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龙迹大陆》第六章:思想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0-11-23 02:24:52 | 阅读次数:6348

红红汝血滕小说名字叫作《龙迹大陆》,提供更多红红汝血滕小说,红红汝血滕小说名称。龙迹大陆小说红红汝血滕摘选:红红杀机顿现的时候,他活一直这样的**是那般的非常强烈。但现在的,他体会到到了一种感觉叫作生不如死。汝血滕悄…...

红红汝血滕小说名字叫做《龙迹大陆》,这里提供红红汝血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迹大陆小说精选:很久很久以前,汝血滕曾经幻想过有这么一天,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美酒尊中置千斛,载妻随波任去流。人生这般,方叫完美。而现在,汝血滕的愿望似乎已经成真了。微风徐徐的吹,香气也缓缓的渗入了汝血滕的每一个细胞,这个小船虽然外表简陋,但是里面却是极尽奢华。金樽美酒,唾手可得。可是他,真得很不快乐。在红红杀机顿现的时候,他活下去的**是那般的强烈。但现在,他体会到了一种感觉叫做生不如死。汝血滕悄悄的挪动了一下身子,红红…

很久很久以前,汝血滕曾经幻想过有这么一天,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美酒尊中置千斛,载妻随波任去流。人生这般,方叫完美。

而现在,汝血滕的愿望似乎已经成真了。微风徐徐的吹,香气也缓缓的渗入了汝血滕的每一个细胞,这个小船虽然外表简陋,但是里面却是极尽奢华。金樽美酒,唾手可得。可是他,真得很不快乐。在红红杀机顿现的时候,他活下去的**是那般的强烈。但现在,他体会到了一种感觉叫做生不如死。

汝血滕悄悄的挪动了一下身子,红红却大喝一声:“不许动。”

灯光下,汝血滕双手举着一盏灵位,作出跪地的姿势,已经三个时辰有余了。

汝血滕苦着脸,他说:“如果我再不喝一口水,我一定会渴的浑身没有力气,那样的话,说不定这个灵位就会掉下来了。”

红红噗哧”一声笑了。这一笑,大有妩媚之态,衬在她洁白的脸庞上,别有一番清媚柔丽的滋味。汝血滕心中一阵阵发冷,他已经很明白,当她笑的时候,他受的苦,就一定会更多些。

红红从床上跳下来,拿了一只盛满水的碗,放在了汝血滕所举灵位的上面。她放的轻轻巧巧,可是汝血滕要是想要它们保持平衡,不掉下来,似乎就不能这么轻轻巧巧了。

不过,这个小姑娘并没有太过狠心,她温柔的说:“你不用紧张,我思念姐姐的时候,就会做她的灵位,所以,一模一样的灵位,我还有很多很多。和我的碗和水一样的多,你不小心摔碎了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不会怪你,只不过,这样的仪式需要重来一遍而已。”

汝血滕本是心思柔软之人,但是这样的人也很容易上当受骗。比如,在刚刚夕阳如血的时刻,当这个小姑娘因为悲伤而哭泣的时候,汝血滕很自然的用拥抱安慰了她。红红小姑娘说,这样,他就必须娶她。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汝血滕知道,她不过是看到了汝血滕胸前的玉佩,那是王子烈敖所赠,可能是年代久远,光泽已经黯淡了。上面是一条龙和一名女子的图案,在汝血滕看来只觉有趣,可红红在把头埋在汝血滕得胸口哭泣时,用眼角撇到这个图案时却蓦然愣住,眼神怔怔。但是很快的,她露出笑容,她的嘴角轻轻上扬,仿佛盈盈欲笑的千瓣白莲,这也许是她一生中,唯一一次,展露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晨光微曦的时候,汝血腾终于结束了这项差事,从此,他就正式成为了红门第一位男弟子,因为红红看见玉佩后,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娶她,二是拜她为师。无论是哪一种,红红都只有一个目的。少年汝血藤,以后的生命,繁盛或是萧瑟,荣耀或是屈辱,都必须听命于这个身材娇小,脑子里转着千奇百怪的念头,又似乎有着无限心事的女子。

汝血滕选择了第二种。

汝血滕在以后漫长的拼搏岁月里,一直牢记着这样一个教训,千万不要在比你强大的对手面前谈条件,因为无论你选择什么,后果都是一样的悲惨。

如果红红不喝水,汝血滕就不能喝水,如果红红不吃饭,汝血滕就不能吃饭。换言之,只有红红做的事情,汝血滕才可以做,偏偏,这个女孩子,除了发呆外,并没有什么其它的爱好。红红也不再爱说话,这本是件好事,说明红红已经不把汝血滕当作将死的人来对待了。

可是百无聊赖和忙碌不堪,其实都一样的让人崩溃。汝血滕每天的任务,只是喝少量的水,吃少量华美的食物,然后数海上的飞鸟。人生这个样子过去,汝血滕不知道,到底叫做无忧,还是应该被称作空白?

这个晚上,当月光清清白白的照耀的时刻,汝血滕看着月色在她身上镂下点浮雕的纹路,红红反复的摩挲着汝血滕的玉佩,上面娇柔女子的腰肢在月光下水一样的妩媚的流动着。她忽然开口对汝血滕说:“回龙殿,就要到了。”

汝血滕方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回龙殿.它屹立在整个龙族的最南部。神秘而荒凉。

当汝血滕从船上迈下第一步的时候,他的瞳孔突然间变得出奇的大。

他眼前的世界是完全雪白的,白的街道,白的城墙,白的店铺,白的招牌。--一切都是雪白的,仿佛整个空间都是不存在的,这里没有东西南北,甚至没有天和地,六合宇宙在这里变得只是一张平展的白纸。

四周,也没有别的声音,唯留汝血滕和红红的脚步,在空荡的空间里,兀自回响。

太白太安静了,便让人觉得不真实。那一瞬间,汝血滕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跟这个有着变化无常的古怪无偿的脾气和稀奇古怪念头的女师父呆太久了,神经和当年的老胡一般,有点痴癫?

他停下了脚步,奇怪的望向红红。

红红不耐烦地摆摆手,说道:“我使用了幻术而已。”她拽着汝血滕,脚步匆匆,眼神炽烈而急切,时间,在她所要想做的事情面前,变得无比重要起来。

汝血滕的心却一丝又一缕的沉了下来,一个人,如果已经被剥夺了自由,他又怎么可以承受,再将真实的世界生生抽离?

怒气,从他的眼底眉梢骤然升起,他已经是忍无可忍了,不过好在红红并没有生气,她只是用更奇怪的眼神望向汝血滕,说道:“难道你喜欢看到,断壁残垣,尸横遍野吗?”

回龙城,战争,基因族。汝血滕的脑海已经不能形成连贯的语句。但是这几个词,已经足够让他跳起来,回到烈熬身边去了。

可是红红的手紧紧的拽住了他的衣角,她的面容枯槁,:“请你帮助我,救救我姐姐。”

汝血滕不太懂,他抬头,直视红红的眼睛,一个人的眼睛往往可以泄漏她内心深处最真切的东西。

“我现在,没有办法说明白,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你,拥有龙神血脉的神秘传人,以后一定会凭借自己的力量弄清楚的。我能告诉你的是,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恨意,但是亲情,已经浸透了我们的骨血,上天注定,我们今世为姐妹。”

红红的眸子,如同北方的黑山和白水,清澈透亮。汝血滕相信,假设红红之前的所有话语均是欺骗,这一句,亦定然吐自肺腑。

汝血滕犹豫片刻,说道:“可是,你姐姐已经死了。”烈敖同他一起策划实施的,绑架基因族公主的事情,定然是已经暴露。不然,战争也不会初露端倪。也许,有更多鲜活的生命期待他的拯救。

“不,她还没有死,龙族最著名的法师甄妃告诉我,她的命格还没有完全的消亡,我还有机会,挽救我犯下的错误。”

汝血滕一惊,“碧眼血师甄妃?你拿什么交换的?”龙族第一法师甄妃性情古怪和她的法师技艺一般闻名。计算人的寿辰气运,那是属于窥测天机的行为。甄妃,一定会开出更高的价钱。

“我的生命。”汝血滕心中一凌。然红红淡淡一笑:“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空气骤然变冷,在红红用幻术布下的结界中,风的流动开始加快。干干净净的裸露的雪白岩石地面传来阵阵激烈的震动。汝血滕明白,那是幻术的主人心悸不宁,只听她喃喃道:“母亲,我一定带她回来。”

战争,三个种族的战争,龙迹大陆的战争,确实已经打响。可是在这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心里,一切都恍若自己幻化的接界,空无一物。她牢牢地抓住汝血滕,抓住汝血滕身上的玉佩,那就抓住了姐姐的生命,也就抓住了自己,人生唯一的希望。

按照龙迹大陆的时间算法,现在已经是立春的天气。可是,龙族的京城,为何寒意依旧?

其实龙城河边,也已经是无边春色,柳如青丝,花红似火。也许寂寥烦躁的,不过是人的内心而已。

春风,原来有时候也可以坚硬到割裂人的肌肤,呼啸如鬼哭。今日,是龙族皇帝的六十大寿,喜气一寸一寸的洋溢着,侵蚀了整个龙族,那些战争的消息,被密密麻麻的小心封锁着,一丝一毫都不能干扰到这寿筵的气氛。战争的迟延,等于生命的消逝。这个道理,龙族的统治者,不会不知道。可是,生命并不是一般的重量,有些生命的消逝是远比不上另一些高贵形体的开心一笑重要的。

混迹在这群鲜衣怒马,容光焕发的少年中,烈敖的神色就憔悴了许多,忧愁的皱纹缓缓爬上了这个男人光洁的额头上。他身上的担子,确实很重,有身边贵族少年的欢笑,也有,远方平民的呻吟。

可是,他从来不会惧怕政治的纠纷或是战火的争鸣,他的智慧,足够应付各种阴谋的足迹,而怀有雄心壮志的他,让耳畔间响起金铁交击的声音是早就渴求已久的事情吧?

可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有烦恼。跨不过去的烦恼。

要不要去找她呢?要不要呢?烈敖喝一杯酒,就会想一遍这个问题,而现在,他身边的酒壶,已经空了。身边的仆人肖九,犹豫着要不要再添一壶来。

烈溪,已经消失九天了,烈敖,也已经踌躇了九天。父亲已经动用了整个青族的力量,去寻找这个调皮的也是最爱的小女儿。可是烈敖知道,他们找到她的机会微乎其微。据说龙神创世的时候,共踩了九脚,每一脚都有一千万平方公里。而精灵古怪的烈溪混迹其中,就如同这间华屋的一只蝼蚁。

极小的时候,烈敖是和妹妹烈溪一同玩过这种看似幼稚的游戏的,两个小小的人,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他们戏耍着,也比较着,谁找出的蚂蚁更加的健硕,更加的与众不同。

世上的蚂蚁,就和世上的人一样,本来就是没有多大区别的,可是,烈敖不愿意输,甚至都不愿意,和烈溪打成平局。他是哥哥,如果你有妹妹,就一定会很清楚这种心理,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不能输给妹妹的。

是一个光线暗淡的下午吧,烈敖偷了父亲的钥匙,走进了青族的监狱。

他知道,那个里面,关着一种叫做剧毒虫王的怪兽,烈溪,在自己布满脂粉气的闺房里,是永远不可能找到这么刺激有趣的东西。

形如蚂蚁,四肢修长,轻捷迅猛。即使它已经被极长极硬的金针固定在了地牢黝黑的墙壁上。可是他的眼睛,却泛着紫色的凶光,对来访的不速之客烈敖做出欲扑的姿势,浑身的肌肉充满了力量。

烈敖一步一步的走向它,他那时刚刚七岁,他天真的以为,这个怪物,像他身边某一个相貌凶狠的狗一样,只要花些功夫就可以驯服。

他于是大胆的伸出**的小手,掌心里,是刚刚煮好的,从自己碗里挑出来的,香喷喷的鸡肉。

剧毒蚁王的眼睛越来越红,充满了杀戮和邪异的气息,仿佛是逃脱自地狱的幽灵,它缓缓的把头低下,尖锐的牙齿,对准的却是烈奥伸出来的手。

虫王之毒,无药可解。

那一次,烈敖昏迷了七天七夜,最后,是烈溪的血救活了他。但是从此以后,兄妹俩却逐渐生疏了起来。

在遥远的远古时代,龙族的第一任皇帝雪龙帝接受创世神的恩赐,具备了许多常人不可能拥有的天赋,天然的解毒血液,便是其中的一项。雪龙帝生有九子,他不偏不倚的疼爱,将这就像天赋分别传于了不同的儿子,拥有了各项技能的儿子们,若干年之后。便各自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势力,渐渐形成了龙族的九个分支。

可是天赋奇能,是绝对不可以随便使用,暴殄天物的,所以,九族中的每一代,也只有一个孩子,可以接受龙神天赋的馈赠。

青族的嫡传解毒,父亲给了烈溪,他最爱的小女儿,而不是他唯一的儿子。

那个时候。烈溪的母亲正得宠,千娇百媚,万千宠爱在一身。

而烈敖的母亲,已经是美人迟暮。深深庭院里,一个人对镜梳妆,偶尔,看着自己清秀可人的儿子,露出几分欣慰之色,她毕竟还是有的期盼的。

大病初愈之后,烈敖拿起了龙凝剑,令人惊异的是,这个曾经顽皮吵闹的少年,突然间变得坚强起来,强势,聪明,缜密而又冷酷,让整个青族折服。

但是有什么东西,在烈敖和烈溪中间,永远的消逝了,他们再不会一同玩耍,同父异母,便是隔心又隔肺了。

烈敖没有再喝酒。暮色中,废弃的城郊村落里,他静静的跪在墓前,一炷檀香插在土地上,暗淡的红光隐约明灭。喧嚣远去,一切都变得安安静静。

突然,有一双纤细的手,温柔的搭在了烈敖颤抖的双肩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