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五章师兄、师姐

戏辰 | 发布时间:2020-09-16 23:31:45 | 阅读次数:16800

念,威机关头,基础之下,可保一命。”  一个青年带着王飞、林冰然、许逸走在道上,手一翻,掌心变来三块灵玉,交到三人,续而,他又一挥袖子,取来三个小钱袋。  “这个是储物袋,也可以可以容纳一些物品,里面了储存一篇修炼功法,和两块代表中国师尊弟子身那人姓王,单名一个飞字,排在许逸后三五个,但在天赋方面,却比林冰然、许逸强上几分,当时,甚至惊动了另外两个护法,纷纷想收下王姓少年,然那个王姓少年,却是拒绝了另外两个护法,选择了冯老。。...

  许逸、林冰然与另一个王姓少年,入了冯老门下,余下一些资智不错之人,则被他人收入门下,这次要说议论最多之事,莫过于那拜在冯老门下,王姓少年。

  那人姓王,单名一个飞字,排在许逸后三五个,但在天赋方面,却比林冰然、许逸强上几分,当时,甚至惊动了另外两个护法,纷纷想收下王姓少年,然那个王姓少年,却是拒绝了另外两个护法,选择了冯老。

  “王师弟、许师弟、林师妹,此物乃师尊亲手炼制,上面蕴含着师尊一丝心念,威机关头,基础之下,可保一命。”

  一个青年带着王飞、林冰然、许逸走在道上,手一翻,掌心变来三块灵玉,交给三人,续而,他又一挥袖子,取来三个小钱袋。

  “这个是储物袋,可以容纳一些物品,里面已经存放一篇修炼功法,以及一块代表师尊弟子身份的令牌,切记,令牌不可随意展示,且要小心存放,莫要丢失。”

  青年望着三人,嘱咐着。

  转过灵岳派外围,青年将许逸、王飞、林冰然带到一处宁静之地。

  这地方,生长着一颗参天大树,树下搭建着三个木屋,附近却是绿然树林,三间房屋,许逸居住在左旁,林冰然居住中间,王飞则是右边。

  “此地存在一些诡异,若是寻常人,难已走出此地,师尊已经吩咐,师弟、师妹要是能修炼至凝气三层,便能走出此地。”

  青年这句话,让三人皆是一楞,内心有些着急,三人相视片刻,转身回到自己的屋里。

  许逸坐在屋内,打量着手中青年所给的储物袋,但他不清楚,怎样开启储物袋,怎样去获得里面的功法,他是个呆不住的人,若要永远被困在这里,倒不如死了算了。

  “刘师兄说过,想出去····必须修炼到凝气三层,他说是在储物袋内,却没有说明方法,莫非是个考验?”

  许逸内心暗想,眉头不由皱起,想了无数方法,但无一能开启储物袋。

  正当他苦思冥想之时,门外传来“咚咚”敲门声。

  “咦,是你!”

  来人是王飞。

  “王师兄,不知找师弟何事?”

  许逸疑惑的问道,可还没问完,那王飞直接推门而入,并将门关上。

  他这个举动,让许逸猛然一震,整个人与王飞保持距离,身子在不断后退,表面上露出恐惧之色,内心却在想着方法,也在猜疑王飞究竟想做什么。

  “你,你别过来。”

  见王飞走近,许逸急忙开口。

  “许师弟,莫要害怕。”

  “方才刘师兄说过,想离开这里,起码修为需要凝气三层,虽然我不清楚凝气是什么概念,可其间一定很难,甚至连方法都没有留下,这让我们怎样修炼····”

  “不过,这些并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住在这里的日子里,要怎么样解决肚子的问题。”

  王飞说着说着,神情激动起来,但却被他肚子的叫声,打断了。

  听着王飞前面的一番话,许逸表示同感,可听到后这句话,就有些十分无语了,没事不去想怎样解决修炼问题,他倒好,想着怎么在这里弄到吃的。

  “王师兄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方法,不妨说出来,师弟···师弟也有些额了,这不是想着想着入神了,一时间把这事忘记了。”

  许逸表示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笑着看着王飞。

  “原来师弟也···不满师弟,方才来的路上,我暗地观察过,在这片林子里,有一些鸽子、兔子、山鸡什么的,师兄若是自己独吃,岂不是对不起师弟,这不,来找师弟和师兄一起。”

  王飞拍了拍许逸的肩膀,哈哈一笑。

  王飞比起许逸大上几岁,自称为师兄自然不过分,但他却不控制力道,这随意的拍几下,拍的许逸龇牙咧嘴,可他表面上却只能装着一份赞同的模样,如若不然,他无法想象,这王飞会做出什么事情。

  这片林确实茂密,一眼看去尽是绿色,现如今透着光看去,仿佛都能看到一些流动的光,时间大约过去一炷香,许逸便跟着王飞进了林子。

  林里有不少雾,若是两人不紧紧跟随,恐怕会走丢人,好在王飞早有观察,走着一条路线,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而这里却有一片小溪,在小溪之间,有一座桥。

  许逸、王飞测试走过去,可还没走到桥面,便发现前面仿佛有无形的墙,无论他们怎样努力,也走不出这里。

  在小溪的左测,同样是一片小林,二人来到林口之时,便听到鸟兽的叫声,二人相视一眼,纷纷走了进去。

  许逸从小生在皇宫,对这些捕鸟之事,一窍不通,被王飞鄙视一番之后,他站在了一旁,而王飞则是在布置一些陷阱,并将身上的一些干粮取出,放在陷阱的上面。

  这些仿佛,许逸从来没看到过,他记忆里的鸟,是一种十分美味的鸟,几乎每天都能吃上,可随着美味的增加,使得他渐渐淡忘了它,如今想起来,不由的流下口水。

  嘭嘭。

  “抓住了!”

  许逸想法的说道,立马往陷阱哪里走去,可一打开陷阱,却发现什么也没有,里面的食物,却失去了踪影。

  这时,王飞走了过去,发现什么都没有,直接动手打了一些许逸。

  “都怪你,好好的叫什么叫,要不是你叫了一声,那鸟肯定抓到了,现在倒好,不仅鸟没有抓到,连粮食都没有了一些,要是再抓不到,有你好看的!”

  王飞狠狠地登了一眼许逸,将他推倒在地上,走到陷阱旁边,再布置了一个陷阱,而粮食却少了很多。

  而许逸却是楞在哪里,从小到大,很少人敢这样对他,几乎可以说,他的出手都是娇生惯养,现在遭遇到了这样的对待,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可他知道王飞比他大,比他厉害,所以,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王飞旁边。

  遇到这样的状况,许逸心里不好受,就没有留意能不能捕到食物,只是站在旁边,发呆。

  “你还呆在哪里做什么,快上啊,都要跑了!”

  王飞说着,自己飞快的往陷阱追去,因为那陷阱里,引来了很多的鸟,甚至还有一只鸡,但它们反应强烈,王飞做的工具,险些就被弄破了,若是晚一些,恐怕都要逃跑了。

  被王飞这一叫,许逸立刻回过神来。

  最终,鸟、鸡还是跑了,王飞却不顾这些,直接打了许逸一顿。

  两个人最终什么都没有带回,反而,王飞自己带的一些食物,还被那些鸟吃完了,这让王飞十分不爽,有事没事,便去找许逸麻烦,也不知是其他原故,还是为了那些食物。

  许逸从回来之后,整个人变的十分沉默,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每天都在想着方法,想着怎样去获得储物袋里的功法,他现在浑身是伤,这些都是王飞打的,可他人小,没有能力反抗,每一次都被打的鼻青脸肿。

  “一定要得到这个功法,那个姓王的,整天有事没事就找我,每天都打我,这个仇一定要报!”

  许逸望着西方,咬牙切齿。

  一连三天过去,那个很少出面的林冰然,在她的屋子里,发出了一股气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