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三章 绝望而又平淡

一壶酒心头醉 | 发布时间:2021-02-23 15:33:00 | 阅读次数:5323

些浑身哆嗦:“说我,究竟突然发生什么事了。”  乔平有些难以置信:“你还啥都不明白?”  刘明摇了摇头一声:“一言难尽,但是我隐约猜到什么了。”  他在乔平面前以手持笔写出两个字:“丧尸。”  乔平有些很复杂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也许是谣言,谣言很每个牢房里都快被塞满了。。...

  这次换了地方了,刘明知道这是第一监狱。

  每个牢房里都快被塞满了。

  各式各样的人,有的沉默有的喧闹.刘明和乔平蹲在一个角落里。

  刘明的表情有些呆,乔平的表情有些凝重,两人无言以对,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好半晌乔平抬起头来,他问刘明:“你有没有给家里打电话。”

  刘明沉默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敢。”

  乔平眼神一阵黯然,他低下头:“我也没走出去。”

  刘明深深吸了口气,或许是紧张,他的嘴唇有些哆嗦:“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乔平有些难以置信:“你还啥都不知道?”

  刘明苦笑一声:“一言难尽,不过我隐约猜到什么了。”

  他在乔平面前以手执笔写出来两个字:“丧尸。”

  乔平有些复杂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或许是谣言,谣言很可怕的。”

  刘明以手遮面,他埋下头看不见他的表情:“人生他妈全是瞎扯。”

  他猛然抬起头,眼睛有些发红:“我爸,我妈……”他的嘴唇有些哆嗦“还有可儿她……”

  乔平叹了口气:“我都知道,可到如今这地步……”他拍了拍刘明的肩膀。却被刘明使劲甩开了

  “我不服……”

  刘明的声音有些颤动,音量也很大。他猛然站起来:“为什么,我只是追求我喜欢的人而已,有错吗?啊,有错吗?我辛辛苦苦的工作,那么卑微的,他拿钱砸我脸上,一杯酒砸一次。我喝,我不停的喝。我背叛了家庭,背叛了自己的尊严,原本只是希望能赶在她结婚之前……”

  刘明忽然又无力的蹲在那里,他埋头痛哭,撕心裂肺。

  有一种东西会传染,那就是绝望,牢房里大多数人变得沉默。

  之后的日子变得简单,不停的犯人进进出出,接受检查,牢房日渐空旷。除了一些暴乱之徒,大多数都出去了,而这却不是重获自由,只是另一种的监视罢了。

  生活的节奏变得凌乱,不停的有演说家抚慰人心,似乎想压下来什么,可是噩耗来的出奇的快。

  ……

  公历:2010年8月3日,这一天或许会载入史册吧。

  如果算阴历的话,这一天正是立秋时节。天空中的乌云凝聚不散,阴沉沉的蒙着的灰布袋,应该有一场大雨快要来了。

  而路旁的枫树却早早的泛黄,偶尔有一片死去的叶子便静悄悄的落下,宛如它来时的那般,悄然无息的。

  清晨8点33分,市外涌进黑压压一片难民,他们面色麻木,连哭喊声都没有,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天空一声炸雷,憋了许久的暴雨终于倾盆而下。

  那天,刘明和大多数人都站在雨中迎接这些同胞。

  大雨倾盆落下,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市里成立紧急救援小队,随后的日子,不断的幸存的人类涌进市里……

  8月5日,刘明所在的A市宣布正式更名“A安全区”。之外沦陷的城市统称为危险区,丧尸区。通过卫星,远在地球另一面的m国总统发表了最后一次全球演讲,他正式宣布……m国沦陷。随后便传出他吞枪自杀的消息。

  就这么莫名了,仿佛恍惚之间,灾难改变了世界格局。

  生活变了,各种物资不停的运入A区内,人要么忙忙碌碌的,要么无所事事的。相信高层是一直忙忙碌碌的状态,可是刘明接触不到,他买了很多香烟,每天屋里都是乌烟瘴气的。后来便被征集走去做搬运工。一切只为了生存。

  他开始做噩梦,每天都做,这让他精神总不是很好。有时候没事了,他不知不觉走到了A区的防线边缘,然后被士兵赶走。

  他觉得他生活在梦中,这一切来的太快了。

  就这么周而复始的,他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很多人也像他一样,不停的徘徊在边缘防线。他看到个很有趣的胖子,因为他总会拿着笔记录着什么。可是空旷的路上什么都没有。而和这个胖子开始接触,是胖子过来借烟来了。

  刘明心里知道他也注意到自己了吧,当然也许只是单纯的过来借烟来了。

  “怎么称呼,兄弟。”胖子有些笨拙的想将夹板卡在腰间,可是他的腰太宽了。

  刘明看着搞笑,撇起了嘴角,点上了烟递到他嘴边,他淡淡的说:“别塞了,我给你点着了,我叫刘明。”

  胖子憨厚的一笑:“我叫刘全。”

  刘全将夹板夹在腋下,他享受的吐了个眼圈,忽然想到什么,有些自嘲:“我这还瘦了很多,前几天我还有200多斤。”这个话题似乎触动了他的伤口,他有些黯然的低下头。

  刘明也没说什么。

  两人抽完烟,刘全道了一声谢,两人就这么散了。

  之后俩人便熟稔起来,年龄并没有给俩人带来隔阂,因为大多数时,两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偶尔仿佛醒悟过来才接过一句话对方说的话,刘全告诉他,他老家就在A区外面的一个小镇上,很近,可是他却没机会再回去了。

  可能是立秋了吧,A区的树叶纷纷不要命的落着,几夜之间,A区一片荒凉。落叶随风飘飞,那一栋栋楼房被糊了一层昏黄,有时候连天空都被一片昏黄遮住。满满的空气全是萧瑟的味道。

  天气开始慢慢变凉了,涌进A区的人越来越少了。隐约也有听说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可是总有好几个版本传来传去。只是有一点肯定,那条空旷的马路上驻扎着部队,具体多少又是个未知数。

  刘明也渐渐习惯每日的噩梦,他睡得晚,起的早,也不觉得困,只是有时候会不知不觉愣在哪里,然后“啪”的一声,手里的东西掉了,他才恍然惊醒。有时候会大汗淋漓,有时候不会。但他总会在心里问自己一句:“我是在做梦吗?”

  然后看到了外面萧瑟的景色,露出复杂的神色。

  而乔平不知道在忙什么,他总把自己搞的很忙,很少见到他。

  当然,也有好事。

  至少电没有断,水没有断,国家也没有沦陷。

  国家会播一些科普的知识,和一些励志的故事,但是却从没有在丧尸身上有什么进展。

  那天是个晴天,但风很大,吹在身上凉凉的。

  刘全递过来一支烟,还是根很贵的烟,当然烟都很贵,因为都不生产的,A区的几个烟厂也改成食品厂了。

  刘全最近又瘦了很多,两个黑眼圈挂着,他脸上难得有一丝喜悦。

  “阿明,国家似乎在丧尸身上有所进展。”

  “啊……”

  刘明还想问什么,突然一声炸雷声响起,这是真正的雷,接着是连绵不绝的开炮声,机枪声。

  很响,好像要震破耳膜似得,因为这个声音很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刘明是第一次看到了丧尸……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