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回

chx成小羽 | 发布时间:2021-02-24 07:07:22 | 阅读次数:11245

公始终做石匠一直到二十岁,家里也始终很穷,娶的第一个媳妇儿在生完孩子之后不久就死了,接着娶了我外婆,又生了三个孩子,我母亲大排行老二,除了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和一个妹妹和很小的弟弟。  我母亲给我讲过现在家里穷的时候是怎么苦回来的,过春节都买不起要说起来,我外公还真是个能人,其实三十岁之前他都不是阴阳道士,他的工作和这个一点边都沾不上,石匠。。...

  第二回:为学艺活人躺棺材,续神缘梦里赴黄泉

  虽然我外公叫他瘸子,他却从来不会生气,倒是对我外公客客气气的。

  要说起来,我外公还真是个能人,其实三十岁之前他都不是阴阳道士,他的工作和这个一点边都沾不上,石匠。

  外公名字叫王华森,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跟着自己的父亲学石匠手艺,而这个石匠和那些雕花的石匠还不一样,他们就是从山里的石场把石头从山上凿下来,在那些年代,安全是得不到什么保障的。

  外公一直做石匠直到三十岁,家里也一直很穷,娶的第一个媳妇儿在生完孩子之后不久就死了,然后娶了我外婆,又生了三个孩子,我母亲排行老二,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和一个妹妹以及最小的弟弟。

  我母亲给我讲过以前家里穷的时候是怎么苦过来的,过年都买不起鞭炮来放,村里的人都放着鞭炮,也是很看不起外公他们这一家的。有一年外公等他们在放的时候,就拿出炸山的小**,用锤子一锤,砰地一声,吓得村里人全都一跳。我母亲说那个年,过的特开心。

  虽然村里人看不起外公他们家,但外公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他说做人要以德报怨,他们可以对不起我们,但我们不能对不起他们;他也是个好面子的人,总是往外拿的多,往家里拿得少。

  外公三十岁那年,有一次村里有家人杀猪,让外公去帮忙,杀完猪以后都会请帮忙的人吃饭。外婆那时候刚生下第三个孩子不久,还在坐月子,中午家里没米做饭,我妈和她妹妹就跟着外婆坐在床上哭,最小的那个孩子倒是啥也不知道,至于最大的那个呢,在外上学,中午不回家。外婆看孩子哭得伤心,就让我妈去叫外公回来弄点吃的。我妈去了之后,杀猪那家人的主人说我妈顺便在那里吃点,结果那主人的母亲不同意,把我妈赶了出来,我妈哭着回家,发誓一定以后要让村里的人无地自容。我外公看见这一幕,也把凳子一脚踢飞,回了家。

  那之后外公就决定不做石匠了,必须要学点什么来改善家里的生活,于是,托人找到了他后来的师傅,开始学习阴阳法事。

  我外公的师傅是谁我不知道,因为我出生之前他就驾鹤西游了,我外公在他手下学习了不过五年的时间,却能成为远近驰名的阴阳大师,这也可以说明我外公和这些东西真是有缘。

  那位老师傅收徒也是有自己的要求的,首先就是胆子要大,胆子小的干不了这行,外公去的第一天,他就给他说:“小王啊,想做我徒弟胆子必须要大才行,你胆子大吗?”

  外公昂着头,一拍胸脯:“没我不敢干的事儿!”

  老师傅抽了一口烟:“那行,你今晚就去找个坟头,呆一晚吧!”

  外公回了家,给外婆说了这事儿,外婆是不同意的,毕竟那时候人们对鬼神什么的还是很敬畏,保不齐出个什么事,家里可就完了,而且那个老头也不知道外公到底去没有,到时候给他说去了不就完了。外公有些犹豫,坐在门口的门坎上抽了一下午的烟,最后还是决定去,因为这个家必须要有些改变才行。

  但是外公也很聪明,他选在自己父亲的坟头睡一晚上,因为虎毒不食子嘛;然后还带了一包糯米,两头大蒜,甚至把家里的大公鸡的鸡冠也给割了一点下来,把血抹在了额头上。就这样,外公真的就在坟头坐了一个晚上。

  后来外公才知道,那老师傅是能看出来他去还是没去的,因为阴阳书里讲了,子时还在坟头的人,阳气会衰弱一些,常年做阴阳法事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而且只有阳气特别足的人才会这么一晚之后依然活蹦乱跳,这也是我外公后来能成为出色的阴阳师的一个条件。

  除了测胆子和阳气盛衰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和阴间的连接能力,连接能力差的人根本就不具备做法师的条件,而连接能力过强,会让阴间的东西误把你当做游魂,然后把你抓回去,这也是不能做阴阳法师的。

  如何测呢,就是把你放在一个曾经躺过死人的棺材里,然后把盖子盖一半,睡上一觉就好了,睡觉之前会在你头的前面放一盏油灯和一只砍掉了脚却还活着的蜘蛛。连接能力差的会一点反应都没有,而连接能力过强的人就会有危险,但是那只蜘蛛会替你被抓到阴曹地府去,那个老师傅也会守着你,所以你不会真正的受到生命的威胁。

  倘若你的能力正合适,那盏灯就会灭掉,而你会做一个很奇怪的梦。

  外公测的那天月亮特别亮,连那个老师傅都觉得有些奇怪,从来没见过这么亮的时候。他甚至想让我外公放弃那天的测试,出了问题他也摆脱不了干洗,但是外公不同意,坚持在那天完成测试。没办法,老师傅只好多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他把放在床底的一柄断掉的桃木剑取了出来,剑柄插在扎好的纸人的胸口,断剑那头对着门口;外公入棺之前,老师傅在他手腕上拴了一根麻绳,另一头拴在了自己的手上。

  下面是外公关于他那晚所做的梦的记载:

  入棺之前我也有点心绪不宁,但是师傅警告我必须要集中注意力(集中注意力也是后来我做事的时候必不可少的一点),带着些不安,我躺进了那口棺材。作为一个活人躺进去感觉很奇怪,然后师傅一点点把棺木关上,停在胸口的位置,那种压迫感让人心惊,我甚至怀疑师傅会不会下一秒就把棺木给封上。

  师傅就坐在一边,然后慢慢念起了经,在他不断的喃喃声中,我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终于撑不住,闭上眼睛的一刹那,感觉身体失去了力量,整个人像是被一股无比强大的吸力吸住,慢慢的往下沉。

  不知道在黑暗中往下落了多久,我好像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试着睁开眼,原本以为会很艰难,但相反的,我轻而易举的睁开了眼,眼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天上挂着的明明是月亮,但是整个世界却是那么的明亮,没有一点夜晚的感觉;但那也不是白天,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是晚上,而自己的全身也被一种无比的冰凉包裹着。我的面前是一条小路,路上稀稀疏疏的有人在走着,他们都在朝我走来,但是我却看不清他们的脸,路的两旁是不知名的和人一样高的野草,黄色的,随着冷风摆动,路边还有些蜘蛛和蛤蟆一类的东西,让人看起来有些恶心。

  “转过身来!”

  我听见有这么一个声音说着,于是,我慢慢的转过了身。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