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夜谈

墨草大人 | 发布时间:2020-09-17 06:45:30 | 阅读次数:16883

s奉上昨天的更新,顺道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票数还送起点币,跪谢大家需要支持打赏!昨晚,马思思躺在床上,满脸羞红的心里想将要突然发生的事情——凯尔还在门外,立刻就得进去了或是说没准立刻就得进去了!她内心是有些兴奋的,但她忽...
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昨夜,马思思躺在床上,满面羞红的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情——凯尔还在门外,马上就要进来了或者说不定马上就要进来了!她内心是有些激动的,但她忽然又想起另一个年轻男人,一叹,兀自摇摇头,心说先找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才是最重要的。门开了,凯尔走了进来,马思思自觉地闭上眼睛。只听见一阵布料的摩擦声,便又重归安静。狼人王没有碰她,是的,没有。“为什么?”马思思疑惑地睁开眼睛,发现凯尔已从他自己空间戒指内拿出一个睡袋,收拾好了就要躺进去了。见马思思在看他,凯尔笑笑说:“我睡地板就成,你睡床。”马思思有些惊愕地点头,过了一会儿想了想,把胳膊撑在床上爬起来向狼人王提了一些问题。黑暗中,狼人王强化过的视力也能看清她的姿势。“凯尔大哥,这次的任务是不是很凶险啊?”凯尔躺在睡袋里皱皱眉头,“我也不知道,这次任务我没有什么头绪,真的是看不穿。”“啊,那怎么办啊?”马思思有些焦虑。“还能怎么样,走一步看一步呗。”凯尔无奈,“倒是你,给我机灵点,你可知道你晚上吃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接着。”说着凯尔丢给她一个什么植物的枝叶,她接住了,“嚼碎了,咽下去,如果你想好的话。”“这是?”马思思摸着那个叶子,感觉有些粗糙和扎手,她不太想吃这种东西。“鬼厌草。你的吃的那种肉里面有鬼气,这草可以抑制各种鬼气。”凯尔把双手放在头下平躺着道。“那郑鹏鹏不是也吃了吗?”马思思有些疑惑。“他?”凯尔冷笑一声,“我觉得我正好可以试试他。”见马思思还想提问,凯尔打断道:“好了,快睡吧,不要废话。”“好吧…”马思思有些委屈,“但是,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睡袋里传来闷闷的一声,“问。”“你怎么看庄星彦?”马思思小心翼翼地问。“………庄星彦。”凯尔思考着,然后说了三个字,“不知道。”“那个家伙,我看不透他。”看样子凯尔打开了话匣子。马思思双手枕在头下,认真聆听。“庄星彦他看上去非常浮躁,而且还有些神经质。可是实质上他是个绝对聪明的人,我能从不时在他眼睛里闪动的光芒看出他的智慧。”“再者,你不知道,他之前用力给我来了个势大力沉的劈腿,那种力量只有常年练武的人才有,差点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要是没接住那就丢脸丢大发了。”“喂喂,不是你想的那个‘劈腿’。”见马思思神色有异,凯尔连忙补充道。“哦………”马思思松了一口气。“对了,你快把鬼厌草吃下去。”凯尔命令道。“嗯………”马思思一闭眼,把那玩意塞进嘴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通大嚼。味道有些苦,但是一会儿嘴巴就感到了清凉有点类似薄荷糖的意思。吃完后,马思思腹中燃起了一团火,很是温暖,全身舒服极了。“记住,要离这里村民远一点,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善类。还有,你们行动尽量不要一个人开展,多个人也好互相照应,这也是提升你们这种新人生存率的最好方式之一。”“谢谢。”“嗯。”“对了。”马思思想起什么,问道:“我再问一个问题啊,凯尔大哥,你是怎么被拉去这个空间的啊?”“我?就是有一天和朋友喝啤酒,然后一握酒瓶,老子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一个任务世界了。”凯尔苦笑,继续说:“我的印象特别深刻,我的第一个任务世界是“死神来了”的一个世界,当初有8个新人,3个老手一起去经历那个世界。”“我们勉强完成了最简单的一个主线任务,救下了一个必死的人物一次,就开始被死神,死神,死神!那种东西给盯上了”他一连说了三个“死神”,语气低沉而压制着激动。“11个人。最后只活下来4个,4个里面还有一个新手就剩下半条命了,他的下半身被切割钢管的切割机切断了,到了空间应该能救好。不过,我做噩梦每次都能听到他的惨叫。死的人里面甚至包括一个老手。他死的时候,我就在他面前。”“一把剪刀,杀了他。而他之前还和我说过,那剪刀是他未婚妻送他的礼物,他进入空间的时候也正好随身带着。那把剪刀他放在桌子上,然后窗户突然被风吹开了,一只鸟飞进来撞倒一本书,书落下砸到剪刀,他未婚妻的礼物腾空飞起,谁知我朋友,那老手的脚底下多了一滩水,他滑倒了。脑袋正面着地,我扶他起来,那剪刀正插在他的胸口。地下全是血,我的手上也都是血,我的眼睛里都是血。那天晚上,我记得月亮也是血红色的。”“多好笑。一个老手,竟然死在了他未婚妻的礼物上。他强化的血统火焰人,学的技能统统没有机会使出来,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死了。”“还有一个兄弟是为了就我才死的,一根电线杆倒下差点砸在我脑壳上,他关键时刻推开了我。他是个德国人,我之前救了他一命,他也还了我一命,我铭记着他死前的笑容,血水从他嘴里不停地流出,我从未见过那么多的血,我感觉那血永远都流不光,会一辈子流在我的血管间,流在我的灵魂中,流在我的生命里!他的那种笑容,是解脱的笑容,他不会在这种地方挣扎了,可以去一个宁静的地方睡一场了。”“最惨的两个人,他们开车出去,跟在一辆运送钢管的货车后面。目的是试图保护另外一名剧情人物。”“货车拐弯的时候,绑钢管的绳子松了,当我们其他人到现场的时候,剧情人物和一个哥们已经不行了,另外一个哥们还没死,钢管把他插的像一个后现代艺术的作品,血和器官的碎片正好从水管一样的钢管中流出来。是我把他从变形的车子里搬出来的,搬出来的时候他掉了一只胳膊,他都没意识到,只是一直喊‘救我,救我’,才搬出来,他就死了,我衣服也白脏了。”凯尔做了一个手掉下去的动作,接着无所谓地摊开手,耸耸肩膀。“还有被掉到水里脚被水草缠住淹死的;有从电梯里出来被电梯突然下落一分为二的;甚至还有一个哥们他走路走的好好的,突然一崴脚,头磕石头上跌死的,脑袋都凹进去了。”“到后来,我都开始猜我自己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结果,连老手都死了,我一个新人竟然活下来了,哈,是不是不可思议?”“但是我还是很害怕,所以我强化了狼人的血统,这个造梦空间中烂大街的血统。我怕死,那时候也买不起高级的金刚狼,死侍,不死骑士这些恢复能力很强的血统……我只能买狼人的血统,至少,我不会一下子死的不明不白。”“当我把那些造梦点数交出去兑换血统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这是我兄弟们用命换来的。所以我会尽量帮助新人。而且,我要活下去,我要变强,我要有一天可以离开这个令人厌恶的世界。”凯尔深呼吸一下,声音有一秒似乎抖动了一下,平静下来继续说:“我真的很恨死神,我也恨我用兄弟们命换来的血统,我更恨这个空间,这个该死的空间!”宣泄完了的凯尔想拿出自己的烟斗来吸一会儿烟,却怎么也找不到,无奈,他只好叹一口气,闷闷道:“没想到我说了这么多话。夜都这么黑了,快睡吧。”夜真的很黑,黑得简直看不清未来。马思思躺在床上认真的听着这一切,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这个看似坚强的男人,只好作罢。她把被子蒙在头上,希望可以暂时和这个空间脱离。尽管夜很黑,但是或许有一束光已经降落到这片空间了吧。庄星彦闭着眼睛,显然正在熟睡,但是他即使睡着了,表情还是那么的严肃神圣,你听,他好像在说着什么可以拯救万千生灵的谒语:“嘿嘿嘿,小丽,快来呀。”混蛋啊!你真的做到了和一个女人同床然后喊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了!还有那个小丽到底是谁啊!怎么你一出现画风就不对了啊!!!……………………………………夜至深,如墨。风极寒,似冰。凯尔也熟睡了。波浪鼓镇的村长和他老婆各端着一碗肉汤上楼来了,看了看马思思凯尔的房间,犹豫不决,最终还是来到了肥男的房间门口。然而,这里面的人,可没有睡着。村长拉开了门,里面黑洞洞的。他和美惠子都突然睁大眼睛,神情惊讶,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汤撒了,碗落了。可是,没有一丝声音传出去。夜还是这么的宁静,不,死寂……凯尔仍在熟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