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灭天之路》第九章往昔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2-24 02:25:00 | 阅读次数:21059

薛俨针噬蚁小说名字叫做《灭天之路》,这里提供薛俨针噬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灭天之路小说精选:“这是…梦吗?”看着周围的一切,杨宇举起手中的寂天一剑朝前方劈去。一道...

薛俨针噬蚁小说名字叫做《灭天之路》,这里提供薛俨针噬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灭天之路小说精选:“这是…梦吗?”看着周围的一切,杨宇举起手中的寂天一剑朝前方劈去。一道翠绿色的剑刃从剑身脱离,如闪电般劈在眼前人的身上。然而,这一道剑刃未对眼前的人造成丝毫影像,在剑刃接触到人身时空间瞬间扭曲使得剑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又是幻境!”看着眼前的人眼中没有自己的影像,杨宇终于确定自己再次身处幻境之中。不同于上次,幻境中一道道影像的出现似乎是与自己有关的。偏僻的小村庄,有着淳朴的村民,远离世俗的烦扰,这一切是如此的平静…

“这是…梦吗?”

看着周围的一切,杨宇举起手中的寂天一剑朝前方劈去。一道翠绿色的剑刃从剑身脱离,如闪电般劈在眼前人的身上。然而,这一道剑刃未对眼前的人造成丝毫影像,在剑刃接触到人身时空间瞬间扭曲使得剑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又是幻境!”

看着眼前的人眼中没有自己的影像,杨宇终于确定自己再次身处幻境之中。不同于上次,幻境中一道道影像的出现似乎是与自己有关的。

偏僻的小村庄,有着淳朴的村民,远离世俗的烦扰,这一切是如此的平静。

“阿明,听说扬枫的夫人生了,还是个男孩!”

一个左手拿着弓的中年男子捡起地上被射中还未断气依然在做挣扎的疾风兔,回头看了看不远处正在摆放捕兽夹的另一名中年男子兴奋地说道。

“呵呵,扬枫还真厉害,想必他儿子也不会差。看来用不了多久我们村又要出一个高手喽!”

“是啊,上次还多亏扬枫,要不是他那次我们整个村庄恐怕都没人能活着!这事想想都觉得后怕!”

说着,拿弓的中年男子还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看来那件事真的有点恐怖。

“咦?”阿明抬头望着前方树干问道:“那不是扬枫吗?”

“唉,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

在这片小森林之中,有一颗高数百米的巨大古树,据说已有上万年的历史,粗壮的树干需要数十名壮年才能环抱。在悠长的岁月中使得这颗古树有了些许自己的灵智,靠着这些许灵智,古树多年的成长让它尽然可以控制周身的天地能量。再加上古树的善良,使得许多被猛兽追逃的人有一个避难的场所。虽是如此,但古树是不允许任何人践踏在它的的这高数百米的躯体上。可是这时候古树的枝干上却站立这一个中年男子望着遥远的天空轻叹。

中年男子一身朴实的服饰却有这一严肃的脸庞,身上不时还流露出高贵的气质。虽然竭力掩藏,但那数十年形成的气质似乎很不容易更改。

“哗哗”

对于中年年男子的话语,似是安慰,又似是无奈,古树缓缓摇动着枝干,绿叶上散发出翠绿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出现不久就将方圆数百米笼罩。不过到这里光芒就没有继续扩展,只是笼罩之地的光芒颜色比开始时又深了一分。在这翠绿色光芒笼罩的区域内,植物的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而狂躁的魔兽也变得安静起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中年男子眼神没有丝毫惊诧,只是轻叹一口气,继续仰望这遥远的天空。只不过由于在翠绿色的光芒笼罩内,这次的天空看上去有点翠绿。

对于看着中年男子的表现,古树也没有丝毫生气,对于这种事,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回家喽!”

在太阳即将下山时山林中一声粗狂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宁静。

“大胡子,你乱叫什么?有魔兽过来你自己解决!”伴随这粗狂的声音,一道暴怒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呵呵”大胡子抓了抓头,讪讪的笑了笑望了望不远处古树上的身影道:“没事的!”

众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前者所望的方向,眼中满是崇拜。那道身影看上去虽然有点单薄,却无人敢小觑。正是那一道单薄的身影拯救了整个村庄生命,同时也给了所有村民勇气。

望着那道身影,似乎时间开始倒退,记忆回到原本那个恐怖的夜晚。

无数火把的灯光照亮那张面孔的同时也照亮了周围的一切。这是一个村庄的小广场,在这个广场之上,全村的村民都被聚集于此。广场周边一个个左手持武器右手拿着火把的壮汉紧紧的将这一个小广场包围。不时闪现的刀光告诫着来到边缘妄图从边缘图出去的村民。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划破星空,恐惧随着漆黑的夜晚在每个村名心间蔓延。

“恶…魔。”看着一名被被无数针噬蚁所吞噬的村民,这个词同时浮现在村民的心里。

针噬蚁,勉强算是魔兽。是许多比它等级高的魔兽见到它都只得退避三舍。只是因为针噬蚁最喜欢的就是吞噬,无论是什么,都会去吞噬。针噬蚁之所以名为针噬蚁是因为针噬蚁吞噬时会分泌出一种毒液,这种毒液会让人有种全身被针扎的感觉。大多数被针噬蚁吞噬的生物不是被吞噬的,而是被这种针扎的痛苦折磨而死,再加上其数量使得该魔兽的凶名远播。针噬蚁虽然凶名远播,但也不是没有战胜的办法。每个针噬蚁群都有一个蚁后,这个被称为针噬蚁后。谁若控制了针噬蚁后就等同控制了这一窝的针噬蚁。由于针噬蚁的恐怖,使得有很多人都反对将它用于战争。但毕竟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反对的人多,赞同的人也不少。这就使得战争中针噬蚁在战争中也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这就是反抗我的下场!”在微光映衬下一张狰狞的脸庞徐徐浮现。

狰狞的面庞狰狞的望着场中被数名村民保护的女孩,女孩约莫十七八岁,水灵的眼睛有些惧怕闪着一道道泪花,加上婀娜的身姿说不上天姿绝色,但身上那股清纯的气质却让人怜惜。充满**的眼神不时从女孩身上掠过,吓得女孩想直接躲入人群之中,可一想起台上那被针噬蚁吞噬的阿福,她便害怕台上的哪个恶魔再伤害帮助她的村民。

“嘿嘿,这些是你们自找的!”看了一眼自己空荡左边的衣袖,原本狰狞的面孔愈加狰狞。

薛俨原本就是一纨绔子弟,上次路过太平村看到了清纯的王凤儿,比王凤儿漂亮的女人薛俨不是没玩过,只是那些人一知道自己的背景便普通一只温顺的小猫般。而王凤儿不同,由于家境贫穷,没有各种各样的装饰品,骨子里的倔强和清纯使得薛俨有了将她压在身下的**。只是当时没带什么人,村庄里人奋力反抗之下。导致左臂被硬生生的砍断,要不是逃得快这条命也会就在这。从小便受尽万般溺爱,飞扬跋扈的薛俨何曾吃过如此大亏。

“求求你,放了村里的人吧,我用我这条命来换!”王凤儿知道,这次因为自己,整个村庄有可能都会被这个恶魔血洗,只有选择这条路才有可能挽回村民的性命。

“哟,哭了啊!”看着满脸泪水的王凤儿,薛俨刚平静的脸庞又是狰狞起来。“放过他们,要不是他们我的左手会被砍断吗?”王凤儿的话语似乎揭开了薛俨的伤疤,指着左臂,薛俨几乎是吼着说完这段话。

“除了那个女的,别的全部杀了!”杀人似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薛俨充满**的眼神指向王风儿,对着身旁的侍卫道:“帮我找个干净点的房间,然后把那个女的带过来,我先去洗个澡。”

由于没有遮掩,这句话被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王凤儿和村民听到后如同晴天霹雳,又不少妇女小孩已经开始无奈的哭泣。村中的男人们双眼通红,随时有着拼命的准备,可是一看到周围的士兵以及正在冥想的魔法师,只有无奈的红着眼睛。绝望的情绪在所有村名心中蔓延。

而这是一道淡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偏偏是那样清晰,犹如在耳旁说的般。

“屠村?难得才找到休息的地方。”

刚欲转身离去的薛俨和绝望的村民循着声音的方向,一男一女牵着双手缓缓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男的三四十岁的样子,略显白皙的皮肤,俊秀的脸庞上满是淡然,只有那不时看向牵手女的面容时黝黑的双眼中满是柔情闪现。

女的粗略的看起来像是二三十岁的样子,仔细看起来又有三四十岁的成熟。一头黑色的秀发随风飘逸是如此宁静,让人不愿打破这宁静的时间。脸庞上同样也是一片淡然之情,似乎还有一丝对生命的淡然。

“外面不是被等锁了吗,他们是怎么进来的?”看着牵手的男女,薛俨面色阴沉的向身旁的侍卫问道。

“这个,属下不知。”侍卫此时额头上全是冷汗,虽然把头低着,但他同样可以感受那阴沉的面色。好歹跟了薛俨一段时间,他的脾气侍卫明白一些,如果弄不好今天就会和那些村民一起被抹杀。

“算了,别说来两个人,就是两百个也没用。”说着转过脸看着来的两人,当眼神从女的身上划过时不由的一亮,然后瞬间被**秽充斥“极品啊,你给我听着,把那个女的留下,我就饶你一条狗命。”

听着这话,原本满脸平静的眼神中一道杀意瞬间闪过。随着这道杀意闪过,周围空气的温度都降低了许多。

“啊嚏”

随着温度降低,不少人都打了好几个喷嚏。

“我怎么感觉有点冷啊?”感觉到一道杀意的薛俨被吓得收回充满**的眼光,只是浑身寒冷的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是向身旁的侍卫问道。

“我也觉得有点冷,这还是夏季啊,难道是高阶水系魔兽?”对于薛俨的问话侍卫不敢丝毫怠慢,可是不明原因的侍卫又怕薛俨的惩罚,只有找到这个借口来回答。

“高阶魔兽?”听着这话,薛俨的脸色瞬间从兴奋变得惨白。无论侍卫的答话是否正确,如果是真的的话,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魔兽凶残的本性让许多人惧怕,更何况是高阶魔兽。

“高阶魔兽吗?呵呵,到是被你猜对了。”就在恐惧在薛俨心中蔓延是,一道淡淡的声响传来使得场中所有人心都沉入谷底。

循着声音看去,不知何时,那一男一女身旁多出了一只全身雪白的魔兽。魔兽长四米左右,犹如豺狼班健壮的身躯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深蓝色的眼睛带着漠视一切的情绪,扬起那高傲的头颅一不屑的眼神漠视着眼前的一切,只有在看向旁边的一男一女时才会有发自内心的敬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