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006章 剑术与装甲2

风炎乙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11445

自然早有体会。  那就不能够立刻逃跑,那就没办法先拖时间了。  在威廉刚打定主意主意时,一旁的约德尔人时间记录员突然迈开步子两条小短腿跑了回来,站在奥雷与威廉之间,拦在奥雷身前,口中已发出机械声:“发出警告,在通用训练室严格禁止以及使用英雄装甲,请召唤师卸掉装甲,重威廉的表情严肃,双手紧握长剑,尽管大门就在他身边五六米远,但如果他转头就跑,是绝对来不及逃出去的,因为德玛西亚之力原型机的加速系统可以让它在短时间、短距离内爆发出一个超出常人的速度。曾经是德玛西亚之力原型机的召唤师的威廉自然早有体会。。...

  奥雷踏前一步,装甲的合金战靴踏在地板上,发出了沉闷的重响。德玛西亚之力的原型机装甲属于重型装甲,重量在军团的所有装甲中都是名列前茅。这一脚踏下去,整个地面似乎都震动了一下。

  威廉的表情严肃,双手紧握长剑,尽管大门就在他身边五六米远,但如果他转头就跑,是绝对来不及逃出去的,因为德玛西亚之力原型机的加速系统可以让它在短时间、短距离内爆发出一个超出常人的速度。曾经是德玛西亚之力原型机的召唤师的威廉自然早有体会。

  既然不能马上逃走,那就只能先拖时间了。

  在威廉刚刚打定主意时,一旁的约德尔人记录员突然迈开两条小短腿跑了过来,站在奥雷与威廉之间,拦在奥雷身前,口中发出机械声:“警告,在通用训练室禁止使用英雄装甲,请召唤师卸下装甲,重新申请专用训练——”

  砰!

  奥雷一脚将约德尔人记录员踢倒,然后举起手中大剑一甩,一剑将记录员扫到了墙壁上,记录员将墙壁砸出了浅痕,掉到了地面上。它的记录魔法还在运行,但行动能力受损,已经爬不起来了,只能重复警告的话语。

  “烦死了!”奥雷啐了一口,转头看向威廉,冷笑一声,“准备好怎么死了吗?”

  “当然。”威廉答道,“我想老死。”

  “哼!”

  奥雷怒哼一声,突然启动加速系统,原型机整个庞大的身躯快速迈动脚步,腿部装甲上的符文闪动,不过眨眼间,他就冲到了威廉跟前,带起的强烈气流先一步撞在威廉身上,将威廉身上的制服吹的哗哗抖动,大剑随即斩下!

  威廉当然不可能去与奥雷硬拼,他大步后撤,大剑的剑锋几乎贴着他脚尖劈在了地上,通用训练室的地板禁受不住这样的重斩,当即被劈开了一条裂缝,砖石崩裂。

  咚。

  奥雷又一步踏出,装甲的双手紧握大剑剑柄,一剑挑起,威廉再度后退,躲开剑锋,但细小的碎石被剑风甩出,统统拍打在他身上,犹如一根根尖刺点在威廉皮肤上,一阵阵生疼。

  威廉嘴唇紧抿,身形一扭,双脚连续踏出,以碎步闪过奥雷下一剑的攻击,同时欺身而上,冲到奥雷面前,剑锋一抖,直指装甲的衔接处。

  咣!

  然而一面光影化成的盾牌出现在装甲外,奥雷竟然如此小心,直接开启了勇气护盾,挡下了威廉这一剑。

  “你不会有任何机会的。”奥雷脸上露出冷笑,又一剑斩出,威廉急忙跳开,却在这时听见金属的碰撞声,他抬眼一看,只见一条金色的“长蛇”从大剑上弹出,带起一片锐利锋芒,眨眼间环绕住奥雷,形成一圈圆环——

  审判!

  符文剑链形成的圆环高速旋转,发出刺耳的尖鸣声,金色的能量剑气从其中迸射而出,向周围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锐利!

  威廉立刻后退,长剑在身前连续挥斩,展开一道剑光的屏障,极力抵挡着剑气的冲击,然而剑气的速度与力量超出了威廉的极限,也超出了长剑能够承受的极限,威廉的双手与双臂上被划出了道道血痕,而长剑上则传来了细微的爆裂声,剑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奥雷又横着挥出一剑,威廉虽然架住了这一剑,但剑身上的裂痕更深,恐怕撑不了几下了。

  奥雷顶着剑轮逼迫威廉不断后退,直至退到了训练室边缘,威廉身后就是墙壁,退无可退。

  “死吧!”奥雷大吼一声,大剑上闪耀着魔法的光芒,这是开启了致命打击的表现。致命打击虽然用于破坏其他魔法,但本身也具有一定的魔法伤害能力。下一刻,带着光辉的剑刃一剑斩下!

  乒!

  这是剑刃破碎的声音,长剑的碎片飞散在半空中,被能量剑气切割成更细小的碎片,紧接着是墙壁的碎片,奥雷这一剑直接斩破了训练室的墙壁,碎石与金属碎片洒落得到处都是。

  但威廉并不在其中。

  奥雷从墙壁上拔出大剑,转过身来,审判的持续时间已经结束,符文剑链冒着热气重新回到大剑上,在冷却好之前,是无法再次使用。

  “躲得倒挺快啊。”奥雷冷声说道,他势在必得的这一击,竟然被威廉躲开了,虽然他将威廉逼迫到了墙壁前,无法退后,却也让威廉有机会利用墙壁跳跃到更高处,直接翻身越过奥雷头顶,躲开了大部分的伤害。

  威廉随手将断剑丢在地上,他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狼藉:袖子与上衣裂开了许多口子,暴露出的皮肤上有不少伤口,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伤口都不深,看起来伤的不重。

  “奥雷,敢在这里召唤装甲,你做好接受军团审判的准备了吗?”威廉缓缓迈动脚步,一边向武器柜走去,一边问道。

  “这不过是一些小事而已。巴洛特家族要求它的所有成员都是召唤师,这是家族自古以来的家训,不容违背,所以在我死之前,我将一直是召唤师。”奥雷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何况我只不过是杀了一个冒犯军团召唤师的预备役炮灰而已,这个炮灰还是被虚空侵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的家伙。”

  “来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再去拿一把剑,我希望能砍下的是你握剑的手,这样才有意义。”奥雷抬起大剑,指着武器柜,狞笑道。

  威廉也已经走到武器柜旁,手指在几把长剑的剑柄上滑过,最终却停留在一把大剑上,哗的一声,他将大剑抽了出来,落在身旁,剑锋拖在地上。

  “哟,换了把大剑,是觉得更长一点的剑刃可以让你更安全些吗?”奥雷提着德玛西亚之力原型机的大剑,向威廉走去,他手中的大剑是装甲专用的,实际上应该被称为巨剑才对。无论是剑身长度还是厚度,他的剑都远超过威廉手中的大剑。

  “来吧,举起你手里的剑,砍过来啊!”奥雷大吼一声,双手紧握着剑柄,大步迈出,剑刃挥出一道银光,直击威廉胸口。威廉却是将身子一沉,拖着大剑飞快冲刺出去,他的速度竟然比先前还要快上几分,那把大剑随着威廉的脚步,在地上划出了一道带着火花的半圆,紧接着带着惯性,随着威廉双手一甩,竟然挥舞出非同寻常的速度,在奥雷反应过来之前,一剑劈在了奥雷的装甲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奥雷吓了一跳,急忙退开一步,目光看向被劈中的地方,装甲没有什么损伤,这让他松了口气,心中想到:“我真是傻了,这样的单兵魔导武器怎么可能击破英雄装甲的防御呢?”

  威廉却是拖着大剑后撤两步,拉开一个足够冲刺的距离。他对刚刚的结果早有预料,毕竟手中的大剑只是最基础的单兵魔导武器,材质很普通,如果换成与装甲相同材质——或者是更好材质的武器,那是有可能击穿装甲的防御,只需要一些比较高深的技巧和对装甲的深层次了解罢了。只是德玛西亚之力原型机这种重型装甲,防御更强,更难击穿。

  装甲的防御之所以强,主要还是依赖于内部的魔法防御系统,这一系统既包括像勇气护盾那样主动开启的防御魔法,也包括时刻在装甲内部运行、强化装甲外壳的防御魔法,这种自动运行的防御魔法自然不如主动开启的魔法护盾,但优点在于全自动,且没有时间限制。

  威廉也并没有想要以此击败奥雷,他只不过想以一种更为强势的进攻,来为自己腾出更多生存空间,一味退让只会让自己逐渐走上绝路。

  想到这里,威廉拖起手中的大剑,脚步越来越快,大步向奥雷冲去。

  “准备送死了吗?”奥雷口中发出笑声,目光中满是杀意,他提前大剑,无需顾及任何剑术,只是鼓起全身力气奋力斩下,装甲提供的力量让这一剑的威力超出了普通人能够达到的极限,强烈的剑风先一步呼啸而出,吹得威廉头发与衣服胡乱抖动。

  剑起,光闪。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两把剑影,在宽敞的训练室中碰撞交错,或清脆或刺耳的声响不断回荡,魔法的光辉时不时的闪烁。比起奥雷大开大合,不顾章法的挥斩,威廉更像是一道旋风,将大剑舞出了一道道凌冽剑风。

  更凶猛的交锋意味着更强的损耗,不过几下,大剑就断成两截,威廉眼睛都不眨一下,跳跃奔跑之间又从武器柜中抽出一把,再战,再断,两三分钟时间,武器柜中的大剑就全部断成碎片,落了一地。

  “你死定了!”奥雷大吼着,虽然满头汗水,但装甲内的魔法——坚韧,一直支持着他的行动,为他提供更快的体力恢复。威廉却是浑身肌肉都在发痛与颤动,可他的目光依然坚定,脚尖一挑,一把长剑从地上腾起,落入他的手中,剑锋一甩,火焰在剑刃上升腾。

  这是奥雷丢下的那把华丽长剑。

  “来啊!”奥雷怒吼一声,装甲踏着沉重的步伐,大步奔向威廉,大剑高举,致命打击开启的同时一剑劈下。威廉身体一沉,长剑退至腰间,双腿的肌肉绷紧到极限,双眼之中尽是魔法与大剑的倒影——

  斩!

  在心中迸出这一意念的那一刻,威廉同时跃出,身形如同利箭,紧贴着斩下的大剑冲出,他半边手臂被刮出了大片血花,可这丝毫不能影响他的动作,长剑上舞动的火焰随着剑光凝成了一道火红弧光,狠狠抽向了奥雷面门!奥雷下意识的侧头闪避,魔法形成的头盔自动浮现在他面前,挡下了这道剑光与火焰,可魔法火焰与魔法头盔的碰撞导致的嘈杂乱流在奥雷耳边瞬间爆发,刺耳的声音让奥雷惨叫一声,连连后退,大剑乱扫,威廉猝防不及,被一剑扫到了墙边,撞在墙上,吐出一口鲜血。

  “你!死!”奥雷嘶哑的嗓音发出了咆哮,脚步踉跄着冲向威廉,反握着大剑高高举起,巨剑的投影出现在威廉头顶,可还没等他斩下去,沉重有力的脚步声突然在训练室门口爆发,两个深绿色的身影骤然出现,一前一后冲向奥雷,银灰色的剑光先后闪起,一剑击飞了奥雷的大剑,打断了他的魔法,另一剑劈在奥雷身上,奥雷大叫一声,整个人带着装甲翻滚着摔了出去,撞穿了墙壁,倒在走廊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