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得,又是一个

最爱吃蛋炒饭 | 发布时间:2021-02-23 | 阅读次数:13913

的手就被击中了曹胤的腹部。  特别注意是被击中,也不是被击中,两者仅有一字之差,虽然意思却是一点也不完全相同,被击中的话是那些,小朋友的皮闹,地痞**之间的斗殴,都也可以说是激烈的打斗,虽然被击中,一般都是那种不断奋进全力以赴誓分高下,不死不息的那种。  张奎义打手被击中了曹胤曹胤一脸的平静,仍凭着马元义挣扎,马元义用经全力已经涨红了脸,可惜还是被曹胤抓的龇牙咧嘴,恼羞成怒的马元义猛地出拳打向曹胤的腹部,曹胤依旧是一脸的平静,小腹微收,紧接着马元义的手就打中了曹胤的腹部。。...

  大汉马元义,扔掉鸡骨,猛地一拍桌子“动手”伸手就抓向曹胤,同时那些周围的食客也从桌子下面抽出武器,承包围的姿态围住了曹胤,马元义的大手马上就要捏住曹胤的脖子了,就在刹那之间,马元义的右手手和曹胤的左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曹胤一脸的平静,仍凭着马元义挣扎,马元义用经全力已经涨红了脸,可惜还是被曹胤抓的龇牙咧嘴,恼羞成怒的马元义猛地出拳打向曹胤的腹部,曹胤依旧是一脸的平静,小腹微收,紧接着马元义的手就打中了曹胤的腹部。

  注意是打中,不是击中,两者只有一字之差,但是意思却是毫不相同,打中的话就是那些,小朋友的皮闹,地痞**之间的斗殴,都可以说是打斗,但是击中,一般都是那种奋进全力誓分高下,不死不休的那种。

  马元义打手打中了曹胤的小幅,就情况而言是马元义处于优势,曹胤处于劣势,可是马元义自己确是清清楚楚,自己的这一拳,打到曹胤小腹的时候,已经没什么力量了,充其量就是俩朋友见面了,拍拍肩膀的力度。

  “哼哼,来而不往非礼也。”曹胤冷笑着说道,左手猛地一甩,马元义只觉得右手一阵酸痛,连握手都握不起来了,同时曹胤右肘一肘砸在了马元义的下颚上,马元义飞身而出,一口鲜血飙出里面还夹杂了几颗牙齿,周围的那些人见马元义喷出一口鲜血,纷纷举到上前就要砍去,曹胤表示轻松无压力。

  “都给我住手!”马元义强撑着站了起来,向着曹胤报了个拳:“壮士,马某人心服口服,要杀要挂悉听尊便,只求壮士放过这些可怜的人。”马元义说话的同时,心里暗暗抽搐,要是曹胤那一肘不是抽在自己的下颚,而是天灵盖或者脖颈之间,那么来年的今天就是他马元义的忌日。

  曹胤面无表情盯着马元义,马元义虽然惊恐万分可是还是强忍着与曹胤对视着,这时一个身着黄衣留着两撇老鼠胡子的猥琐中年人,说道:“兀那贼人伤了渠帅大人,大家给渠帅大人报仇啊。”

  还不等其他人行动,马元义就一巴掌扇在了那猥琐中年人脸上,将他扇出去老远愠怒道:“郭太,你想死老子不拦你,但是你别带上这些个兄弟。”(郭太又名郭大,白波军首领,185年于白波谷复起,号为“白波黄巾”,有众十余万,击败董大将牛辅。又联合内迁于汾河流域的南匈奴於夫罗,威胁洛阳,成为可耻的汉奸。)

  郭太捂着脸趴在地上怨恨的看着马元义,马元义却没有看他一眼,曹胤却是上前一步,猛地一腿抽向郭太的脑袋,这一下要是抽实了,那郭太不死也得残啊,马元义急忙一步护住郭太,鞭腿马上就要抽在马元义的后背上了,但是却又硬生生的停住了,曹胤由于猛地收回力道重心不稳,人微微颤了一下,出言道:“你这是何必呢,这等小人,留着必定会害人害己的。”

  马元义转过身来,看着曹胤的双眼,说道:“壮士,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弟兄死在我面前,而我无动于衷。”

  曹胤笑了,他佩服马元义的为人,因为他在马元义的眼里看不到半点的虚假,他伸出手来:“重新认识一下吧,沛国谯县曹胤,无字,今年20整,现在乃是一介白身。”

  马元义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的,要是你是官兵的话,我门一伙人现在应该已经死于非命了。”说完大手与曹胤的手重重的握在了一起。

  郭太捂着脸,满脸的怨毒之色,曹胤也不管他,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元义兄,这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马元义也是十分爽朗的人:“是的,我本来只是一个庄稼汉,排行老二,所以就叫马二,元义这个字是大贤良师的赏赐。”(虚构而已,不要介意)

  曹胤刚想要说些什么,酒楼外面就传出了吵闹的声音,曹胤面色一冷,沉声道:“元义兄这里交给我,带着那些弟兄们逃命去吧。”

  马元义点了点头:“好兄弟,马某比你虚长几岁,叫你一声曹老弟可好。”曹胤点了下头,表示同意,马元义紧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曹老弟你何不加入我们黄巾军。”

  曹胤向着门口走去,口中说道:“不是老弟我诅咒黄巾军,只是这黄巾军本事农民起义,毫无秩序,实在是成不了多大的气候啊。”

  马元义沉默了一下,沉声道:“人各有志,老弟你志不在此,马某也不强求,告辞!”曹胤和马元义报了下拳,紧接着酒楼里的食客纷纷扩散开来。

  洛阳的生活

  曹胤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大步向门口走去,这时郭太已经钻进了逃跑的密道,他大喊一声:“那个官兵是假的。”

  曹胤狠狠地看了眼郭太的方向,眼中充满了阴霾,紧接着迈出了酒楼。

  袁术本来在冀州过着二世祖的生活过得好好的,突然间自己的老爹袁隗要自己去洛阳转悠转悠,混些薄名,以求以后某个好出路,可是袁术到了洛阳之后,还是改不掉二世祖的习惯,整天在洛阳城里欺男霸女,强买豪夺。

  这天袁术依旧带着自己的护卫队在洛阳城里转悠,突然一个手下听见了一阵打斗的声音,于是袁术就让他当了护卫队的队长,袁术带着人来到了那家酒楼的门口,可是却被人拦住了,袁绍是什么人哪,那是那人命不当回事的人那,二话不说就让护卫队杀了过去。

  刚杀了几个人,就被一个从酒楼里走出的骑兵制止了,这让袁术很是不爽。

  袁术向那人喝道:“我不管你是谁手下的兵,但是现在,你给我滚开,大爷我现在十分的不爽,误伤到可不要怪我。”

  曹胤抽出腰间的长剑朗声说道:“我要守护洛阳城的安宁,不能让一粒老鼠屎糟蹋了一锅汤。”

  曹胤说话事项恶心恶心那袁术的,结果他成功了,围观的民众纷纷叫好,袁术气的面色铁青,下令道:“给我杀,杀了他。杀了他赏银千两(还不是一方太守,穷)。”那些个护卫一听要赏银千两,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得,举到就要冲上去。

  “谁敢动手!”一声爆吼让袁术的护卫们一愣,袁术头也不转,继续下令:“别管其他人,给我杀了他。”

  那些护卫还没来得及动手那人又是一句吼:“我乃典军校尉曹操是也。”一听这话那些护卫就呆在原地不敢动了,曹胤一听,得,又是一个校尉,和袁绍是同级,不过等到他听到是曹操的时候,心里不由又是一阵的激动,唯才是用的曹老大啊,那个有本事的人不喜欢啊。

  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候,曹操大步走向了.......袁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