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一个特殊的理由

虾蹦 | 发布时间:2021-01-14 | 阅读次数:6598

台机甲的主人当然是个脑子不进水的蠢货,这么弥足珍贵的老爷机甲竟然被他搞成了这个样子,当然起码五年也没日常保养过了,我要不然他爸爸的话我当然会大耳光抽他,接着后悔当初当初为什么没把这个败家子射到墙上。”  “弗莱,我的老伙计,你早-泄的毛病好些了吗?我给你“你这个……我已经跟你说过三遍了吧?你怎么就记不住呢?手臂关节出泵杆上的锈迹不能擦的太狠,要留一点,不然容易出现脱杆的现象……劳尔,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这个问题了,以后你别它娘的再用这个问题来烦我。”。...

  “嗯,你这个操作没有太大问题,就是4号机械触手的角度再向左偏转35度就对了。”

  “你这个……我已经跟你说过三遍了吧?你怎么就记不住呢?手臂关节出泵杆上的锈迹不能擦的太狠,要留一点,不然容易出现脱杆的现象……劳尔,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这个问题了,以后你别它娘的再用这个问题来烦我。”

  “美杜莎机甲?天啦,居然是美杜莎机甲!快把放大镜拿来给我看看,这经典的机型,简直就是一个艺术品……哦,该死,这台机甲的主人肯定是个脑子进水的蠢货,这么珍贵的老爷机甲居然被他弄成了这个样子,肯定至少三年没有保养过了,我要是他爸爸的话我肯定会大耳光抽他,然后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把这个败家子射到墙上。”

  “弗莱,我的老伙计,你早-泄的毛病好些了吗?我给你的药还好用吧?哦,对不起,我说的很小声,没人会听到的。”

  跟小恩里克他们分开之后,杜昂就在斗魂机甲维修厂的六个维修车间里乱晃,每到一个车间,都会有人热情地跟他打招呼。虽然杜昂的脾气臭了点性格狂了点,也不是那么太招人喜欢,可他的技术却是大家公认的。管他真好假好呢,跟他混混关系,能得到他几句指点就好了,也不知道这个年纪不大的家伙从哪儿学的这么高超的机甲维修水平,这么多种类的机甲,好像就没有他不懂的。

  在六号维修车间里,杜昂出神地看着一台正在被修理的风狼兽型机甲,这时,一个身材高大拥有一身足以让所有女人发狂的健硕肌肉的工人推着一辆装满机甲齿轮的手推车走了过来,跟他打招呼:“嗨,杜昂医生,你好。”

  “你好,拜伦先生。”杜昂很感兴趣地凑了过去:“你这是最新一批的机甲齿轮吗?我看看,哦,这真是一批不错的产品,顾客们会喜欢的。”

  看看左右没人,杜昂的声音忽然低沉下去:“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安置好了,还是老地方。”

  “嗯,我晚上会过去的。”

  ……

  又在厂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杜昂慢慢悠悠地走出斗魂机甲维修厂的大门。

  负责管理考勤的主管布伦特坐在大门口的门卫室里,正在跟门卫喝茶,看到杜昂走出去,他撇撇嘴。那是老板小恩里克的好兄弟,迟到早退这点小事儿又算得了什么呢?

  杜昂住在金叶子区一个独栋的公寓里面,是他租来的房子,距离斗魂机甲维修厂不算太远,小恩里克本来想让他搬过去一起住的,杜昂拒绝了,说是不忍触碰那些让人伤感的回忆,小恩里克也就没有勉强。回到住所,杜昂进屋之后立刻把门和窗户都关上,门锁插死,窗帘也盖的严严实实,整个屋子里就好像一座巨大的地下密室,黑乎乎的看不到一点光亮。

  坐在书桌前,杜昂打开小灯,洒出一捧昏黄的光晕,杜昂拿出之前在瓦伦西亚钟表店买来的那块价值三十六万贝元的烈日朗男款腕表,放在书桌上,然后又拿出一个黑布小口袋,口朝下哗啦啦一倒,书桌上顿时被一堆各式各样的小工具堆满了。

  小锤子,小剪子,小镊子,螺丝刀,扳手,小刀,各种型号的电线,放大镜,棉棒,焊接药水,指纹贴,还有两个好像安全套之类的不明物体,杜昂拿起锤子,很粗鲁地砸在烈日朗男表的表盘上,咣咣咣,咣咣咣……这样的场面会让所有爱表如命的人感到无比心碎。

  没过多久,好端端一块崭新的手表就被砸成了零碎,杜昂又拿过小镊子在里面揪出一根最细的秒针——刚才杜昂砸表盘的时候已经特别注意过了,没有让这根秒针受到任何一点点的伤害,青黑色的秒针细如发丝,完好无损。

  放大镜……

  杜昂贴在灯下,拿着放大镜对着秒针看了半天,确认这根秒针是用轻钨铁制成,“该死的,为什么一定要用轻钨铁呢?为什么一定要用轻钨铁呢?难道那些脑残的科学家不知道这东西已经被贝尔多万帝国进行军事管制了吗?只是换一个指针而已就花费了我三十六万贝元,哦,这么多的钱啊,必须给我报销,必须的,不能让我自己掏腰包,那些该死的杂种……”

  嘟囔着,杜昂撅着屁股在床底下掏出另外一只手表——或者说这是一个很像手表的怪异道具,杜昂这回一点都不粗鲁了,手指轻拿轻放好像在抚触**的发丝,他轻轻拧开表盘,然后用最小号的镊子将那根秒针装了上去,再拧紧螺丝,很快的,这只用丑陋来形容都毫不为过的破手表就响起了欢快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重新把表盘盖上,杜昂一边诅咒着这个让他破费了一大笔钱的该死手表,一边旋转表盘旁边的旋钮,很快,时针分针秒针全都被拧到了一个特定的位置。

  二十秒钟之后,哗啦啦,这块破手表里传来了一种很奇怪的响声,好像是老式收音机里那种电波的声音,啪嗒,本来很清晰的表盘竟是在一瞬间变得不透明了,彷佛一块漆黑的屏幕,很快的,便有一个人的影像在上面显示出来。

  这个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面容坚毅,有一个高高的大鼻子和一双浅灰色的眼睛,身上穿的是军装,肩章上显示出他拥有一个少将的军衔,但是奇怪的是,他身上的军装并不是贝尔多万帝国制式的铁灰色带有战熊图案的军装,而是有些浅黄色,带有红蓝黑三种颜色,带有麦穗儿和猎鹰图案——这是罗林联邦的军装!

  杜昂嘴角也不抽了,苍白的脸上也有了几丝血色,眼中那份玩世不恭和懒懒散散的模样就像夏天里的雪花一样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毅而铁血的眼神。

  手表竖直放在桌子上,杜昂啪的一声敬了一个军礼:“尼古拉将军你好。”

  尼古拉痛苦地捏了捏自己的额头:“请你把手放下吧,杜昂少尉,顺便说一句,我们罗林联邦的军礼是四指并拢大拇指放在手掌下面,而不是五指分开。”

  “呃……这样啊……”杜昂有些尴尬,脸上又恢复成那个赖洋洋的表情,“可能我在卢克纳的时间太长了,有点弄混了。”

  贝尔多万帝国的军礼也不是五指分开的啊?尼古拉少将腹诽了一句,却也没太追究这个事情,他皱了皱眉:“杜昂少尉,从三月十六日到今天,这三天的时间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你?这其中出什么事情了吗?是不是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哦,我甚至已经安排好了人去接替你的位置。”

  杜昂瘫坐在椅子上,一声痛苦的**:“暴露?没有没有,我现在好着呢,哦,该死的,我的联络器的指针被一条狗给咬断了你敢相信吗?直到今天我才重新找到一个合适的指针换上,而为了这个见鬼的指针,花费了我三十六万贝元,那都是我的钱啊,这不能让我自己掏腰包,你要给我报销,还有,顺便帮我带一句话,让那些躲在研究室里闭门造车的科学家们都去死吧,哦,三十六万贝元的轻钨铁指针,我****妹的,这是被军事管制的东西,妈的要是再过一个月找不到替代品我就真的投敌了……”

  尼古拉哭笑不得地听着杜昂在那里唠叨,对于这个被从山沟里挖出来的“另类”的少尉他实在有些无可奈何,虽然军衔天差地别,可尼古拉对他只有指导权却没有管辖权,按照之前的某些秘密协议,杜昂如果觉得不爽是可以随时甩掉军衔脱离罗林联邦军方管辖的。

  这个少尉军衔,只是一种象征,证明他是联邦军队的人,至于军衔的高低——对杜昂和他师父,那个性情古怪的老头子,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什么军衔的高低还有什么用吗?

  不过,尼古拉毕竟是个正统的军人,他摇了摇头:“杜昂少尉,我不得不说一句,你的坐姿实在是太丑陋了。你能把腿略微放下去一点吗?我能看到你今天穿的是一条黄色的**。”

  “嗷!”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光的杜昂飞快地将腿拿了下去,嘟囔道:“我还不是跟那个该死的老家伙学的?哦,对了,他在你们那里还好吧?没有给你们惹是生非吧?”

  徒弟问别人自己的师父有没有惹是生非,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尼古拉强忍着胸膛里的内伤,违心地说道:“没有,他老人家生活的非常愉快,跟大家相处的也很好,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杜昂少尉,对于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很显然的,杜昂一点也不相信尼古拉这一番骗人的鬼话,“希望那个老家伙还没让你们所有的女军官都变成大腹便便的孕妇,说正事吧,四号目标已经被抓到了,哦,没错,是活的,但是她活不了太长时间了。我亲爱的将军,我想问一下,根据联邦的法律?我可不可以用一些我喜欢的,比较特殊的方法干掉她?”

  “当然可以,你有这个权力。”尼古拉摊了摊手:“我只看最后的结果,至于中间的过程是什么有谁会关心呢?不过我想知道一下你的理由,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杜昂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曾经在维克镇上住过两个月。”

  尼古拉点了点头:“嗯,我想,这个理由足够了……”

  ****

  Ps:卖萌打滚儿各种求啊……推荐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