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龙迹大陆》第七章 生死八仙阁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0-11-23 02:24:51 | 阅读次数:1180

红红汝血腾小说名字叫作《龙迹大陆》,提供更多龙迹大陆红红汝血腾小说深度阅读,龙迹大陆红红汝血腾。龙迹大陆小说红红汝血腾摘选:红红。她的美丽,她很聪明,她是他的师父。他平俗,他愚钝,他是她的仆人。但是汝血藤现在的真的是…...

红红汝血腾小说名字叫做《龙迹大陆》,这里提供红红汝血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迹大陆小说精选:一双温柔的手,一张满怀深情的脸庞。青媚依旧穿着青色的衣服,暮色笼罩中,泛着一层淡淡的光辉。“我应该怎么办?”烈敖抬头望她,眸子里面折射出一种孩子般的信任和衰弱。跪立和思索得太久使他面容疲惫,他伸出手,不断地摸索墓碑上的字。每摸一次,肺里就像燃起了火,连呼吸都像灼烤般刺痛。“慈母灵夏衣之墓。”暗淡的字迹,宛如七岁那年,朝朝暮暮里,母亲暗淡的神色。“如果没有甄嫔和烈溪,你的父亲一定还会爱我,像从前一般待我。”青王片刻的恩宠和荣…

一双温柔的手,一张满怀深情的脸庞。

青媚依旧穿着青色的衣服,暮色笼罩中,泛着一层淡淡的光辉。

“我应该怎么办?”烈敖抬头望她,眸子里面折射出一种孩子般的信任和衰弱。跪立和思索得太久使他面容疲惫,他伸出手,不断地摸索墓碑上的字。每摸一次,肺里就像燃起了火,连呼吸都像灼烤般刺痛。

“慈母灵夏衣之墓。”暗淡的字迹,宛如七岁那年,朝朝暮暮里,母亲暗淡的神色。

“如果没有甄嫔和烈溪,你的父亲一定还会爱我,像从前一般待我。”青王片刻的恩宠和荣耀过后,是这个名叫灵夏衣的柔弱女子漫长一生的等待和荒凉,而抑郁生命的终结时候,身边,也不过只有泪水盈盈的爱子烈熬而已。

那是在母亲弥留的时刻了,她的气息已经渐渐的微弱,她的手搭在跪在她床头的烈敖肩上,似乎在倾诉,然更多的,不过只是自己对自己心灵的喃喃自语。贞静的笑容和轻袅的声音,似乎都来自那扇窗的外边。

“如果没有甄嫔和烈溪……”她没有力气再说下去。她深深吸口气,似乎在嗅这丝帛沉淀下的温暖。回忆的温暖。然后缓缓拉住了暗红的被子,折着,塞在下颚瘦削的阴影里,眼睛缓缓的闭了起来。

“如果没有甄嫔和烈溪……”烈敖的心底,将这句话强劲的铭刻,自己最初的自强,最初的努力,难道,为得不就是这么一个看似卑微的目的?

这九日里,甄嫔的牵肠挂肚烈熬自是看在眼中,这个曾经艳盖青族的女子,众星拢月的风光,早已经是昨夜黄花。日日空装扮,夜夜空对月,甄嫔现下,不过是另一个灵夏衣而已。爱上青族的王,又或者是任何一个多情的贵族男子,最终的结局,总是难逃如此。

这一点,甄嫔看多了,想久了,也并非不能接受。可是,她不能失去烈溪。

她唯一的爱和依靠,她的余生幸福或寂寥的主宰,她活下去唯一的理由和希望。

这九日里,她不断地来哀求烈敖,她知道,这世上,唯有烈熬可以找回她的女儿。他可以做到连龙天雄集合全青族之力都无法完成的事情。

伴随在青王身边多年,甄嫔也自是玲珑剔透,冰雪聪明的人,在烈敖这般孤傲的王子面前,她绝口不提当年列溪为了救他所受的苦楚。

甄嫔哀哀诉说的,只有烈溪怎样的崇拜这个英雄的哥哥,怎样的依恋,这份血脉相依的情怀。痛苦焦急的泪水,满满的自她的脸庞滑落,跌进烈熬屋里稀薄的空气中。

烈敖视而不见,可是他的内心真的能够做到视而不见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英雄王子,也是多情之人。

青媚把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膀上,似当年烈敖的母亲常做的那样,给予他熟悉的温暖和安全,月色已经缓缓的升了起来,少女青媚的语音温润流动:“烈熬,这一次,我希望你能遵从自己的内心。恨意也许会随着时间淡化,可是骨肉相连的血脉早已经是上天注定。”

也许只有和他青梅竹马的自己,才能在此时此刻明白烈熬心底爱和恨的辗转纠葛。这个有着超常智慧和勇气的男子,那颗七窍玲珑的心就像一根纤弱、华丽的弦,绷紧在象牙塔的顶尖,感触着比碌碌庸人们更深的幸福,也感受更深的痛苦,

烈敖抓住青媚的手,忽然站立了起来,他目光重新雪亮如炬。青媚微微笑,他已经拿定了主意。

“值得我守护的人已经不多了。”烈敖焦躁的内心,忽然空阔辽远起来。他对身旁的女子妥帖一笑,她知道守护的人里面也是有她自己的名字的吗?

女孩子青媚把龙凝剑递上,动作温婉,因了烈敖的开颜,她的神情也如春冰初裂。晶莹如玉。

不知道是因何?烈敖奇怪的想,只要看到她的容颜,内心便有难以言传的安全。似乎,这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港湾。似乎,前世就早已经有了不离不弃的约定。

她不是倾城绝色。可是烈敖觉得,她一双眼睛里浸润了朗朗星色,直直印在自己心底。烈敖此时此刻,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使自己能够离开她。

同一个时刻,济济无名的少年汝血藤也正在思索着,有什么方法可以使自己离开她,这个貌似柔弱,实则完全不把生死放在心头的红红。

她美丽,她聪明,她是他的师父。他平俗,他愚笨,他是她的仆人。

可是汝血藤现在实在是不想去死。不过要是红红执意要闯八仙阁的话,汝血藤几乎计算不出生存的几率来。

此时,红红已经撤销了结界。他们所在的地域似乎已经离战争的硝烟很远了。唯见一神山云笼雾绕,高出万仞。袅袅雾气,被凛冽的寒风吹散。半山之上,是亘古不化的积雪,半山之下却绽放着一大片夭红的桃花林。

那便是八仙阁的入口了。

有青色的鸾凤从桃林中飞出,在半山盘旋。凤鸣之音如金声玉振,传于天外,弥远弥清。红红无限神往的看着它们,说道:“龙神缔造万物的时候,尤其偏爱凤凰,他毫不吝惜的赐予了这种高贵的生灵永恒的生命。因此这些凤凰,每隔千年都会浴火一次。这是众人都是知道的。可是这件工作远没有我们世间这些凡夫俗子想象的那般简单,浴火,那要承担多大的痛苦,并不是语言可以精确描述的,那仙境中的凤凰,也并非都是坚韧之辈,他们当中也会有承受不住,哭喊出声的,而一旦出声,哪怕只是些许的呻吟,灵魂的投转,形体的新生便会全部化为乌有了,”

汝血藤蹙眉:“有些残忍。”

红红笑着摇头:“其实一点也不。”汝血藤心里暗暗道:“你们的心肠原是一样的狠毒,你自然感觉不到。”

青草的颜色浅浅亮亮,红红随手抓了一大把,哗啦啦的撒在了地上,她的眼神里有一种狂热,这使得她整个人都变得光彩起来:“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些腐烂的不能重生的肌体,却可以化作最好的药物,使这世上不该消亡的神灵重返阳界。”

红红的眼睛晶亮亮地看着他说:“汝血藤,如果你将来无所建树,那么你一定会感激我,曾经带你来到八仙阁,去寻访八仙紧密看守的凤凰遗物就一定是你平淡生活里值得回忆的往事。如果有一天,你飞黄腾达了,你更要感激我,这样的经历,会给你的人生增添值得称道的光彩。”

她说的话,字字句句都着有无法反驳的道理,可是她似乎忘了,有许多许多的人,都渴望着值得回忆或值得称道的人生,但是他们勇闯八仙楼后,却再也没有能回到人世。

八仙楼顶部,被秘密收藏的宝物,浸润的不只是凤凰无法重生的泪水,还有人类,因贪婪而无法回头的鲜血。

红红静静的看着汝血藤,她知道他有些害怕,这件事情本来跟他就毫无关系。他的躲避和恐惧自然是人之常情。

红红转过身,背对着汝血腾,然后又缓缓的把紫玉珠钗拿下,如瀑的黑发垂下,比缎子还黑还亮,初夏的夜风轻轻扬起,宛如垂下了漫天墨色的星河。

“八仙阁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进去的,八仙楼的阁主共有八个,其中有一位日日夜夜都要守护着盛有凤凰遗物的盒子,因此,实际上执行看守义务的只有七位。他们轮流看职,便是外来的苍蝇,也休想飞得进去。不过,他们并不是神仙,和我们一样都是凡人,既是凡人,就难免会有些杂念。他们通常会在值班轮流的第五天夜晚,月上柳梢的时辰,摆一桌小小的酒席,逍遥快活一番。也只有那个时刻,我们才有机会潜进去。而今天已经是轮回的第四天了。”

美丽的长发总能撩拨男人的心弦,汝血腾的眼神止不住地要看,但是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问道:“这也是甄妃告诉你的?”

红红依然背对着他点了点头,汝血腾听到她满足的喟叹:“不过只是三十年的生命,我居然就可以知道这么多的事情——那是旁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探得的秘密。”

“三十年?”汝血腾大叫出声,“你,你的阳寿一共才……”

“一共四十八载。”红红将下颚藏在月光的阴影里,平静中带着温柔的残酷,“这也是她告诉我的。可是我愿意。”

红红砖过头来,微笑。汝血腾的心突然疼了一下,他知道,这一次,她的笑是为了折磨她自己:“我是真的愿意的,如果你知道,我的心灵,日日受着怎样的煎熬,你就会明白,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汝血腾注视着这个女孩子的眼睛,突然泛起了悲哀。他还记得,老胡临终前的那个上午,还痴痴巅巅的逼迫着汝血腾,为他打一壶名叫杏花村的美酒,买一只出自奇芳阁的咸水鸭。他的人生虽然是颠倒错乱,却也未必不是风景如画,生机盎然?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貌美如花,正该是一片锦绣好年华,可叹偏偏内心冷淡淡而无声色。一股怜悯之情涌上来,汝血腾突然觉得,其实有时候,用生命博得红颜一笑也是值得的。

在他愣神的片刻,红红走过来,把紫玉珠钗递到他的手里,说道:“我也只有这个送给你。”

汝血腾一笑:“漂亮是漂亮,总归是女孩子的东西。”

“你可以送给你的妻子啊。”红红的声音有着一种平静的沧桑,汝血腾忍不住又将她深深注视,仿佛一瞬间,这名叫做红红的女子脱胎换骨了,褪去了所有令人生厌的顽皮和凶狠。然声调神态间却都染上了衰败之色。“可是,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以前的红红,总让汝血腾发怒,而现在,她让他心头发堵。以前的汝血腾,总是敢怒不敢言,而现在,他依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是一个绝对让他哑口无言,大惊失色的条件。

女孩子红红又一次背对着他,她轻轻解下了腰间佩戴的弓,然后缓缓的,一件一件褪去衣物。月光下,女孩子的胴体圣洁如雪。

红红说:“我这一生,都没有好好的爱过一个人,你虽然不是我理想中的丈夫,可是,你却要因我而涉险。”

“没关系,没关系。”汝血腾的脸红红的,仿若那八仙阁里飘飞的桃花,“你不要这样。”汝血腾连连摆手后退。

“生命,也许真的是沧海一粟,我并不是很害怕死亡,可是我也想了却遗憾,”红红倒退着,却也是步步逼近,也许,她很快就会倒在汝血腾的怀里。

“我会陪你去八仙阁,你真的不需要这样。”汝血腾声音沙哑干枯,却是竭尽全力的大喊出声,“你应该找一个你真正爱的人。”

“无论是为了祭奠还是纪念,你都应该找个彼此相爱的人,这个样子,才是真的了无遗憾。”汝血腾平静了一些,他按捺住了心跳,面容苍白而严肃。

红红还是没有转头看他,她也许是不愿意,也许是害羞。但是她的声音坚定若铁:“我不能再等待了,汝血腾,你知道吗?我马上就要满十八岁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