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 初来乍到

观潮听雨 | 发布时间:2020-09-16 | 阅读次数:20828

些刺眼的光芒。  寒气呼啸声刮过,卷过积雪尘埃,束带的衣袍猎猎直响,入目中广袤无垠之地杳无人踪,难见炊烟,坏绕天地的仅有这孤寂的风雪,将四野都色彩渲染的昏黄无尽。  苍莽大地,稀落的矮树,放目渐远,一直未变的仅有那种孤独的的悲凉和哀伤,这是宣府镇,大乾北地谷口边缘的积雪犹在,略显刺目的金黄自侧面移动,蕴着别样的韵味。倾斜山坡的矮树也被这种难以抵御的寒冷刺地有些灰败,枝杈光秃秃的。只有残存的枯叶还缓缓颤动。。...

  寒风无情,凛冽而来。太阳懒散静止在起伏的山峦后,固执地将仅存的热度散射。荒僻山谷中浮沉的雪锐利似刀锋,被这日光映衬霎时染成了流苏般的颜色,漫天席地。

  谷口边缘的积雪犹在,略显刺目的金黄自侧面移动,蕴着别样的韵味。倾斜山坡的矮树也被这种难以抵御的寒冷刺地有些灰败,枝杈光秃秃的。只有残存的枯叶还缓缓颤动。

  深谷冷硬的路上,间或还有几抹枯败的蒿草。孤独的摆动在积雪与泥土中,倔强的半点微绿,乍看有些刺目。

  寒气呼啸刮过,卷起积雪尘埃,束紧的衣袍猎猎作响,入目中广袤之地杳无人踪,难见炊烟,环绕天地的只有这寂寥的风雪,将四野都渲染的昏黄无尽。

  苍莽大地,稀疏的矮树,极目远去,始终不变的只有那种孤独的苍凉和悲怆,这是宣府镇,大乾北地亘古不变的冬日景色。

  “叮咚,叮咚…”清脆的驼铃打碎了山谷中黄昏的宁静。

  “我武威扬!”凑前儿的趟子手,壮硕的声音将瑟瑟栖息在枯木上的乌鸦惊得四散,呼啦啦的振翅,对着不知名的远方掠去,冬日中夜来的快,商队为了找到合适的歇脚处。

  不得不加紧行程,荒原上的夜是危险的,说不准就会有杀身之祸。驼队马队自谷口行来,那二十几个镖师护在周围,隐隐似还存在某种联系。

  马车的箱子上,蒙着碎布。为首的趟子手背后正插着两杆小旗,迎着寒风呼啦作响。鞭声响亮,车马粼粼,驮队为首的是个精壮的中年人,鹰隼般的目光始终戒备打量着周围的动静。

  其余的这些镖师,或骑马或步行。模样精悍,自从英宗北狩,固守宣府的将领就一再龟缩,兵荒马乱的,少有像样的商队敢走口了,只是利益丰润,也促使些不要命的铤而走险。

  驮队的货品不少,若能平安抵达目的地,至少也能盈利个七八万两银子。这也就难怪有人敢在鞑子肆虐的冬日,不顾性命的行商了。

  大腹便便的商贾老板,始终跟在马车旁,可即便穿着名贵的貂皮袍,只是瞧那模样,却仍像是个健仆,双手拢在袖子里,不时掏出来,呼上一口浊气,捂捂皮帽下麻木的耳朵。

  “老爷,今晚看来是走不到镇上了。您看我们是不是临时将路线改一改。那位苏先生所言不错,只怕朝中如今也不安宁。自从进了关,这一路上太不寻常了。”

  隔着青布棉帘,那名商贾样的汉子压抑着不安的情绪,小声地请示着,只是如其所料,许久时间的沉默,没有声音回答他的建议。

  不过他好像还有些不死心,又道:“依小人看,自此改道去鸡鸣驿堡,借调些军卒返京,这样的路线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不必!”依旧是待了许久,车厢中忽然传来冷冰冰的回答,“不过是些宵小之辈,若真遇上,你们自可行离开,无须管我。”

  “唉!”轻轻地皱了皱眉,没有再说什么,雇主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而且主子的性格他也清楚,无奈对着前方看过来的镖头挥了挥手,驮队也随之粼粼而动。

  如此行了未多久,只听前方唿哨的趟子手声音顿止,对着后方喊道:“七爷,前边儿有个人影!”就似是被打破了平静的湖面,驮队顷刻紧张起来。

  “停!”就在此时,短衫打扮的镖头举起了左手,整个驮队都止了行进,趟子手心领神会伏在地上听了听。

  无数道目光扫了过去,有的镖师已经抽出了大刀,戒备的看着四周,不过入目尽是荒原,着实没什么地方能藏得住人。

  车夫们勒紧缰绳,随时准备调整驮队前进的方向。少顷,那人跳将起来,对着镖头摇了摇头,眯眼向远处眺望,苍莽的大地证实了他的判断,一无所有!

  “二子,过去看个究竟!”那精壮的汉子没说话,目光扫向官道一侧,只见一骑轻捷冲过,拨马而去,纵横蹄下生烟,行近一看,的确是个冻僵没了知觉的人。

  身子大半截埋在了雪里,按理说早就应该死地不能再死了,只是瞧这模样,面色红润,鼻翼间结了一层呼吸时的细霜,下马查探,倒还有些气息。

  跑江湖讲地就是个义字,更何况这人青杉方巾,分明就是个功名在身的诸生,既然撞见了,就无不救的道理,拧身回头冲着驮队大喊:“七爷,没事儿。是个流民!”

  说着将他自雪窝子里提起放在鞍上,策马而归。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大车上仔细一瞧,果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瞧这副模样,分明已经被冻僵,浑身上下狼狈不堪。

  轻探去,气息更是短促微弱。那老者自然也在,瞧见堂堂书生,却沦落这般模样,不由心生怜意,堪将入夜,左右没法再走,当下命人寻处安身,匆忙叫人将他抬入了车厢内。

  将那身霜冻的袍子褪了,寒雪擦身,羊皮裹身,吩咐下去熬好了姜汤,小心喂他饮下。青年直昏迷了半个多时辰,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所幸这镖头常年行事,多少还懂些医术。

  略作诊断,选穴下针。未待多时,只见那青年“唔”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眸,机械的衬着火光转了转,干裂的唇角似鲶鱼般张了张,却终究做不得声,似是疲累至极,再度仰面昏倒。

  “无碍,只是身子弱了些,元气未伤。休息休息便好!”镖头将针取了,拱手对老者宽心道,见他点头示意,也不再多说其他,转身自帐中退了出去。

  其实苏景早就醒了,方才耳际处传来的交谈自是一清二楚,只是口中似含着烙铁,干涩至极。一碗姜汤下肚,身子虽然恢复不少,可一时半会还是说不得话。

  “这是医院么?怎么身上半点力气也没有,刚才那老头子谁啊,穿得什么。”身子稍有缓和,无数纷乱似碎片般的念头纷至沓来,如今是景佑二十二年,我是石塘县的诸生苏景?

  顿时似中邪般吃了一惊,恍然挣扎坐起,只是久病后身子浮的厉害,软绵绵的,饶是竭力而为,也只能稍许移动指尖,其余却是痴心妄想。

  目光集中在补了众多疤痕的帐篷顶部,苏景深心浮现了更多耐人寻味的信息,只是在他看来多少有些荒谬怪诞,稍待知觉敛回不少,被冻得麻木的肢体,恢复温度后有种灼烧感。

  耳际处寒风肆虐,入目中只有昏黄,自己仰面躺着,帐篷中静地可怕,夕阳残照。将这气息渲染的略感悲凉,外侧隐约有些人声,不过隐匿在寒风中却都听不真切。

  呆怔的躺着一动不动,时至此刻他还以为自己犹在梦中。不过脑中的记忆又是这样的真实,难以抹去。开什么玩笑?不过是被货车冲了下而已,死就死了也犯不着这样吧?

  苏景是石塘县为数不多的诸生,家境只算殷实,父母早亡,发妻三媒六证已下,却未拜堂,未免耽搁乡试,便先辞别上路。说来这苏景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秋洪阻路,他与一众同年不得已在石塘县住下,只这月余中他便与揽凤院的石清婉姑娘两情相悦,更将科考忘得干干净净,典卖祖产地契拆借上来的盘缠,又那里禁得住这样挥霍。

  那姑娘虽身处风尘所,是个清倌,只可惜其中夹着鸨母,终难如愿。文书身契都在人家手里,苏景也无可奈何,不过如此用度,耽搁了行程不说,没了钱财又如何行得了路?

  终究不得已分开,相誓相守颇具些韵味,挥泪而行。处处拮据,苏景只好对付将就,不曾想厄运难退,直至科考放榜都未行至,黯然回返却又遇了鞑子。

  “借尸还魂?我他妈就这么倒霉!”观览着苏景这半生荒唐的行径,如此情形看去颇多古怪,散碎的记忆交叉浮现,弄得他头疼难忍,短时间内却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

  这诸生最后这段记忆有些悲苦,如今正是寒冬十月,行经路途曾被鞑子掠了,胁迫上路。后来被府军冲散,流离在外。不过这茫茫荒原,难觅居所,他只身着秋衣,一连捱了数日。

  又无水食,想来那曾受过这等苦,伤寒病重,以致体力不支昏厥在这官道一侧。这所有浮现在心头,却是令得苏景惊异更甚,怎么会有这等难以置信的事儿。

  自己不过是个小职员,可怜家中弱妻幼子,自己这既死。却叫他们如何过活,悲悯之情无从发泄,却是堵得他难以言表,只是如今既已如此,也是无法。

  当务之急还是该想想怎样活下去啊,根据这苏景的记忆判断,如今的朝代很像大明,只在细节上改变不少,体现出来就是远不像正史明朝强盛,甚至有些积贫。

  听那老者的口气,自己或是被救了。这些人看来对他还不错,至少没叫其冻死在冰天雪地的西北荒原,昏昏沉沉的,苏景扭头看向外侧苍凉的天际,只见如血残阳正映着他落寞的脸。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