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3节 梦游开始的日子

大光头小和尚 | 发布时间:2020-10-18 15:25:14 | 阅读次数:12299

联想到自己的工作还没轻松搞定,么我真的就得本科毕业即失去工作么?神啊,救救我我吧!!”  欧阳去学习并不大好,在大学总活动也不积极地,没事儿是哎到起点逛一逛找点小说看。也可以说胸无大志,却老爱想入非非。总是会对现在的是和平发展年代非常不满,要不然世界大战多好啊。乱世出英雄,欧阳看着那位胖胖的略微秃顶的院长正在微笑着向各位同学挨个发学位证。心里不住得在想,“你送走我们可是高兴了,我毕业了可咋办,联想到自己的工作还没搞定,难道我真的就要毕业即失业么?神啊,救救我吧!!”。...

  今天是XX大学06届学生毕业仪式,就是欧阳作为学生的最后一个日子。欧阳穿着他那身租来的学士服站在长长的领取学位证的队伍中。“100块一天,真TMD黑,最后临走还要坑我们一笔。”他在心中鄙视着学校。这年头还是教育挣钱啊,要不哪能一帮民营机构一窝疯的去跟大学合作办二级学院。

  欧阳看着那位胖胖的略微秃顶的院长正在微笑着向各位同学挨个发学位证。心里不住得在想,“你送走我们可是高兴了,我毕业了可咋办,联想到自己的工作还没搞定,难道我真的就要毕业即失业么?神啊,救救我吧!!”

  欧阳学习不大好,在大学总活动也不积极,没事就是哎到起点逛逛找点小说看。可以说胸无大志,却老爱想入非非。总是对现在是和平年代不满,要是世界大战多好啊。乱世出英雄,我也可以风光一次,这辈子也不能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混下去。

  想着想着……………欧阳就又进入他的无敌愣神阶段了,欧阳虽然有很多小毛病,大部分都是无伤大雅的,可就是这个毛病令人不能容忍。总是爱愣神,一愣神就神游四方,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黑........

  良久.....欧阳感到太阳伯伯那刺眼的阳光,心里很是庆幸。他在心里叹道:“还好没事。”可是随后的情景让他不由的张大嘴巴,他看到一个浑身充满杀气的武装分子,手持人类史上最有威力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AK-47,那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在台上讲话的老师。不对!教授怎么还成外国人了啊,那教授分明就是白色人种,高鼻梁,还有络腮胡子。

  “我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大人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怎么变成欧美人了。”欧阳很诧异的叫出了一声“啊!!”不过,他又恨自觉的把自己的最捂住了。因为那位长的跟LD大叔似的恐怖分子正在看着他。欧阳这个悔啊,我咋就这么背呢?不就是愣个神嘛,这一醒来世界就变样了,最恐怖的还是LD大叔杀人的眼神。

  “这世界怎么了?我怎么在这里啊?这到底怎么回事?”欧阳不由的在心底发出呐喊!

  愣神的后果太严重了……………….

  “安静点,都给我蹲下,谁再叫出声,我不介意赏他一颗花生米。”

  欧阳被这句话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赶紧抱头心想:“小命差点不保啊!不对!他说的是俄语,我怎么还能听懂啊?”欧阳家是个靠近边境的省份,虽然没有学过但是听过,再者俄语和英语的发音有很大得差别,说俄语的饶舌。欧阳上高中的时候有一位教历史的老师就是学俄语的。只不过后来该行教历史了,那位老师就是因为学俄语变的平卷舌不分。以致后来欧阳高考报志愿是死活不愿意往语言类专业是报,其实那些都是借口,欧阳懒啊,不想因为学外语再度过痛苦的四年。

  往往人放低姿态时才能看清自己得处境,这一蹲不要紧,欧阳差点又叫出了声。“我的学士服呢?怎么变成校服了啊?”上手去摸一摸,是真的!!!一连串的变故让欧阳吓坏了,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而又不真实。他所看说感觉到是真实的,当他这么多年得生活这么多年得教育又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紧接着,他又想到他的手,我的瘦怎么变小了?变白了,还长出了长长的汗毛。神啊!在这一连串得打击之下,欧阳都要麻木了……

  无数的疑问和无比的惊恐占据了他的身心,欧阳感到脑袋像个漩涡吸入无数的场景和语言,越来越迷糊。“上帝的这个玩笑真的开大了,希望这是一个梦。”在昏倒之前欧阳这么想到。

  第二节恐怖分子劫持事件

  “沙尼亚!”

  “醒醒!”

  “沙尼亚!”

  伴随这嘈杂的孩子哭泣声和男人得咒骂和恐吓声,欧阳听到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可是听到的并不是在叫欧阳,但是内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是的,是在叫你。”他努力想睁开眼睛,可是眼前却一片模糊。

  良久,视线中的场景越来越清晰,一个大概15.6岁年纪的少年,脸色惨白,不时的用舌头舔舔干裂起皮的嘴唇,他努力的吞咽着嘴里的唾液,喉结发出轻微的咕咚咕咚声。大概只有离他最近得欧阳才能听到那个声音。欧阳觉得这个场景越来越诡异。

  欧阳得脑袋疼痛好多了,却多了一份记忆,告诉他是他现在叫亚历山大-安德烈-伊凡诺夫,是俄罗斯北奥赛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第一中学的一名学生。对面叫他的那名少年叫列夫捷特,是他的同学。

  “额……..列夫,我没事只是脑袋有些疼。”欧阳说话声有点大。

  “嘘…小点声,你不怕死啊!”列夫捷特用食指摁在他的嘴唇上示意欧阳小点声。“我们被劫持了,他们杀了扬娜老师,萨沙还有好多同学。”说着说着列夫捷特的声音越来越小,眼角开始流出泪水。“我们该怎么办啊?”他小声嘟囔着。

  欧阳觉得他是穿越了,不!是肯定穿越了。“神啊!你怎么这么不公平,穿越就穿越呗,怎么还穿越到现代了。就是到现代也行,去欧美享受一下现在资本主义的腐败生活也不错,怎么还跑到刚解体的俄罗斯,国有资产都被那些寡头瓜分完了,没咱什么事了。这块挨着车臣和格鲁吉亚过两年还得打仗,你这不是害我呢嘛。”想着想着他有开始羡慕起来那些穿越到古代的各位前辈了。看看人家一般都是成王称帝,最不济也能混个太平王爷当当啊。

  “还是把自己这搞定了吧。”欧阳在心底叹气道。开始用那七分害怕两分茫然又带些一分兴奋的眼神环顾这个新世界。

  这是一个体育馆,中间是个篮球场,也就是欧阳现在所处的位置。南北两侧各有一个大门,大门紧闭着,从门缝中能感觉到外面得阳光,那阳光是多么得美妙,让人无限的向往,那是自由那是天堂。两侧门口各站着两个武装分子就如死神一样挡住了阳光,把门里变成了黑暗仿佛是地狱一样,那漆黑的枪口就如死神的眼睛,你能感觉到他正在召唤着你。还有四个恐怖分子在四个人群形成的十字型道路上来回溜达。

  两侧是高高的看台,座椅斜着向上,两侧各站着五个手持AK47的蒙面恐怖分子,东侧看台还有两个貌似首领的正在低声交谈着,其中一个是个独眼龙,不时的用着他那带有杀意的眼神扫视着篮球场内。另一个正用手机再交谈。学生和老师被分成四块,聚集在篮球场得四角,不时的传来哭泣声。欧阳在东南角的那个人堆中,他看到大家得眼神充满了恐惧和无助,欧阳的情绪也越来越沮丧,难道穿越就要丧命?

  “我还没活够,我的青春还没结束。无数的往事仿佛都一一在眼前浮现,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都是那么美好。就是高三痛苦的学习生活也令人怀念,大学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是多么的惬意,我还没好好规划自己的人生呢!”欧阳懊悔着恼怒着感叹着,我的人生为何如此失败,即便是换了一个环境还是如此悲惨,前者庸庸碌碌后者面临困境。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的人生不如意,十之十一二啊!!

  回到眼前。

  “我睡了多久了啊?”欧阳想列夫捷特问道。

  “整整一天多了,你从昨天11点一直睡到现在,现在都下午三点钟了。”列夫看了看表说道。

  “啊!这么长时间。”欧阳在心里叹道。

  说着欧阳想起身坐着,手支地刚想起来,就感到浑身无力,大概是脱水了吧。一天时间不喝水不吃饭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欧阳干脆又躺下了,两眼直钩钩的看着棚顶,开始回想现在的处境。“俄罗斯!恐怖分子!别斯兰!”欧阳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很激动随后有暗淡下去…….

  是的他知道了,知道在哪里了,知道发生什么了。

  这就是别斯兰人质事件。2004年9月1日上午9时30分左右,一伙头戴面罩、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突然闯入俄罗斯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刚参加完新学期开学典礼的大部分学生、家长和教师赶进学校体育馆劫为人质,并在体育馆中及周围安放了爆炸物。

  这次事件俄罗斯谈判代表有北奥塞梯共和国总统扎索霍夫、著名小儿科医生罗沙利及普京总统车臣顾问阿斯哈诺夫等人,解决人质危机主角为阿尔法特种部队。

  到9月2日下午,劫持者一直未提出释放人质的具体要求,学校外边有上千名人质家属苦候,他们主要为当地北奥塞梯族与车臣族人,为北高加索山区的强悍民族,如果他们亲人遭到无辜伤害,当地民众会有自发性的报复行动。俄官方事先并没有做出武力解救人质的计划,而是想继续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但人质扣押者蓄意造成武装对抗的结局。

  到9月3日下午1时左右,俄紧急情况部人员经绑匪同意进入学校往外运送被打死的人质尸体时,学校内响起数声爆炸。许多人质开始外逃,绑匪随即向逃跑的人质开枪,另有几名绑匪试图混入人质中。俄军立即朝绑匪开火,并随即冲进学校大楼,展开解救行动。还好欧阳平时爱看看新闻和电视,对别斯兰人质事件有些了解,但是往往是越知道的越多越害怕,在别斯兰人质事件中被劫持的人数为1200多人,而死亡人数则超过了150人。那么在场的同学和老师之中每八个人至少会死去一个人。想想都让欧阳感到后背一顿冒冷汗,生命就这一次欧阳不想这么就给浪费掉,虽然死之前让他免费出国旅游一次。

  “昨天开始被劫持,自己昏迷一天,今天是第二天,那么意为着明天屠杀便会发生。”欧阳算计着事情发展的经过,他只是对事情的大概经过和死亡人数比较了解,因为新闻总是要报道最吸引眼球的东西。

  “希望明天能顺利逃跑!”欧阳用手在自己胸前比划着十字,祈求着上帝,入乡随俗嘛!

  “你们几个给我过来。”那独眼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看台上下来了,走向东北角的那个人群,指着几个学生还有两个老师。顿时哭声在他们中响起,还有“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了”的哀求声。其中一个小女孩很害怕,颤抖的哀求着爬向独眼龙。他俩的距离并不远,两下就到了独眼龙的脚下。

  “快点!”独眼龙呵斥女孩并一脚踢开了她,那一脚并没有踢开女孩,女孩仍没放弃又扑了过来,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早已混在了一起分不清了。

  这一扑并没扑向独眼龙的脚下,似乎泪水已经模糊了女孩的双眼,让她只是下意识的扑向独眼龙,希望用她可怜的样子打动她,请求他放过自己。但终究还是错了,她朝向了抢,独眼龙被这一动作下了一跳,立马闪开,很快掩饰了脸上的惊慌表情。

  随即用枪指着女孩说:“看来你是给脸不要脸啊,也好,就让你来做做示范,让他们看看不听话的下场。”独眼龙的嘴角扬起,那样子像笑么?欧阳觉得这大概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一个笑容了。他就看到了一眼,因为他随后便闭上了眼睛,这一眼就足够了。

  “砰!”

  “砰!”

  “砰!”

  …………………

  枪响了。从此一个美好的生命便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声音仿佛就像一柄重锤敲击再体育馆内外每个人的心上。

  欧阳睁开眼,那女孩的鲜血早已流了满地,那么的鲜红,就好像火红的青春。女孩的眼睛充满了痛苦、不甘与愤怒,与独眼龙对视着……………

  独眼龙转身离开了………只给给欧阳留下一个背影,欧阳若有所思。

  很快那些被选中的人也跟着走了,他们是幸运的,因为恐怖分子释放了他们。屋里的人们还在等待着,等待着门外那缕阳光。

  太阳慢慢下山了……………..

  第三节“胜利”大逃亡

  一夜无声,女孩死后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欧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饥饿、饥渴、害怕……各种感觉在夜里向他袭来,后来太累的缘故,慢慢的就睡着了。

  太阳又照常升起,照在欧阳的脸上让欧阳醒来,他很庆幸又能见到阳光,也很享受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那感觉是如此的真实。

  “今天是人质事件的最后一天,爆炸声响起之后就人质就会向外逃跑而恐怖分子会向人质开枪,俄军会冲进来。到时候要趁乱逃走。”欧阳在心里定下这样的计划。等待是漫长的,欧阳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偶尔也会看看其他人。每个人的表情其实都是差不多的,都是充满这茫然与无助。嘴里念叨着什么,因为距离远欧阳听不清,但是肯定他们也是在祈祷,欧阳在心里自嘲到。

  等待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独眼龙又出现了。欧阳在人们的眼中看到更多的是恐惧。是的,生命就一次,虽然他杀死了我们的同学,我们应该报仇,但是也要在自己有能力的前提下啊。就是见义勇为不也都是提倡打110嘛,已经不要求像赖宁同学那样的了。

  这次独眼龙叫了几个看上去还有些力气的,比较强壮的男同学去搬运尸体。虽然他们不情愿,在枪的逼迫下也都老老实实的去了。三班的巴卡诺夫在看到那女孩的尸体已经站不住了,在恐惧的情绪下哇哇呕吐……………..就这样尸体搬运工程曲折并前进着。

  “砰!咣!…………………”

  爆炸声此起彼伏,人群中开始出现骚动。在他们的眼中出现了希望的光芒。恐怖分子们开始大声呵斥并恐吓着:“都不许动!谁在动打死谁!”砰!砰!的鸣枪示警。但是希望的信念是如此之大,人们对生命的执着是那么热烈。“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人们已经在这俩天得生活中,深切的体味到自由的可贵,那是用鲜血换来的。躁动的心已经不是几杆破抢能限制得住了。

  突然西北边,几个人冲向没有人阻拦的窗户。霎时,屋里枪声大作,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那里。顿时倒下了两个想要逃出去的,“停下!不想死的老实蹲在那里!”恐怖分子喊道。逃跑的人有的开始慢了下来,有的干脆就趴下了。但是还有一个纵身一跃扑向窗户,“哗啦!”窗户玻璃在他的冲击下和子弹的打击下落下,带着滴滴鲜血,反射着鲜红的阳光。每个人的眼中都黯淡下来,没有成功!恐怖分子长舒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控制了下来。”

  “嘎吱”是踩玻璃的声音,一道人影从窗边闪过。他没死!他成功了!自由了!希望的光芒又从人们的心底燃起。榜样的力量是伟大的,人们从他们那里看到了希望,只要有希望就能成功。90年代中国青年知道了比尔盖茨,他成了一代青年的榜样,中国便有了马云、张朝阳、丁磊等等。纵使前面是悬崖万丈,我也要试试的精神。

  有了希望便开始行动,人质们开始向四处一切能出去的地方跑动。

  枪声、中枪声、恐怖分子的恐吓声、逃跑的号召声,组成了胜利逃跑曲。

  欧阳也混杂在人群中向窗户跑去,20米……..10米………3米人质在这里发生拥堵,前面是独木桥,可是过去便是阳光大道。欧阳在人群中奋力的推让挣扎向前……..

  近了!

  碰到窗户了!

  一条腿过去了!

  “砰!!!!”

  欧阳眼前的场景又开始变得模糊了……灰了…..黑了……..

  3小时后……军队控制了学校

  一个士兵抱着一个孩子向医生跑来,“医生!快救救他“那正是欧阳,医生看完转身对护士说:“可怜的孩子,已经不行了,现在生命迹象微弱,赶紧送去急救。”

  此时欧阳脑海一片漆黑,“MD这有怎么了?”

  让人不注意得是,在欧阳右手小手指的戒指在以一个让人不注意的速度慢慢的变小变小……..闪过一束神秘的光芒…..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