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虚弱的女孩

光军砍刀黑与白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1993

红,一双漆黑的眼睛高度警惕的瞪着张尘,一副要同归于尽的表情。张尘下定决心要逗一逗这个女孩,耳朵听着竹栅栏那边,张口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地说:“好,我不碰你,说你啊,学校里也有那些丧尸,上次一个不小心让我引回来了,你说怎么办,我先爬墙走了,你望着办。“别碰我!”女孩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喊了出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一双漆黑的眼睛警惕的瞪着张尘,一副要同归于尽的表情。张尘决心要逗一逗这个女孩,耳朵听着竹栅栏那边,开口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好,我不碰你,告诉你啊,学校里也有那些丧尸,刚才一个不小心让我引过来了,你说怎么办,我先翻墙走了,你看着办。”说完,张尘把手往墙上一搭,一跳,整个人坐在了墙头,作势就要往另一边滑下去,把女孩一个人留在里面。。...

  正文:

  不过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了,张尘刚才抱着吓一吓这个女孩的念头走出了植物园,看见学校大门已经不见了门卫,两三只丧尸在操场上游荡着,当张尘借着月光看到它们时,它们也好像看到了张尘,摇头晃脑的走了过来。张尘估计这时候它们可能已经到了植物园边上了,植物园充当护栏的只是一排细竹编成的栅栏,可以说是一拍就到,可惜了,这里这么清新的空气。

  “别碰我!”女孩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喊了出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一双漆黑的眼睛警惕的瞪着张尘,一副要同归于尽的表情。张尘决心要逗一逗这个女孩,耳朵听着竹栅栏那边,开口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好,我不碰你,告诉你啊,学校里也有那些丧尸,刚才一个不小心让我引过来了,你说怎么办,我先翻墙走了,你看着办。”说完,张尘把手往墙上一搭,一跳,整个人坐在了墙头,作势就要往另一边滑下去,把女孩一个人留在里面。

  竹栅栏突然啪啪响了两声,一声是丧尸拍在上面,第二声是竹排倒在地上的声音,三个摇摇晃晃的人影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二十米......十九米......十八米......坐在墙头的张尘默默数着丧尸与女孩的距离,一旦到了十米左右,张尘就会跳回去把女孩背出来。张尘感到自己的精神和力量都随着距离的缩短慢慢攀上巅峰,整个人都开始兴奋起来。怕么,张尘很怕,第一次见到丧尸的时候,张尘几乎是吓破了胆,周围的人都跑光了,张尘还四肢瘫软,几乎是爬着逃掉的。但一个声音总在张尘最恐慌的时候在脑海里冷清清地问“害怕又有什么用?”这种感觉很奇妙,张尘也说不清楚,但再看到丧尸时,张尘竟感觉自己仿佛在看一块会动的、丑陋的石头,心境丝毫没有被那满嘴的钢牙和嘴边流不尽似的粘液影响。

  “应该是三秒一米左右,”张尘默默估测起丧尸的移动速度,“七秒两米左右。”

  一双白嫩的小手抓住了张尘的小腿,人求生的欲望是很强烈的,女孩拼了命站起来,不过双脚还是抖个不停。“拉我上去。”女孩有些费力的说道。

  “不拉呢?”张尘继续逗着,丧尸已经只有大约十米左右的距离了,张尘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

  没有答话,女孩回头看了看摇头晃脑走向自己的丧尸,叹了口气,全身的力气都聚在手上,用行动给了张尘答案。

  七米。张尘感觉右脚被紧紧抓住,“想拉个垫背的?”身体一翻,落到女孩面前,不由分说用力扳开了女孩的双手,接着从后面抱起了女孩软绵绵的身体,“快抓住!”张尘大喝了一声,看到女孩的手抓住了墙头,伸手托起了女孩的屁股,向上一推,女孩便翻了过去,至于有没有摔着,就不是张尘能控制的了。当张尘翻了过去,丧尸与墙之间还有五米。

  忍着恶臭,从丧尸尸体旁捡回那只沾满血的鞋子穿上,要逃亡总不能光脚吧,不然跑几步就出水泡了。拉过女孩软绵绵的手,将她背在了背上,朝市场的方向奔了过去。

  市场上面有铁皮屋顶,只要爬到那上面就暂时不怕有危险了。

  女孩被张尘背在了背上,手脚慢慢变得冰凉,困意袭击者她的大脑,渐渐地,周围的一切都麻木起来,视线随着张尘走路的颠簸四处飘散,最终停留在张尘的肩膀上,好冷啊,我好冷啊......

  “喂,你没事吧。”背上的女孩半天都没说一句话,张尘同时感到女孩环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冰凉起来。

  “好,冷啊......”带着无限困意的声音。

  “别睡啊,一睡你就死了,没人救得了你,再撑三百秒,你就会没事的。”市场已经就在眼前,四周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一颗白杨树安静的守候在市场的边缘,张尘加快了脚步,直奔那棵白杨树。

  市场的顶部设计是拱形的,是中间高两边低的形状,而那棵白杨树就在边缘位置,只要在白杨树上爬到两米多一点的高度,就可以跳到铁皮屋顶上。

  “你的肚子痛吗?”将女孩放在铁皮上,对医学几乎一窍不通的张尘只好问了一些自己以前常犯的病。

  女孩似乎已经陷进半昏迷的状态里,口里只会说:“冷......”眼神也变得迷离。

  “你等着,我去找些热水。”张尘脱下沾满汗液和血迹的衬衫,对折了一下,铺在女孩额头上,然后跳下了屋顶,小心翼翼地走进黑漆漆的市场。

  这女孩救了我一命,大不了还回去。张尘把心一横,直往猪肉档口走过去,记得这个位置的档主每次收档时都不带走他的两把猪肉刀,好几次张尘都看见他把猪肉刀塞进砧板底下,千万不要今天带走了。

  静悄悄的,诺大的市场都像回荡着张尘的鞋子带起水渍的声音,眼前就是那块砧板,张尘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走了过来,“难不成,病毒才刚刚出现,丧尸并没有成千上万那么恐怖?”虽然这么想着,但张尘还是马上伸手把砧板掀了起来,另一只手在砧板原来的地方摸索起来。

  “怎么会没有!”张尘伸手把砧板整个翻了过来,两只手在同一个地方来回的摸着,但入手的还是一片瓷砖的清凉,“怎么办,怎么办,还有哪儿可能有刀。”张尘焦急起来,没有武器,可能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怎么到其他地方找热水。

  铛啷!张尘的脚踢到一块似乎是金属片的东西。刀!张尘欣喜地蹲下捡起了那块铁片形状的东西。只有两个巴掌那么大,但沉重、锋利,果然是那把猪肉刀。右手紧紧握住猪肉刀,左手在地上摸索起来,“另一把应该就在旁边,”张尘想到。

  静悄悄的市场,任何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突然,张尘猛地站了起来,他听到水声了,断断续续,像是有人踩在积水上面溅起了水花的声音。有人?有丧尸?黑呼呼的市场到处都看不清楚。张尘不敢再停留,拿好手中仅有的一把锋利的猪肉刀,快步往出口走去。

  张尘还有责任没完成,一出市场的大门口,张尘就冲向旁边一栋居民楼。整个城市的供电还没有断,张尘看到这深夜里,周围只有这栋居民楼的七楼还亮着灯,想到上面应该有活人,就冲到了居民楼一楼的防盗门前,按下了七楼的呼叫铃,等待着,同时心里暗自祈祷:千万不要没见过丧尸啊。

  ps:明天休息一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