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绘世凰女》 004 自信的废柴 免费试读

峨嵋 | 发布时间:2019-09-11 | 阅读次数:12770

主人公叫夏皎夏江的小说叫《绘世凰女》,这本小说的作家是峨嵋最近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文中的恋爱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光辉伟大崇高神圣的圣灵师夏皎,传说就从这里开始!------------------------------------七年之后,律斗界珊瑚城市第19次冲击之后天第一层,不成功!夏皎郁闷地收敛平复体内的真气,...体质废成她这样的,真太出类拔萃了。如果有修炼废柴选拔赛,她毫无疑问可以冲出律斗界,走向诸天万界,问鼎一下最废大奖。。...

光辉伟大崇高神圣的圣灵师夏皎,传奇就从这里开始!

------------------------------------

七年后,律斗界珊瑚城

第十九次冲击后天第一层,失败!

夏皎郁闷地收敛平复体内的真气,再次努力振作,直面惨淡的人生。

体质废成她这样的,真太出类拔萃了。如果有修炼废柴选拔赛,她毫无疑问可以冲出律斗界,走向诸天万界,问鼎一下最废大奖。

枉费江爷爷千辛万苦,给她找来这么多丹药,换成别的普通人,现在怎么也能堆出个后天三层了。

她却连第一层都总是突破不了……

好在她对身体的感知,达到极为精微的程度,可以感觉到每次修炼后,那微乎其微的一点点修为增长,否则她大概早就受不住打击,彻底放弃武道修炼了。

夏皎叹口气,站起身推门走出静室。

江爷爷从来不会责怪她修炼进境太慢、浪费他辛苦挣来的丹药,可每次想到,要向这个唯一关心自己的亲人公布坏消息,夏皎还是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好受。

她漫步走进花园,忽然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店里的两个小二,垂头丧气蹲在台阶上,一副生无可恋的颓废姿态。

就算她冲关失败,他们也不至于这样失落吧?而且,她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到前面看店、招待客人?江爷爷呢?”夏皎问道。

“还看什么店啊?秦大师都要走了……”其中一个名叫“半斤”的小二,瓮声瓮气答道。

“秦大师要走?为什么?”夏皎很吃惊。

秦大师是夏家唯二的两个灵师之一,擅长绘画灵符,在夏家是摇钱树一般的重要存在。

下界的灵师极少,律斗界满打满算也不足百人,所以即使秦大师性情乖张狂傲,目空一切,夏家上下依然将他当菩萨一般供着。

江爷爷掌管的夏记商号,就是靠出售灵符,在珊瑚城打响名声。

珊瑚城外连绵群山中有大量凶兽出没,更有为数不少的灵药和天材地宝,是律斗界修炼者卖命发财的地方。作为这边境地带的著名小城,自然也成为修炼者们进出险地的必经之路,各种修炼者急需的灵药灵符与兵器阵图,都十分紧俏畅销。

虽然夏记商号每月只出售十张灵符,可为了争夺这购买灵符的名额,许多修炼者宁愿多花一些灵珠,也愿意到店里买各种修炼用品,好跟掌柜夏江混个交情,能够优先购得灵符。

如果秦大师不再提供灵符,那店里的客人至少会流失掉一半。

另一个叫“八两”的小二听到夏皎的话,再也压不住怒气,猛地抬起头忿忿不平道:“还不是因为家主在背后搞……”

他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大惊失色的半斤捂住了嘴巴:“你胡说什么?让主宅的人听见了,肯定把你赶出去!”

家主想赶走夏江和夏皎,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夏家窝里斗,他们这些做工的小人物,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谨言慎行,保住自己的饭碗要紧。

而且,跟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夏皎明白过来,重复先前的问题:“江爷爷在哪里?”

“在秦大师的院子里。”半斤一边回答,一边仍死死捂住八两的嘴。

秦大师的院子,是夏记商号中最大最好的,平日他就在里头静修制符,门前日夜有护卫把守,就是夏皎也不允许随意靠近。

今日看门的人不见踪影,夏皎压抑住心头的兴奋好奇,轻手轻脚摸到门边。

院子里传出秦大师尖锐刻薄的声音:“夏江,我这些年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你也不用多说什么,今日我是非走不可的。所谓人往高处走,别家给出的条件比你好得多……”

夏江,也就是夏皎口中的江爷爷,语气平静道:“还请秦大师明示,别家是哪家?所谓好得多的条件,又是什么?”

“这你不必多问,反正从今天起,我是不会再为你家绘制灵符了,你另请高明吧。”秦大师哼一声道。

“订金已收,明日客人就要上门取货,现在还差一张烈焰符未曾绘制出来,大师如此一走,有损夏家商号的百年信誉。”夏江就事论事道。

“那是你的事。嘿嘿,相识多年,我老秦最后奉劝你一句,与其把丹药浪费在那个小废物身上,倒不如想想,如何治愈你自个儿的伤势,至不济也给自己准备一条后路,何苦与家主对着干?知道的说你重情重义,不知道的说你冥顽不灵、愚不可及!”

秦大师口中的“小废物”指的就是夏皎,在夏家乃至整个珊瑚城,她是公认最废的,没有之一。

这样的轻蔑鄙夷,夏皎早就麻木了,连发怒的力气都提不起来。而且她心里自有一套想法,并不感到自卑自怜。

她只是体质比较差,修炼比较慢罢了,其他方面,她厉害着呢!

砰!

一声巨响,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用力砸在地上。

“皎皎若是废物,你们便是猪狗不如蠢材渣滓,滚!既然家主不在意夏记商号的名声,我夏江又有什么好在乎的?!滚出去!”夏江突然暴怒起来。

夏皎忽然有点儿想哭,也只有江爷爷这般不求回报地将她捧在手心,拼尽全力维护她。

他不在意别人对他的冷嘲热讽,却容不得有人说她一句不好。

秦大师一向被奉承讨好惯了,没想到脾气温和好说话的夏江会突然爆发,指着他鼻子叫骂,登时气得脸色发黑,冷嗤一声“疯子”,转身拂袖而去。

夏皎闪到门后,不想跟他啰嗦,待他走远了,才走进院子里,拉住夏江的衣袖道:“江爷爷,别生气了。秦大师有眼不识金镶玉,我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夏江:“……”

为什么他每次想安慰这个小姑娘,最后都只能哭笑不得地把话吞回去。

“秦大师……是家主故意将他叫走的吗?”夏皎是真的不把别人的冷言冷语当回事的。

与其悲愤自伤,不如想想怎么解决现实问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