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初夜

墨草大人 | 发布时间:2020-09-17 06:45:30 | 阅读次数:5215

浅神先生端着汤水步步逼近。楚车干大惊失色,还好在部队里锻炼出来的强大心理素质让他快速安定下来,他借过浅神手里的汤放在床头一个小圆桌子上,勉强挤出笑容说:“我现在不饿,过...
浅神先生端着汤水步步逼近。楚车干大惊失色,还好在部队里锻炼出来的强大心理素质让他快速安定下来,他借过浅神手里的汤放在床头一个小圆桌子上,勉强挤出笑容说:“我现在不饿,过一会儿我会把它当做夜宵来吃的,谢谢您了。”他和浅神的手接触到了,那是一双多么冰凉的手,就像墓穴里的逝者的手一样没有丝毫温度。那种感觉,可以把人的灵魂也给冻住!好在浅神点点头,佝偻着身子退了出去,那房门也随着一阵风儿关上了。楚车干打了个寒战,他发现那叫浅神的家伙根本就没有用手去关门。换句话说,门,是自己关上的!楚车干哆嗦着爬回床上,看着床头桌子上那碗汤,又是一阵颤抖,口中骂道:“谁他妈会喝你啊!”他想把这碗汤从楼上倒下去,却又怕被楼下的浅神发现,只好放任不管它。楚车干吹灭了蜡烛,盖上有点霉味儿的被子,希望能够早点睡着忘记这里的恐惧。他回想起自己的父母和战友不禁有些黯然神伤。“我真的能够活下去吗?”他对自己说。桌子上的汤水荡漾了一下,可是在黑暗中的他又想着心事,所以并没有感觉。睡觉前他脑海里面的最后一个人的面孔竟然是庄星彦那张笑脸。“庄星彦,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桌上的汤水又荡漾了,竟然在表面形成了一个婴儿脸的模样!而那婴儿的面容无比怨毒。…………………………………………再来看看庄星彦和他的炮……朋友。“其实我现在特别想洗澡哎。”张恋雪抱怨,“真是好烦啊。”“那你去去找那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安倍,看看他会不会好心的帮你烧些水呢。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色鬼,哦嚯嚯嚯………”庄星彦打趣道。虽然表面上是在调戏张恋雪,却是在变相的提醒她要小心,不要出去。“切,人家色鬼也比你这个色魔好。”张恋雪冰雪聪明,一下就理解了他的意思,但是嘴上还是不肯服输,“呐,我说,今天晚上你睡地板,我睡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庄星彦莞尔一笑,男人嘛,怎么能老是和一个小女生计较呢,那多不像样啊,于是,庄星彦宽容地说——“凭什么啊,老子就要睡床,不服来咬我啊!”然后往床上理直气壮地一赖,任张恋雪如何推搡和脚踹都不下来。“我靠,你还真用牙咬……我的意思不是让你真的咬我,而是让你分开来读那个字啊!”张恋雪咬那个床上呈“大”字形的男人咬不动,气得直鼓嘴巴。看着那个装作打呼噜的男人,她竟然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露出一丝笑容。和这个男人呆在一起的一天,或许是她这几年中最快乐的时光吧。她在床边上站立了一会儿,轻轻跺了一下自己的脚,把蜡烛吹熄,然后掀起被子也钻了进去。庄星彦大惊,只感觉血气上涌——都说了星爷是对待异性的白纸,啥都不知道。(该懂的都懂,不该懂的也懂。就是不会不敢撩妹。)这是他有生之年以来,第一次,和除了母亲之外的女性,同处一张床上。他的内心非常的慌张,其实张恋雪的心也如小鹿乱撞。她也说不清道不明,为何她自己会做出这种决定。面对面的两个人都互相傻傻瞪着。张恋雪说:“你把脸调一面,不要看着我。”“才不要呢,换一面我睡不着觉的。”“………我也睡不着。”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一直瞪着对方,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开始比谁先眨眼了。“噗哧……”张恋雪一笑,“真有意思,你有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我吗?的确,不过我有一个哥们啊,他叫祝敢,那家伙可傻了。”“有个好朋友的感觉一定很好吧!”张恋雪叹气。“怎么突然用这种悲伤的语气来说话,画风不太对啊,记住,你可是搞笑人物啊!”庄星彦笑着,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如星子一样的光芒。“去死。”张恋雪掐了星爷不知道哪里,声音低沉下去继续说:“我以前有个特别好的闺蜜,然后她背叛了我。我的世界好像都碎了,真的,我和她是发小,一起吸鼻涕长大的那种发小,我从来没想到,她会……”“爱上你喜欢的女人嘛?”贱笑中。“………不说了。”张恋雪擦擦眼角,露出一个笑容,“色魔,我发现你其实是个好男人。”“我不要好人卡啊!”“但是你的话有时候只能听半句,你言论中总是在讽刺别人,这其实是你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对吗?”“我可以说不对吗………”“我也是个可怜人呢。”张恋雪说着说着,声音就像受伤的小兽一样弱下去了。黑暗中,庄星彦沉默不语。“你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可惜……”庄星彦叹气,“胸有点小。”张恋雪没有继续斗嘴,反倒是认真地看着庄星彦。借着月光,张恋雪的面容变得更加圣洁起来,似乎蒙了一层白纱,愈发的神秘起来了。两人在不知不觉中互相靠近,暧昧的气息在房间里弥漫起来。庄星彦用如水的眼神看着她,她的脸颊渐渐红了起来,眼神迷离,樱唇微张,呵气如兰。庄星彦慢慢靠近,在她耳边呵出一团热气。帅气的他说:“你有口臭吗?”“……………”张恋雪转过身,不说话。“开玩笑的,不过你睡着以后会不会打呼磨牙啊?”“…………”“哎,不好笑吗?告诉你,我有个兄弟叫祝敢,那家伙一到晚上可真是天崩地裂。”在异形世界里和异形女王交配的祝敢无端的打了个寒战。“阿雪你这背对我的姿势非常危险啊,一旦你睡着了,我就可以‘上下其手’了。”“太晚了,睡吧。”张恋雪转身,被子发出几阵声音然后重归平静。夜,深了,很安静。可,有些地方,并没有这么安静。———喵呜!一声凄厉的猫叫划过夜空,把宁静的夜给撕开一道口子,这可怕的声音让听到的人身上都会一阵恶寒。张恋雪半夜惊醒,翻了个身,嘴巴就被一只微带汗意的手给捂住了。她才想挣扎,耳边庄星彦说:“别出声,有东西来了。”然后缩回了自己的手。房门开了。张恋雪半眯着眼睛,接着月光看见安倍直着腰走了进来。“他的腰怎么直了?”张恋雪在心里想。看不出安倍在走路,但是很快就来到两人的床边。庄星彦睡在床里面,张恋雪在床外面。安倍俯下身子,依次地查看他们。他的脸几乎贴在庄星彦的脸上。张恋雪可以闻到安倍的身上有一种腐朽的气息,像是墓穴里爬出来的死人。“啊嚏!”庄星彦无端地打了个喷嚏,口水溅了安倍一脸。而安倍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面无表情的,但是他刚刚了解到,这个男人体内有那个东西的印记,根本就不用再管,于是他呆滞地将脸转向张丽雪,而这个女人身上还没有。但是,不急。安倍向后退去。他退出房间要关门的时候却忽的瞪着张恋雪。张恋雪感觉到他的目光,身体一紧,安倍好像发现了点什么,整个人的气势突然一变然后散发出一股杀意!安倍的脚还立在门外,脖子却如日本女鬼一样的向上伸长,伸长,伸长,两眼翻白,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头颅猛地向张恋雪冲去!张恋雪几乎叫了出来,这时候,庄星彦一个翻身,把张恋雪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全部挡住,嘴巴里还嘀咕着谁都听不懂的梦话。庄星彦竟然把背后暴露给了敌人,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而那个怪物的头颅还不减其势,好像要拿下双杀。庄星彦绷紧了身子,握紧了手,随时准备着拼死搏斗或者逃跑。这可苦了张恋雪,庄星彦的右手很不巧的正好按在她的欧派上,她觉得呼吸不畅。而庄星彦又紧张,手就不自然地握紧了,疼得她生生差点没把一声尖叫憋回去。黑暗中,怪物头颅就要接近到他俩的身体了!庄星彦的玉突然发烫了,温度像是从热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安倍停下来了,他的头颅露出忌惮的神色,围绕着二人缓缓打转,却始终没有行动。末了,他露出一口黄牙,显现出难解的笑容,缓缓缩回自己的头。突然消失了!在门口就消失不见了!“呼。”庄星彦松了一口气,他计算好了逃跑路线,他甚至把几个战斗步骤都给想清楚了。他认为那个怪物应该只是一个小怪,如果凭借自己的话有很大几率逃走,甚至有小部分可能性能把他给杀掉。可惜这里还有一个拖油瓶要顾及。不过刚刚自己的玉发热了,让那个自称安倍的怪物有所忌惮。听玉的原主人说这块玉给不少佛家的高僧开过光,也有几个道学大师加持过法力,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庄星彦陷入了沉思………“喂,死色魔,你打算保持这个姿势多久啊。捏得我好痛啊。”“哦,对不起啊,因为太小了所以没有感觉到……”庄星彦随口说道。“…………”张恋雪一脸郁闷,她明明不小啊。——喵呜!一只黑猫轻巧地跳上他们房间的窗台,轻声叫唤着。黑猫代表着厄运。张恋雪想起了这句话,作势想要去赶跑它。庄星彦阻止了张恋雪的行动,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有没有试着换过一种思维想一想。”“哦?”张恋雪停下来。“不是因为黑猫带来的厄运,而是他们总是想拼命地提醒人们,将有坏事发生,所以才一直被认为是一种妖猫呢!”说着,他来到了窗台边。“喵呜………”黑猫轻柔的叫了两声,眼中竟充满着温柔。它舔了舔庄星彦的手。张恋雪听后一呆,举起的要赶猫的手也在自己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放下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已经很相信这个总是很贱的男人了。这只黑猫身体是黑的,爪子和尾巴却是白的。而且它的两只眼睛一只绿色,一只蓝色,细细一看非常好看。不过它看上去有点饿,皮毛也不是很光滑油亮,好像饿了好几天了。“阿雪,把你道具里面生产食品的拿出来,我们给小可爱一些吃的。”“嗯。”她掏出一个饭团,放在庄星彦手上,庄星彦把饭团放在地下冲黑猫招手。黑猫跳进了屋子里,跑到了床边。摇摇尾巴就开始埋头吃了起来,庄星彦用手挠它的下巴,它也没有理会,只是很舒服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不一会儿它就吃完了开始和庄星彦玩耍起来。它翻过身子将4只脚朝天,庄星彦,用手指轻挠它雪白的肚皮。它身上还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小可爱啊,你有名字吗?”庄星彦笑道。黑猫晃晃脑袋。“那,我就叫你格罗姆·地狱咆哮·阿拉贡·伏地魔·詹姆斯·小白·邦德·阿尔萨斯·甘道夫·迈克尔·杰克逊·猫王吧!”庄星彦一口气说完,黑猫用爪子捂脸,好像认识这家伙很丢脸。“怎么样,小白?”“喵呜…”它很想说我是一只黑猫啊。“好吧,那就叫你小白啦!”“喵呜!”它在抗议啊!张恋雪蹲在地上双手托着下巴出神地打量着一人一猫,竟不觉中有些痴了。她想起自己的前男友,那是一个负心的混蛋。“哟,看什么呢,是不是给我迷人的魅力所俘虏了。”蹲在地下的男人说着一撩头发。“哼,我是被你的自恋恶心到了。”“嘿嘿…”庄星彦干笑两声不再接话。黑猫又舔舔他的手,突然竖起耳朵警觉地看向窗外,尾巴也像根棒子直立起来。像是有急事的一样,黑猫一纵身跳了出去跳到了一棵树上,然后在夜色中消失不见。庄星彦出神地向窗外看看,然后转身把手放在张恋雪的身上拍了两下,语重心长的说:“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这是我人生的心得。”那你也不能趁机把猫的口水擦在我身上啊!张恋雪在心中狂吼。“快睡吧,以后可能没有好觉睡了,根据我的推测,进入这个剧情的第一个晚上惊吓应该只有一波,老boss还没有出现呢?所以你安心的睡吧!。”张恋雪点点头,也钻进了床上。她睡得非常沉,她发现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她就无比的安心。…………………………………一个戴着金色笑脸面具的男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在村口的石头前出现了,看着那只猫消失的身影说了句,“有意思,它也来了吗”,然后凭空消失了,连一丝空间的波动都没有。同时,在这里的某处,一个老女人在一堆尸体里睁开了眼睛,有所感应地向金面男消失的地方扫上一眼,又闭上眼睛。放眼望去,这里是个巨大的尸堆,至少有上千的尸体在这里汇集。只是这里尸体好像不太正常,并不是成年人的大小。………………………………………窗外墨色正浓。整个村庄就像襁褓中的婴儿,如此静谧。不,不对!平常的村中还有一两只狗儿会被路上偶尔经过的车马行人所惊醒,在半醒半睡之间吠叫一两声尽尽自己的职责。可是这个村庄,一点声音都没有。这不是母亲怀中的婴儿。这是一个…………死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