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2章 废物?

西风漂 | 发布时间:2020-10-19 | 阅读次数:1427

二楼的会议结束了得出乎出乎,很明显与会的人员不欢而散。韩寅望着匆匆离开的背影冷冷一笑,身后的陈嘉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灵雁走了吗?”韩寅忽然目色一柔,轻声问着。“应韩寅看着匆匆离去的背影冷笑,身后的陈嘉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二楼的会议结束得出乎意料,很明显参会的人员不欢而散。

韩寅看着匆匆离去的背影冷笑,身后的陈嘉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灵雁走了吗?”韩寅突然目色一柔,低声问道。

“应该快了,楼下的慈善拍卖会马上结束了。”陈嘉良回答道。

“那一会儿我先走,剩下的事你来处理。”韩寅说道。

“是,少爷。”陈嘉良恭敬地答道。

慈善拍卖会已接近尾声,韩寅站在二楼的走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

坐在沙发上的赵灵雁背对着韩寅的方向,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一定是她忘记带捐赠拍卖品了。

此刻的赵灵雁才意识到赵谷函为什么生拉硬拽非要她一起参加最后的慈善拍卖会,摆明了想看她笑话,欺负她拿不出体面的东西来。

“赵灵雁,宴会就要结束了,你带了什么宝贝还舍不得拿出来?”赵谷函挤眉弄眼地尖声问道。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赵灵雁身上,当然她原本就美得让人无法忽略。

赵灵雁脸色微变,骑虎难下,谁也不想在这种场合丢脸。

她忐忑地掏出手包里随身携带的一柄手镜交给负责竞拍的职员。

“这是燕京一位大师的手工作品。”赵灵雁说道,脸上露出一个稍显牵强的微笑。

谁都有虚荣之心,赵灵雁也不例外。

有时候打肿脸充胖子不过是想守住心中最后的一丝骄傲。

韩寅知道,这柄手镜看似花纹精美,不过是赵灵雁某天逛街的时候在精品店里买回来的。

“感谢赵灵雁小姐提供的燕京大师手镜,下面开始无底价竞拍。”拍卖员大声宣布道。

“我出十块!”

“十二!”

“十五!”

“十八,不能再多了!”

赵家兄妹迫不及待地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像极了过家家。

四周一片哗然,谁都看出来这对兄妹是在羞辱赵灵雁,可是大家都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完全没有要解围的意思。。

英雄救美的梗这帮人早就玩腻了,那些刚刚在赵灵雁面前碰了软钉子的男人们心中纷纷闪过一丝快感,越是漂亮的女人,越需要认清自己的位置。

“赵灵雁,你看除了我们肯赏脸,其他人都看不上你的破烂货,要不你自己出二十再买回去?二十块你总出得起吧?”赵家兄妹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嘲讽道。

赵灵雁脸涨得通红,孤立无援的场面让她心生绝望,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些?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都说人生像一场戏,那她是不是还没出场就被导演贴上了反派的标签,无论怎么抗争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此刻她真希望自己今晚从未出现过。

“一百万!”一道如金石般的声音响彻全场。

众人纷纷回过头去。

是陈嘉良,他快步走向赵灵雁所在的位置。

“什么?一百万!”

“我没听错吧?一百万买个破镜子?”

赵家兄妹难以置信。

直到拍卖员宣布成交,他们才不得不认清现实,陈嘉良确实花一百万拍下了赵灵雁的破镜子,一跃成为整场慈善拍卖会成交价最高的捐赠品。

赵谷函显得非常不甘心。

“陈先生,这个女人撒谎成精,什么狗屁大师手作,明明就是一个地摊货!”赵谷函站起来大声喊道。

“赵谷函,你就那么希望看到我丢脸吗?”赵灵雁双眼发红,紧咬牙关问道。

“你还有脸可丢吗?从出生起你就是个野种,再加上你的废物老公,你们简直是赵家的耻辱!”赵谷函嗤笑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韩寅的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

“你闭嘴!既然我陈嘉良愿意花一百万买下这柄手镜,那么它就值一百万!”陈嘉良转头盯着赵谷函冷声呵斥道。

这个女人简直不知死活,竟敢当众欺辱少爷的女人,如果她还不收敛,恐怕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谷函还想辩驳,被身旁的赵谷峰一把拉下。

“妹妹,陈先生咱们可得罪不起,你想收拾这个野种哥以后有的是办法!”

“哥…”赵谷函气得直跺脚,能在这些有钱人的面羞辱赵灵雁,简直是她这二十多年来的巅峰时刻,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陈嘉良,让她白白吃了个闷头亏。

幕后操纵者韩寅抿着嘴,神色略有缓和。

“陈先生。”赵灵雁满眼感激地看着陈嘉良。

“赵小姐,您不用感激我,我完全是受您爷爷的旧友所托。”陈嘉良微笑着说道,他可不敢独占功劳。

爷爷的旧友到底是谁呢?

陈嘉良不愿意透露,只告诉她时机到了,自然就能揭晓。

今晚赵灵雁的出现是为了解开心中疑团,没想到来了之后反而更是困惑,爷爷的这位旧友难不成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拍卖会结束,宾客开始散场。

韩寅脚步匆匆,从会所的另一个出口下楼,转到宴会厅的正门口。

今晚的赵灵雁明艳得不可方物,作为她名义上的老公,他要接她一起回家。

一楼的宾客没有见过韩寅,自然不知道他才是这场慈善拍卖会的主人。

韩寅站在一片阴影里,远远就看到风流婉转的赵灵雁娥娜翩跹地走来。

赵灵雁越美,韩寅心中的愧疚就多一分。

三年前,是他亲手断送了这个女人的大好前程。

因为他迫不得已的蛰伏,心高气傲的赵灵雁被所有人嘲笑了整整三年。

而这个女人,除了对他的沉默偶尔流露出不满情绪,从未恶言相向。

“灵雁!”韩寅对着走近的赵灵雁喊道。

“你怎么在这儿?”赵灵雁瞬间错愕,她并没有告诉他自己来这里参加宴会。

“我看到你的邀请函了。”韩寅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赵灵雁皱了皱眉头没再说话。

不回应,也不拒绝,这是两个人三年来的相处方式。

但是今晚的赵灵雁明显是对韩寅有情绪的。

是啊,需要他的时候连个人影都见不着,这个时候却跑来做无用之功,在赵灵雁的眼里自然显得有些多余。

“哟,这是谁啊?”阴阳怪气的声音尖利地响起。

韩寅这才发现赵灵雁的身后还跟着那对让人生厌的兄妹,说话的人正是赵谷峰。

不过他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这对兄妹之所以能出现在这里,是他韩寅特意邀请的。

为什么要邀请,自然是在下一步远棋。

“这不是赵家赫赫有名的废物女婿韩寅吗?”赵谷函尖利地喊道,恨不得路过的所有人都听到,最好让这个废物女婿的骂名轰动全城。

“哈哈,韩寅啊韩寅,我看你的人生就是一个大写的输字,丧家之犬有资格叫赢吗?”赵谷峰极尽讽刺,没想到刚才他们兄妹俩吃的闷头亏这么快就可以找补回来了。

“赵谷峰,你别太过分!”赵灵雁再也忍无可忍,不管怎么说,三年之约未到,在外人面前韩寅还是她的老公。

“啧啧,野种配废物,咱们的痴呆爷爷简直绝了,真让人忍不住想给你们鼓掌!”赵谷峰狂妄地大笑道。

“赵谷峰,你除了在我面前逞口舌之快还做成过什么?公司到了你们手里效益越来越差,你们也不过如此!”赵灵雁不再忍气吞声,赵谷峰连生病的爷爷都不放过,已经触犯了她的底线。

啪!

被戳到痛处的赵谷峰上前就是一个大力的耳光,打得赵灵雁的脸火辣辣的,瞬间半边脸红肿了起来。

“我的事还由不得你来指手画脚!”赵谷峰张狂地骂道。

赵灵雁的双眼噙满了泪水。

韩寅看着赵谷峰那张狞笑的脸顿时气血上涌,指节握得嘎嘣响,赵谷峰这个耳光也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赵灵雁就是他的底线,所有伤害赵灵雁的人绝不饶恕!

整整三年,赵谷峰一家逼得赵灵雁已无处可退,竟然还不肯罢休,一副要赶尽杀绝的模样。

虎伏深山听风啸,龙卧浅滩等海潮。

蛰伏三年,羽翼终丰,风云再起,沉睡的猛兽苏醒。

不在此刻,更待何时?!

一念至此,韩寅面色凛冽,一个箭步冲到赵谷峰面前,以雷霆之势狠狠地扼住了对方的脖子。

手如铁钳,眼埋杀意。

赵谷峰一脸的错愕,被韩寅单手掐得满脸通红,弱鸡得只剩挣扎的份儿,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这个废物,快点放开我哥!”一旁的赵谷函尖利地喊道,一边喊一边跟个疯婆子一样对着韩寅拳打脚踢。

不过这点力道对从小练过散打和拳击的韩寅来说,无异于隔靴挠痒。

“废物?!”

冷咧,却掷地有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