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再见了,我的队长

墨草大人 | 发布时间:2020-09-17 | 阅读次数:20553

“队长!您看我这个陷阱做的怎么样?”一名叫作丹尼尔的新人问。“嗯,很不错。”布鲁斯心不在焉地回答,他总会觉得这一次的任务太过简单的了,但是他想得太多了。布鲁斯为何要别人叫他“队长”呢,此事是有缘由的。当初,布鲁斯但是一个毛头小子,直接加入了造梦空间中的...
“队长!您看我这个陷阱做的怎么样?”一名叫做艾瑞克的新人问。“嗯,不错。”布鲁斯心不在焉地回答,他总觉得这次的任务过于简单了,还是他想得太多了。布鲁斯为何要别人叫他“队长”呢,此事是有缘由的。当年,布鲁斯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加入了造梦空间中的黑熊战队,当时黑熊战队的队长叫李黑熊,是个中国东北的农民,不过,进入空间给了这个东北大汉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李黑熊如饥似渴地学习着,战斗着,生存着,甚至创下了小有名气的黑熊战队,拉拢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经历任务,共同变强。但是有一天,黑熊他们战队中出了一个不守规矩的家伙,代号叫独龙,独龙仗着自己实力强大肆意妄为,在“战神奎托斯”的剧情任务世界中把战神的老婆给干掉了,然后又一刀干掉了她,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不给她。战神回来后提前堕入暗黑,实力突破了黑熊战斗分析仪能测的最高值,然后疯狂地追杀黑熊战队的所有人,沿途所有的村庄都被失去理智的奎托斯全部屠尽,寸草不留!最终,黑熊战队无处可逃,被奎托斯追上,把本来士气高昂的10人战队杀得只剩黑熊,独龙,飞萤,匿鹿和代号笑犬的布鲁斯五个个人躲在匿鹿用几人身上所有隐藏道具伪装过的一个山洞里面不敢出去。但是奎托斯很明显发现了几人就在这一片区域里,于是他用混沌之刃这一个ss级的神器对这片区域进行了无差别的大招轰击,而匿鹿的伪装显然不可能撑过一次轰击,而一旦被发现那就是所有人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被发现已只是时间的问题了。队长黑熊无奈,准备和奎托斯拼死一战,只为给剩下的队员们一次逃生的机会,黑熊那时的背影无比高大,在布鲁斯的心中留下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象。布鲁斯记得当时黑熊大步向前的步伐是那样的坚定和轻松,仿佛他走向的不是代表死亡的奎托斯,而是黑熊在东北农村里的老婆。“你要去哪里,黑熊?”独龙抬起头。“还他妈不都怪你,混蛋,惹得奎托斯黑化,这次我们都死定了,没跑的了。”匿鹿是个脾气暴躁的小男孩,却意外的擅长潜行。很多时候,我们会做的不一定是真正想做的。独龙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黑熊,良久,他叹口气,开口了。“黑熊,对不起,我出卖了你们所有人。”这里除了李黑熊,所有人都惊怒交加。飞萤这个女孩子亮出了兵器,尖声质问:“独龙,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你出卖了我们?我手上的百花针可不是绣花针!”匿鹿手腕一翻,一把充满科技气息的手枪已经瞬间顶在了独龙的太阳穴中,看样子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是不会善罢干休的。“独龙大哥,你不要乱说话啊,虽然你这次做错了,但大家还是一个战队的人啊,以后还有机会卷土重来的。”布鲁斯怯怯地说。黑熊没有回头,给众人一个孤独的背影。独龙看着黑熊的背影,叹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黑熊,我为了活下去只能这样,真的。”“你是故意引发奎托斯黑化的?”匿鹿的高斯手枪又冲着独龙的太阳穴顶了顶,厉声呵道。独龙不耐烦地拨开匿鹿的枪,眼睛依然看着黑熊的背影,“拿开你的东西,匿鹿,我不想再和你们作对了。我已经完成我的任务,削弱了黑熊战队的实力。”“我杀了你!”匿鹿喊着就要按下手上高斯手枪的扳机。“住手,匿鹿。”李黑熊淡淡地说。“可是………”匿鹿还想说话。“没有什么可是,独龙,既然你敢于在这时候自白,你肯定也有脱身之法。你走吧,如果能把匿鹿,飞萤和笑犬带走就更好了,这也算是我黑熊求你了。”“队长,和这种混蛋有什么话好说的,直接让我一枪打死他!”独龙又一次摇头,开口:“抱歉,我做不到。对了,奎托斯应该还不认得和我后汇合的飞萤和笑犬。”停顿了一下,独龙冲着那道背影鞠躬,“再见了……黑熊……队……队长。”黑熊仍没有回头,一言不发,就如一尊石刻雕塑文丝不动。独龙缓缓从空间项链里拿出一本护照。:恶魔护照(一次性消耗品):a:通过和地狱恶魔的交易,献祭了99名处女而换来的物品,上面仿佛还沾染着少女的怨气。:这是一本神奇的护照,拥有恶魔般的神力。拥有了它,你可以随你的喜好,在任何时间,加入任意一个团队,不会受到任何的限制。:希望你转投的阵营喜欢你咬破手指用血水写下某团队的名称,独龙深深望了黑熊一眼就消失在山洞中。“队长…………”黑熊最后一次回头,笑着看了一眼众人。那爽朗的笑容给所有人平添了一份信心,无端令人想起春日融化冰雪的太阳。“飞萤儿,你跟随我很久我,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女孩子,不过,我离开之后就没人保护你了,要幸福地活着啊,直到离开这个该死的空间。”“布鲁斯,你小子跟我虽然不久,虽然你胆子也太小了,长得磕碜了点,人也有点虎了吧唧,但很对我李黑熊的胃口,以后你当队长的时候,也要做一个像我一样带劲的队长啊!”“匿鹿………”黑熊沉默了一会儿,“对不起,老哥我没能保全你,看来奎托斯那个死光头不会放过咱哥俩了。”“啊哈哈哈……老李啊,我匿鹿也不是白长这么大的,你也别唠嗑了,咱说不定能把奎托斯反杀了呢。”和黑熊呆了这么久,匿鹿也多多少少学会了点东北话,这时候洒脱地用出来,他感觉还不错。“轰!”地动山摇,奎托斯应该是发现了这出可疑的地点,一刀斩了下来。“飞萤,笑犬,你们准备跑路了啊。千万不要跑路时候摔倒,那可就是山炮了。”李黑熊最后来了个幽默。“不,队长,我不走,我要和你们共生死!”飞萤不同意,她想留下来战斗。“是啊,队长,我布鲁斯即使战斗力不强,可我的勇气也不是盖的。”“得儿呵!我和匿鹿两个人就够干翻奎托斯了,你们俩浑小子快滚,别磨叽了。”李黑熊不耐烦地扯着嗓子喊。“轰!”防御摇摇欲坠,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不!”“不!我不走。”李黑熊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们应该叫我什么?”布鲁斯回答:“队长啊!”“很好!”李黑熊大吼,“那么只要你们还认我这个队长,就马上给我滚蛋!”“队长!”飞萤悲痛欲绝,泣不成声。“滚!”李黑熊不再回头。匿鹿拍拍飞萤的肩膀,轻松地对布鲁斯二人说了声“再见”,便和李黑熊站在同一条平面上,和李黑熊一样反背双手。“对了,你们还能再叫我一声队长吗?”走了两步,李黑熊突然停下来不回头地问道。“队长!”两声肝肠寸断的呼声同时响起,匿鹿也在心里默念了一声“队长”。“嗯。”李黑熊刚毅地面容上露出微笑,昂首挺胸地带着匿鹿大步向前走。“叮咚”“叮咚”两声系统提示,把属于匿鹿和李黑熊打拼到现在才获得的所有道具分别无偿赠送给了飞萤和布鲁斯。匿鹿回头粲然一笑说,保重。而李黑熊,还是没有回头,他怕队员看见他脸上的泪水,他可是队长啊。可是,他在为什么流泪呢?“砰。”山洞的伪装彻底消失了。“哟,老李啊,这是咱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吧。”匿鹿走出山洞,看着飞在空中,浑身上下被黑气缭绕的奎托斯,释然地笑道。“谁知道呢?”李黑熊满不在乎地回答。“砸整啊,队长?”匿鹿模仿着李黑熊的口吻问道。“还能砸整,干他娘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匿鹿也大笑。“跑!”李黑熊粗犷的吼声,在飞萤和布鲁斯的耳边回荡。“队长!”飞萤哭喊道,被布鲁斯死死拽走。“再见了,队长。”布鲁斯在心中轻声道,“再不见。”…………………………………………“队长!”一声大喊打断了坐在楼顶的布鲁斯的往事回忆。“嗯?”布鲁斯向下看去,那个新人是叫啥方………哦,方林!“怎么了?”布鲁斯从4米多高的屋顶跳下来问道。“嗯,有其他新人发现了怪物,还被伤到了。您快跟我去看看,我边走边和您说具体情况。”“好。”二人开始飞奔,不过一会儿方林就气力不支,布鲁斯把他扛到肩膀上继续奔跑。方林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冷静的和布鲁斯说明情况。“在一处的竹林里,我们的队员调查到那里的时候从中钻出了一只长得很像人得大母老鼠。左拐…………”“为什么说它是母老鼠?”布鲁斯感到很奇怪。“嗯,因为她扎了双马尾。”“…………哈?”布鲁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方林继续说:“那只大母老鼠皮糙肉厚,您给我们这些新人发的道具根本就对她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右拐…………不过还好,在我们众人的攻击下,总算把她给逼退并且逼到了一个山洞里。”“我叫几个新人们看守然后我来找您,过程就是这样。”方琳结束了自己的报告。布鲁斯的大脑飞速转动,他在分析这件事和主线任务有没有什么关系,还是说单纯的是一个支线任务。“到了!”其实不用方林的提醒,布鲁斯也看到了前方的山林围着几名新人。“队长,您来了!”一名女新人献媚的说道。“让开。”布鲁斯看也没看她一眼就把肩膀上的方林放下来,而那名女新人则嫉妒地看了方林一眼,似乎在想为什么方林能抱到了这么粗的大腿。“圣炎火球术,燃。”布鲁斯的右手燃起了一团乳白色的光明火焰,“去!”然后布鲁斯把火焰投掷向了那个洞穴。“吱吱吱吱!”洞穴里传来了老鼠的惨叫和皮毛烧焦的味道,伴随着浓浓的黑烟,喷涌而出。一只模样类人的大老鼠突然从中窜出来冲向众人,几名新人纷纷被吓得惊叫起来。方林则冷眼旁观着,这里有布鲁斯呢,有何好担心的?只见布鲁斯飞起一脚,“噗”的一下把老鼠踹回了洞穴活活的烧死了。布鲁斯点击了捡取。“哎?只是支线剧情吗?真是伤脑筋啊。”布鲁斯楠楠自语道。“杀掉了吗?”一名女性新人怯生生地问布鲁斯。“嗯,杀掉了。对了,方林,这两个东西给你。”说着布鲁斯把‘烧焦的皮毛’和一件道具丢给了方林。“凭什么只给他呀!我们也出力了呀!”之前嫉妒方林的那个女性又说话了。布鲁斯就像没有听见一样,转身就走了。方林看着手上的两个东西。这个道具完全是可有可无的,方林看重的是布鲁斯给的另外一个道具。“队长吗………”方林握紧了拳头,“还是,责任吗……”终于,他松开了拳头,微微一笑,“你好,我的队长,布鲁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