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三回

chx成小羽 | 发布时间:2021-02-24 07:07:22 | 阅读次数:11943

,倒也也不是尤其怕,仔细看一看这两人,所以是阎王座下黑白变化无常了。我对他们作了一揖,变化无常大爷两人挥了挥中的牌子做为回应。  黑变化无常摇了一下手中的镣铐,说:“你阳寿未尽,来此作甚?”  我一时之间也不明白怎么提问,却见白变化无常拿起鞭子一下抽在我的稍矮胖的一人穿着黑色的长袍,面色也黑,头上戴着一个高高的帽子,上面还写着“天下太平”,右手拿着一块木牌,上写“正在捉你”,左手拿着一副镣铐;另外一人稍高瘦,一身白袍,面相煞白,从嘴里吐出一根红色的长舌头,头上也带着一个白色高帽,写“一生无财”,右手拿着一根长鞭,左手也举一块木牌,上写“你也来了”。。...

  第三回:阴冥山黑白无常,奈何桥牛头马面

  我转过身,发现面前站着两个人。

  稍矮胖的一人穿着黑色的长袍,面色也黑,头上戴着一个高高的帽子,上面还写着“天下太平”,右手拿着一块木牌,上写“正在捉你”,左手拿着一副镣铐;另外一人稍高瘦,一身白袍,面相煞白,从嘴里吐出一根红色的长舌头,头上也带着一个白色高帽,写“一生无财”,右手拿着一根长鞭,左手也举一块木牌,上写“你也来了”。

  我明白自己是在梦中,倒也不是特别害怕,仔细看看这两人,应该就是阎王座下黑白无常了。我对他们作了一揖,无常大爷两人挥了挥手中的牌子作为回应。

  黑无常摇了一下手中的镣铐,说:“你阳寿未尽,来此作甚?”

  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却见白无常拿起鞭子一下抽在我的身上,虽然并不疼,但还是吓了我一跳。

  黑无常继续说:“既然不知缘由,便交于阎罗大人发落吧!”说完话,二人互相侧身,把路给我让了出来。

  这时我才发现我站在一个码头上。说是码头,倒不如说是一块大些的木板,眼前的也不知是湖是江,水面上的浓雾遮住了一切,看不出有多宽广。水也很浑浊,泛着黄色的沙,给人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白无常再一次把鞭子打在我的背上,这次竟然有了一些感觉,然后推着我往前走,前面马上就要掉进河里,我试图往回走,却被黑无常一脚踢了下去。

  但是我却没有摔进水里,而是落在了一艘船上,这船在岸上看不见,只能在船上看下面。黑白无常没有跟着上船,而是继续盘问下一个来到码头的人,我想,那应该是鬼魂才对。我回头看看船尾,有一个驼背的船夫,带着巨大的斗笠,看不见长什么样,只见他使劲往船上一跺脚,船便离岸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见前面隐隐约约有一座高山,山顶闪耀着异样的光芒,四周的云都往那里聚集,源源不断,然后也在那里消失。随后我看见了山脚的码头,这比来时的码头要大上许多,码头后面的陆地上有一座门,上面庄严的挂着三个大字“鬼门关”!

  鬼门关和我平时在师傅的画像里看见的不一样,不像画里那么高大,也没有那么气魄,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架子而已,连门板都没有,但是门边立着许许多多的白骨,有的上面还挂着些未能完全腐烂的肉。

  船夫用他那根撑船的棍子一把把我推下船,然后自己划走了。我刚从地上站起来,一根鞭子就啪一下抽到了我的背上,这一次的感觉比上次更明显。打我的人,不对,不应该说是人,因为他虽然有着很强壮的人的身体,却有着一颗牛的脑袋,在门边还站着一个有着马头的东西,看来他们就是牛头马面了。牛头把我提到门口,马面从手里取出一块牌子递给我,然后把我推进了鬼门关。

  一过鬼门关,景色一下子就变了,整个世界都暗下来,耳边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哭声、笑声、惨叫声、怒骂声此起彼伏。我看看手中的牌子,上面写着“阎罗地府往来无阻”。

  脚下是一条崎岖的山路,弯弯曲曲一直通往半山腰,路的两边是红艳艳的末路花,形状像是人的心一样,而且还不断往外流出血一样的东西,不过花的气味却很好闻,有点像刚酿好的酒。我刚走出两步,一张燃烧的符纸便出现在我的身边,奇怪的是火焰并没有伤及符纸,只是把它包围了起来。

  “小王,看来你和这一行很有缘啊!”符纸竟然会说话?我仔细辨认,发现这是师傅的声音。

  “师傅?你在哪里?”

  “我当然在外面,你听我说,这里是阴冥山,你现在走的这条路就是黄泉路,你抬头看,那半山腰突出来的巨石便是望乡台,你走到那里便绝对不能继续往前走了,不然,就回不来了。我只能讲到这里,马上就要天亮了,回来吧!”

  说完这话,那符纸火光一闪,消失了。我继续往山上走,路上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有浑身湿漉漉的,有满身是血的,有没有头的,有没有脚的,各种各样的都有,我不敢招惹他们,只是急匆匆的往上走。

  不一会儿我就到了望乡台,望乡台旁边挤满了东西,台上也有不少,都在哭,另一边不断有东西被小鬼扯下来,推到一旁的小亭子里。小亭子里站着一个漂亮的姑娘,身旁放着一口大锅,里面乘着黄色的水,翻滚着往外冒着热气。那姑娘手里拿着一个瓢,从锅里舀起一瓢水,喂给在亭子里排队的东西喝。

  “她就是孟婆!”走过来一个小鬼,看了看我手中的牌子,给我说。

  “居然是个小姑娘!”

  说完,就顺着那些东西走的方向看去,那边平白多出来一条不宽却很急的小河,河上驾着一座桥,分为上中下三层;最上面一层高大宽阔,去的东西不多;中层在水面上一点,不宽不高,刚好够一个人过去,几乎大部分东西都从那里走过去;最底层一大半都淹在水里,那些想过去的东西只能跪着走,而且并不是密闭的,可以说是破烂,不少走那下边走的东西都掉进了水里,水里也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在挣扎,在翻滚和叫喊着。

  “这就是奈何桥了?”我转过头,问刚才那个小鬼。

  “是的。”小鬼点点头,用手里的鞭子抽了我一下,这一下可疼得我咬紧了牙关,“这是第四下,记住了,人一辈子只能被打七下,等你回到阳间,必当好好做事,不然,无常大爷再打你三下,你就要过奈何桥了。”

  我摸摸了被打的地方,一阵刺痛传来,还没等我再开口,一股巨大的吸力就把我吸到了天上,然后一阵狂风吹得我睁不开眼睛,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我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躺在棺材里,天已经亮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