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一 重生

浪子刀 | 发布时间:2021-02-23 | 阅读次数:22085

草药来吃,硬生生将自己被毒死。不知道怎么的,便被拉尔承继了身体,此外得以保留了前生的记忆。拉尔复活后是一惊,所以这身体更本撑不了一时三刻,他立刻也要嗝屁。他根据自己炼药方面的药材知识,顺手采了几味药材熬好喝掉,及时排出来了毒素,捡回来一命。  根据阿重生后一个月,齐格终于有了生活的实感。。...

  齐格在一堆马草上醒来,把手伸进粗布衣里挠了挠。他看了看正午的硕大日头,跳下马草堆,伸了个懒腰,用叉子挑了一些草添进马槽。这是毗邻雷栖森林的一个小村庄里,时值冬日农闲,作为长工的齐格被赶到山坡上牧马。一共三批马,一白一黑一黄,横一个马槽,一天很容易就躺过去。

  重生后一个月,齐格终于有了生活的实感。

  目前这幅身体的主人,原属于一个叫做“阿狗”的农家少年。一个月前,阿狗因为病重,爬到森林里乱采了草药来吃,生生将自己毒死。不知怎么的,便被齐格继承了身体,同时保留了前世的记忆。齐格重生后也是一惊,因为这身体根本撑不了一时三刻,他马上也要嗝屁。他根据自己炼丹方面的药材知识,随手采了几味药材熬好喝掉,及时排出了毒素,捡回一命。

  根据阿狗的记忆,他是一个猎人从狼窝里抱出来的,猎人死后,他给附近的财主种地养马,偶尔陪同打猎。他的待遇很差,每日两餐,只有干窝头,即使在这凛冽冬日,身上也只有一件粗布衣御寒。这正是他病重的原因。

  令齐格在意的是,这里是一重天界,太霄界。正是他的故乡。

  天界分为九重,神霄、青霄、碧霄、丹霄、景霄、玉霄、振霄、紫霄、太霄,依次递减,而这九重天之间由“八奇门”连接,分别对应为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若想在两个天界之间穿越,方式只有穿过位置极为隐秘的奇门。奇门一般由神兽镇守,极难突破。

  每层天界都有独霸一方的势力存在,其控制力要看势力主宰的实力。比如九重天的“圣穹”,其主宰休繁为九天第一强者,神霄得道之仙,所以圣穹在九重天一家独大,恣意妄为。而这太霄界最大的势力有三家,为“梵气宗”、“万钧门”和“五雷城”,相互掣肘,常有惊天动地的争斗。

  当初齐格从一个小道士,一步一步走到五仙之巅,所经历的不过百年,想必这各界格局未曾有大的改变。

  而这一次重生,齐格发誓要超越前世,成为凌驾于九天之上的存在!

  因为他……

  齐格不由得咧嘴笑了一下。

  他得道了。

  “得道”一直是一个神话传说中才有的概念。比如上古元始天尊得道分天地,玄空神女得道建天界等等。少有人信以为真。齐格也是直到见到休繁施展得道神通,方才相信。或许是在和休繁的战斗之中心境突变,齐格亦紧随休繁之后,得证大道。而重生之后,齐格明显能感受到那种玄妙之感,万物的形态变得截然不同,他甚至能听到周围植物的呼吸。在这种空灵境界下,修道必定乘风破浪,畅通无阻。

  齐格暗忖,此时他尚且是个普通人,未曾修道。随着他自身境界的提高,必可更为深刻地理解大道的玄妙之意。

  齐格将马牵回马厩,检查了一下马匹缰绳,确定紧紧系在了马桩上,便向雷栖森林走去。这是占据太霄界十分之一面积的广邈森林,栖息各种灵兽,同样也有各种天材地宝生长,对修道大有裨益。

  齐格现在没工夫找那些珍贵药材,他只想吃一顿饱饭。

  他现在真心饿,他以前看过饥荒之地快饿死的人,想着自己估计也就那德行,就一阵膈应。土财主家有个客栈,这几天忙着招待外面的客人,全不管他的死活,他去要窝头都不给,直接打出,因为齐格太脏,影响生意。齐格真佩服阿狗能活到这岁数,哦,是活到这岁数才死。

  齐格作为修道之人,虽不如休繁那样视人如土,视万物为蝼蚁,可也是心境颇为淡泊,生老病死多为看透,常抱着调侃之意。不过想想阿狗一个少年,间接被土财主逼到死,心中也是不忿。心为仇恨所累对修道者来说是大忌,所以齐格虽然有能力,却没有刻意去寻仇。

  他现在是炼气境。他用了一个月进入了这一阶段,靠的是他号称“修真导师”的充实修道理论。在炼气境可以制作简单符咒,身体素质大为改观,抵得上一个壮年士兵。只是他现在身无分文,毫无希望搞到制作符咒的材料、炼制丹药的器具。否则他将一日千里,有信心再次缩短进入炼气境的时间。

  要想修道,必须有巨额资金支持,或是依附一方势力。

  齐格一边深思自己以后的发展,一边随意在覆满白雪的林中踱步。当他想的入迷时,一个不小心,摔了一跤。他以为是兔子之类的口食,还没倒下便猛地扑了上去。

  摸着不小。

  齐格爬起来一看,雪地中侧躺着一个女子,一身华贵道袍,精致高雅,地上一把宝剑法器,目测为五等,腰间曲线上有一个白色玉佩,根据法力波动里面刻有“引甲符”,能抵消大部分四级以下法术,胸前还有一个吊坠温润身躯。女子长得尚可,很白,二十岁左右。看她这全身宝物,可与一个中等势力的主宰相提并论了。

  齐格把她翻来覆去拨弄了一番,找出了随身包袱,掏出干粮大嚼。他饿的狠了,一口气吃了个罄尽。他还找到几瓶丹药,闻了闻属于上等,还了回去。包袱里还有一个鎏金牌子,上面刻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字:万钧令,背面有标志个人身份的符印。齐格解读了一下,只得出这个女子叫做“伏若水”。

  万钧门,正巧是他前世一个学生所创。

  “喂喂,醒醒。”

  叫伏若水的女子并没有受伤,只是脸色憔悴。应该是没吃受过苦,又巧在大雪中迷路,劳累伤风晕了过去。看样子是全靠丹药修道,明明是结丹境,身子骨却这么弱。

  齐格背起女子,按照记忆向附近的一条小河走去。那里是他重生后熬药的地方,河流未结冰,有一口架好的石锅,还有一个山洞。看女子这情况,他今晚是脱不开身了。他在路上耍了耍伏若水的宝剑,轻易捕到了两只狍子,一并搭在了伏若水身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