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章 一身双魂 孰生孰死

南都校尉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28454

少年的声音,带着十足危胁之意,在夜色中,阴测测地响了。  成云帆微睁开眼睛眼,望着面前这个影影绰绰,似有若无的“少年”,沉吟片刻片刻,顿下下定决心道:“好!我昨日就想办法替你已达成‘走出来岭南、以期仙途’之愿。说好的,夙愿已达成,你须重入生死轮回,已不再肖想这肉身东方欲晓,却也正是黎明前最黑暗时分。。...

  【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O(∩_∩)O~】

  望海州,观日山,白云观。

  东方欲晓,却也正是黎明前最黑暗时分。

  峰顶的一块巨石上,成云帆被迫从入定中醒神,孱弱身影微微晃动,不由无奈长叹。

  “你到底要怎的?”

  对着四周空寂无物之处,他无奈开口。似是对人说话,又似是自言自语。

  “不要怎的,你窃据我肉身,总要帮我了却夙愿;否则,我拼得魂飞魄散也要与你玉石俱焚。”

  一个少年的声音,带着十足威胁意味,在夜色中,阴测测地响起。

  成云帆微睁开眼,看着面前这个影影绰绰,似有若无的“少年”,沉吟片刻,顿下决心道:“好!我今日就设法替你达成‘走出岭南、以求仙途’之愿。说好的,夙愿达成,你须重入轮回,不再肖想这肉身。”

  “那是自然,你此话当真?”少年语带惊喜。

  “我从军数年,敢以人民子弟兵名誉作保,绝不骗你这个亡魂。”成云帆斩钉截铁道,“不过,你也得说话算话!”

  “你且放心,我虽出身贫贱,但也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如此最好,天将破晓,你快些退了去,莫再出来。”成云帆看着东方天色开始放亮,嘱咐“少年”。

  “少年”隐身不见,成云帆继续入定、观想。伴随着第一缕朝阳照破天际,一缕缕氤氲紫气在他口鼻之间来回游走。

  约莫半刻功夫,再次从入定中缓缓醒来。成云帆只觉神清气爽,呼吸若有若无,丹田中一股暖流缓缓蠕动,显然功力增进不少。

  想不到在这卯时破晓,吸纳紫气练功之法,果真有效。然而,他脸上的欣慰之色并未维持多久,又暗自叹息道:“这等吸食紫气之法虽使我身轻体健,却终非玄门大道。眼下若再觅机走出岭南,求个仙途,说不定真会惹怒那人,落个玉石俱焚下场。”

  想到此,成云帆不由打了个寒颤。

  看着这具接手不过半月,陌生又熟悉的身子,不由苦笑起来。虽说现下穿越横行,但别人穿越,无论身穿,还是魂穿,都挥金如土,美女如云,报仇雪恨起来犹如砍瓜切菜,一路爽得不要不要。

  偏轮到自己,他一文武双全的堂堂人民子弟兵,竟魂穿到贫贱不堪的小道奴身上不说,还时时遭原主强大执念骚扰、威胁,要“玉石俱焚”。

  如此悲催穿越,何其冤也。

  苦笑中,一只手下意识地摸到袖中一块四四方方,拇指大小金色石块。轻轻摩挲,顿时,一股如犹如温泉滑液般暖流自指头传来,让他略显烦躁心绪渐渐安宁。

  想到半月前,作为一名业余的户外探险爱好者,他正在秦岭深处东太白山一处崖壁上,好奇害死猫般扣下一块金光闪闪石头,竟引出一道金色火焰,被烧断身上保险绳,就此丧命。

  同时同刻,这世界发生天狗食日,正在观日山后山采药的原主惊慌失措中跌落悬崖,一命呜呼。

  成云帆虽得以魂穿到这个同名同姓少年身上,却从一个26岁青年,换身为一个只有14岁少年。成了东闽国三大观之一,白云观中杂役弟子。

  说来这身子原主也是可怜人,出身穷苦不说,因父母早亡,自小随兄嫂度日。长兄待他还算仁义,长嫂吴氏少加待见。雪上加霜的是,十一岁那年,长兄狩猎遭遇猛虎,人侥幸活下,身却残废。

  没了长兄庇护,他被长嫂吴氏及其大兄合谋“卖”给距家百里外的白云观。明面上是说为他寻个金饭碗,还能寻仙问道,可实底里是入籍白云观为奴。照东闽国律法,有未足十二岁者,脱籍入道,以服杂役,可免家中一人徭役。

  三年多来,原主作为观内采药杂役弟子,根本没学到白云观丁点道法。除了最粗浅的拳脚功夫与简单吐纳术,当初吴氏兄妹吹得天花乱坠之仙人妙法,影都未见。

  原以为一辈子做个采药杂役弟子苟且而活,殊不料竟真遇仙缘,可惜他没能抓住,倒便宜给成云帆这个来自异世界之人。

  话说,那日原主去采药,在悬崖上遇到一疯疯癫癫道人,兀自掐指皱眉,口中还喃喃自语,什么“天象异”、“元劫至”、“六百岁”、“仙家难逃”的奇怪词语。

  原主一时好奇,竟忘了采药,就在那里听疯道人胡诌。半日过去,疯道人忽地双目圆睁,大呵一声:“何方凡夫,胆敢窃听天机?”

  这一言吓唬,把原主愣懵了。

  疯道人见此,竟笑眯眯地问道:“汝这小子,可愿问道长生?”

  原主竟也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疯道人遂言,要想问道长生,习得无上仙家妙法,必得先引气入体,显化元灵,以开仙脉,终蜕凡躯。

  “也罢,你也身居灵根,虽然驳杂,但得遇老道,也是机缘,就送你一场造化,能否抓住,单看天意。”疯道人摸着已经秽物结痂的山羊胡,伸出右手食指,朝着原主眉心一点,而后哈哈哈大笑,化作一道光华而去。

  边走边吆唱:人说修真可成仙,我笑仙人看不穿。一生纵活千万年,不过黄粱终一梦。人说长生傲九天,我笑神仙太疯癫。曾见沧海变青山,不过弹指一笑间……

  过了半刻,原主醒过神,发现脑子里竟多出一段奇怪经文,晦涩难懂。他有些浑浑噩噩,想起还要采药,遂背起药囊,干活去了。

  而后,就在天狗食日时吓得跌落悬崖,一命呜呼。

  直到如今,成云帆还没想明白,自己当初扣下的金色石块是如何跟着自己魂穿过来。正是因为这块石头,他才敢相信自己是魂穿了,而非庄周梦蝶。

  本以为穿了就穿了,但当晚回到观里,他才发现大事不妙。原来接手的这具身子里还盘踞着原主残魂,随后大半月,“他”夜夜闹腾着逃出岭南去修仙。

  成云帆终捱不过原主求仙执念,也禁不住自己好奇之心,照着脑海里那段经文,修炼起来。短短十余日,就有了气感。按照那名为《紫阳一气经》说法,这是修道之人引气入体,显化元灵,以开仙脉的无上法门。

  只有开了仙脉之人,才得蜕凡躯,激活灵根,终踏仙道。那疯道人还在脑海里留下一段话,言说岭南乃修仙绝地,要想修仙,必得走出岭南,再寻仙缘。

  然走出岭南,谈何容易?

  虽说原主只是白云观一介杂役弟子,却也好学上进,三年来看了不少医药古籍,道门典藏,粗略知晓岭南概貌。

  岭南之地,其域极广,北有三万岭南大山横亘,其内凶险未知之物,人所罕见。东、南皆为无尽汪洋,西有高山峡谷,横江奔涌,雪山绵延,实乃绝地。

  岭南有三国,自东向西依次为东闽、南越、西桂。据史书记载,800年前,这三国本位一体,名曰南岭帝国,后三王起兵,瓜分南岭,遂割据一方,自成一国。这三国各有近亿人口,百余州城,其治下之繁华,饶是成云帆从一个高科技世界而来,又生长在人口大国,也端的是难以想象这方天地之幅员辽阔。

  然这岭南虽大,却也只是大陆一隅罢了,据说岭南三万大山以北有更为广袤大陆,仙门林立。自古传下诗语,曰:

  岭南凶地山外山,乾坤阴阳有洞天;

  只问真君何处有,不向九天寻神仙。

  若典籍无误的话,看来一路往北,走出岭南,说不定真能求得仙缘。

  现在的成云帆是“一身双魂”,孰生孰死皆是未知。闹不好那残魂执念日盛,说不定真会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这绝对不行!

  异世界的成云帆参军入伍多年,是一性情果毅之人。想着自己既已重生活过,绝不能轻易死去,至于长生大道,也不该错过。

  不过,眼下亟待解决的是,身为白云观的道奴,三年多来,原主除了采药,几无下山自由。

  如今,如何逃下山,行走世间?

  连小小的白云观山门都走不出,又何谈走出岭南,踏上仙途?

  连日来,成云帆苦苦思索,倒真想到一法。照原主记忆,月底就是父母十二周年忌日,东闽国风俗,孝子贤孙要扎纸人纸马,焚烧祭奠。这倒是借口下山的好机会,藉此告假,计算来去时日,半月假总是有的。半月后,他早已隐名埋姓,远走高飞,再往后,多的是机会走出岭南。

  拿定注意,心定身动,成云帆一身轻松,长身自青石上站起,背好药囊,手拄竹杖,快步往白云观外事堂而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