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噬天囚地》第6章 苦情主凶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2-24 02:25:00 | 阅读次数:22510

赵仁义王嫣小说名字叫作《噬天囚地》,提供更多噬天囚地赵仁义王嫣,噬天囚地赵仁义王嫣小说。噬天囚地小说赵仁义王嫣摘选:赵仁义卧坐在土黄色的真皮沙发上,凌厉的目光玻璃窗飞舞盘旋在他面前的圆桌上的如乡村炊烟般缥缈的茶气,凛…...

赵仁义王嫣小说名字叫做《噬天囚地》,这里提供赵仁义王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噬天囚地小说精选:赵仁义卧坐在土黄色的真皮沙发上,犀利的目光透过盘旋在他面前的圆桌上的如乡村炊烟般飘渺的茶气,凛冽地望向躬身在桌子另一边的肥胖粗壮的大汉,威势*人地眼光仿佛是要把那大汉给敲碎似的。那大汉终于挺不住这如刀芒一般的审视的割刮,扑通一声跪在了那圆桌前,声泪俱下、肝胆俱裂地央求道:“赵少,我真的不知道王嫣小姐什么时候出去的。再说,王小姐要外出,我们这帮小的也管不住啊。”赵仁义正是那在梦中步步紧*木炷的邪魅青年,此刻他看着那…

赵仁义卧坐在土黄色的真皮沙发上,犀利的目光透过盘旋在他面前的圆桌上的如乡村炊烟般飘渺的茶气,凛冽地望向躬身在桌子另一边的肥胖粗壮的大汉,威势*人地眼光仿佛是要把那大汉给敲碎似的。

那大汉终于挺不住这如刀芒一般的审视的割刮,扑通一声跪在了那圆桌前,声泪俱下、肝胆俱裂地央求道:“赵少,我真的不知道王嫣小姐什么时候出去的。再说,王小姐要外出,我们这帮小的也管不住啊。”

赵仁义正是那在梦中步步紧*木炷的邪魅青年,此刻他看着那粗壮大汉在自己的面前哀求嚎啕,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好像那大汉不是在向他求情似的,不过那一刻也不曾离开那大汉的犀利眼光却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他心中的愤怒。

“赵少,我承认这次是我失职。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全心全意地效忠于你的。赵少,看在小的这么多年随你出生入死的份上,你一定要给我一次机会啊……!”肥大突兀的肚子几乎就要挨着大理石地面了,那肥胖大汉知道此刻自己命悬一线,顾不得什么情面求起一声不吭的赵仁义来。

“来人,拉下去,按规矩办。谁要敢有半分留情,小心你们自己的项上人头!”赵仁义仿佛是一只突然醒过来的怒狮一样,对着门口咆哮起来。

门口立即出现几个魁梧有力的青年,迅速地小跑进来,一起把那肥胖青年抓拖出去,完全不顾那粗壮大汉的哭涕交流的求情。

“赵少,饶命啊;饶命啊,赵少……!”在声声让人忍不住心生悲怜的求饶声中,粗壮大汉被脱离了门口,不多时便是连那哭喊也听不见了。

赵仁义闭上了眼睛,扬起了头颅,仿佛是害怕会流出眼泪似的。他没有想到,自认为与自己青梅竹马的表妹王嫣居然会为了木炷的死亡而殉情。

是的,木炷是赵仁义指使人谋害的,但是赵仁义无法忍受的是王嫣的殉情。赵仁义一直都认为王嫣和他爱着她一样,也是深深地爱着他的,只不过是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与木炷交好的,没有想到王嫣会把这份感情当真了。

虽说赵仁义也玩过很多的少女,有的是真心实意爱着他、愿意随他一生一世的,有的是陪着他挥霍、玩弄生活的,还有的是他通过强势手段强取豪略过来的,还有的是单图他的钱财、看似对他痴情无比却暗自瞅向他口袋里的钱的。

但是没有一个能够如同王嫣一样真真正正地从灵魂上俘获赵仁义的。正是因为爱,赵仁义才会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侧面追求王嫣,想间接地让王嫣的注目从死亡的木炷身上转移到他这个表哥身上。

再说,玩过了那么多的女孩之后,赵仁义这么多年也感到疲惫了。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追求过女孩的他也想堂堂正正地谈次恋爱,却没有想到被自己一直定位为追求对象的王嫣却是就这样因自己的疏忽而死去了。

正在悲伤慨叹的赵仁义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围绕着他打转似的。赵仁义不免感到一阵心寒,立即对着呆立在房间里的侍者说:“你们都出去吧,让我自己个呆一会而。”

侍者们都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最后一个退出的人恭敬地带上了门,确定门关好了以后才渐渐悄步退走。大家都知道赵仁义正在怒火头上,是以没有一个人敢去触犯他的霉头,行退之间比之以往更增了几分小心。

赵仁义满脸张煌之色,快步走到房门口,又把紧闭的房门从里面反锁,旋转几圈又反锁住,再三确定后才来到一张挂在墙上的山水画前。那山水画上风月皎洁,赫然正是一副苏轼游赤壁的图景。

只见赵仁义把那张画取下来,又在那先前被山水画掩着的墙壁上摸索敲击起来,并且右耳贴在墙上,好像在听什么声音似的。

就在赵仁义想要用手推捻那一方墙壁时,一道门突兀地从墙壁上显现出来。赵仁义一时不察,差点没有跌倒进去那突然出现的门里。

赵仁义抬起头来,发现一个一身裹着黑色布衣的消瘦矮小的老者正站在门口笑呵呵地看着他。

连忙躬着身子,赵仁义对着那老者谄媚地笑道:“师尊你是否已经恢复了,还有什么需求尽管告诉弟子,弟子一定尽心为你办到。”

此时的赵仁义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好像先前为王嫣的去世深切悲恸德人不是他一般。不是说赵仁义为王嫣哀痛是假,只是因为他太过惧怕自己的师尊了,所以不敢在师尊面前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是以,赵仁义把那份伤痛深深地压藏在自己心灵的最深处,全心全意地应付起面前的老者来。

那老者呵呵地笑道:“多亏了你给为师找到了这么一个安静的僻所,否则恢复实力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赵仁义连忙不失时机地讨好说:“为师尊做事本来就应该是身为弟子的小子的本分,就怕这凡尘俗物入不得您老人家的法眼。”

“好了,别卖乖了,我还不是道你的那点心思。”接着掏出一个洋瓷白玉瓶,扔给了赵仁义。

赵仁义连连称谢,小心翼翼地接住那洋瓷白玉瓶。当看到那谁给你面写的蝇头小字——“一柱擎天”之时,赵仁义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猥亵起来。

“对了,你师兄最近在忙些什么,见了他的话让他过来叫我。”枯瘦老者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暗自窃喜的赵仁义说道。

赵仁义虽然早就料到老者会问自己关于自己师兄的事情,但是当事到临头之时,还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枯瘦老者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皱了皱眉头,问道:“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请师尊恕罪,师兄他……,师兄他……。”赵仁义支支吾吾,看来真的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枯瘦老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呵斥道:“有什么屁快放,不要给你点好气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赵仁义知道自己的师尊喜怒无常,便把自己请师兄谋害木炷以及自己的师兄已经毙命的消息告诉了老者。

老者显然起初并不相信自己的大徒弟竟然会在凡人之中意外身亡,但是他看到赵仁义那张皇的神色,有感觉赵仁义不像是在想自己撒谎,并且深信自己的只是在名义上的小徒弟不敢想自己撒谎。

老者暴怒,随手一拍,竟把那雪白的墙壁拍出一个洞来,尘土飞扬,颇为恐怖。

赵仁义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显然是吓得不轻。连哭带涕地向老者求情,比刚才向他求情的粗壮大汉都要可怜三分。

“要不是看在你还有三分用处的份上,我这一巴掌拍的就不是着墙壁,而是你那蠢驴一样的脑袋!”老者显然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况且他的大弟子与自己也没有多少的情分,毕竟江湖人士对生生死死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因此便没有对赵仁义做什么。

“谢谢师尊不杀之恩。师尊你有什么吩咐,告诉弟子,弟子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赵仁义对着枯瘦老者说道。

“尽快帮我准备五百万现金,我今天就要用。”枯瘦老者显然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张口就语不惊人死不休。

赵仁义脸上的肌肉忍不住地抖了抖,不过随即就强忍了下来,仿佛是害怕自己的师尊看见一般。

“我一定会尽快帮你筹到,你且在这歇息歇息。”说着,赵仁义走到圆桌前,伸手就要去给自己的师尊斟茶。

“不用了,日落之前我再来找你。我先去看看你师兄身死之地,看看有什么玄机没有。”枯瘦老者说完话,就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径直朝窗外跳了下去。

赵仁义看到老者消失了,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不免为自己招惹了这个煞星而心生难过起来。这怪不得赵仁义心疼五百万,五百万在他家族的财产面前或许只是沧海一粟,然而赵仁义自己支配的金额还是要受到家族的限制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