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3章 说不出的爱

兰荇 | 发布时间:2021-01-14 06:14:09 | 阅读次数:2942

“陈总说哪的话?”俞舒先打了个太极。陈文远一脸你瞒忍不住我的样子:“小俞啊,说实话,实际上我早已钟意你了,谁明白会叫严缙那小子qiang了先。那就你现在的离了婚,正好陈世雄一脸你瞒不住我的样子:“小俞啊,说实话,其实我早就中意你了,谁知道会叫严缙那小子qiang了先。既然你现在离了婚,正好,咱们两家强强联手,不信在这南城打不下半边天。”。...

“陈总说哪的话?”俞舒先打了个太极。

陈世雄一脸你瞒不住我的样子:“小俞啊,说实话,其实我早就中意你了,谁知道会叫严缙那小子qiang了先。既然你现在离了婚,正好,咱们两家强强联手,不信在这南城打不下半边天。”

此话一出,席间的其他人顿时有些傻眼。

俞舒虽然也惊诧和反感,但到底在商场摸爬了这么多年,她不紧不慢道:“陈总实在是说笑。尚不说您身边美.女如云,就算是我已经离了婚,哪能和云腾这么快就断了联.系。听说连维和云腾近来也有大合作,想必不会为了这等小事伤了和气。”

陈世雄本来信心满满,以为俞舒定会答应。不过现在听她这么一说,他倒又有些顾虑了。

俞舒接着说:“陈总今天的话我就当没听过。我们三家能够相安无事达成合作自然是百利无一害的事。至于个人私事,要我说这还得靠缘分,若是过分强求的话,只会落得剑拔弩张的地步,您说是不是?”

“是……是。”陈世雄终于完全沉下了脸色。

走出绿芜厅,俞舒用力捏了捏自己的额角,想驱散掉酒精带来的混沌之意。只不过还没走几步,眼前却突然教人挡住了去路。

俞舒轻皱着眉抬头看去,下一秒却有些呆愣。

严缙高大英挺的身躯立在她的面前,浓黑的瞳眸静静地瞧着她。就在她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只牵起她的手,向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去。

或许是喝过酒的缘故,俞舒的反射弧有些迟钝,连大脑也有稍许的停滞。直到严缙将她带到另一个房间,她才找回力气甩开严缙的手。

严缙回头又看了她一眼,却还是没说什么,径自走到桌前,倒出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又出来喝酒?”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

俞舒接过杯子浅浅抿了一口,不过到底因为喉咙太干就一口气把杯里的水给喝了个干净。

她抬手擦了擦嘴角的水,谁知严缙突然走过来将她整个人抱住,俞舒一米七的个子不算矮,却教他严严实实地给裹在怀里。

“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他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没有。”俞舒实话实说。

“为什么?”严缙知道她说真的,便惩罚似的在她耳朵上咬了一下。

俞舒轻叹一声,暗道这人到底有没有为人前夫的觉悟性。

“你先放开我。”她推了他一下。

严缙却搂的她更紧了。“要是让我知道你过得不好,我们马上去复婚。”

“那我保证,我一定吃好睡好,每天都精神百倍。”

“……你走吧。”严缙终于放开了她。

俞舒看着面无表情立在她面前的大个头,不知怎的心里就软了下。

“你该不会是特地来找我的吧?”

回答她的是一声低哼。

她用小指在他的手背上戳了戳,后者只是略微犹疑了一下,接着就用大掌将她的手包住。

离开的时候,俞舒回头看了一眼处在阴影处的男人,即使是看不清楚,她也知道,他亦在看她。

但他从来没说过爱她,她也是。

没说出的这句话,日后将会慢慢在两人的心里描摹、发酵,化成一股绵绵的温柔,融入血中,透进骨里。

和陈世雄算是不欢而散后,俞舒送走他们便去到了芷水厅。她还没忘记今晚有同学聚.会。

来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早许多,正在和同窗好友拼酒的何琪一见她就哇哇叫了起来,惹得周围的人纷纷向俞舒投来目光。

俞舒面对着各异的目光仍带着淡淡的微笑,边走向何琪的位置边说道:“不好意思啊,来的有点晚。”

“人家俞舒现在可是俞氏的财务总监,哪像我们这么闲啊,能来就算是很给面子了,你们说是不是?”说话的是当初班里有名的富二代徐英玮,听说现在待在自家公司基层,其实说也就那么回事,公司早晚还是他的。

而俞舒那时则算得上默默无闻,大学四年,除了何琪,再没人知道她是俞氏的大小姐,以至后来她进了俞氏之后引来不少侧目。

“我说徐英玮,说话能别那么酸吗?我们俞舒那可都是靠着自己的真本事当上总监的,哪像某些人一些,屁大点的本事没有,整天就知道出去招摇,还爱嫉妒!”何琪把酒瓶子砰的放在桌上,一时间屋里都静了下来。

徐英玮被人驳了面子,脸色当然好不到哪去:“我当谁呢,原来是俞舒的小跟班呀。何琪,你今天说实话,当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俞舒的身份才一直巴着人家的,要不怎么说无利不起早,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呢?”

何琪一听蹭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狠咬着牙,看架势像是要跟徐英玮干上一架。

俞舒正好走到她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示意她压压脾气。

“今天咱们同学难得聚在一起,大家别被小事扰了心情,来,我先认罚喝上一杯。”俞舒端起桌上的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好!好!”一些男同学立刻起身叫好。

“来来,大家一块喝。”其他人也都跟着劝酒,一时气氛又热了起来。

商场上绝大多数都是人精,看俞舒主动找了个台阶下,又岂会不给面子。其实只有徐英玮太不上道,以俞氏在南城的地位,旁人巴结都来不及,哪会轻易出言得罪。

而自始至终,俞舒都没有看过徐英玮一眼。

席间徐英玮还少不了冷嘲热讽了两句,不过俞舒采取的是不闻不问的态度,何琪有火也被俞舒安抚下来,旁人也没人附和他,几次下来他也就失了兴致。

在这期间俞舒曾打过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徐英玮的手.机也响了了,出去几分钟之后便脸色不佳地进来对众人说道:“家里突然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徐英玮走后,聚.会的气氛明显更好了些,大家说说笑笑讲起大学里的趣事。

俞舒安静地拿着一杯酒慢慢品着,不多说话,只微笑听着。

身旁何琪突然凑了过来,一字一句问道:“从实招来,徐英玮是不是你找人弄走的?”

俞舒斜了一下身子,眯了眯眼道:“怎么说的我像黑.社会似的。”

“哼,别不承认啊,我是发现了,你有时候比黑.社会都能耐。”

“我听着这像是夸奖?”

“夸奖个头啦!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腹黑程度已经逼近你那智商无上限的前夫了。”

“……怎么又跟他扯上关系?”俞舒无奈。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其实吧,大妞儿,你跟严缙离婚我还是抱着十分遗憾的态度的。毕竟你俩都是妖孽级的人物,要是不互相收了,不知道要出来祸害多少人呢。”何琪十分认真地说道。

对此,俞舒以一个白眼告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