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龙迹大陆》第五章:人生河西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0-11-23 02:24:51 | 阅读次数:18602

红红汝血腾小说名字叫作《龙迹大陆》,提供更多龙迹大陆红红汝血腾,龙迹大陆红红汝血腾小说。龙迹大陆小说红红汝血腾摘选:红红时,他原本所以是半点也不吃惊的。他“啊”一声,而已因为惊诧自己,为什么也没一项超群之处,却像是运…...

红红汝血腾小说名字叫做《龙迹大陆》,这里提供红红汝血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迹大陆小说精选:第六章人生河西二八月,乱穿衣。龙迹大陆向来流传这样的古语,也许它本来指的不过是多变的天气,可是,现下,当汝血腾想起这句话的时候,他想到的是人心。武帝八年,人间八月,天气渐凉。世间万物都萧瑟了下去。王子烈敖要大婚了,新娘不是他爱的那个。啸天啸地生病了,说是因为喝了龙迹酒吧运来的酒。然后,侍卫汝血腾就被贬职了。这本是毫无关联的几件事,可是烈敖面对啸天派来的哭哭啼啼的诉说主子病情的仆人黄晓明,只是挥了挥手,对汝血腾说道:“我…

第六章人生河西

二八月,乱穿衣。

龙迹大陆向来流传这样的古语,也许它本来指的不过是多变的天气,可是,现下,当汝血腾想起这句话的时候,他想到的是人心。

武帝八年,人间八月,天气渐凉。世间万物都萧瑟了下去。

王子烈敖要大婚了,新娘不是他爱的那个。啸天啸地生病了,说是因为喝了龙迹酒吧运来的酒。然后,侍卫汝血腾就被贬职了。

这本是毫无关联的几件事,可是烈敖面对啸天派来的哭哭啼啼的诉说主子病情的仆人黄晓明,只是挥了挥手,对汝血腾说道:“我大婚那天,所有的酒饮不都是要从龙迹酒吧运来吗?你是怎么负责这件事情的?”

还好烈敖并没有说,汝血腾想要毒死前来参加婚礼的各族权贵,大约是因为他为烈敖作了不少事,这其中,最起码有一件事是让严苛的烈敖感到满意的。如此,汝血腾也不过只是被降职而已,尚不至于万劫不复。

汝血腾在五雷轰顶之后,想了一想,可能是因为昨天烈敖和青媚吵架时,自己坚定毫不犹豫的站在了青媚这边。

对于男人汝血腾,如果你看见一个一米八的威武男子对着一名纤细柔美的可人大吼大叫,而那个女孩子又恰巧是你的偶像,你是不是很想要跟那个没教养的人痛痛快快的打一架?尤其是龙族的女子,个个都身材瘦小。惹人爱怜。而青媚,平常又是绝对坚硬刚强的表情,那么,你是不是可以理解,她一旦流泪,就算美不到梨花带雨的地步,也绝对会让汝血滕痛断肝肠。

他现下用的雷霆弓已经是第三阶的水平,虽然比不上青媚的追月,可是最起码臂力已经是不错的了,所以他挥拳的力气,那也是不能小瞧的。

不过,如果对手是王子烈敖的话,那么十分气力。化在他眼里,也不过只剩下一成。烈敖虽习剑术,但是弓箭,术法,也样样不输于人,莫说是普通的格斗了。

不过烈敖还是挨了这一拳,过了很长时间后,汝血腾才明白其中的奥妙,因为那个时候,自己的力量实在是很弱小,挥拳时根本带不出杀气。烈敖疏忽了。而其实也许更重要的原因是,烈敖根本想不到汝血腾竟然敢打他。

他们,毕竟主仆有别。

在这件事发生的当天晚上,他们彼此都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都深深喜欢着这个名叫青媚的女子。汝血腾因为她,是可以向自己的上司兼兄弟动手的,而烈敖,也因为她,内心失神,没有防备的白白挨了一拳。

这样的事情从来都不会轻易的画上句点。汝血腾现在总算明白了。

其实只是被从繁华的京城而被贬到了望龙城,那里,也并不是很荒凉,只是有点奇怪而已。汝血腾所担心的,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特别是对于像烈敖这样的男人来说,对情敌的报复,现在不过才刚刚是个开始。

他更担心的是,在他离开京城的那个清晨,烈敖默默来送,他当然没有露面,可是汝血腾就是知道。他甚至还感觉到了烈敖的目光,期许的,内疚的,惭愧的,哀伤的,汝血腾绞尽了脑汁也无法用龙族最精确的语言来描述出来。这让他有些伤心。如果说,卑鄙的报复使他气愤,那么这莫名的目光则使他忧伤。

他是还当烈敖是兄弟的,你也许不信。这很正常,因为,有时候,连汝血腾自己,也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特别是,当他遇见这个可怖的怪物时。

它佝偻着身子,浑身是一种苍老的灰褐色。灰褐色本身并不是一种难看的颜色,比起鲜艳的红色或是耀眼的金色,它自有一种成熟的气韵。比如,汝血腾一直觊觎的赤琉衣就是这样的颜色。

可是,灰褐色要是镶嵌在皱纹横生的蜥蜴身上,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形,像是干涸的血迹,像是染色不匀的油漆,还有一股恶臭,渐渐的充斥了汝血腾的鼻子。

汝血腾并非是养尊处优长大的,不好闻的气味他自然并非没有遇见过,可是,那时候,再难闻的气味也是沾染着大自然气息的,就如同一个长相丑陋的少女,可能不让人悦目,可绝对不让人感到不舒服。但是现在,面对着这个蜥蜴战士,汝血腾岂止是不舒服,他简直就要吐出来。

不过,他并没有忘了弯弓。

雷霆弓,传说是上古遗物。本身便具有一种刚正之气,遇到阴邪腌臜之物,便会颤抖不止。金色的阳光下,它闪闪的发着亮,古朴厚重的气息扑面而至。弓弦震动,宛若正在鸣叫的音琴,庄重之美,亦是不可方物。

美与丑,总是在对比中产生的。

此时此刻,蜥蜴战士的丑,就在雷霆弓的美面前,更加的突兀。

所以,当他猛然接触到雷霆弓这清亮却凌冽的光芒时,不禁就用手挡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这个动作,其实也不过一两秒的功夫,可是在生死之交的战场上,这个间隙,足够让汝血滕,拔箭,瞄准,弯弓,射出。

百步穿杨,常常用来赞扬猎手的箭法高明。可是,用百步穿杨来赞美一个猎手,就如同使用花拳绣腿来形容一个剑客。无论是猎手还是战士,他们扬名立威所凭借的,根本不是招数的繁杂,甚至,都不是准确性,最关键的,不过是一个力字。有力之后,方才可以谈巧,再之后,才可以将美提上日程。

龙迹大陆上,要生存下去,力量才是必需的。美丽,不过是一种锦上添花的东西。

汝血滕的力气,显然和蜥蜴战士相差悬殊。那箭射得快且准,不过也只是落在怪物的肌肤上,打了几个旋,便静静的呆在了土地上。

蜥蜴战士把它从地上拾起来,汝血滕慌忙躲避,但是,怪物并没有把箭反扔回汝血滕,它只是,轻轻一折,只听咯吱一声,那箭便碎成了粉末。

很显然。它只是在示威而已。

这种境况下,若是烈敖,那肯定会怒不可抑,认为遭受了莫大的侮辱。可是汝血滕就不会这么想,他只是有点后悔,自己的那柄箭上,为什么就没有抹上毒药呢?

不过,要是后悔有用的话,大约所有的人都可以长命百岁。现在,汝血滕只能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蜥蜴战士如一阵风一样扑向了他,你要认为他身躯庞大,动作就必然迟缓,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有些强者,力量和灵巧是可以并存的,就如同,汝血滕在烈敖的府中,就见了不少美貌和才能兼备的女子。

世界上,拥有一项过人之处,无论是剑术,箭法,还是法术。哪怕你只是卖菜时喊叫声比别人嘹亮悦耳,你也可以过得比别人好些。而世界上,拥有两项过人之处的幸运儿也很多很多,所以,当汝血滕看到红红时,他本来应该是半点也不惊讶的。

他“啊”一声,只是因为诧异自己,为什么没有一项过人之处,却好像运气很好的样子。她轻轻俏俏的站在船边,一身荷叶衣裙,笑得很灿烂,灿烂里因为带了骄傲的成分,因此愈加显得光彩夺目,美不胜收起来。

那只蜥蜴战士,仿佛也被这美惊呆了,他一动也不动。

不过汝血滕当然知道,蜥蜴并不会因为欣赏美丽而放弃捕杀猎物,这种怪物,只会毁灭美丽,是永远也不会懂得欣赏的。

他不动的原因只可能有一个,他已经死了。

一根银钗从蜥蜴战士的左耳穿进,右耳穿出。他的气息便渐渐微弱起来。这是红红的第一项才能,她的武功很高。

红红的第二项过人之处,便是她很爱干净,蜥蜴战士是站着死去的,他没有流一滴血。这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优点,比如,汝血滕就学不来,他的小屋常常很乱,如果他注意打扫,他就不会找不到烈熬特意为他准备的盘缠,就可以有足够的路费走水路,那样的话,刚刚的惊险就不会发生。

这个蜥蜴战士应该不大喜欢水,否则他身上不可能这么脏,还这么臭,浓浓的血腥气。红红从船上跳下来,捏着鼻子绕过蜥蜴战士的尸体,对汝血滕说:“我不叫‘啊’,”

汝血滕点点头说:“我知道。”

红红嫣然一笑,虽然是带足了嘲讽,却仍然美若春风:“那么,你刚刚是因为害怕?”

汝血滕摇摇头说:“不是,害怕的时候,我通常都会叫‘哇’。”

他盯着红红披散下来的如瀑的长发,说道:“这个‘啊’字只是表示惋惜,那根银钗,你不能再用了。”猎手的眼睛都很毒,更何况,那是蕴含着火焰之力的灵钗。

红红从衣衫里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件晶莹玉润的钗子,柔和的紫光,笼罩着她清秀的脸,使得彼此都更加美丽脱俗。红红轻轻摸了摸长发,用这支紫玉珠钗把头发盘了起来。

汝血滕叹口气,酸溜溜的说:“你的家当,还真不少。”银钗和紫玉珠钗,在弓手的配备里面,已经是不菲。

红红又笑:“其实我可以把那个银钗送给你的,如果你可以把它从怪物脑子里拔出来的话。”

汝血滕忽然觉得身上凉凉的,烈熬府中,青媚是出名的冷淡,她极少笑。可是汝血滕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总是感觉温暖。

这个女孩子,她总是笑,可是为什么,汝血滕感受到了一阵又一阵的杀气呢?

汝血滕走过去,也捏着鼻子,他即使不怕脏,不怕臭,把那根银钗拔出来,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这就意味着,弓手汝血滕,绝对逃不过这个女孩子的手掌心,他可能会死的文雅一些,可是,他宁愿活的艰难一些。

他努力的寻找着话题,他感觉得出来,这个女孩子很寂寞,她的笑和青媚的冷,其实是一个意思,她们的内心,都柔弱而无着落。他看得出,这个女孩子,很想和他说会儿话。因为和一个即将断气的人谈话,将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你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疯话傻话都没有关系,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来泄漏你的秘密了。

汝血滕高高兴兴的跑回来,说道:“红红箭法太好,我没有力气拔出来,不过你要诚心送的话,我可以先把这个怪物的尸体埋起来,以后有机会,再找人拔出来。”

红红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叹气说:“我本来已经决定立即杀掉你了。”她抬头望望,暮色,已经一缕一缕的降临,漠漠的尘土悠然的沉浮。

这是一片荒郊野地,汝血滕的左手边是海,右手边是高可没人的荒草。这一条小径,曲曲折折,也是无比的幽静。

如果,是在人口繁盛的村庄,现在应该是炊烟袅袅,准备晚饭的时刻了。

红红把手里的弓缓缓的放下,说:“我本来决定,杀掉你就直接找家村庄吃晚饭,可是我现在觉得,和你聊天,好像比吃饭更有趣。”

汝血滕舒了一口气,他觉得,活着的希望又大了一些。因为有很多人都可以证明,汝血滕本来就是一个很幽默,很惹人喜欢的人。

红红问:“我并没告诉你的我的名字,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汝血滕盯着她看,说:“你的衣服上,不是绣着这两个大字吗?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把别人的名字绣在自己的衣服上?”

红红摇摇头,说:“不是,那是我姐姐的名字。”

汝血滕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有趣起来,他细细的瞅着这女孩子完美无瑕的脸说:“是因为你姐姐比你还要漂亮吗?”

红红点点头。汝血滕也点了点头,他说:“你提醒自己,要时刻保持美丽,像她一样,甚至,比她还要漂亮。”

红红又点点头。她问:“你说,现在我和姐姐哪个更漂亮?”

不管是谁,此时都只能有一个答案,汝血滕尽量用真诚的语气说:“那自然是你。”

红红笑着看着他,这次她只是微笑,她说:“你真聪明。”她的眼睛里有了诡异的红色,声音也变得缥缈起来:“因为无论如何,我也总是会比一个死人要漂亮的。”

“我杀死了我姐姐。”红红的妹妹,一字一顿地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