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6章 你赢了

双目无神的天使 | 发布时间:2020-10-18 | 阅读次数:7761

赌局如赌命,赌的也不是性命,是命运!唐生宇文晴周子涵落坐在一起,唐生身体挺得笔直,也没丝毫怯懦之意,宇文晴环顾了下周围的大佬,缩在后面捏住唐生的衣角。“你认识了周子“你认识周子涵?”。...

赌局如赌命,赌的不是性命,是命运!

唐生宇文晴周子涵落坐在一起,唐生身体挺得笔直,没有丝毫胆怯之意,宇文晴环视了下周围的大佬,缩在后面捏住唐生的衣角。

“你认识周子涵?”

“算认识吧。”唐生轻轻地拍了拍宇文晴的小手。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他爸的病就是我治好的!”

“呵呵,唐川兄弟说笑,他怎么会治病呢?”

突然插这么一嘴,弄的宇文晴不好意思。

“果然,你根本不会看病!”

看来唐生就是在骗她,那么这次会不会搭上自己的全家呢,刚想埋怨。

“那根本就是救命!我父亲的命就是他从用医术救回来的。”

“真的?”

宇文晴本来不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周家确实替自己出头了。

“是误诊,是误诊!”

不高调是唐生的座右铭。

主座的金岳早已等的不耐烦了。

“我们玩什么?”

“玩什么你来定!

蔑视的眼神打量着唐生,一身便宜的运动装,长的挺阳光,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丝毫贵族气息。

然而,面对这么多大佬,镇静自若,真不明白哪里来的这份自信。

“行,干脆点,别耽误那么多时间!我们就玩扑克,怎么样?”

“可以!”

话落,一个女郎端来一个银色的盘子,盘子里整齐地摆放着三副未开封的扑克。

“斗地主,三局两胜,来吧!”

女郎熟练地开始洗牌。

“你会玩么?”

宇文晴看这阵势,实在不由得心里着急,如此简单的几张牌就能决定自己家的未来。

“不会!”

“不会玩!不会玩你还让他来决定!”

声音虽小,宇文怀也听到了,差点没气的晕死过去。

“啊哈哈哈!”

在场喘气的听到这话都捧腹大笑起来。

“好好好,我说宇文兄台啊,你这个女婿很好啊,有胆量!”

金岳本来心里还打着鼓,现在一点担忧都没了,这不就是个愣头青嘛!

“你不会玩,干嘛要提议赌博!”

宇文晴真的有点生气了,在家的时候唐生说有办法,这才跟着来的,现在又说不会,实在是......

“虽然太复杂的我不会,比大小我会啊!”

唐生从不会随声附和,此时脸上没有半点变化。

“行,那咱们就比大小!我是主,你是客,你先来,别说我欺负你!”

唐生也不客气随便地抽出一张,宇文晴闭紧了眼睛不敢再看。

“红心五!”

唐生没有停留直接翻了过来。

宇文怀盯着这张牌两眼发直一言不发。

“呵呵,你叫唐川是吧,你手上攥着的可是六亿,不是六块。想好了再翻!”

满怀信心的金岳也跟着抽出一张。

“黑桃七!”

“金老板胜!”

“唐川,你等等,第二张我来吧!”

宇文晴真的急了,这是关乎自己家的命运啊,虽然目前确实只有这一个办法,但她还是想把这个钥匙握在自己的手中。

“方块三!”

“哈哈哈哈!”

老总们的嘲笑声比刚才更剧烈。

“宇文老弟......”

林生作为和事佬也看不下去了,这一个比一个数字小,没法玩了!

宇文怀都没表情了,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

“你们俩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金岳边说着毅然翻开自己的牌,眼睛都挤成一条缝了,手下们更是纷纷附和。

“红心二!”

“什么!”

“宇文小姐胜!”

金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

这个“二”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到手的西瓜落地上了。

“太好了!”

宇文晴使劲地按住唐生的肩膀,高兴的蹦了起来,犹如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唐生任她随意地蹦跳,好像并不在乎结果。

“唐川老弟,你这个老婆手气比你好啊!”

周子涵打趣道。

“女儿,你可真是爸爸的好女儿!”

宇文怀的眼泪都吓出来了。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婆!”

虽然换来宇文晴的白眼,但唐生心里觉得温暖!

“最后一张了,我来!”

宇文怀霍地站起身来,把颤抖的手按在了扑克上,他的确有这个资格。

“黑桃九!”

这张牌的牌面就很大了,胜率相当高。

“宇文老弟,有救了!”

林生比宇文晴还高兴,因为林生与宇文怀都是白手起家的难兄难弟,要不然这次也不能替他出头。

金岳看到宇文怀翻出一个九也是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样?金老板,到你了!”

唐生抱着膀子绕有兴趣地望着他。

“来就来,怕什么!”

“说着他猛地抽出一张牌,狠狠地压在桌子上。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张牌上,安静的只能听到各种呼吸声。

“我就不信我赢不了!”

“黑桃十!”

有的人开始狂喜,有的人开始失落,叹息声和狂呼交织在一起,只有唐生没有动,甚至脸上微笑的表情都无任何变化。

“你赢了!”

唐生平淡的说出。

宇文晴终于忍不住伤心地哭泣起来。

“没事,老婆,别哭,以后我赚钱养你!”

“我的家完了,都完了,你拿什么养我!”

宇文晴哭着无力地靠进了唐生的怀里。

“我会看病啊,你忘了么?”

“扑哧!那能挣几个钱!”

“多倒是不多,吃喝拉撒肯定够了!”

宇文晴被他这一句给逗乐了,也许金钱并不能给她快乐,说不定这个临时选择的男人以后真的可以给她幸福,宇文晴想到这觉得也没那么伤心了。

周子涵看唐生和没事人一样,也是抱拳佩服他的心里素质,果然不是一般人。

“罢了,从头再来也好,只要家人都在!”

宇文怀虽然把家底都输光了,但却如释重负一样深深地松了口气。

“金老板,你放心,五亿我周家一定给你!我周子涵说话算话!”

“那是,那是!”

金岳陪笑着,凭空多了六亿,换作是谁,能不狂喜!

“现在赌也赌完了,走吧,我们去看看你的儿子!”

唐生说着揽起柔弱的宇文晴站起身来,这场赌局以宇文家惜败收场。

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奇迹!

但输赢就真的那么重要么?

脚还没迈出去,金岳的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

“喂,哪位?”

沉默,还是沉默。

金岳的表情从喜悦变成平静,从平静化为郁闷,从郁闷转变为恐惧。

“啪嗒!”

金岳的手机掉到了地上,又急忙拾起来!

“怎么了!”

这一声把在场的老总们都弄蒙了,什么事能让曾经道上叱咤风云的金老板失了魂呢?

“那个,”

金岳清了清略微沙哑的嗓子。

“宇文老弟,钱的事就算了,救治我儿子的事还做数么?”

“什——么!”

所有人的口型都变成这两个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