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四回

chx成小羽 | 发布时间:2021-02-24 07:07:22 | 阅读次数:16139

理主要用于做吹口的杂草梗;那时候印刷都还没办法靠自己在木板上刻名字,外婆也在那段时间练成了左手刻名字的功夫,现在的,外婆家里都还留存着一些当初的刻名字木板;再后来外公会觉得刻名字错了不容易及时改正,便自己手抄经文和唱本,毛笔也不明白写坏了多少支;外公是一个最求完外公完成测试之后,那位老师傅也惊叹于外公和阴阳的缘分,于是决定把自己毕生所学全都交给我外公,那五年,我外公上午在石场工作,下午便在师傅家学习,外婆也帮着外公做了不少事,为了给唢呐找到最好的吹口,外婆一般很早起床整理用于做吹口的杂草梗;那时候印刷都还只能靠自己在木板上刻字,外婆也在那段时间练成了一手刻字的功夫,现在,外婆家里都还保存着一些当年的刻字木板;后来外公觉得刻字错了不容易改正,便自己手抄经文和唱本,毛笔也不知道写坏了多少支;外公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一旦有一个字错了,那一整张便全都扔掉,等到一本书抄完,全都没了错误,他才把书装订起来,和那些古书一样。我小时候总觉得这样装订出来的书很有历史气息,总是让外公帮我装订几本放着,然后拿到学校去炫耀。。...

  第四回:倾盆雨老头讲故事,心惊事书记说鬼话

  关于外公所做的那个梦,他全都记在了一本书上,那本书是后来外公去世之后我才找到的,里面还有很多他记下来的古怪的事情,后面都会给大家讲讲。

  外公完成测试之后,那位老师傅也惊叹于外公和阴阳的缘分,于是决定把自己毕生所学全都交给我外公,那五年,我外公上午在石场工作,下午便在师傅家学习,外婆也帮着外公做了不少事,为了给唢呐找到最好的吹口,外婆一般很早起床整理用于做吹口的杂草梗;那时候印刷都还只能靠自己在木板上刻字,外婆也在那段时间练成了一手刻字的功夫,现在,外婆家里都还保存着一些当年的刻字木板;后来外公觉得刻字错了不容易改正,便自己手抄经文和唱本,毛笔也不知道写坏了多少支;外公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一旦有一个字错了,那一整张便全都扔掉,等到一本书抄完,全都没了错误,他才把书装订起来,和那些古书一样。我小时候总觉得这样装订出来的书很有历史气息,总是让外公帮我装订几本放着,然后拿到学校去炫耀。

  我始终认为那个跛子老头和我外公是认识的,而且应该很熟,可是爸妈他们都说他们不认识,平时也就赶集的时候能碰见而已。

  小时候上学,总是会经过坡脚老头家门口,要是回来得早,还能看见他在门口坐着抽烟,那时候他对于我们小孩来说,还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人,因为他脑袋里装着很多很多的故事,有时候我们也会围在他家门口听他讲那些故事。尽是些鬼怪之类的故事,我们一群小孩总是很怕,但是又总是忍不住听,实在太害怕的时候就把耳朵给捂上,虽然一点用也没有,却能给自己些心里上的安慰,怕得很了,晚上上厕所都不敢一个人。

  有一次放学,我留下来做值日,回家的时候正好赶上下雨,好不容易跑到村口的时候雨就大了起来,本来也快到家了,想着冲回去洗个澡就好了,但是坡脚爷爷却把我叫住,让我在他家里躲雨,顺便再给我讲故事。

  后来那天雨下的特别大,整个天空都是黑乎乎的,从屋檐上留下来的雨水都快成一条小溪了,时不时的打个雷,那种情况下听鬼故事,我觉得自己的胆子也很大了。

  坡脚爷爷先是狠狠的抽了一口大烟,然后缓缓的吐出来,顿时整个屋子就变得昏暗起来,本来就不是很亮的灯光,被这些烟围绕着,氛围一下子变得很神秘,跛脚爷爷的脸在烟雾里也变得模糊,我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然后从他嘴里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出了这个故事:

  那时候我还很年轻,喜欢到处转悠,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很久,因为会点本事,倒也饿不死。有一年我到了一个小岛上,那个岛在哪里我已经记不清了,但应该是在南方。那个岛上有一个小村庄,本来那个岛也不大,所以整个村庄也就百十号人吧。

  那时候中国大地还在被特殊时期折磨着,而这个村子因为处在孤岛上,同外界的联系也仅靠着两三条摆渡船而已,所以受特殊时期的影响还不太大,村里的人也很平和,到处可见毛主席的画像和语录,但是没有红卫兵,一些本该血气方刚,趁着这个势头干些惊天动地的大事的年轻人都在外面,很少回到这个与世隔绝的孤岛。倒是有个红领导,好像是个什么公社的副书记,每个月都会来一次,宣扬一下最新的思想,然后带走这个村子应该上交的东西。

  村子里虽然人不多,但是还是有村公社之类的存在,大家也都在村公社里出工和吃大锅饭,村公社的领导一共就两个人,一个村长管工作,一个主任管思想;是没有公安局的,小村子里哪有什么公安局,遇到什么纠纷大部分情况都是找主任。

  村子的旁边有个小教堂,听说是当年外国人来这里躲避红毛军的时候修的,抗日战争的时候是游击队的临时医院,救了不少人,后来那些外国人都回国了,教堂就变成了村里人集会的地方;有一年刮大风把一个塔尖刮到了,砸到了大堂里面,连耶稣像都给砸坏了,村里人觉得不安全,也懒得去修理,就荒废了,只是有些小孩跑到里面玩。

  有一天晚上,村子里的狗叫个不停,吵得我睡不着,于是我就起来吹吹风。站在阳台上往外望的时候发现小教堂那边有人影,天太黑,又隔得远,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是两个人。我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所以也没多想,站了一会儿就又回去睡觉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天还没亮,我又被吵醒了,这次不是被狗叫声吵醒的,而是被那个从公社里来的副书记叫醒的,不知道是什么事,能让这个副书记急成这个样子,就差把门撞开了。

  我开门之后,发现副书记神色慌张的在外面搓着手,我把他让进来,问道:“咋了?这么急,天都没亮。”

  副书记在屋里也不安分,走来走去的,欲言又止,我也不催他,自己在旁边坐下来,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下来,看着我:“我说小成啊,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对啊!现在是什么时候?是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时候,我们要打到那些牛鬼蛇神和残余的封建思想!”

  “李书记,你这么说就是想赶我走了?虽然我是学这个的,但是我在这里可从来没有宣扬过那些发动的思想啊!我一直积极地接受改造,时时刻刻准备投身社会主义的怀抱啊!”

  “我知道,小成,你最近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李副书记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把声音压得很低:“我来这里是想来问你一件事,小成,你可不能说出去啊!”

  “放心吧,李书记,打死也不说!”

  李副书记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慢慢说到:“这世上,真的有鬼这种东西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