半了,只是这样困难依旧还是很大。不过现在没有什么好招,也只能先地毯式搜索起来,不过普通人用这种方法多少年都不可能找到,但是我利用祖传寻龙点穴的本领,再结合了这高清的卫星地图,还是可以让我事半工倍,极大的缩短时间的!

  我先从湖南最西南端的山地地带开始分析起,把屏幕上的地图不断放大直到能判断出地貌分水特征位置。

  就这么一点点的寻找着,我由于过于的专注,在浑然不觉中,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我一看手表已经是翌日早晨的五点钟了,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电脑台前十二个小时了。

  过去我当特种兵,作为狙击手完成打击毒贩的任务时,经常几天几夜的不合眼,所以现在这点时间也算不了什么。

  因为天气比较热致远家的空调又不怎么制冷,身上有些汗就把上衣给脱了,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檫了下汗,就又回到了电脑前。

  就这么又过去了三个小时,致远睡醒了看见我还在电脑前就责我:“你还说我不当心身体,我看你就是个超级工作狂.”

  正说着就听到门外有敲门声,我心想可能是凯子看见我不在家找了过来,还没到门口却闻到一股沁人的香水味,有些熟悉的感觉。门一开就见刘苏和张蕾站在门外,我看到两个大美女每人都提着满满当当两大包东西。

  我这时正光着膀子,张蕾和刘苏两个人明显有些羞涩,我说了句:“你。。。你们怎么来了”就急急进了房间换了件衣服出来。

  刘苏温柔的笑着说:“我打了电话去你朋友家,知道你在致远这里忙,所以就来看看你们俩。”说着费力的想把手里东西放到桌子上,我见了赶忙帮把手。

  “我们怕你们两个连早餐都没吃过就买了吃的东西过来。”张蕾说着柔起手掌的印痕。

  我一看这几大包吃的喝的,足够我俩吃上小一个星期了,心想着这么个千金大小姐还会来探班,嘴上说:“你怎么对我们这么好啊?”

  “那你是希望我对你坏点?那我现在就把东西给拿回去了。”刘苏可爱的假装着要拿东西。

  “别,别,别,千万不要啊。”我忙用双手抱住两个袋子说道。

  “你们来先喝点饮料。”说着刘苏拿出盒鲜榨橙汁递了给我,又递给致远一瓶汽水。

  致远拿着汽水笑着说:“真是太感谢了,我可是最爱喝这七喜了,现在这年头像刘小姐这么够意思的人实在不多了.”

  我感叹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心思却这么细密,这么会猜心,才见过我喝过一次这鲜榨果汁就留心记住了,真可以说是做事用心,说话窝心,真应了那句老话,会识字不如会识人,真不简单。

  我正这么想着,刘苏打开一个盒子,里面是一个起司蓝莓蛋糕,她又递给我个叉子:“你肯定是饿了吧,快来吃这个超级的好吃哦。”

  这个芝士蛋糕色泽香味实在是太过诱人了,看的我眼睛都绿了,这才想起自己十二个小时都没东西下肚了,赶忙用叉子叉下一块来吃。

  刘苏又把几个袋子解开指着说:“这个袋子是饭,饿了可以用微波炉转热了吃,这里是蛋糕点心,这里熟食,还有这是饮料果汁,这里水果。”

  光是这速食饭就好多钟,什么意式肉酱鸡肉饭,什么芝士海鲜意大利面,菠萝猪扒饭,芝士培根意大利面。另外还有什么鳕鱼火腿三明治,什么德国火腿汉堡包,都是些别说吃连听都没听说过的食品,也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看来有钱人真是不同啊,吃的都是高档的。

  这时刘苏又一袋一斤重的烟熏里脊肉递了给我。我这人一见到肉那还能客气么,拿到手上拆开包装袋,就咬下一大口来吃,这一口满嘴的鲜香,那个好吃过瘾啊,感动的我真是眼泪都快要掉下来,差点没跪在地上抱着刘苏大腿管她叫妈了。

  接着我就一口肉然后一口果汁的狼吞虎咽起来。

  张蕾见着我这种吃法取笑我,要是被厌食症患者看了你这样,估计连病都不用看了。

  我和致远在客厅里吃着食物,刘苏和张蕾去书房清理打扫了下。一直到把房间都弄干净后,才问了我们两个寻墓的结果,得知还没找到,又表示不要太急,慢慢来就行。随后才和张蕾一起离开了。

  我觉得这人实在是太高明,无为而治呀,明明是急的要命嘴里偏偏说慢慢来。

  接下来,查询的工作进展依然极慢,我一心急,老毛病就又范了,我开始一整天都坐在电脑台前工作,除了每天两顿饭和厕所外,连着两天只是小睡一两个小时。致远催我去睡觉,我嫌烦就直接把门反锁了起来。

  一直到第三天,我暂停了之前用的排除法,随意的点着地图上缩放着看,就有这么一座名字非常特别寺庙,引起了我的注意。聚仙寺?我念到,随后习惯性的点开了其附近的高清地图,这张地图放大后,立即射入我眼帘后,心中就是一动!这祖辈无数代发丘中郎将的基因,使我对这山川的风水极为敏感!我一看这图上的山水湖泊呈现群仙抱月,吸风引露的格局,气势非凡又气象万千!再一结合致远那张地图,一时无法压抑自己此时的激动之情,一拍桌子,“没错就是这里!”从屏幕上的卫星云图看下来,呈现半圆状的群山,山峰险要,山顶周边云雾袅绕。山上面树木异常繁盛茂密,郁郁葱葱。

  在半圆状的群山和滴水湖之间的中间地带被云雾遮盖着,而这云雾下似乎有种异乎寻常的金色光芒射出!

  “老宋找到了?!”致远听到我这声音后,也喊着跑进房间里来。

  “你看看这上面。”我激动的一手勾住致远的脖颈边用手指着屏幕说。

  “哎哟!真不得了,鬼斧神工啊,这哪里是什么风水宝穴啊!整个是神仙住的地儿啊!”致远看着屏幕激动的说。

  激动了一阵过后,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三天没怎么合眼了,就先打了个电话给刘苏,然后就倒在床上睡了下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就听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要不要我去把老宋给喊起来?”致远问。“别去喊,让他多睡会。”刘苏说道。

  我又躺了会定了定神,就起了床。起来之后,发现张蕾也在,,我就把古墓找到的消息,又跟刘苏他们说了一遍。刘苏显得非常激动和高兴,甜笑着张开双臂给了我一个大拥抱,说自己果然没看错人,眼神里也透露出别样的意味。

  我作为这么一个久旱未雨的正常男生,被一个女神拥抱是什么感觉,大家应该都懂吧,当场我直接晕了三分钟啊。随后我又把接下来的行动的计划已经具体步骤和刘苏他们说了。

  具体是这样的,首先由我一个人先去当地摸摸底,打下探铲分析下古墓的年代和构造,随后大部队会合,找一个适当的时机,一鼓作气把这斗给倒了。

  刘苏对我非常信任也没什么意见。表示愿意全听我的。

  只是张蕾认为我一个人去不方便,非要跟我一起去,两个人假扮成小情侣,说这样更能掩人耳目。

  虽然总让我觉得有监控之嫌疑,但是这一次路途漫长,一个人实在也是无聊。有人陪自然是好,更何况是个这样一个性感美妞。

  闲话不多说,第二天下午我就和张蕾坐车去了虹桥机场,然后先坐飞机飞赴了长沙。

  到了长沙因为天色已经黑了,所以就和张蕾找了个宾馆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后,先坐了七个多小时的大巴了,然后又换坐上了长途汽车。

  原本坐在车上是会觉得有些闷,不过可以欣赏这车窗外与城市里迥异的自然风光,最重要的张蕾的可爱活泼让这次旅途变得轻松快乐了不少。

  在车上张蕾正惟妙惟肖的学着樱桃小丸子和蜡笔小新的声音来讲段子,逗我笑的前仰后合的。

  我们正聊的起劲时,长途汽车停靠了一会,车上又来了两个小情侣,男的是个看样子好像还是个高中学生非常瘦弱,而那女生感觉又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非常丰满细腰肥臀,下身是一条蓬蓬裙和吊带丝袜,裙子非常短把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很惹人眼。

  两人就这么坐到了我们的邻座上,男的一拍那女的大肥臀,表示让她做在自己腿上,女的也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了上去。

  这些动作让张蕾看在眼里,令她脸色有些不自然,我看了也觉得好笑。接下来那对小情侣也不安生,男生开始搂抱亲吻女生,女的还发出一阵娇1喘声,看到此情此景,张蕾脸色绯红,低下头用手指轻轻的滑触着我的手背。

  正当我要猜测她的心意时,长途汽车突然猛地来了一个急刹车!我们被突如其来这一下,弄得险些撞歪鼻梁,随后车上就又不少乘客抱怨司机怎么开车的,紧接着就听到有人大喊到,有人被车撞死了!出人命了!

  一下子整车人都沸腾了起来,随着司机第一个下了车后,车上的众人也都开始下车围观起来,我也跟随在人们的身后下了车。

  我下车后看到被撞的是两个青年男女,男生躺在路边,女生竟然挂在隔离带上!随后车上有个学医的老年人就指挥着几个青年人把那女孩从隔离带上给“摘”了下来女孩被平放在地上。有个小娃娃好奇的上去看,看后就被吓得魂飞魄散,大叫着躲入身后他父亲的怀抱。我看着这个女孩似乎觉得那个女孩的眼角在抽搐,转念又想了想或许是幻觉吧,这样子分明死了一段时间,已经被撞成这样了那还可能活。

  这女孩的腰部以下位置以一种无法想象的角度扭曲着,脖子则向相反的方向歪在一边,半边脸贴在地面上,有角额塌陷了下去,有一元硬币大小的小洞,有红黄相间的糊状的东西从那个洞里以一种不容易察觉的速度缓缓的爬了出来,流过眼角,鼻梁,最终淌在地上,堆成一摊。她的眼睛瞪的很大,脸上还保持着死前最后一瞬间的非常异样的恐惧神色!似乎死前看到了什么更恐怖的东西!

  我见过不少死人,但这么可怕残酷的死状还是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啊。”

  一声叫声钻进我耳朵,我扭头转身,发现张蕾也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正跟在我后面,显然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

  她呆立着不动,眼睛直直地被地上的女尸粘住,身体微微颤抖着。

  毕竟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看样子真是被吓到了。我忙用双手把她身子掰过来对着我,转移她的视线,她这才顺势扑到在我怀里。

  “她没死。”张蕾说。

  “早死了。”我说。

  “我刚才看见她眼睛在动,好像在盯着我们。”

  “别乱说。”

  我下意识的又朝女尸看了一眼,突然发现那女尸突出的红色眼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了过来!正朝着我们的方向看过来!

  我心里不由的一紧!

  我看这车这样子一时半会也开不了了,就问了司机还有多少时间能到目的地,司机说已经到了也就往前这么两公里路程了。

  正巧这时有两面包车经过这里,我看张蕾对着女尸似乎有些异样的感觉,就对那个面包车司机说,让他载我们一程,并且摸出一张一百块给他。山里人到底不一样,非常朴实,告诉我说正好顺路不能要钱。

  我在上车前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横在公路边的另一具男尸,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心中大惊,一身冷汗就下来了,因为那具男尸的眼睛也正死死的盯着我看!

  坐在车上,我点上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定了定神,又递了一支给司机。

  司机接过香烟后问:“你们一看就知道是外省人,怎么会来我们这么个山沟沟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