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5章 暂住一晚

天佑冯颜 | 发布时间:2021-01-14 08:32:17 | 阅读次数:25425

“痛痛!痛死了!”李寻香蹲下身子,一脸苦色,看出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的。“……”冯天何许人也?这种小小的演技怎么可能会瞒得过他的眼睛。但是他但是说了一句:“那我送你“……”冯天何许人也?这种小小的演技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痛痛!痛死了!”李寻香蹲下身子,一脸苦色,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的。

“……”冯天何许人也?这种小小的演技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不过他还是说了一句:“那我送你上去好了。”

“嗯。”她窃喜的应了一声,小诡计得逞。

李寻香的家在九楼,三室一厅,有卫生间、浴室以及阳台。

南北通透,设计合理,装潢比较简单,就是那种白色基调的简约风。

打开房门,冯天将她扶了进去,准备出去的时候,却被她强硬的关上了门。

“我怕自己晚上胃病复发,所以你得随时准备将我送去医院,不能走。”

“……”冯天一脸无语,你说这话的时候要是不笑,我还能够相信你。

“呐,我爸的拖鞋。”李寻香递来一双卡哇伊拖鞋,很难想象是他父亲穿过的。

不过冯天也没有拒绝,因为大小正好合适,而且事到如今再出去就不是男人了。

别人妹子都不怕,你怕个卵。

“把东西放在客厅就行了,我先去洗澡了。”

冯天愣了愣,有些手无足措,这句话好大的暗示性啊。

仿佛在说我先去洗澡了,你等会来,又或是我先去洗澡了,你等会儿。

不管是那个,都让他吞了吞口水,感觉自己苦命了二十年终于迎来了桃花运。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知道这不切实际,于是拎着自己的包走进了客厅。

里面果然没有其他的人,偌大的房间里,就生活着她一个人。

放好东西之后,他难免有些拘谨,毕竟这里挺干净的,他又有点脏。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李寻香才洗好,真不知道洗个澡为什么要那么久。

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妖娆,因为她早有准备,将睡衣拿了进去,是可爱的粉红kitty猫。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出浴的景色依旧勾人心魄。那妙曼的曲线,诱人至极,刚刚清洗过的脸庞,给人一种水嫩嫩的感觉。

就连那略显乱糟糟的湿发,也给她添了一抹独特的魅力。

展现在冯天眼前的,不是别的,正是花季般美少女,清新、青春。

因为冯天多少有些拘谨,所以没敢多看,吞了吞口水去看地板,样子看起来十分搞笑。

李寻香看着他腼腆的样子,似乎不敢坐到沙发上,又不敢看她,于是恬静的笑了笑:“你为什么不坐?”

“我身上有些脏,还是算了。”

“这怎么行,嫌自己脏的话,那就去洗洗好了,小心烫着。”

冯天正有此意,不过要用对方用过的浴室,他总觉得有点幸福,忍不住开始妄想了起来。

里面不会有什么内衣吧?这样贸然闯入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最终,冯天还是妥协了魔鬼,有内衣又怎样,看看又不犯法。

打定主意,他翻出换洗的衣服之后,有点小激动的冲进了浴室,不过让他失望的是,里面很干净,连泡沫都没有。

没有看到某些东西,他虽然也有点失望,不过他在心里安慰自己道:不要紧,我是正经人,总有机会的。

如果让李寻香听到他这话,绝对会把他赶出去。

就连冯天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虽然好像挺正经的,但是某些时候还是本能的很淫荡,看来这是男人的通病,谦谦君子已经不存在了,只有电视里才会有这种二逼的人。

俗话说的好,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男儿本色,什么是男儿本色?意思就是男人本来就很色,掩饰是掩饰不了的,这是本能、本性!

话说了那么多,其实都是借口罢了,失望归失望,澡还是要洗的。

算算日子,自己能够这么安逸的洗澡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为他们办事的时候,身上不是别人的血就是自己的血,洗起澡来那叫一个不爽,恨不得扒皮抽筋。

从北京转了好几趟车,火车、大巴、客车等等,虽然在旅店的时候洗了,但是因为跑了几趟的缘故,又脏了。

所以这次洗就洗得比较简单,三下五除二就完毕了,前后左右三分钟都没用到。

洗完之后,本来衣服裤子连同内衣准备一起丢进洗衣机的,但是揭开盖子一看,顿时傻眼了。

只见里面丢着几件内衣,粉红色的一套。毫无疑问这是李寻香用过的,说不定还残留着她的体香。

冯天想了想,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随后将其拿出,准备亲自用手洗。

忽然听见厕所里响起了“唰唰”的声音,李寻香好奇的从客厅走来,然后就看到了令人耳根发红的一幕。

只见一个男人拿着自己的私物合着洗衣粉搓来搓去,那场面简直是猥琐至极,但是你又找不出爆发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最终,她有些发颤的问道:“你怎么不用洗衣机?”

冯天不知道是洗的特别认真,还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李寻香,总之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手洗的比较干净。”

李寻香哑口无言,对方说的的确没错,不过你为什么连我的都洗了?

“那个……要不,还是我来洗吧?”片刻之后,她脸色有些羞红,扭捏道。

冯天回道:“不用了,我来吧,我毕竟借宿一晚,总不可能还要让你帮我洗衣服吧?”

“那,那……至少让我们各洗各的?”

冯天狡黠的摇了摇头:“不不,这是我为了报答你才做的。”

“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已经洗好了。”

说这会儿话的时间,冯天已经洗好了所有东西,手速快的不得了,毕竟是单身了二十年的人,靠自己洗衣服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部队里面是没有洗衣机的,也不允许用这样的东西,所以自己的东西就要自己来洗。

李寻香看着盆子里的东西,连忙挤了进来,将其抢走。

“那我自己来晾,这样行了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