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厕所伸出来的手

墨草大人 | 发布时间:2020-09-17 | 阅读次数:12113

安※倍家二楼的房间内。“庄哥”张恋雪颤颤巍巍地低声喊了,而且看了几眼窗外正一会儿一会儿的敲击窗户的老树枝条。“怎么了啊?不叫我淫魔了吗?有什么事情说吧”庄星彦戏谑她。张恋雪咬牙齿,迟疑一下,但是张口:“我我想上厕所。”“那你去啊,我又没...
安※倍家二楼的房间内。“庄哥”张恋雪颤颤巍巍地小声喊了,并且看了一眼窗外正在一会儿一会儿的敲打窗户的老树枝条。“怎么了啊?不叫我色魔了吗?有什么事情说吧”庄星彦揶揄她。张恋雪咬咬牙齿,犹豫一下,还是开口:“我我想上厕所。”“那你去啊,我又没有拦着你啊?”庄星彦奇怪地看着她。“可是我不敢去啊。”“咔,女人真是麻烦的生物啊”庄星彦叹口气,“走吧。”“哎哎?你答应了?”张恋雪还以为这个贱人会多磨蹭一会儿,或者唧唧歪歪很长时间,没想到他却一下子就决定陪同自己去上厕所。不由想是不是要重新审视这个男人了。“嗯,其实我也想厕所了。”混蛋,你就不能不放过刷好感度的机会啊!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换上白衬衫再侧着脸露出洁白的牙齿说“只要是你的事情,无论是多麻烦我都不嫌麻烦”吗?二人下楼,这里的木质地板有点潮湿,踩在上面会有“格叽格叽”的声音。一楼还点着火烛,大叔坐在桌子边上什么事都没干,仅仅是坐在那里而已,一动不动。火光照在他的侧脸上,像是半人半鬼的东西,张恋雪的心脏“呯呯”越跳越快,好像要打破记录了,还记得上次跳这么快是她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要闯男厕所的时候。“大叔哎,厕所在哪里?”庄星彦冲那里大声问,打破了寂静的环境,把张恋雪吓了一跳。安※倍像是一座雕塑一样没有反应,只有蜡烛的火光在他脸上跳动。“不能再问了,按照套路再问就触发必死剧情了。”庄星彦喃喃自语道,“希望不是剧情杀,那就麻烦了。”张恋雪悄悄抓住庄星彦的手。庄星彦很不满看了她一眼:“洗手了没?”“我舔过了。”只是这一次,星爷没有甩开她的手。出门,绕道庭院后面。庭院的前面种着4颗桑树,绕到后面又有一排柳树和杨树。庄星彦看了看这里的布局,啧啧摇头,口中道:“小鬼子真不会玩。”“什么?”张恋雪疑惑地问。星爷这个人就喜欢卖弄知识,有人问他就高兴。他摇头晃脑地说:“民间在居住处栽树时,树种很讲究,俗语说:“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这你不知道吗?”“啊?我没听过啊。”大城市的孩子从小就生活在红旗阳光下,不像星爷到处窜,哪里能听到这些老底子的东西啊。“说是“桑”连着“丧”,宅前栽桑会“丧”事在前;柳树不结籽,房后植柳就会没有男孩后代。而杨树遇风,叶子哗哗啦啦的响,像是“鬼”在拍手。”听到鬼拍手,张恋雪又缩缩脖子,吐吐香舌,可爱极了,不过是晚上所以星爷没看到。“这些树栽不对地方都不吉利。还有,柏树不准栽当院,听说柏树是鬼的象征。”庄星彦满意地结束了自己的秀知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那是,我连你几号大姨妈都能推测出来,你相信我吗。”“切,我才不信呢。”张恋雪说着笑了起来。星爷也笑了,他是真能大致猜出范围。“这个就是厕所了吧。”星爷指着一个屋子说。这厕所就是一个小木屋,日语厕所的语源是“河屋”,下面竟然真有活水经过。看到活水,星爷又是一阵皱眉,“怎么会呢,院子里怎么可以让活水直直的经过呢,日本古代及中世纪厕所可是以掏取式为主流的,不该这样啊。”张恋雪完全不在乎,“怎么了,有水不就正好,相当于与冲水了吗?”星爷自语:“我怕这不是给活人住的地方。”声音太小导致张恋雪没有听见。厕所上有凹槽,里面有蜡烛,张恋雪用自己道具打火机点着,亮了许多。“我去上厕所了,你在外面等我,不要走远好吗?”“我先回去了。“不!”张恋雪突然提高嗓门,随即又低下声,恳求道:“我真的怕。”“我在你就不怕了吗,真好笑啊。你不怕我偷看吗?”星爷弄不懂这女生。“不怕!”张恋雪抬头坚定看着星爷地说,也不知道她回答的是哪一个不怕。“唔”星爷愣了,无奈道:“好吧。”“谢谢!”张恋雪笑靥如花,回身去了。那一刻的笑容真的很纯美,把庄星彦给看呆了,心中的柔软处好像被触动了,“你要是偷看,我就阉了你。”。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星爷第一次看见她笑。“那么这样的话”庄星彦对自己说。“这个笑容”“就由我来守护吧!”两秒后,“算了还是交给别人守护吧。”转进黑乎乎的厕所,张恋雪把久违的手机拿出来调出手电筒,进去就能看到在一边的墙上放着好几根长长细细的木头。“庄哥,里面有一些长长的木片,是干什么的啊?”“啊?木片?哦,我猜是‘厕蓖’吧。上厕所结束以后用的东西,你要找好角度啊,这个东西是横着用的,不是竖着用的。”隔了5秒张恋雪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骂了一声:“色魔,臭流氓。”2分钟后,张恋雪觉得好像有人在看她,这种被偷窥的感觉让她芒刺在背,非常不安,她赶紧穿好裤子,还好没出什么事情。在出门的一刹那,她裤脚好像给什么勾住了,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小黑手在拽她!张恋雪惊慌向外窜去,谁知这小黑手看上去瘦弱,力量竟然大得惊人!张恋雪被拖到在地,大呼:“庄哥救我!”庄星彦听见呼声,没有迟疑,冲过来一把拽住张恋雪的上衣,和向水底拽的力道叫上了劲,一时间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这可苦了张恋雪,夹在中间快被拉断了,还有,她的上衣就快坚持不住了,已经隐约有撕裂的迹象。“喂,阿雪,你又从哪里招来这些鬼怪啊。”你还有心思说话!张恋雪勉强翻了个白眼,心中倒是安心了不少,也稍微使上点劲,“我怎么知道这东西从哪里冒出来的。”“啧,这家伙看上去像是个小孩啊,难道他看上你了,果然是正太喜欢萝莉喜欢大叔喜欢御姐喜欢正太啊!。”“滚”张恋雪有气无力地叫骂。“嗯,这正是我想对它说的。”星爷打了个哈欠,“这么晚了还不让人睡觉,到底让不让人明天上班了。那么喂,那个到现在还不松手的小子啊,现在就请你”“滚!”星爷爆喝,那吼声传出去了转瞬就被墨色的树林吸收掉了,不过同时张恋雪也给星爷拽了出来。一道黑影松手转瞬“扑通”一声窜回水中,活像是只蛤蟆。星爷只追出了第一步就放弃了,那个速度太快了,又是晚上,根本没有机会抓住,如果是凯尔的话说不定还可以。“你没事吧?虽然有事我也没办法。”庄星彦来到坐在地下的张恋雪身边,张恋雪揉着脚脖子,上面有一个小孩子的手印,消不下去。张恋雪摇摇头,散发从耳朵边落下挡住张恋雪的眼睛,“没事的。我们快回去吧。”“嗯。其实在这里野战也可以啊。”看着这个坚强的女孩,星爷不禁感慨,如果是马思思的话,就算救出来恐怕也吓傻了。“你看我做什么啊?”张恋雪有点害羞。“我在想,你的胸到底为何这么小。”“”张恋雪不理他,转身就走,小声自言自语:“真的很小吗?”“是啊。”星爷奸笑着,“这里这么安静,我听见了哟。”回去后,安※倍的身影却不在了,只有燃烧到最后一点的蜡烛还在顽强的流着泪,一缕缕黑烟冒出,再消散在空中。上了楼梯,到了二楼,看见隔壁上锁的屋子,星爷矗立了一阵,张恋雪问他怎么了,他回答没事,眉头又锁紧了几分。“早点睡吧。”张恋雪说,也不知道几点了,毕竟这里时间和现实时间的时间不一样,手机的时间完全没有参考价值。门开了。门口突然出现了安※倍,手中一手拿着那盘快烧完的蜡烛,一手端着一碗汤,可是星爷完全没有听见他上楼的声音,仿佛就是凭空出现的,亦或者他是飘着上楼的。这门是纸门,左右横拉,根本没有锁门一说,而且外面可以轻易打开。“喝了汤吧。”门外的那个东西说“不了,谢谢,大叔你一看就肾虚,留着自己喝吧。”星爷道。“喝了汤吧。”安※倍不依不挠,说着走了进来。张恋雪大惊失色,爬到了床的另一端,而星爷完全没有反应,死气沉沉地说:“哦,那你放在床头那个小桌子上吧,我过会喝。然后你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打扰我和我女朋友繁衍后代了。”张恋雪紧紧盯着安※倍,生怕他被星爷激怒做出什么举动,谁知安※倍只是点点头,把汤放在桌子上,缓缓退出去了。“喂,大叔。”庄星彦由喊住他,张恋雪恨不得敲死他,这东西都快出去了,你还叫他!“出去麻烦你把门关上啊,谢啦。”安※倍点头,关门出门。“就这么走了?”张恋雪不敢相信。“不然呢,你希望他和你来一段黄昏恋?口味重的可以啊。”张恋雪发现只要她和星爷呆的时间长一点她就会有一种想掐死面前这个帅气男人的冲动。“对了。”张恋雪想起来什么,面色惊恐起来,“他两只手都有东西,那是怎么开门的!”于此同时,楚车干那里的浅神先生也端着一碗汤上来了“喝了汤吧。”浅神一字一顿缓缓道,走进了楚车干的房间。他想干什么,难道是,强行占有楚车干的清白?!太可怕了啊!你到底能不能写恐怖的文章啊!咳咳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