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2章 离婚与前任(下)

兰荇 | 发布时间:2021-01-14 | 阅读次数:20140

第二天,俞舒坐在床上,望着墙上非常大的挂钟矛头八点三十分,一惯清明时的脑子大脑短路了几秒钟。接着……“何琪!!”埋在被子深处的何大小姐听见这一声狂吼,只动一动手将被子裹的然后……。...

第二天,俞舒坐在床上,看着墙上巨大的挂钟指向九点三十分,一贯清明的脑子当机了几秒钟。

然后……

“何琪!!”

埋在被子深处的何大小姐听到这一声狂吼,只动动手将被子裹的更紧了些,接着更沉地睡去了。

俞舒现在暴走的心都有了。

十点,今天上午十点,是她约好和严缙离婚的时间。她明明记得昨晚还清醒的时候告诉过何琪,让她务必设个闹钟,别让自己睡过了头。

结果……

她恨恨地瞧了一眼尚在好梦中的某人,知道现在做什么也于事无补了,只得匆匆跳下床,以冲刺的速度洗漱完毕,连妆也没来得及化,抓起钥匙和包就出了门。

因为宿醉的缘故,俞舒的头还一阵一阵地抽痛,她果断打了个车去到民政局的门口。

远远望去,严缙的路虎车已经停在那里。

严缙也从后视镜看见俞舒的身影,拔出车钥匙下了车。

“怎么脸色这么差?”尽管有硕大的墨镜挡着,严缙还是一脸看出她的憔悴。

俞舒干笑了一声:“昨晚喝酒去了。”

严缙似笑非笑:“因为开心?”

“是啊是啊。”俞舒胡乱点了点头。

严缙的脸色明显比刚才沉了不少,他甚至都没再看俞舒,径直走进了民政局的大门。

走在路上的时候,俞舒想起一年前,也是在这里,也是一前一后,她和前面的那个男人一同走进了婚姻的殿堂。那时候的他们,有着同样的目的,也有着相似的境遇。而这一次,心情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了。

离婚手续相比之下要简单得多,想来也是考虑到要离婚的男女恐怕早就相看两厌了,哪有那么多耐心再面对彼此。

如此人性化的设计却没让身边的男人舒展开一分的眉毛,俞舒和工作人员全程感受到一阵阴冷冷的风吹过,最后甚至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拿到离婚证,俞舒翻开瞧了瞧,忍不住感叹一句道:“我活了快三十年,拿了无数的证书奖杯,加上今天的这离婚证才算是真正集齐了。”

严缙随手将绿色的小本揣进裤兜里,跟着冷冷抛来一句:“早晚有一天,还得让你出来开开眼界。”

俞舒一下子搞不懂他说的意思,刚想问问,身边的男人却迈着长腿率先离开了,连个眼神都没给她留下。

她无趣地摸了摸鼻子,心想这男人真小气,就算离了婚,至于对前妻这么冷淡吗?虽然他的态度自她提出离婚的那一刻开始就没好过。

外面毒辣辣的大太阳瞧着就觉得刺眼,俞舒扶了扶墨镜,挎着小包,以英勇就义的心情走了出去。

强烈的日光照在身上每一分都觉得煎熬,待她走到大门口已经是一身的汗。不过还没等她招来出租车,一辆路虎却已经停在她的身边。

“上车。”严缙无甚表情地看着已经被晒得脸颊发红的女人。

俞舒仔细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觉得坐上一辆有空调的车子真真是当前第一要紧之事。于是她也顾不得眼前这人是不是她已经离婚的前夫了,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严缙倒也没说话,一踩油门开了出去。

距离和严缙离婚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俞舒却一点没有“失婚妇女”的觉悟,甚至在这段时间连大脑0.1%的区域也没有留给那个叫前夫的生物。

这天刚走进办公室,秘书就匆匆走进来,说道:“俞总,连维的陈总打电话过来,约您晚上七点豪园酒店一聚。”

俞舒一边找桌上的一份文件,一边随口答道:“陈世雄约我,倒真是难得。”

秘书为难道:“那俞总,您是赴约呢,还是拒绝呢?”

“去,当然要去。而且……”俞舒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眯了眯眼道,“到时候去公关部,把小王叫上。”

秘书对她这般算计,啊不,睿智的目光已经见怪不怪了,心下已经有了底,掩着唇走出去给陈世雄回信去了。

晚上下班之后,俞舒前往豪园酒店,路上何琪打过电话来,说是大学同学聚会临时改在了今晚八点,地点是豪园芷水厅。

俞舒略挑了挑眉,心道还真是巧。她告诉何琪,自己七点的时候有个饭局,九点左右能结束,到时候她会赶到聚会地点。何琪说了句“大忙人可别太晚啊”就挂断了电话。

到达豪园的时候是六点五十分,让门童去停好车之后,俞舒径直去了一楼的绿芜厅。

在走过大堂的时候,俞舒无意间瞥过一个人的身影。

只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却足足让她陷入呆愣。

那人是……

可还没等她回过神,那个人已经走进电梯,再也看不到身影了。

秘书和小王已经在绿芜厅等候许久,看到俞舒走进来时,他俩不由地松了口气。

“俞总。”“俞总。”

俞舒压压手示意他们不用起身。

秘书说道:“我刚才联系过陈总的秘书,那边说是路上堵车,可能会晚些到。”

俞舒看看表,差两分七点。“没事,多等一会儿也不打紧。待会儿开席之后,小王,还得靠你了。”

小王身形健硕,皮肤黝黑,闻言爽朗地笑了笑:“俞总放心,我这大老粗其他的不会,喝酒可不在话下。”

俞舒轻笑一声。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厅门终于被推开。

“小俞啊,实在过意不去,哥哥我来的晚了,稍后必定自罚三杯,向你谢罪,哈哈。”陈世雄还未走到俞舒跟前,沉厚的笑声已经传了过来。

虽说对他的称呼感到有些不妥,但俞舒还是得体地笑笑,道:“陈总言重了,今日还得烦劳陈总破费。”

“哪里的话,请你吃饭,哥哥求之不得啊,哈哈……”

这次不知是怎么了,从方才一见面开始,陈世雄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了俞舒的身上,嘴里的说出的话也刻意地在套近乎。

“陈总,有什么话尽管直说,只要是有关俞氏和连维的合作,我定当全力配合。”俞舒说着不着痕迹地向外靠了靠。

陈世雄五十出头的年纪,笑起来一脸的褶子,听俞舒这么说倒是稍稍收敛了些,一双三角眼微微眯起,前倾身子,凑过来对俞舒道:“听说小俞前阵子离了婚?”

俞舒一怔。她和严缙离婚的消息,应该被封锁地很严密才对,连双方的家人都瞒得死死的,怎么会让陈世雄给知道了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