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5章 天地怪事 蛇狐相斗

南都校尉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9398

五彩光晕越发盛,就连周边数丈内的空气中也弥散着浓厚的香味时,那黑狐终于等到都忍,腾空而起飞身,闪电般扑向碧青巨蛇,那巨蛇反应时丝毫不慢,朝北自己扑来的黑狐吐出淡绿色的烟雾。  一狐一蛇就这样斗在了一起,一黑一青,两道身影你来我往,盏茶功夫,碧青只见黑狐弓腰俯首,不时的龇牙“吱吱”示威,而那碧青大蛇身子盘曲,三角蛇头高抬,也不时的发出“嘶嘶”之声,丝毫不落下风。。...

  “吱吱!”

  “嘶嘶!”

  “吱吱吱!”

  “嘶嘶嘶!”

  一处深谷内,一棵约莫一尺来高,周身闪着五彩光华的小树边,一只有着成人双拳大小的黑狐与一条成人手腕粗细的碧青大蛇正遥相对峙,不时发出“吱吱”、“嘶嘶”之声。

  只见黑狐弓腰俯首,不时的龇牙“吱吱”示威,而那碧青大蛇身子盘曲,三角蛇头高抬,也不时的发出“嘶嘶”之声,丝毫不落下风。

  一狐一蛇,就这样遥相示威。

  可是,随着旁边那棵小树上的五彩光晕越来越盛,就连周边数丈内的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的香味时,那黑狐终于忍不住,腾空跃起,闪电般扑向碧青大蛇,那大蛇反应丝毫不慢,朝向自己扑来的黑狐吐出淡绿色的烟雾。

  一狐一蛇就这样斗在了一起,一黑一青,两道身影你来我往,盏茶功夫,碧青大蛇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一只眼睛已然不见,而那黑狐蓬松的尾巴上一大半皮毛脱落,一条后腿流着血,露出了森森白骨,明显也是受伤不轻。

  已到了精疲力尽的一狐一蛇,不得已再次对峙起来。

  黑狐明显在蓄积力量,待其再次想使出起初那一扑之招时,那大蛇却学了聪明,没有再喷淡绿色烟雾,而是附身贴地疾走,黑狐扑空之时,大蛇的尾巴翘起,狠狠一甩,随着一声凄厉叫声,那黑狐已被大蛇尾巴击中,跌落在数丈外。

  碧青大蛇见此,独目露着阴森精光,只待张口吐出那明显带有毒性的淡绿色烟雾一击毙敌时,只见一物从其左侧疾she而来,不偏不倚打在其七寸之处。

  碧青大蛇七寸中招,努力挣扎了几下,就倒地不动。

  远处的黑狐见此,拖着伤腿,精亮的狐目滴溜溜转动,看了看四周,带着戒备眼神,往刚才发出击毙大蛇之物的地方缓缓移动,只见在大蛇尸体左侧,四五丈开外的灌木丛中侧躺着一人。那人左手握着一把闪着精光的小巧弓弩,想必刚才击杀大蛇之物就是此人弓弩所为。

  那人微闭着眼,气喘吁吁,似乎刚才一击已是用尽了他全身力气,不远处的黑狐见那人半天没有敌意,对其示好的叫了两声后,那人微微睁开眼,扯着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

  这黑狐似已通灵,见此就朝着那人摇摇尾巴,点了点小脑袋,这才瘸着腿,朝大蛇跃去,见大蛇已彻底死去,才继续跑向那株五彩光华极盛的野树,只见它飞跃而起,张口咬住那植物顶端一红一青两果,又飞速跑回躺着那人之处。

  用两个前爪捧着那一红一青两果,献宝一般递给躺着之人。

  那人见此,忍俊不禁。

  似乎扯着全身伤痛,露出痛苦之色,但见他全身依然不能动弹,只是微微摇头。若有懂得岐黄之术之人在此,必然能看出来,他全身骨骼多出碎裂,五脏六腑鲜见完好,这番躺下去,不出半日,必是将死之人。

  成云帆实在没想到这黑狐如此聪明、良善。想他从崖壁上跌落,一醒来就见到这世所罕见的狐蛇相斗,而他素来凛蛇,见黑狐要丢命,情急之下,用腰间南宫无忌所送的劲弩击杀大蛇。没想这黑狐如此有灵性,这么快就报恩来了,献野果给他,但此刻,他全身再无力气动弹分毫。

  那黑狐以为他不要果子,继续摇着尾巴“呜呜”地叫着,成云帆想了想,只好呶呶嘴,示意黑狐喂他吃。

  黑狐顿然明白,只待成云帆张开口,就把两个果子放进了他口中。

  成云帆还想咬一口,尝一尝这野果子到底是何滋味,竟引得黑狐、大蛇以命相搏。然而那果入口即化,汁液瞬间滑落肚腹。

  他方觉诧异时,就顿觉胸口传来一火热一温凉的两道气劲,如洪水破堤一般在他浑身游走,让他一会儿犹如在火海之中,一会儿犹如在寒泉之中,顿然陷入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绝境。

  咬紧牙关硬挺,心内也是万念俱灰,暗自唏嘘为何如此命运多舛:自己被追杀跳崖,醒来竟躺在这么一个莫名的深谷内,刚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却又发现自己全身瘫痪,只能等死;熟料,临死前还看了一场狐蛇生死战,人之将死其行必善,用尽残力救了黑狐一命,意外得到黑狐送来的不知名的果子,忍不住口腹之欲,尝尝滋味,谁知道这么快就陷入绝境,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真是,连死也要死得这般一波三折。

  再次失去意识的时候,成云帆的脑海里就剩下三个字在盘旋:草泥马!

  ---------------(分割线来了)-----------------

  先是感到一股凉凉的东西在脸颊、唇边流淌,紧接着就嗅到一股腥臭无比的气味。这两种刺激,让成云帆不得不缓缓睁开眼,想看一看这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到底是何等“变态”模样。

  待睁开眼,他看到的竟是那黑狐用两个前爪捧着一大片叶子,里面有少许水,在缓缓地往他嘴边滴,黑狐见成云帆醒来,双眸亮了一下,扔掉捧着的叶片,在一旁欢快的跳来跳去。

  这不是地府,自己还躺在深谷内,自己居然没有死。

  弄清自身及周遭的情况,彻底醒过神的的成云帆,很快觉察到全身舒适无比,再也没有上一次醒来的那种无法调动肌肉的酸困、无力感,他试着抬起胳膊,一点问题都没有,再试着支地坐起来,依然没问题,又试着站起来,走几步,转几个圈,全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且,明显感到自己身子轻松了许多,五感也凌厉了不少。

  先是感到不可思议,接着是疑惑不解,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半天才蹲下来,流出眼泪来,脑海里只转悠着那句古人常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还在蹲着时,就听到黑狐“吱吱”在叫,接着就是一个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他腿边蹭来蹭去。

  见此,他用手摸了摸那黑狐的头,感激满怀地说:“谢谢你啊,小东西,此前是我救了你一命,想不到你也救了我一命,以后我们可真是同生死、共患难的生死之交了。”

  黑狐似乎能听懂他的话,开心的摇着个大尾巴,然后用嘴拉扯着他的裤管,示意他往不远处的一个小潭边去。

  低头闻闻自己身上,那刺鼻的臭味,让他快步来到潭边,毫无顾忌地脱下衣服,跳到潭水里,搓洗不知道何时沾满全身的那腥臭无比黑泥状污垢。

  搓着污垢,他发现自己皮肤变得细腻很多,就连肤色也白了不少,而且丹田之中暖流更多了不少,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那果子……莫非真是传说中能伐骨洗髓的仙果?百思不得其解后,他也只能摇摇头,不再多想。

  洗完澡,要穿衣服时,成云帆才发现囧大了,那些衣服因自己当初全身莫名其妙一身的污垢,都已是脏不可穿。只好就着潭水洗好,晾起来,还好包袱里还有换洗衣物,要不可真要像野人一样光着()身子。

  晾好衣服,在潭边坐下,他才仔细打量自己身处的这处谷地。

  这山谷的四面都是高不见顶的悬崖峭壁,山谷不算大,有十几丈见方,这小潭在山谷东边,自己当初跌落下来的地方在西边,地势较高,南边是一片平地,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而北边则是高低起伏,连绵一片的山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