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4章 再笑倾人城在线阅读

冰璃公子 | 发布时间:2020-09-17 03:53:54 | 阅读次数:12648

己水烟嘴角扬着的那抹笑意,姬扶桑难免看呆了。虞国都属于南方,人杰地灵,是三国中胜产美女最少的地方,这三十年间,他没见过的美女无数,笑容也诉不完完全相同,可从来没有有一个女子的笑能让他会觉得如此的的美丽动人心弦。“姑娘,你笑出来真很好看!”姬扶桑回给己水烟一个温暖的的“姑娘,你笑起来真好看!”姬扶桑回给己水烟一个温暖的笑容。。...

己水烟嘴角扬起的那抹笑意,姬扶桑不免看呆了。虞国属于南方,人杰地灵,是三国中盛产美女最多的地方,这二十年间,他见过的美女无数,笑容也不尽相同,可从未有一个女子的笑能让他觉得如此的美丽动人。

“姑娘,你笑起来真好看!”姬扶桑回给己水烟一个温暖的笑容。

己水烟嘴角的笑意慢慢散开,整个面容都布满笑意,甚至是眼睛里也是笑意,前世的公子也说过,“阿姒,你笑起来真好看!”如此熟悉的言语,真好,公子回来了,他果然没有食言!只是误了时间,让她苦等了十五年!

“公子,你若喜欢,水烟把这笑留给你可好!”

姬扶桑望着笑容满面的己水烟,心不免漏了半拍,平静的二十年的心渐渐活跃了起来,如果。

“哼,真是不知羞耻!一个女子,如此场合之下,公然说出这样的浑话,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你的父皇,这莒国的面子都被你丢尽了!”水贵妃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指着己水烟骂道,眼睛里却闪着幸灾乐祸的神色。

“这位大婶,这话可就说错了,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同样呢,谦谦君子,淑女照样好逑,这姑娘如此说,倒也算是真性情,不像某些人,嘴巴里说一套,心里不知拐了多少弯!”姬青娐心里不免泛起一阵恶心,同样身为女子,本来这世道男尊女卑,却是处处将女子的地位拉的更加低下,她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太过聪明还是太过愚蠢?

“放肆,你个小小的奴才,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在本宫面前大呼小叫!”水贵妃哪里懂得姬青娐的深意,在她的思想感念中,女子本该就低于男子,为男子服务在正常不过,更何况这是在皇帝的面前,公然谈情说爱,自然是不对的,她只不过借这个机会,羞辱一番己水烟。半路却杀出这等狗奴才!

姬扶桑转过头,平静无波的眸子望着坐在下首的水贵妃,“噢,放肆?”

水贵妃忽然被姬扶桑的眼神吓得紧捏一把冷汗,那双看似平静无波的眸子下面,不知隐藏了多少波涛在不断的汹涌,仿佛要将她淹没在他的眼睛之中。

“你。”

“莒皇,你说这公然羞辱我虞国的三皇子,又该当何罪呢?”

姬扶桑的话就像殿外的那番风雪,将水贵妃全身流淌的血液被冻住了一般,那个不起眼的少年竟然是皇子,而她。水贵妃颓废的坐倒在地上,神望着坐在上首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她的命运全部握在这个男人的手中。

莒皇虽然不知道这姬扶桑来的目的究竟是为何,但他清楚,羞辱莒国是肯定的,不然那身后怎会有十几个通身不凡的男子?这次若是治了水贵妃的罪,他们莒国将颜面何存?可若不治,这姬扶桑会放过这次狠狠羞辱他的机会吗?

就在莒皇紧锁眉头之际,己水烟站起来,提起梨花案上的美酒,走到己扶桑的跟前,笑着道“公子,何必为那不相干的人坏了情绪?”

“罢了,本太子倒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只是我虞国的颜面因此而毁,你让我如何向父皇交代?”

“这倒不难,先前皇后说让我在芙蓉殿待上十天半个月,何不让贵妃娘娘也待上几日,免得又一次冲撞了不该冲撞的人呢?皇上觉得如何?”

己水烟的话将莒皇那紧锁的眉头抚平,心里对这个不曾见过的七女儿反感之意少了不少,脸上渐渐的堆起一丝和善的笑意,满意的点点头。

“水贵妃,今日过后,你就在那嫻吟宫待着吧,哪儿也别去了!”

对于莒皇的处理,姬扶桑也没说什么不是,毕竟美人之意难拂,只是跟在姬扶桑身后那十几人当中,不乏有心里不舒服的,心里暗自将己水烟已经定义为红颜祸水的地位。

水贵妃之事,如此便掀过去了,殿内又是一阵歌舞升平,斛胱交错,倒也一片和谐景象。

己水烟独自一人抱着酒坛,坐在之前那个阴暗的角落里独自喝着酒,这时,姬青娐提着酒坛,跑到己水烟跟前与之对饮。而姬扶桑坐在莒皇的下首,目光望着殿中那些尽情舞蹈的歌姬,眸中一片深思。

“素闻莒国上至八十岁的老叟,下至三岁稚童,无一不对六艺精通,小生不才,倒想向各位请教一番?”一身穿藏青色袍子的男子挑衅的说道!

热闹的大殿瞬间安静下来,战,若赢了,莒国的颜面不会有损,有可能得到皇帝的青睐,仕途便更加顺畅,若输了,则反之,莒国众臣一片沉默!

半盏茶之后,大殿之中,竟无一人回应,那身穿藏青色袍子的男子嘲讽的道“看来,这莒国之行,算是来错了,果真如家父所说一般,都是一群伪君子!”

“哼,狂妄,我泱泱大国,怎会忍你这般无礼,今日我李贤来会会你!”

“总算是有人敢出来了,还不算太差!说吧,你会什么?”

“莫要欺人太甚!”李贤愤怒的道,他本是这皇城十大贤才之一,从来都是被人仰视的存在,竟被这虞国之人羞辱,他怎能咽下去这口恶气?

“这位公子,不是在下欺人太甚,而是本公子真的怕你输的太惨,于心不忍啊!”藏青袍男子摆出一副同情之色。

“哼,在下不才,对棋艺倒也有所研究!”尽管李贤心中的愤怒已经可以汇聚成一条河流,良好的儒家思想不得不让他强压下心中的那份愤怒,谦虚的道。

“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李贤手执黑子,那藏青袍男子手执白子,两人你追我赶,你围我堵,杀的不亦乐乎,大殿之人,皆盯着棋盘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你说,这一局谁会赢呢?”姬青娐停下往嘴巴里灌美酒的动作,戏虔的说道。

“三皇子不是知道吗?何必要来问我?”己水烟手执手中的酒樽,目光却是盯着那姬扶桑,心中苦涩一片,公子忘掉了她呢!这苍天还真是不公,前世的申候,就是她今生的父亲,公子却是他国的太子,所有人的记忆都消失了,唯独她脑海中的记忆还是那么清晰。

“公主这是看上我皇兄了,莫非已经对他芳心暗许,此生唯他不嫁?”

己水烟并未理会姬青娐戏虔的话语,她和公子的之间的纠缠,又岂非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楚的?

坐在远处的姬扶桑早就知晓那一道目光究竟从何而来,他心中的那抹悸动是骗不了他自己的,只是,他是虞国的太子,终究所有的事情不是他所能改变的。作为一个太子,这些所谓的儿女情长,不是他有资格所能拥有的。

“我说公主,你一个人倒是别喝闷酒啊,有什么心事倒是说说?”姬青娐一脸的无奈,这都遇见了些什么样的怪人,一个个的都喜欢喝闷酒!

“这些年,他过的好吗?”

他?姬青娐疑惑的望着己水烟,皇兄从未离开过虞国,而这眼前这位能坐在这里的,地位到底是不低的,在莒国的女子可从来都是养在深闺之中的,她怎么觉得眼前这位好像认识皇兄很久了呢?可是不应该啊!

“输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越来越糊涂了呢?”

己水烟指着之前那两位切磋棋艺之人,呢喃道“棋局,你们赢了呢!”

这下姬青娐才恍然大悟“公主如此说,是因为之前不知道吗?”

“我并未说过我知道啊,是你自己想多了!”

姬青娐一阵气结,这个女子好狡猾,她的智商自从遇见这个女子之后真的就不断的下降,在一起喝了有一个时辰酒了,一句有用的话也没问出来,反而自己落进了人家的圈套。

己水烟并未理会姬青娐的郁闷,她兀自站起身,向前走去,离姬扶桑大概有五六尺左右,她便停在原地,望着高高在上的莒皇道“父皇,恰逢今日你的寿宴,儿臣倒是准备了一份精美的礼品,不知父皇可有兴趣一观?”

莒皇为掩饰刚才那李贤败在虞国使臣手下的尴尬,现在又有人出来解围,自然心里是一百个愿意。“好,为父可要好好看看小七的寿礼。”

己水烟环视四周,恰巧之前那李贤与虞国那藏青袍男子对弈的梨花案还未撤离,她将案上那棋子扫落在地,只闻棋子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满意的的扬起嘴角。

众人一脸迷茫的望着己水烟,这七公主要干什么?

己水烟未曾理会疑惑的众人,对着姬扶桑灿然一笑,伸手便脱掉了脚上的鞋子,一双雪白的玉足暴露在众人面前,她轻抬玉足,脚尖站在之前散落在地上的棋子,脚踝处的铃铛随着她跃过一颗又一颗棋子而发出欢快的声音,她长袖轻甩,若翔若行,若竦倾,兀动赴度,指顾应声,红衣从风,长袖交横,瞬息万变的舞姿让殿中众人目不暇接。

她轻盈似飞燕,机敏若惊鸿,曼妙的舞姿闲缓柔美,变幻中却迅疾而又轻松。她的舞姿,舞醉了众人。唯独姬扶桑眼神中出现若明若暗晦涩的光芒,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舞,可是心中为何这样熟悉?仿佛这舞已经刻在他的灵魂。心中若有所思,手中动作却未停止,他腰间含光出鞘,形如矫龙,神光深敛。视之似不可见,运之若无所有。他右手握剑,左手执玉箸,敲击着含光,他手中的动作随着己水烟的舞步时而轻缓,时而急促,两人配合之默契,仿若演练过上百次一般。

己水烟一双含情目紧盯着姬扶桑,原来公子还记得,虽然他忘记了她,可是有些东西已经刻在灵魂深处,怎么可能会忘掉?

姬扶桑同样凝望着那一袭红衣若游龙的女子,她的泪眼迷蒙,粉面带春,突然,她粉面之上绽放出一朵如芙蓉般的笑颜,姬扶桑手中动作轻滞,仿佛这世间所有的文字都无法描述这样美丽的笑容。

就在姬扶桑呆愣之际,己水烟踏出的动作也戛然而止,只有那铃铛的余音还围绕在众人的耳中。

大殿之中,不知是谁将那玉盏打碎,这才惊醒了沉醉在舞中未清醒的众人,也将沉醉在那笑容之中的姬扶桑惊醒,他环视四周,而那笑容的拥有者却不知所踪。

只留散在地上的棋子还散发着那红衣女子足底的余温,一双绣鞋安静的躺在一侧,他走至那双绣鞋跟前,并将它轻轻捡起,眼中若有所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