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支票

世界不识伟大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26176

这女子的容貌清新甜美,笑容柔和,职业短裙再加深蓝色真丝紧身衬衫,成熟干练中又透着娇媚。  望着这样的动人心弦的美女,我心里不由有些纳闷儿,下意识的问着:“请问您,你们是谁?来这里有何贵干?”  那女子也许是看我神情十分很紧张,朝我温柔如水的笑了一笑,十分恭谨我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这人身形矮小,地中海式的秃头,一张大脸,圆圆肥肥,泛着油光,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目光锐利,约莫四十五岁左右。。...

  这几天为了筹钱的事,我本来就搞的焦头烂额了,突然间门外就来这么多人,特别是这两个高大的黑墨镜,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我心里不由得戈登一下,本来就紧绷的神经更加不安了起来,心说这不是还有两天时间,这么快又换一波人来讨债了?

  我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这人身形矮小,地中海式的秃头,一张大脸,圆圆肥肥,泛着油光,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目光锐利,约莫四十五岁左右。

  与那个中年男略显猥琐的长相正相反,这女子的容貌甜美,笑容温和,职业短裙加上深蓝色真丝紧身衬衫,干练中又透着柔媚。

  看着这样的动人的美女,我心里不由得有些纳闷,下意识的问道:“请问,你们是谁?来这里有何贵干?”

  那女子或许是看我神情非常紧张,朝我温柔的笑了一笑,非常恭敬的问道:“我们这次是专门来找宋瑜先生来谈点事,不知道两位在不在家?”

  女子这么一问,让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我犹豫了一下便说:“找我谈点事?我就是宋瑜,致远在里面,那就请两位先进来再谈吧。”我这话一说完,站在旁边那个中年男子对那两个黑西装使了个眼色,那两个黑墨镜便退后在外面等着。

  我把两位引进大厅:“你们先坐着,我去叫下致远。”

  致远正在里屋专研古籍,看的正入神,我一连喊了几声才从神游中回来,听我说有人几个陌生人想找我们,也是一愣觉得的奇怪。

  中年秃头男见了我和致远说:“两位真是久仰,我们是梁叔介绍的。我听梁叔常提起两位,你们一个对古玩和古文字很有造诣,另一个是发丘中郎将的传人……”

  我一听到他说什么发丘中郎将,就打断了秃头男的话说:“请问两位大驾光临,这次是来找我们有何贵干?不妨直说吧。”

  这时中年男子脸色明显就由刚才的满脸堆笑,变成了焦虑急迫的样子:“我们这次来其实是想找两位来帮一个忙。”致远坐着还没做声,我忙问道:“你们要帮什么忙?”

  那年轻美丽的女子有些神秘道:“宋先生,这件事事关重大,而且在这里一时也不方便说,还是请你们两位能来我们哪一趟,大家一起坐下来好好详谈。”

  我实在不满意这么个回答就说:“事情的大概总要先告诉我们,这么含糊我想我们还是不敢去,我实在是想不到我们能帮你们什么。”

  中年男勉强笑着说:“这件事真是一时说不清楚,如果能说我们自然就直接告诉你们了,你们只要去了自然就会明白了。”

  女子犹豫了很久忍不住说道:“我们这次来其实是想让你和致远帮我们去鉴赏一件宝物。”

  致远就是喜欢古玩古董,听到这里致远立刻两眼放光的说:“宝物?什么宝物?哪个朝代的?是瓷器?还是青铜器?”

  女子也没有直接回答,说:“你们去了就会知道的了,具体实在是不太方便透露。这个忙你们只要是帮成了绝对不会亏待你们两个的,到时候会有你们意象不到的好处!”

  我看着女子的精致甜美的容颜,心说又是宝贝,又是意想不到的好处,脑子不由得有些眩晕起来。

  女子又说:“这样吧,明天我专门派车来接你们,我们在明天的下午两点见,大家不见不散。”

  这个女子虽说有些神秘,但她的那种谦恭有礼的举止对人有一种巨大的魅力和感染力,让我感觉不太可能有什么大问题,反正我们两个基本上算是一穷二白的无产阶级,要骗也骗不了我们什么,而且毕竟是梁叔介绍的,最后还是表示去看一下也无妨。

  正好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是就离开了下,去接了个电话,等到我一个电话接完再回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就走了,桌子上留下张名片和一张纸片。

  我拿起那张名片一看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雅聚轩,名字是张亮,我心说这不是家古玩铺么,又看了下那张纸竟然是张支票,定睛一看那上面的数字没把我吓了一大跳,竟然是整整十万块的大数目!我看了下致远,致远也是一头雾水惊讶的表情。

  我连忙跑去窗台打开窗户向楼下下望去,就看到楼下停着一辆高贵的罗尔斯罗伊斯!

  致远这时要来到窗前:“哇啊,顶级房车啊,这真是气派呀,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一会儿那一男一女匆匆上了车,车子随即就急驶而去,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看着这张支票直发愣,要我们帮什么忙用的着给十万块这么大一笔数目?心里一时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我对致远说,我们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底细背景,无功不受禄,更何况这可不是什么小钱,这钱明天见到人家一定要还给他们。

  凯子这时醒来知道这事后,就指这支票嚷嚷着:“你们两个慌什么呀,这是人家送的又不是抢的还个屁,正好把债给还上。”我看了一眼凯子,他在说这话时眼神里好像有一丝不自然。

  致远这时也说,明天先去看看再说吧,到时候看情况,再还给他也可以啊,我没去理会这两人。

  第二天的上午,我抽空去了一家还不错的理发店去理重新搞了个发型。出狱以来,我一直都是蓬头垢面的没太注意仪表修饰,想来这样见人也不太礼貌,想着给人家留个不错的印象。搞发型弄去不少时间,做好发型之后出了美发店一看时间已经一点半了。

  回去以后看见一辆小轿车停在大楼门口,那司机见到我后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上车,致远这时也已经坐车里了,在我上了车后就直奔目的地。

  因为约定的地点非常偏远,是在浦东的郊区张江高科一带,在车上我还是在想着究竟会有什么事又是怎么样个宝物呢?当然还有那个过目难忘脱俗的美女。

  车子倒也开的很快一会儿就驶出市中心了,三十分钟后,我们就到了那个地方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汽车居然在一幢科技感十足又非常摩登的大厦前停了下来。我们两个下了车后,就看到大楼台阶前有一位女生笑魇如花的朝我们迎了过来,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昨天的那个女子,只不过我一下子有些认不出来了,她今天穿的是一套极为别致的淡绿色紧身雷丝连衣裙,风吹衣裙摆,迎面姗姗走来时,犹如仙女下凡,宛如梦幻,把我和致远都看痴了。

  等走近了我才意识到要说些礼貌寒暄的话。女子对我们说,她叫刘苏可以叫她苏苏,是蓝海科技这家公司的负责人,然后领着我们进了大厦坐电梯上了公司所在的三楼。

  出了电梯之后,我看到前台墙上写着蓝海科技公司,然后就随着刘苏进了里面的办公区,发现地方挺大装潢很好,可是工作人员却只有区区几个人。我很想知道这家公司具体是经营是么的,想到人家要是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们也就没直接去问。

  刘苏带我们进了一间很大的独立办公室,进去后才发现外面漆黑不透光的玻璃墙在里面却是透明的,可以把外面的动静一览无余。

  和外面的现代科技感相比,这间办公室却又别有洞天,里面无论椅子还是茶几都是古色古香的仿古家具,几面墙的架子上都是古董古玩,还有一个红木书架放着不少古籍与古书。致远非常好这个,一进来看到这些,就在一个古董瓷器前旁端详起来出了神。刘苏让我们先坐会张亮马上过来,又叫前台的女秘书去泡上好的大红袍来。

  我一般不太爱喝茶唯独爱喝的茶只有大红袍,我一乐说:“你也喜欢喝红茶?还是知道我有这个爱好.”

  “我猜的。”刘苏说。

  “那你真是未卜先知可以做算命先生了挣钱啦。”

  刘苏嫣然一笑:“你胡说。”

  这时女秘书吧茶端了上来。刘苏小心接过来递给我说:“当心烫,慢慢喝啊。”

  我正口渴难耐吹了几下就急着喝结果呛到了,刘苏见了就笑话我怎么像小孩子一样还那么不当心。

  就这样我们又随便聊了一会,和刘苏聊天,真的很开心,有种奇怪说不出的感觉,以至于我都忘了此行的目的。

  这时张秃走了进来,手上托着一个做工非常精致,看起来有些年岁紫檀木盒子,这时致远才把目光从一只元青花瓷瓶上转移了过来。刘苏表示:“等一下你和致远要之仔细看。”

  张秃子把木盒子放在茶几上后,刘苏就去打开了盒子。

  我看到里面装着的只是一块块玉片,虽说花纹精美,每块都雕着龙,雕工也极为精湛,但是要说它是多么稀罕的宝物也有些过了。

  致远可能也是不解就开口问道:“这几块白色玉片块就是你们所说的宝贝?”

  张秃子得意一笑说:“你再等一下就知道了。”

  我凑近了仔细观瞧,估摸着这玉片有千年历史了,一数一共有九块。

  我看到刘苏非常小心的把白色的玉片,一片片的从盒子里取了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又非常仔细慢慢的拼了起来。

  我很纳闷,只是也没出声,继续目光聚焦在刘苏的手上的玉片。

  很快我的疑问就解答了,玉片被拼成了一个玉盆子。

  “有意思,真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玉盆子。”致远感叹到。

  随后刘苏又让张秃把窗帘拉下来,我和致远对视了一眼都非常疑惑这又是什么意思。

  随着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整个屋内就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我们几个人围成一圈都把目光集中茶几上的玉盆子上,就看这精美玉盆子,慢慢开始亮了起来,通体发出黄绿色光芒来!看起来晶莹剔透光彩夺目!我和致远见了嘴巴都张的老大了,心说果然不简单阿!

  这盆子所散发出的黄绿色的光芒让我想到当年大盗孙殿英带着军队盗掘东陵时,在慈溪太后嘴里掏出的那颗夜明珠也是这情况:分开是两块,合拢就是一个圆球,分开透明无光,合拢时透出一道绿色寒光,夜间百步之内可照见头发。我猜测这盆子很可能也是同样的材质做成的。

  我正猜测的时候这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盆子里开始出现飘渺烟雾,在盆子里缭绕起来,若隐若现的,再看盆子里面居然生出水来!

  盘子里的水来越冒越多,不到半分钟的功夫这水一直涨到半盆左右!忽然是水面中央出现了一条金龙!这金龙腾空在水上,张牙舞爪的来回游动!威风凛凛又活灵活现!上下翻腾时而潜入水中,时候冲上空中,好似飞龙闹海!然后又是一只大青色蟾蜍隐现出来!那金龙一发现蟾蜍后立刻凶猛异常的向着蟾蜍扑过去发起攻击!那蟾蜍也不甘示弱也是跃起张嘴要而咬,一时间双方打的难解难分!又一会功夫金龙体力不支,那蟾蜍一口咬住金龙头部,接着连着整条都给活吞下肚里。

  致远探头看到这里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一时间也被眼前奇异的景象所震惊!

  最后盆子里的景物都消失后,底下尽然出现了好几行古文字,我认真看了半天,文字是没问题。但是完全看不懂写的是什么意思,一点都没有逻辑。我着急就问刘苏这文字是什么意思。

  刘苏这才把让我们来的原因道出来:“这些文字其实是古代行军打仗时用的一种密码。每个字都有其特定意思。我们现在只是知道这是隐含着一座大墓的信息。我们早就了解到致远对古文字有特别的研究,所以这次就是想让致远来破解这几段文字。”

  听了此话我先是惊讶然后亢奋起来!

  致远显然是没怎么听见我们说话。我见致远全神贯注的看着这一大段乱七八糟的文字,开始也和我一样疑惑的表情,接着神情大变面目甚至有些扭曲,甚至声音都变了!

  “天。。。天啊!这是一个上千年古墓的位置图啊!怎么可能,你们是怎么弄到的?竟然让我在这里遇到!”致远被惊讶激动的自言自语,语无伦次起来。

  刘苏忙问:“那确切位置是在哪里你能判断出么?”

  致远隔了好一会才说:“现在还没法知道具体位置,还需要几天时间才弄清楚。”

  我有所明白了,忍不住就对刘苏说:“能用的上这样的宝器来隐藏这古墓位置恐怕也非凡人也。不知道刘苏小姐请我们来是不是还想请我们来倒这个斗?”

  刘苏说:“等等我不是想让你们来倒斗来的。我是想让你们陪同我们下到这个古墓里去一趟,当然事后会付给你们八十万作为酬劳的但是希望你们别动墓里的东西。”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真没像到还能遇上这样的好事!我和致远当然是同意了,只是她们所说的别动古墓里的东西嘛,真下到墓里去了你们两个哪能挡的住我?这时致远又问:“去古墓里走一趟是打算去考古么?”

  我一听这话赶紧岔开了话题,并使了个眼色给致远,我觉得她们给我们开的价格完全可以请上四五个盗墓好手了,既然人家信任我们又肯付钱给我们何必去了解那么多呢,反正到时候把钱给收了就行了。

  接下来刘苏还表示下墓行动的装备,由我来负责采购,到时候一切费用她来报销,只是希望我能尽快办好尽早动身,我自然满口答应一切都会办的周密周全。

  我虽然不知道刘苏对我那么信赖的原因,但我对这次下墓的行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谈话间时间过得很快,刘苏看了下手表:“你们饿不饿呀?实在不好意思,光说话忘了时间。我请你们去吃饭你们都想吃些啥呀?”刘苏笑咪咪的问着我们,眼睛看着我。

  今天真是心情大爽,一听说有的吃更来劲了,我觉得老吃火锅没太大意思就说:“就吃烤大块肉吧!”

  刘苏可爱道:“嘿嘿就猜你们喜欢吃肉!我明白了,那你们都先下楼在楼下等我,我去地下车库拿车。”我点头说好,刘苏的说笑声有如银铃一般,让人沉醉,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周幽王不惜亡国也要换的褒姒倾城一笑。

  我们坐电梯下了楼,在大厦门口等着,一会儿就看到一辆奔驰停在我们面前,致远先上了后排,我刚想和致远一起,张秃子又抢在我前面坐了进去。

  刘苏见了,可爱一笑,拍了拍副驾驶座对我说:“来儿坐这儿吧。”

  因为我们处的位置,附近也没什么高档的饭店,刘苏表示要带我们去市中心的一家烤肉店,说那有家餐厅的烤肉非常出名。

  我第一次坐在女生开的车里,这奔驰轿车又这么豪华,感觉有些特别,刘苏驾驶着奔驰车在路上变道超车,开的风驰电掣非常娴熟。看起来开的有些急,实则稳又准,车与车的距离把控的极好,让我这个驾驶高手都佩服。坐在前排看着车窗外的景物急速向后退去非常带感,感叹现在这样的女孩已经很少了。

  在车上刘苏告诉我们,这一次和我们下墓的还有两位,是个考古爱好者。

  等下吃饭的时候会来,我会给你们介绍的。我心说我们几个加起来就已经有四个人了,再加两个人就是六个,这人一多就产生很多麻烦,而且目标太大。爷爷当年倒斗时往往就只有三四个至亲,因为盗墓本身涉及到巨大的利益,诱货太大,非常容易在利益分配过程中发生冲突和问题。

  就这么想着车子一会功夫就上了外环高架又转南北高架,下了高架后又开了一会就到了。

  这是一家规格档次都很高的饭店,仅仅从门外气派豪华的装修就能看出。进了大堂后,饭店的老板就非常热情打着招呼走过来,看来刘苏和这饭店早就认识。

  刘苏让他给我们找了间环境优雅的大包间,我们几个人在老板陪笑声中上了二楼的包间。我这时肚子饿的要命,一看手表已经七点半了,离上一顿饭已经过了八个小时了。

  我们一落坐后刘苏似乎很懂心意的拿过菜单让我们先点来吃。我接过菜单看了下真是玲琅满目,颜色是红红绿绿,各种肉和菜的名字别说吃过连听都没听说过,看得我这口水都来不及咽。

  刘苏热情亲切,让我们想吃什么点什么别客气。我和致远哪里会和她客气,把菜单上各种肉基本上都点了一遍,什么秘制肥牛,酱汁牛舌,雪花牛排肉,鱿鱼须,五花肉等等。又点了特色的海鲜汤。

  我也不知道是心情大好的关系,食欲特别强,菜还没上来就想去把烤盘的火调好。

  因为第一次吃这种烤肉,弄了半天不得要领,刘苏用不太标准的上海话说:“你看你,小洋盘,一看就知道没吃过,我来帮你弄。”

  一会功夫菜被服务员送来后,刘苏就用夹子就把肉一片片摊平了在烤盘上烤,我心急就要动筷子去夹着吃。就被刘苏喊住:“还没熟呢再等一会。”

  等到肉一烤熟,那个香啊,我咽了一大口口水,就伸筷子夹起一大块正在冒着汤汁泛着油花的五花肉,直接往嘴里送,差点没把我舌头烫坏了。致远看我吃的过瘾,连忙也动筷子去抢肉吃。一时间大家也顾不得说什么多余的话了,都是闷头只顾着吃喝。

  我们几个人大快朵颐了好一阵,听到有人来敲门,我想大约就是刘苏所说的古物爱好者。刘苏从我身边起身去开门,门开后看见两个人。一个是二十几岁的丰满美妞,身高大约有近一米七五,巧的是长的极为精致柔美,瓜子型的巴掌脸,如若削尖的下巴。水蛇般纤腰下连接着,画着夸张曲线的丰臀,另一个是一头发花白的阿婆。致远一看到这大美妞也挺兴奋,就朝我一挤眉低声道:“呦,这小姑娘不错,身材前凸后翘,有味道儿。”我也朝他认同的点了点头。刘苏看样子和她的这个大姑妈关系非常亲。一见她姑妈就拉着她的手,身子靠着她发嗲说:“姑妈真好久没见你啦,真是想死我了。你最近的身体还好么?腰椎炎的老毛病还范么?”。

  刘苏又和她姑妈聊了几句,就给我们介绍说:“这是我的姑妈,是个古文物爱好者,从事考古一辈子了。

  还有这位超级可爱的大美女呢算是你的同行。”刘苏在说“你”字的时候把目光看向我。

  我奇怪我的同行?美女特种兵?刘苏介绍完后拉着两位落座,让女孩坐在我的右手边,并且对她介绍了我,让我们两个多聊多交流。两边都坐着大美女我难免有点小幸福。

  女孩看着我说:“我叫张蕾,阿想不到你们发丘中郎将里还有像你这样年轻帅气的。我还以为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大叔呢。”

  “看来你对这行业还挺熟悉的,难不成你也是倒斗的?”说着张蕾把手对着自己的胸口一指说:“看看这个是什么?”

  我顺着张蕾手指着的地方看去,是个爪子状的挂坠非常的特别。

  因为在张蕾的胸前,我很想凑近点看,又不太方便,我说:“能拿下来让我看看么.”

  于是女孩把挂坠从头上摘了下来给我,我拿到手里仔细观瞧。这枚用动物爪子做得挂坠,颜色是漆黑略微透明,灯光下闪着润泽的光芒,前端锋利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萜金线,符身携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拿在手中时,会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非常有质感。

  我猛然间想起,这个不就是爷爷当年对我说过,摸金校尉的护身符!“你是摸金校尉?”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