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许越安莹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佚名 | 发布时间:2020-09-17 05:17:46 | 阅读次数:25009

许越安莹小说比较完整版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带来您!许越安莹小说叫作《刑场鬼话》,小说情节新颖独特,很值得一看。许越安莹小说主要内容:师父曾曾说,法医部不不愿意代收代缴的尸体可分几类:被冤的,枪决时穿着红色衣裙的,年纪超过2五十的等等,最邪门儿的是孕妇的尸体,要明白这玩意儿但是一尸两命。...

许越安莹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许越安莹小说叫做《刑场鬼话》,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许越安莹小说主要内容:师父曾经说过,法医部不愿意代收的尸体分为几类:被冤枉的,枪毙时穿着红色衣裙的,年纪超过六十的等等,最邪门的就是孕妇的尸体,要知道这玩意儿可是一尸两命。

师父曾经说过,法医部不愿意代收的尸体分为几类:被冤枉的,枪毙时穿着红色衣裙的,年纪超过六十的等等,最邪门的就是孕妇的尸体,要知道这玩意儿可是一尸两命,肚子里面的孩子可是无辜的。

而且在国内对于孕妇一般不会判这么重的刑,而这个刑场却出现了孕妇的尸体,说明这孕妇肯定是被冤枉的,说白了就是成了有钱有势的替罪羊。

孕妇死后仍然睁大的眼睛,让我觉得无比的恐怖,就像漆黑的深渊一样,似乎连我的魂魄都要给吸进去,这种感觉很真实。

不知不觉,我看这孕妇的眼睛有些入迷。

我师父沉默了一下,忽然摇摇头说:“来不及了,快点把尸体烧了。”

在这种气氛下,师父又说出这种话,我头皮一阵发麻:“没那么邪乎吧?”

师父不说话,让我们赶快找点干柴,我点点头起身就往林子边儿上冲去,一阵阵寒风吹来,让我冷到了骨子里面。

几分钟的时间,这里的阴森的气氛彻底到了极限,我两只脚开始不停的打哆嗦,根本就不听使唤。

要看就要到附近林子边上了,我师父猛然冲我大喊:“越子快过来,不要回头看身后。”

不说这句话还好,这么一说我本能的就回头了,可是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等重新转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前面站着一个人,我身上立马起了层鸡皮疙瘩,缓过神来之后才发现这是其中一名金刚。

他是刚才最先跑到林子里面找柴火的,只不过现在两手空空安静的站在我身边。

那张脸惨白无比,眼睛里面仿佛没有一点生气,我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就在我想要转身逃跑时,这金刚说话了:“不要进林子里面去,快跟我走。”

说着拉起我的手就往刑场深处跑去。

自从看见这具孕妇尸体后,我感觉所有事情都变了,比如先前好端端的金刚怎么变成这幅样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还有这大热天儿,晚上为啥冷成这样子?

忽然,我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脸,我大脑一个机灵,随后诡异的发现自己正蹲在女尸面前,看着女尸睁大的眼睛发呆呢。

我师父一脸凝重的看着我说:“你刚才是不是看见什么事情了?”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站在原地。

师父这次用力拍了我一掌,疼得我眼泪打滚,他大吼道:“告诉我,刚才你看见什么了?”

我咽了口,说:“你刚才不是让我们找柴火烧掉这具尸体么?然后我就往林子里面跑去,结果被金刚堵住了,他让我不要进林子,然后就拉着我的手往林场深处跑。”

话才说完,师父带来的三名金刚面面相觑:“我们没有跟你说过这些话啊?”

我吸了一口冷气,脑门儿上顿时出现一层密集的冷汗,一名金刚补充道:“刚才你跑过来后就一直看着这孕妇的眼睛发呆,肯定是中邪了。”

师父沉默了一会儿,吸了口气说道:“刚才那些都是幻觉,我根本就没有让你们烧掉尸体。”

清醒过来后,我一阵后怕,赶紧点支烟压压惊,等着师父让我们处理这具尸体。只是大脑根本不受控制的回忆着刚才那些事情,会不会是我太紧张的原因?但很快就被我否决了,因为刚才那个场景太过真实了。

原地寻思了会儿,我师父突然想起什么,脸上说不出来的焦急:“你那个小女朋友呢?”

我指了指后面:“我让她在那里等着我们。”

我师父脸上一下子变得非常害怕,话也不说的就往我女朋友那个方向跑,我也是意识到了不安,紧紧跟在我师父身后。

等来到那里时,我大脑嗡一声:“她去哪儿了?”

原来的位置空无一人,我记得先前就是让她等在这里啊,我不可能记错的。可是人呢?

我师父深吸一口气小声的说道:“出事儿了,我就不该接这单生意,现在我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的确是,我女朋友没了影儿,不把她找回来怎么走?

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吼了几嗓子也没有回应,这一次我真正的傻眼了。

“师父,她去哪儿了?”

此刻我完全没有了任何思绪,呆呆的等着我师父说话,他点了一支烟,好半天才说:“这次我们碰见最邪门儿的事情了。”

说完,他就往那孕妇的尸体走去,咚一声就跪在面前:“我们来只是想帮您收尸,也没得罪过您吧?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哪里冲撞了您,还希望您高抬贵手放过那小女娃子一命。”

当亲眼看见我师父给一具尸体跪下来并且说些讨好的话,说实话,我心里面非常复杂。

我和另外三名金刚也跪了下来,冲孕妇尸体磕了几个头,我师父拿出买路钱就开始烧起来。可是这有作用么?尸体总不会告诉我们我女朋友在哪儿吧?

烧完纸钱后,我们听见了一声惊恐到极致的尖叫声,这声音我非常熟悉就是我女朋友的,难以想象她究竟看见了什么东西能把一向胆儿大的她吓成这种样子。

我师父看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吐了一口气说:“这人肯定是个替罪羊,她死的不甘,也想找一个替罪羊。”

那个替罪羊就是我女朋友。

我原本要冲过去的,不过被我师父拦住了,他说:“不要去,那方向是乱葬岗。”

这半个多钟头来,我师父的脸色一直变换得紧,一会儿拧眉头,一会儿又沉思的,看见一向稳重的他成了这样子,我又怕又无力。

过了会儿,我师父说:“越子你看着这具尸体,我们去找那个小女娃,记住千万不要看尸体的眼睛。”

我犹豫了下,点点头,三名金刚不干了,吵着要回去。我师父每人加到三千块钱,这三人才愿意去试试,但一发现情况不对劲儿就要回来。

看着他们四人往林子里面走去,我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如果我不带女朋友来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刑场里面无比的安静,现场就只有我和这孕妇的尸体,甚至不敢看尸体一眼,只能不断的安慰自己,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邪乎事,不要自己吓自己。

师父他们进去林子后,时间慢慢的过去,一分钟,十分钟,半个钟头。

我非但没有平静下来,相反越发的害怕,潜意识里面总觉得这孕妇的尸体会慢慢的做起来,然后在我背后死死盯着我。这也让我每隔几秒就要回头看看孕妇有没有做起来?

大约一个多钟头后,我师父和三名金刚回来了,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师父,怎么样了?”

我师父摇摇头说:“她死了,我们进去看见那小女娃被野猪咬死了,我们走吧。”

说着,我师父根本不给我反应的机会,一把拉住我就往回走。

眼尖的我当场发现,他们四人身上全是血,当下警惕的问了句:“师父,你们怎么了?”

我师父冲我笑了笑,回答道:“碰到几只野猪,还算跑得快,不然被那畜生咬死了。”

等等,总觉得不对劲儿,我师父的手有些冰冷冷的,而且走在他们身边,我发现自己身上的汗毛全部倒竖起来,而且止不住的冒冷汗。

我问师父说:“那孕妇的尸体怎么办?不能就这样丢刑场吧?”

我师父诡异的笑了笑,随即死死盯着我,我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受不了刚要说话的时候,他开口了:“没事。”

这一张嘴,里面全部是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