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噬天囚地》第9章 东山之巅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2-24 02:25:00 | 阅读次数:19166

龙九天小说名字叫作《噬天囚地》,提供更多噬天囚地{作者},噬天囚地{作者}小说深度阅读。噬天囚地小说龙九天节选:龙九天也没再再次询问一直这样,掌控修炼神识之体的时候就都快来临。每日的早上八点、上午四点和白天八点和大清早四点是最好是…...

龙九天小说名字叫做《噬天囚地》,这里提供龙九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噬天囚地小说精选:龙九天没有再询问下去,掌控修炼神识之体的时候就快要到来。每天的早晨九点、下午五点以及夜里九点和清早五点是最好的炼神时期。这些信息都是龙九天从天龙玉中所含的那缕老朋友的神识里得到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由于对木凌风那近乎盲目的崇拜让龙九天丝毫也生不起半分怀疑之心,更不必说去违反木凌风的指示了。再说,木炷是他的亲孙子,相信老朋友也不会坑害自己的孙子。只是一想到他所得到的那修炼的方式,龙九天也是心中感到一阵恶寒…

龙九天没有再询问下去,掌控修炼神识之体的时候就快要到来。每天的早晨九点、下午五点以及夜里九点和清早五点是最好的炼神时期。

这些信息都是龙九天从天龙玉中所含的那缕老朋友的神识里得到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由于对木凌风那近乎盲目的崇拜让龙九天丝毫也生不起半分怀疑之心,更不必说去违反木凌风的指示了。

再说,木炷是他的亲孙子,相信老朋友也不会坑害自己的孙子。只是一想到他所得到的那修炼的方式,龙九天也是心中感到一阵恶寒,心中不免为木炷担心起来。

如果按照指示,木炷需要承受龙九天为他所设置的幻象,在神识的碎裂与整合中吸收朝九晚五、晚九朝五的天地间的灵气,每天都要承受神识之体碎裂的痛苦。并且,龙九天为木炷所布的幻象也是木凌风定好的“四象惊神”幻阵。

所谓的“四象惊神”幻阵就是指以东南西北四方兽神的本体为载体,传入大恐怖之象,以达到锻炼神识韧性的目的。

即便是一些修炼有小成的人,如果并不是走灵魂一脉,也是禁受不住“四象惊神”阵的恐吓而神识破散的,真不知道木凌风发了什么疯,竟然要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折磨自己的亲孙子。虽然知道木凌风是为了自己孙子所想,想要为木炷奠下坚实的修炼基础,但是这般不留情面,果真不负一派枭雄的风范。

龙九天为木炷担心的同时,又对木炷充满了期许,想要看看自己一直都还没有摸得透彻的木炷到底还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我先说好,你一定要有所准备,因为这种修炼神识的方式是我也没有意料到的,是你爷爷亲自为你定下的。虽然我不知道你爷爷为什么对你抱有那么大的信心,但是还是想要告诉你的是,这种修炼方式非常危险,你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龙九天一脸怜悯地看着木炷,眼神之中充满着难以名状的意味。

木炷看着龙九天眼神中说不清是怜悯还是期许的神色,不由得下定了决心,心想自己一定要再让龙九天大吃一惊。并且,木炷心想,这种修炼方式是他爷爷帮他定下的,自己一定不要让自己的爷爷失望。

虽然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爷爷,木炷却是对自己的爷爷尊敬异常。无论是从龙九天对他爷爷的崇拜中,还是从他爷爷为他炼制的天龙玉之中,木炷都可以肯定自己的爷爷一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

并且,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自己虽然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但是从龙九天那里,木炷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爷爷对自己的关怀。没有直接接受和直接面对自己爷爷的关爱,木炷反而更加觉得这爱护沉重和深厚。

木炷想要回报这份关爱之情,目前最应该做的就是忍受住爷爷对自己设定的炼神之法,至于其他的什么,都可以靠边站,暂且不提。

“龙爷爷吧,你不要为我担心,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你尽管出手吧。”木炷的语气坚硬如铁,让为他担心的龙九天心波为之一缓。龙九天没有再说什么废话,只是用行动接受了木炷的提议。

一片如月华般的水雾升起,龙九天*纵着天龙玉径直地朝洞外飞去。按照天龙玉中那缕若有若无的沐凌风的神识的提示和指引,龙九天一直向东方的那个最高的山巅上飞去。

天龙玉仿佛是融进了空气中一般,在朝阳还不算炽热的空中若隐若现地向那山顶飞去,缓慢却又稳健。

一只小巧可人的黄鹂在空中飞翔,忽然仿佛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般,震荡着的双翅急剧地抖动起来。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缓住了自己将要下坠的身形,逐渐平复了那受到惊吓的幼小的心灵。随即,那黄鹂震荡着黑溜溜的眼珠,疑惑地看向前方,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再次不信邪地向刚才自己碰壁的地方飞去,却是轻而易举地飞过去了,没有遇到任何阻隔。

小黄鹂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迷惑了一会儿,便又嘻嘻地笑着飞走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撞上的是一块会飞的玉佩。

木炷看到那与天龙玉相撞的小黄鹂,心中不免为龙九天的胡闹感到好笑。木炷心中非常清楚,凭借龙九天的能力,完全可以把那只小黄鹂避开。但是龙九天不但不让道,好像还是专门地向那小黄鹂装上去似的,看来活了几千年的龙九天仍然是童心未泯,一副小孩子的心性。

这不免让木炷感到有些意外,没有想到龙九天还有如此不为他知的一面,但是他却没有把这种表现出来。

不多久,天龙玉载着龙九天和木炷的神识之体来到了东方那个最高的山巅。

已经升起的朝阳透过天边的那一抹娇羞的云朵射照而来,为山巅上的树木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整个环境显得美轮美奂,一派祥和的景象。鸟音啾啾,树声悉悉索索,空气中绕飞的山岚激荡着清新的气息。

树木青葱,林鸟舞风,真的是一派仙家景象。

龙九天乍一看这派景象,不由得恍然大悟起来,终于明白自己的好朋友龙九天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处所作为木炷的修炼之地了。

再观那东边悬崖上的那株生气蓬勃的古老的苍松,雄纠纠气昂昂似的,仿若一个百战不败的常胜将军。

没有一支可观的灵脉根本就不可能孕育出这般壮丽和如此气象的景观,在这座山巅之下无疑压藏着一支颇为不小的灵脉,龙九天略作思索,便得出结论。

木炷也是被这番景象给撞击的有些恍惚起来,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着拥有着如此磅礴气象的景观。自己虽然在一些网络文学作品中也看到过许多关于奇景异象的描摹,但是那些毕竟都是纸上谈兵,如今身临其境,真切地感受到这番震人心魂的奇异景观,却发现那些虚捏构造般描摹的文章怎么能够比得上这大自然的万千分之一呢?

龙九天看到木炷那种痴迷的神情,心想自然的造化果真神奇,即便是达到了心寂之心态的木炷在自然的雄奇造化中也不免会丢失了心神。

没有打扰木炷,龙九天知道此时的木炷凭借着一颗赤子之心正在与大自然进行着最原始的交流,如果能够有所得的话,对木炷今后的心境生长无疑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

木炷在这一刻完全忘记了自我,忘记了龙九天,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用自己最澄澈的心灵在与这古木和林鸟以及这个山巅上的一切事物进行无声的交流。

他仿佛看到了这座山脉是怎样一点一点在岁月的挤压下从一抹平地缓缓地长成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巅的,看到了那株峭壁上的苍松是怎样一步步从一颗种子发芽和萌生以及逐步成长到参天古木的,看到了那些跳跃在林木间嬉闹无忧扇翅欢叫的鸟儿是怎么从一颗鸟蛋中破壳而出并逐渐成长甚至是如何生老病死的,他还看到了……。

许久许久,木炷睁开了双眼,一眸子的沧桑和深沉如同石刻一般厚重而又不失鲜活之感。

龙九天很是为木炷感到高兴,也只有木炷这种从来就没有见过大自然雄奇造化的人才能得到大自然如此大的恩赐。比方说龙九天,他由于一出生就生活在群龙之中,一睁眼就见识过了比这更加玄妙的景观,是以不会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像木炷那样能够深深地沉浸其中,自然也就没有这种被自然造化洗涤心灵的机缘。

正是因为没有这种机缘,龙九天才会对木炷的机遇感到兴奋。因为木炷是他所喜爱的晚辈,在他的引导下得到这种机缘也不失为一件可喜之事。

“龙爷爷,可以开始了吗?”木炷直接问道。

“当然可以。”说着,龙九天*纵着天龙玉朝那棵悬崖边上的苍松飞去,稳稳地落在了那颗松树的顶尖之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