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恶霸

紫伊281 | 发布时间:2022-01-12 | 阅读次数:17550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等到到了丰安县城。李明允把鸭蛋送还给林兰:“就帮你拎到这了。”林兰笑呵呵:“多谢你你啦!”李明允抬起头看了看天色:“这会儿集市怕是了散了。”这一路林兰对李秀才的看法大有改观,一是李秀才并不像她想像中那么文弱,一篮李明允把鸭蛋交还给林兰:“就帮你拎到这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到了丰安县城。

李明允把鸭蛋交还给林兰:“就帮你拎到这了。”

林兰笑呵呵:“多谢你啦!”

李明允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会儿集市怕是已经散了。”

这一路林兰对李秀才的看法大有改观,一是李秀才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文弱,一篮鸭蛋少说也有二三十斤,他一路拎来都不曾换手,犹如闲庭信步;二是李秀才居然还帮她考虑到这鸭蛋卖不卖的掉,不像是表面那样冷漠。

“没事,我有办法的。”林兰抿嘴一笑,这点小事难不倒她。

李明允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径自先进城去了。

林兰提了鸭蛋来到胡记药房。

胡记药房在丰安县那是大大有名,虽不是百年老字号,但胡记药房的胡大夫仁心仁术深受老百姓的爱戴,有钱人家请他看病,他收诊金,穷人请他看病,他只收药费,如果实在穷的连药费都出不起,他大手一挥,连药费也免了。别的大夫收徒不仅要收学费,还要签十年契约,帮他白干十年的活,而胡大夫对有心求学者,分文不收,还悉心教导,用他的话说,这世上多一个救死扶伤之人,便能少一分疾苦,此乃大善之举,何乐而不为?多么淳朴的思想,多么伟大的情操,能不叫人肃然起敬么?

当然,做好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是胡记药房虽然生意红火,但贴的也多,所以,胡大夫开了这么多年药房,非但没赚到钱还亏本,要不是附近的药农感念胡大夫的善心善行,愿意把草药低价卖给胡记,胡记早就关门大吉了。

林兰也是这样想的,宁可少赚几个钱,也要把草药卖给胡记,权当是给胡大夫的学费。

“小师妹来啦!”在负责维持病患看病秩序的二师兄王大海见林兰来了,笑呵呵的过来打招呼。

“二师兄,师父呢?”林兰把鸭蛋放到药柜后面,又解下竹篓。

“师父出诊去了,大师兄在里面坐堂呢!”王大海接过竹篓一看:“呵,这次采了不少菖蒲啊!店里正缺这个呢!”

“就知道店里缺,我特意采的,咱们这一带菖蒲太少,费了我不少功夫。”林兰挽起衣袖:“我帮大师兄坐诊去。”

王大海忙道:“不急不急,小师妹先去吃饭,我让厨房给你留了饭。”

林兰笑嘻嘻的做了个鬼脸,马屁道:“还是二师兄好。”

正说着,只见胡大夫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后面跟着背药箱的五师兄,耷拉着脑袋,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林兰和王大海面面相觑,莫不是师父今儿个遇到疑难杂症了?

“师父……”林兰和王大海恭谦的叫了一声。

胡大夫点了点头,叹了一气往内堂去了。

王大海叫住五师兄莫子游,小声问:“师父他老人家这是怎么了?”

莫子游把药箱一放,义愤填膺道:“都说恶人有恶报,狗屁,我看祸害活千年才是真的。”

“五师兄,捡重点的说。”林兰急切道。

莫子游对两人招招手,示意他们附耳过来,小声说:“张大户家又出人命了。”

林兰倒抽一口冷气:“又害了哪家姑娘?”

“是张家一佃农的闺女,因为欠了张大户五两银子,张大户就把人家闺女拖去抵债,那姑娘也是个烈性子,不堪受辱,今早吞金自尽了……”莫子游舌头一伸,眼睛翻白,做了个死翘翘的表情。

“我和师父赶去的时候,那姑娘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不住的流泪,哎!师父有心救她,怎奈回天乏术。”

林兰听得窝火:“怎就没人管管?如此欺男霸女,作恶多端,还有没有天理了?”

王大海冷哼一声:“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是见钱眼开的官老爷。”

莫子游摇头叹气,摆摆手:“我看师父他老人家得有阵子不痛快了,咱们都小心着点吧!”

师父心情不好,林兰想请教问题显然不方便,吃过饭,在药房帮了会忙,林兰就告辞了,拎了鸭蛋去丰安县城的叶家。

论金钱实力,叶家远胜于张家,但叶家行事低调,偶尔也施施粥,接济下穷人,叶家家主因此博了个叶大善人的称号,听人说,叶家朝中有人,所以,张大户在丰安县谁都敢惹,唯独不敢惹叶家。

很凑巧,林兰跟叶家管食材采办的姚妈妈认识,林兰打算把这篮鸭蛋销到叶家去。

“林兰啊!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府里的人吃鸭蛋都吃腻味了。”姚妈妈看着满满一篮子鸭蛋为难道。自打认识了林兰,叶府的餐桌上似乎就没断过鸭蛋,阖府上下对此都很有意见,她这个管食材采办的压力很大啊!

“姚妈妈,您就再帮一回吧!再说,鸭蛋好啊!有营养性温凉,滋阴清肺,什么燥热咳嗽、咽干喉痛、腹泻痢疾吃了都好的……”林兰说起来一套一套。

姚妈妈苦着脸:“我知道鸭蛋的好处多多,可是……大家真的吃腻了。”

林兰只得厚颜道:“那您拿去做咸鸭蛋啊!夏天配白粥最美味不过了,就此一次,以后再不来麻烦姚妈妈了。”

姚妈妈挨不过面子,说起来林兰还救过她家媳妇和孙子的命,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姚妈妈勉为其难道:“那好,这次就先收下。”

林兰大喜:“多谢姚妈妈,姚妈妈真是个好人。”

姚妈妈苦笑,希望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解决了鸭蛋,林兰一身轻松,准备回家。

涧西村的小路上,姚金花扭着腰身,面带笑容,心情愉悦。

她刚去了趟王媒婆家,得了个天大的喜讯,说是丰安县的张大户有意纳个年轻貌美身体康健的姑娘做第十八房小妾,聘礼丰厚。张大户今年五十有三,家中妻妾成群,可惜人丁单薄,年过半百膝下无子,只有三个丫头,张大户放出话来,哪一房妾室若能给他生个儿子,奖励良田三百亩,黄金八百两。姚金花一想,年轻貌美身体康健,林兰不正合适吗?要是林兰嫁过去,有幸生个儿子出来,那张家偌大的家业可就全归了林兰母子,她这个做嫂子的也能沾光。她已经让王媒婆去张大户家回话,王媒婆拍胸脯打了包票,说这事肯定能成,让她静候佳音。

姚金花越想越美,仿佛看到了一堆金子在她眼前闪啊闪……一不留神踩到了一堆软绵绵的东西,差点滑倒。

姚金花低头一看,原来是堆牛粪,气的直跳脚,骂骂咧咧:“倒霉催的,谁家的牛这么不长眼,到处拉屎,等老娘以后有了银子,也去住大宅院,再不住这种破地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