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背剑少年筏子》完整版全文目录

筏子 | 发布时间:2021-01-14 02:24:19 | 阅读次数:15786

《背剑少年》筏子比较完整版全文目录带来您,背剑少年讲诉了思涯念玉的故事,背剑少年筏子节选:“念玉姐姐,等等我。”明昊王子叫着,“这主意但是我出的,你可不能够抢了头功。”明昊大叫着,终于等到念对了咒语祭起了宝剑,也摇摇晃晃的踏剑而去。而已他御剑之术火候将近,飞在空中走不成直线,片刻直接转接了撞到了两顶帐棚五六个人。却他做为王子,众将士哪里敢惹,仅有远远超过的躲过。...

《背剑少年》筏子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背剑少年讲述了思涯念玉的故事,背剑少年筏子节选:“念玉姐姐,等等我。”明昊王子叫着,“这主意可是我出的,你可不能抢了头功。”明昊大叫着,终于念对了咒语祭出了宝剑,也摇摇晃晃的踏剑而去。只是他驭剑之术火候不到,飞在空中走不成直线,片刻转接已经撞到了两顶帐棚五六个人。然而他身为王子,众将士哪里敢惹,只有远远的躲开。

“念玉姐姐,等等我。”明昊王子叫着,“这主意可是我出的,你可不能抢了头功。”明昊大叫着,终于念对了咒语祭出了宝剑,也摇摇晃晃的踏剑而去。只是他驭剑之术火候不到,飞在空中走不成直线,片刻转接已经撞到了两顶帐棚五六个人。然而他身为王子,众将士哪里敢惹,只有远远的躲开。

帐内的高大将军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旁边还在自责的副将巴鲁马上安排人跟上保护。

“大将军放心。”巴鲁抱拳道:“王子和小姐年纪虽小,可是法力有了些根基,特别是小姐已达幕白境界,而所追的只是个猎户的孩子。”

大将军微微一笑,“方才那个男孩实力并不在念玉之下。”

巴鲁闻言大惊,正要再加派人手,大将军却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处,“念玉天资极高,然而却有些自傲,或许遇到这个少年,反而能让她悟出些什么。”

巴鲁连连的点头,心里却不由的赞叹。中原虹光派的法术果然厉害,只是十多岁的孩子,居然就能驱剑滑行。而我皮山国的驭木之术,起码要修炼十年以上才能达到飞行的境界。

再说思涯,他自皮山国军营出来后,全力的跑开。他想赶快的回到家里,告诉外公皮山国的人真的来了。外公和母亲虽然也是世间少有的高手,可是因为种种原因不愿露面,况且这大将军有那件法宝相助,外公以残缺之体定然难敌。

思涯正想着,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着:“站住,你站住。”

思涯回头看去,却见念玉擦地飞来,脚下光芒闪动。

思涯一惊,暗道难道他们反悔,要来捉拿自己吗?

对方的驭剑术虽然只是浅浅的入门,可是终究比自己的双腿快。驭物飞行之术自己也学过,只是很少使用,今日若想逃脱,只有试试此术了。

他想着自从背后取出铁尺,念动咒语。那铁尺发出一阵阴冷的光芒,思涯叫声“走”。那铁尺扯着思涯急飞了出去,速度极快。

片刻之后,念玉飞到了这里,而思涯已飞出很远。念玉愣了,她本以为在她这个年龄段,她已经很强了,却没想到这个“猎户”家的男孩也如此之厉害。而且看他的法术,似乎也不是西夜国的驭兽术。

“念玉姐姐,帮帮忙,我又停不下来了。”明昊王子只顾追人,全力的加大法力,现在已经超过了他的控制范围。

念玉叹了口气,本想把明昊王子从剑上抱下来。去没想到他来冲劲儿太大,自己被那力道一带,抱着明昊王子倒在了地上。

明昊王子压在她软软的身体上,似乎是故意的还动了两下。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姐姐,你身上好香。”

而念玉长他两岁,已略知男女之羞,她脸上一红,推开了明昊王子,重新驭起了剑。

“姐姐,那个人呢?”

“我……我没有追到。”念玉朝思涯消失的方向看看转身向回飞去。

“姐姐等等我,我已经没力气御剑飞行了。”明昊王子看着飞走的念玉叫着,愁眉苦脸的叫道。

念玉飞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她对着明昊王子喊道:“你快过来,不然我真的走了。”

“好,好。”明昊王子一下子又高兴了起来,跳着追了过去……

其实思涯的驭尺飞行并不熟练,而且内伤不轻,若是念玉一路追下去,一定会追上的。因为思涯飞出不到十里地,便觉胸口发闷,思涯原本想再挺一会儿,可是内法一松,铁尺脱手而出,自己也滚到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回头看看确认没有人追来,连忙盘膝调息。思涯想起念玉的驭剑术心中微惊,她与自己年纪相仿,她却已修炼到如此境界,难道皮山国的小孩都是如此厉害吗?不对,她所修炼应当不是皮山国的驭木术,因为她的兵器是一把剑。

调息片刻,思涯只觉胸口稍安,他不敢耽搁,捡起铁尺连忙赶路。

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他看看天上的星星,辨清楚了方向,大步的走着。

他一身的修为,得自外公和母亲的真传,若论起来,还是外公传授的多一些。比如刚才使用的御空术、尺法,以及许多他尚不能理解的内功心法。而母亲则是传授自己西域的驭兽术,只是思涯在驭兽术上的天份,原不及修炼外公的尺法高。外公和母亲自幼便寻找珍贵的草药强健自己的身体,再加上魔鬼般的训练,此时他已达修真的第二层境界:暮白境界。

然而外公和母亲对此并不满意,特别是母亲,她的精神时好时坏,好时她和普通的母亲一样,抱着自己,给自己做好吃的,疼爱自己,还教自己西夜国的驭兽之术。

不好的时候,是出手就打,抬脚就踢,自己身上的伤疤,多半的出自母亲的手下。

又走了许久,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山。自这一侧看,只是光秃秃的一座石山,与这一带的山丘并无区别,然而越过山峰,小山环绕的山谷却是郁郁葱葱,有着西域难得的翠绿,还有许多鸟兽生活于其中,那都是母亲自附近驭来。

翠绿之中有一间木屋一个山洞,外公住在木屋里,母亲住在山洞里。

看到了家,思涯心里却是一阵的紧张,母亲今天的精神如何呢?他想着走进了小小的院子,推开了山洞的门。

“娘,娘,涯儿回来了。”思涯轻轻的叫着,走了进去。

里面并没回答的声音,可是思涯感觉得到,在前面铺了兽皮的石床上,母亲正呆呆的坐着。

思涯摸到了火折子,点燃了洞内的松油灯。

洞内亮堂了起来,一个披头散发、身穿黑衣的女子呆呆的坐在地上。

她的脸色苍白,头发许久没有洗过了,看上去足有四十多岁。然而思涯知道,母亲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只是平时不善待自己,再加上呆滞的目光,这让她看起来苍老许多。

而母亲脸上最惹眼的特征,便是一对白白的眉毛。这个特征传自外公,据说外公生下来便有一对卧蚕白眉,而他在江湖之上混出名头之后,人们早已忘记了他的本名,而只记着了他的白眉。

白眉兄弟、白眉堂主,一直到白眉教主。

思涯见母亲没有动静,似乎是入定,于是在旁边的石盆之内洗去了脸上的血渍。当他擦干脸上的水渍时,一白一黑两条眉毛显露了出来。他继承了母亲的一条白眉,而另外一条则是乌黑透亮。为了避免引起外人的注意,每次出门之前,外公都会将他的一根白眉染黑。

第七回恶母

此时石床上的母亲动了一下,思涯连忙道:“娘,我今天用您教的驭兽术,制住了一匹剑狼。”

石床上的女人眼珠动了动,看了看儿子。

见母亲没有生气,再加上今天初试法术成功,思涯轻松道:“您还没吃饭吧,我一会给您烤狼肉吃。”他说着,便要出去。

突然,他身子一震,因为母亲的目光正死死的盯在自己的脸上,而那目光突然狠毒了起来,狰狞了起来。

思涯心道不好,连忙向外走去。那边的女人突然出手,一道蓝光飞出,击到了思涯的后背上。

思涯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只是他还没爬起,他的母亲已经飘到了他的身前,手中突然多了一条鞭子,用力的抽到了儿子的后背上。

“你这个禽兽,害我不浅。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鞭子很重,每一下都打得皮开肉绽,然而地上的思涯咬牙挺着,不发出一丝声音。

见思涯没有动静,母亲盛怒,鞭子之上居然闪出了光芒,居然用上了内法。思涯虽然已到幕白境界,可是母亲的法力远远高于他,如此一击,几乎能要了他的小命,更何况他原本已受了内伤。

便是此时,洞外传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惊鸿,住手!”此声一出,整个山洞都被震的“嗡嗡”之响,有小石块落下。

然而思涯的母亲已经陷入疯癫之中,并无住手之义,鞭子照样击下。

一股霸气无双的法力传了进来,思涯的母亲被那法力一震,居然后退数步。

“思涯,再不出来你等着被打死吗?”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思涯马上反应过来,向外跑时却还在叫着:“外公,别伤我娘。我挺得住,让娘打我几下出了气,她的心情就会好起来。”

听到思涯的名字,那个叫惊鸿的女人突然停了下来,思涯借机刚刚跑出门口。然而母亲身上光芒突然一闪罩向了思涯,这下连外面的外公都来不及反应。思涯被光芒罩住身形急向后飞去,直接飞入了母亲的怀中。

门口风动,已经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定,只是见到思涯被母亲紧紧的抱着,才没有再出手。

“娘错了,娘不该打你。娘错了。”思涯的母亲哭诉着,用自己的衣服轻擦着儿子背后的伤口。她的衣袖那里已经硬的出奇,擦到思涯身上反而更疼。

思涯咬牙挺着,每次母亲打过自己之后都会用那里为自己擦伤口,袖口的布已经结出了血痂。

“娘,思涯没事,思涯一定会为娘报仇的。”思涯刚说完,娘儿抱头痛哭。

“你一定要给娘杀了那个大恶人,将他碎石万段。”

“好,涯儿发誓,一定为娘报仇。”小小的思涯,像大人那样说着话。

“好好。”惊鸿一阵的高兴,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一把推开儿子说:“那人的法力无边,天下无敌,你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你是在骗我,是在骗我。”

她说着,一挥手,鞭子重新飞到了她的手中,看样子又要抽打下去了。而思涯即不跑也不闪,咬着牙准备再挨几下。

“轰”的一声,思涯的母亲被一规强悍的法力震退,接着一个老者飘了进来。这位老者身材高大,双目炯炯有神,有一种毁天灭地的霸气,不怒自威,一看便是位绝世高手。最惹人注目的是他那一对雪白的眉毛。这对白眉斜插入鬓角,为他的英武霸气加了不少分。这对白眉比之思涯母亲的更长更白了许多。

然而老者虽然霸气无双,可空荡荡的袖管和裤管,表明他乃是个残缺之人。

思涯的母亲被老者的目光震住,表情不知是怕还是又清醒了一些,总之鞭子已抛到了一旁。

“思涯,还不快去做饭。”老者一声低喝,支开了思涯。转而目视着自己的女儿。思涯的母亲似乎对她的父亲十分忌惮,此时看到父亲严厉的眼神,蜷缩到了一角。

白眉看着女儿的样子,心中怜恨交加,终于叹了口气,飘出了洞外,坐到了木屋前的一把藤椅上。

此时思涯已经忙碌了起来,白眉看着他渐渐凝固的血块,目光之中闪过了一道杀气,然而他的脸色一白,剧烈的咳嗽起来,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给咳出来似的。

思涯见状连忙为外公轻拍后背,待外公的咳嗽轻松些后,他又熟练的点燃了灶头,烧上水。最后才自腰间取出剑狼之尾,围到了外公的断腿之处。

“外公,暖和些了吗?”思涯问。

“暖和了。”外公满意的点点头。

“外公,这是您让买的药。”思涯说着解下了腰间的药袋

白眉检看着草药,思涯则说起了皮山国大军之事。白眉闻之表情果然凝重了起来,特别是听说那个威武的将军还有那件宝铠之后,白眉果然说出了思涯心里的那个名字:“皮山国大将军飞将!”

“呀!”虽然早有预料,但是思涯依然惊出了声,“那人便是皮山国的大将军吗?”

“不会有错,他可是皮山国第一高手,号称驭木术第一人,更有乾坤宝铠相助,恐怕外公当年全盛之时,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况且此消彼涨,这十多年他的修为恐怕更进了一步吧。”白眉感慨道。

“如此说来,他也是如外公当年一样旭日境界的高手了。”思涯惊道。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人们根据修真者法力的强弱,将修真之人的等级划分为四阶十境界,更借喻太阳升起的过程,为那十个境界命名。

萤火、幕白、太白三境界的修真者乃为初级,虽然能够施展相应的法术,甚至驭物飞行,然而本元未固,并不能算真正的修真者。

五彩、破晓、日冕三境界的修真者为中阶修真者,此时他们才真正掌握天地灵气,成为真正的修真之士。

而赫旦、霞彩、旭日这三境界的修真者为高阶,此时已达修炼的顶峰,寿命与体魄已经异于常人,此乃高手中的高手。

此级之上还有金光境界,修炼到如此境界,便有了接近于神的实力,有着普通人所没有的能力和实力,佼佼者甚至能与神魔一较高下。然而这样的高手天下多是传说而已。

据说后面还有一境,名曰昊天境界,那是真正的神级境界,与神魔交手,不落下风,寿命与天齐,那是修真之人的终极目标。然而这更是传说之中的传说,世间之人只是听说。

而外公全盛之时已经达到了旭日境界,却完败于一个金光境界的高手之下。而那个高手,便是害惨母亲的大仇人虹光剑派的吴天。

听思涯说完,白眉摇了摇头,“飞将即便未修炼致旭日境界,穿上乾坤宝铠之后也能与旭日境界的高手一战。”

白眉说着,眉宇之间豪气斗生,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峥嵘岁月。

思涯也跟着感慨,只是他知道,外公自伤了两肢,再加上内伤,他的修为大损,按母亲的话说外公此时连落两境,如今不过是赫旦境界而已,早已不复当年之勇。

“外公,咱们是否应该马上离开这里?”思涯担心了起来。

白眉一笑,一代宗主的自信又浮上了眉梢,“此处并不好找,吃顿饭的时间总归还是有的。”

思涯大喜,“好,我去做饭、煮药。”说完忙了起来,作为修炼之人,饭可以少吃晚吃,然而外公的伤情不能等。

白眉轻抚着腿上的狼尾,当他抹到割断之处时突然眉头一动。他的手停了下来,脸色变了。因为他看到狼尾的末断有一层毛被齐齐的切下。他的手抚过那整齐之处突然问道:“思涯,你在皮山国营中,见到过用剑之人吗?”

思涯想了想说:“见到了两个。”

外公一听大惊,“怎样的两人?”

“是两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孩子。一个是个漂亮女孩子,另一个男孩别人都了他什么王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