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第七章 公子,可否上楼一聚?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0-11-23 02:24:50 | 阅读次数:24176

秦浩宇许若仙小说名字叫作《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提供更多秦浩宇许若仙小说,秦浩宇许若仙小说名称。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小说秦浩宇许若仙摘选:秦浩宇抬眼看去,却昨天上午在那河畔之中遇见了的那三名公子哥的其…...

秦浩宇许若仙小说名字叫做《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这里提供秦浩宇许若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小说精选:‘品香阁’粉头许若仙的出现,让这晚的‘品香阁’气氛达到一个高潮,公子哥们纷纷将目光望向这台上的粉头,都在猜测,这一晚,谁有良机与那粉头一会,在其闺室之中吟诗交谈。“许仙子,今日你又想出什么题目?老考大家呢?”此时,在入群之中,问出了人们最想问的一句话。秦浩宇抬眼看去,却是今天下午在那河畔之中遇见的那三名公子哥的其中一名,那称呼其为刘公子的那位。秦浩宇也抬头看向那许若仙,毕竟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称这许若仙为仙子,细心一想…

‘品香阁’粉头许若仙的出现,让这晚的‘品香阁’气氛达到一个高潮,公子哥们纷纷将目光望向这台上的粉头,都在猜测,这一晚,谁有良机与那粉头一会,在其闺室之中吟诗交谈。

“许仙子,今日你又想出什么题目?老考大家呢?”此时,在入群之中,问出了人们最想问的一句话。

秦浩宇抬眼看去,却是今天下午在那河畔之中遇见的那三名公子哥的其中一名,那称呼其为刘公子的那位。

秦浩宇也抬头看向那许若仙,毕竟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称这许若仙为仙子,细心一想,也不为过,此女子长的的确有些貌如仙子。

许若仙媚眼一瞥,如神的眸子让众人心跳不已,许若仙开口道:“居然各位公子有如此雅兴,今日小女子将以这《听筝》为题?各位公子觉得如何?”

许若仙话语一出,却是那般绵言细语,如黄莺出谷,余音袅袅,在耳边余音不绝,甚是让人享受。

“听筝?仙子一曲绝美的古筝之音,又岂是我们大家能够用诗词可以表达的呢?”那刘公子一拍手中纸扇,叹息摇头道。

许若仙看向那刘公子,缓缓道:“这位公子过奖了!”

但人家佳人居然开口了,下面的公子不由开始想着如何写出这一诗,毕竟若是得到这许仙子的一聚,恐怕不少人宁愿少活十年。

“各位公子,小女子先给大家献上一曲!”许若仙说完,屏后那古筝却已被搬到了前台中央,一切准备就绪,许若仙缓缓坐下,开始弹奏那古筝,却是一首《高山流水》。

良久之后,许若仙一曲作罢,纤纤之手放于腰间,站起再一次过众人行了一礼,低额媚眼,煞是诱人。

这时,从人群之中走出一人,来到台前,对那许若仙一行礼,道:“许仙子,在下刚作了一诗,在此先献丑了!”

许仙人低头向其示意,秦浩宇望去,却发现那人正是那位刘公子,那刘公子稍整衣裳,在原地来回两步,便开始缓缓的念道:“鸣筝青玉台,素手玉屏后。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此曲一出,众多公子不由大叫好,秦浩宇不知这里面的周郎是否有自己那个时代的周郎有关系,不过这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却写的甚是好,为了得到爱慕之人的回顾,居然故意将弦拨错,弹筝女可爱形象跃然纸上。

其不知,这周郎在这流氓国,确实有此人,而且还甚懂音律。这前面两句正是描写许若仙在屏后青玉台之处鸣筝,而后面这句,似乎有些自喻。女子为引起爱慕之人的回顾,拨错琴弦,但其却有种将自己比成那鸣筝女子,表示对许若仙的爱慕。如此说来,此诗的确不错,可谓妙哉。

许若仙娇语道:“不知这位公子贵姓?”

“在下刘杏,见过许仙子!”

刘杏有些吃惊,要知晓被这许仙子问之姓名,就算不缤又如何?周围公子哥们也是一副羡慕之色。

“刘公子果然好才华!”许若仙夸奖道,同时向前一弓身,以表佩服。

“许仙子过奖了!”刘杏不敢在佳人面前失礼,连忙还礼。

许若仙话毕,有看向台下众人,却不曾有请那刘杏如缤之势,显然这许若仙对他那首诗词不是甚满。

但台下却是一片寂静,毕竟这种当场作诗,还不是一般才子能够作出的,即使能作出,也怕是不比那刘杏公子的诗词好吧。

“许小姐,我来试试!”正当大家沉寂之时,突然一人大声道。

许若仙向那声源之处望去,不由皱了皱眉头,只见那人身穿诡异,头发极短,全身上下都充满着一股怪异之感,而且其还称自己为小姐,而非仙子,倒让他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同时也更加关注了几分。

刘杏也向那该死的声源看去,却见是下午遇见的那男子,不由轻哼一声,脸色铁青,目光之中充满的敌意。心中却道:“我且看看,你这乞丐般的小子,能作成什么样的诗词?”

而其他公子哥们,看见这诡异之人,都情不自禁怀疑起来,这样之人,能写出一首好诗?

而其身旁的小葱,在听到秦浩宇说要吟诗之时,眼神之中已泛起了流光,可谓是含情脉脉,看秦浩宇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的情人一般,要知,这烟花酒月女子,也如常人一般,爱好那些吟诗作画的才子,特别是那些吟诗才子。

那人正是秦浩宇,在那许若仙出口之时,他就在心中向那《听筝》一诗,想着想着,不由想起一首,且正好符合这许若仙歌声与筝声。

“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秦浩宇还不曾吟诗,许若仙却问其姓名,可见比起那刘杏公子,对秦浩宇更加的看重之色,这到让刘杏更加恼火,可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其好事,不过细心一想,心中不由道:“我且看看你吟的诗如何?若是太差,这许仙子还不是让我如缤!”

“秦浩宇!”秦浩宇挺了挺胸膛,看着那许若仙的眸子,答道。

许若仙心中泛起一丝漪涟,小心肝怦怦直跳,心中嗔怒道:“这人怎么这般无礼,总看着人家娇容,让人家怎好意思?”

秦浩宇心中却不知其这般想法,他顿了顿,开始吟出那诗道:“抽弦促柱听仙筝,无限仙子悲怨声,似逐春风知柳态,如随啼鸟识花情。谁家独夜愁灯影?何处空楼思月明?更入几重离别恨,江南歧路金陵城。”

这首句乃是写弹筝的特殊动作,那忽疾忽徐、时高时低的音乐声,从“抽弦促柱”变化巧妙的指尖端飞出来,却写出了作者听之于心,会之于心,这‘听’乃是一题眼,由于听,才展现下面的诗句。

随着便是写诗人听到了什么,感受是什么?——“无限秦人悲怨声”,诗人由先筝联想仙子之声。而许若仙的古筝与那吟唱词中,就是表现一种感时伤别、无限悲怨之情。围绕这‘悲怨’二字。

“似逐春风知柳态,如随啼鸟识花情。”这一句,可谓是对许若仙所吟唱的歌词描写的正好,筝声象柳条拂着春风,絮絮话别;又象杜鹃鸟绕着落花,啁啁啼血,更加渲染出一片伤春惜别之情。

随着“抽弦促柱”之声的变化,又唤起诗人更加奇妙的联想:“谁家独夜愁灯影?何处空楼思月明?”上一联写大自然的景物,这一联则写人世的悲欢,更加真切感人。

‘独’,‘愁’,‘灯影’,‘空楼’,‘思’,‘明月’一切作用,写出一种相思之情。秦浩宇也是在那许若仙的歌词之中,体会她心中苦思,也许她的身世真的不一般,不然也不会流落在这青楼之所,这思念可以理解成对爱人,也可以理解成对亲人,一举两得。

“更入几重离别恨,江南歧路洛阳城。”筝声本来就苦,更何况又掺入了我的重重离别之恨,岂不格外引起对远方亲人(情人)的怀念,然,却是南北远离,两地相思。

这首描写筝声的诗,着眼点不在表现弹奏者精湛的技艺,而是借筝声传达心声,抒发感时伤别之情。

秦浩宇说完良久,众人都沉寂在思索之中,许若仙目光含情,像是找到了知己一般,从开始的惊异,注意,欣赏,到最后的佩服,感情可谓一路飙升。

而刘杏此时也醒悟过来,听到秦浩宇的诗词,自觉不如,毕竟这诗与那许若仙的歌词一起合在一起,更加能够写出许若仙的心情,可谓绝也。

这位公子哥们都痴痴的看着秦浩宇,烟楼女子更是将秦浩宇当成了择偶对象般,含情脉脉。

良久之后,许若仙又那如玉的眸子看向秦浩宇,细语道:“秦公子,可否楼上一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