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五章 枯叶纷飞

一壶酒心头醉 | 发布时间:2021-02-23 15:33:00 | 阅读次数:19530

刘全最后的请求而来。  刘明记得我刘全曾说地址,他曾发出邀请过自己,但是自己没去,但不幸中的万幸自己还记得我。  “67栋6楼”刘明念着着,前面却看见匆匆忙忙的一个人,这个背影非常陌生。  刘明认出了,他忙喊了一声:“乔平”  乔平抬了头来,看见刘刘明茫然的走在大街上,他觉得他和这些人没多大区别。他抬头看了看陌生的小区,小区有个大门,门上写着繁体大字“咏硕苑”几个大字龙飞凤舞,可是里面空荡荡的,树叶纷飞。听说西面又要盖城墙了,大多数人都去了,能领一口吃食。。...

  大街上更加萧条了。凌乱的垃圾随风乱飞,满街枯黄叶子,没人理。一个小女孩蹲在那里,没人应。来来往往的人有一两个,但也是垂头丧气的。

  刘明茫然的走在大街上,他觉得他和这些人没多大区别。他抬头看了看陌生的小区,小区有个大门,门上写着繁体大字“咏硕苑”几个大字龙飞凤舞,可是里面空荡荡的,树叶纷飞。听说西面又要盖城墙了,大多数人都去了,能领一口吃食。

  刘全的这个小区离得他住的并不远。他此刻来,是为了刘全最后的请求而来。

  刘明记得刘全说过地址,他曾经邀请过自己,虽然自己没去,但万幸自己还记得。

  “67栋6楼”刘明念叨着,前面却看到匆匆忙忙的一个人,这个背影十分熟悉。

  刘明认出来了,他忙喊了一声:“乔平”

  乔平抬起了头来,看到刘明有些惊诧,两人同时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刘明抿抿嘴,乔平似乎有些慌张,一个黑色的东西从他怀里掉下来,是一把黑色的手枪。

  乔平慌忙捡起来藏到怀里,刘明有些难以置信:“你搞什么呢。”

  他伸手就要往乔平怀里拿,乔平退了好几步,他瞪着眼睛:“走开……”

  刘明看到他眼里的血丝,以及皮肤上的伤痕累累:“你在搞什么!你怎么会有……那东西?”

  乔平瞪着血丝的眼睛看着他,他一字一顿的说:“我,一定,要回家。”

  乔平扭头就跑了。刘明默然,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他笑了出来,哈哈笑着。他回头一拳打到旁边的树上,树叶硕硕的往下掉。仿佛冥冥中,他抬头便看见了67栋。

  刘明想到了那个胖子,想到了那个那个胖子交代的事情,他深深吸了口气,便走了进去。

  6楼正一阵嘈杂,一个妇人模样的人,正疯狂的往门外扔东西。旁边站着一个女人,那女人,面色很苍白,有几分姿色,此时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屋里被丢的东西。

  妇人不停的丢,还不停的嘟囔着。

  此时,她抱着一个花盆正要丢出来,那个女人却突然扑上去:“不要丢这个,求求你。”

  妇人一把把她推开了:“都给我滚……房子我不租给你们了。你男人也死了,扫把星,给我滚……”

  刘明无心管她们的闲事,他还是出声了:“请问哪个是刘全家。”

  妇人一愣,继而骂的更激烈了:“那胖子一死,小白脸就来接你来了么?”她举起花盆,就要砸过来。

  女人却毫无顾忌自身的危险,她朝刘明央求的喊:“求求你,不要让她砸。那是刘全的……”

  刘明一愣,他正想扑过去,然而晚了,花盆笔直的飞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伸手要接,可是她似乎没什么力气。花盆砸到她脑袋上,连带着她一齐摔在地上,清脆的一声响,便碎了。

  女人的额头上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很快的涌出来了。可是她并没有顾急,她急急忙忙的将碎土往一起笼。

  妇女似乎解气了,就这么嘟嘟囔囔的下楼了。

  刘明有些呆,他看了看这个女人,有些不明所以,似乎也有些明白了。

  ……

  刘全的东西大多数都丢了,刘明翻腾了很久,并没有发现有刘全交代的本子。

  多了个女人,破烂的小屋更是拥挤不堪。

  “如果你不嫌弃,你就住这里吧。虽然破点,但也能住人。”

  女人抬头看了看他,她额头已经包扎起来了,稍微的清洗了一下,有几分我见犹怜的气息。她抱着一个新花盆,里面的曼花还是那一枝。虽然搞不懂为什么她一直抱着这盆花,想来应该是和刘全的定情物?刘明笑了笑,胖子已经死了,一切都不重要了。他正要出门,却被女人喊住了

  “谢谢。”

  刘全微微一笑,拉开门出去了。不知是不是浑浊的空气缘故,他感觉大脑一阵眩晕。可是不管是什么原因,总要生存下去,他还是坚持去西面城墙。

  这里的人很多很多,他们有气无力的干着活,一片一片,像一群蚂蚁。或许之前他们提着包,忙忙碌碌的穿梭与和城市的交易之中,但此时,也是城市让他们汇聚一堂,让他们共同的挥起了锄头。

  家里有了个人,似乎多了份生机。

  刘明干完活回到家中,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窗帘拉开,斜阳照进了屋里,窗台前的那个方桌上摆着的那一盆花,正在阳光下散着迷醉光晕。

  女人露出个温和的笑容:“你回来了。”

  刘明微笑着点点头,他习惯的想往床上一躺,可是整洁的床单让他犹豫了一下,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怎么住?

  他环顾了一下,看到角落里铺的简易地铺。便走过去,一屁股坐下了,女人要说什么,却忍住了。

  刘明拍了拍地铺的床单子:“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打地铺。”他笑了笑,不等女人说什么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顺了顺额头垂下来的发丝,她看了看刘明,仿佛要好好认识下一般,半晌才说道:“我叫余洋”

  刘明哦了一声,便没什么话了。

  气氛似乎凝固一般,刘明有些狼狈的起身:“我出去逛一圈。”说着就出了门,在楼下吹了吹冷风,露出一丝苦笑:“明明是自己家好吧!”他吐了一口浊气,想起了白天的乔平,便动身去了他家。

  敲了门,乔平是在家的。

  屋里烟雾缭绕,却让刘明精神一震,:“你还有烟?给我一根。”

  乔平丢过来一盒:“拿去。”

  刘明借着灯光一看,还是东省的烟,家乡的烟。有些惊讶:“你在哪搞的!”

  乔平翻腾着屋里的东西,似乎在找什么,头也不回:“黑市啊。我那把枪也是黑市弄的。”

  “黑市是什么?”

  乔平提着一瓶白酒出来了,有不知从哪弄来一小袋的花生米,将东西放在桌子上:“别管它是什么,先陪我喝点。”

  “不愧是平哥,风采依旧啊”刘明看着这瓶酒,有些感叹。

  两人的话不知为何很少,没了以往吹牛的气氛,两人各怀着心事不停地给自己灌酒,刘明甚至忘记问他所谓的黑市。他脑里总是有什么的东西在飘来飘去,最后却什么也没抓住。

  乔平终于开口了:“我得到消息,十几天后,将会有一部分军队带着一部分实验药剂从东面过来。他们们会把东面这条路清出来。”

  刘明不明所以看着他。

  乔平微微笑笑看着他:“再问你一次,你走不走?”

  刘明震惊:“你要出去?”

  乔平虽然没有说话,但似乎也没有反驳。他镇定的喝了口酒,可是他的手有些哆嗦,眼神中有着一闪即逝的疯狂。

  “你疯了!”刘明几乎要站起来来了,他吼着,可是乔平不问所动,刘明觉得他陌生极了,这不像平常时候的乔平,这不像平常那个嘻嘻哈哈,万事不放在心上的人。

  他又低下头,有些乞求的说:“你不是说,会有实验药剂带来的么。你在晚几天,带着试验药剂……”

  乔平怜惜的看着他,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的话:“如今都这种地步了,你还做着美梦?”

  刘明一脸茫然,乔平却激动的站了起来,他挥着拳头:“我们的家人在北陶,我儿子,我媳妇,我爸妈……”

  他恶狠狠的盯着刘明:“老子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了,你体会过日日想,夜夜思的感觉吗?你知道我现在每一刻的感受吗?是煎熬。”

  乔平诡异的笑了笑,他神经质的看着空气,自语:“就像置身火炉之中,无处不在的火焰,永远都扑不灭。”

  他又扭头盯着刘明,眼神像一把锐利的刀剑,直至对方的内心深处:“想想你的可儿,哦不,别人的未婚妻。还有几个月就要结婚的那个。你瞧瞧你多么幸运,她不必嫁给别人了,或许她将被这些丧尸啃咬,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了。

  刘明猛拍了下桌子,桌子上的酒杯都弹射起来,又摔倒。他的脸色却不见什么愤怒的情绪,他直直的看着乔平,缓缓道:“可是,万一我快要死了呢?”

  乔平的表情变得捉摸不定,刘明却灿烂的一笑,什么也没说,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