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小家碧玉

开胃山楂 | 发布时间:2020-06-28 | 阅读次数:28142

这个时代、这个家庭,如果,当然是不能避免出现的,而已真要摊到自己头上了,却又不能够如此淡然的面对自己。心里的感触、终归是有的,倒也不是排斥这些,而已前生的那些羁绊一直让他无法无法释怀,也许老天爷让自己回到这个时代,是给自己某种意义上的解脱,这对他来说简单了说,就是腊八那天,邻村吴家人会过来相亲,到时候自己看看、那家姑娘看得中不,如果可以,这亲事大概就这么定了,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这几天,自己那嫂子在吃饭时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及娶妻生子的事,什么“婆婆老病无依,只盼苏家能有个后,说来都是她这做嫂子的不是,只给苏家留了个女娃”云云之类,这些话他听两句自然就懂了,后来又从一些片言只字里组织起来,倒也明白了个大概。

  简单了说,就是腊八那天,邻村吴家人会过来相亲,到时候自己看看、那家姑娘看得中不,如果可以,这亲事大概就这么定了,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说到这娶妻生子的事儿,既然来到这个时代、这个家庭,那么,肯定是不能避免的,只是真要摊到自己头上了,却又不能够如此淡然的面对。心里的感触、总归是有的,倒不是抵触这些,只是前世的那些羁绊始终让他难以释怀,或许老天爷让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就是给自己某种意义上的解脱,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好的结局。

  他仰起头,天上徐徐而下的雪花中,慢慢堆现出一张女子的脸,女子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右腮处隐隐现着暗色的胎记。他望着她,嘴角动了动,终然还是微笑的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说来也只是个插曲,真的要论到让苏进头疼的,还是他怀里的那女鬼。这几天总是没预兆的就给他来这么一句“你什么时候上京”,他是无可奈何了,这女人就像吃了秤砣一样,铁了心要逼自己上京辅佐宋帝收复燕云。

  当然、可不要误会她是什么忠君爱国。

  只是因她要去幽州地头下面挖一件物事,不过眼下幽州是契丹人的陪都,自然不可能让你一个汉人在那边掘地三尺的找东西。至于这“掘地三尺”的原因,是因这女人本是先唐人物,所以她那时遗失的东西,自然是深埋于地皮之下了,具体是什么她没有透露、他也没有兴趣知道,但对这女人很重要应该是没错的。

  不过当前他只想找些商机恢复苏家往日荣光,说的土一点、就是想赚几个钱,所以对于这做官什么暂时是没兴趣的,但碍于女鬼反复纠缠,便说以后看机会把她交托给其他有能力的人。

  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不过那女人也是比较有意思,每次就是这么一问,听苏进这么回应,却也不像之前那般拿剑来逼迫他了,但却会在隔段时间后,又会问这么一句,或许她认为过段时间后的苏进会改变主意,当然…这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

  慢慢悠悠的,日子还是有条不紊的滚到了腊八这一天。

  晨鸡啼鸣后,拉开最忙碌的片景,这个安宁的小村庄此时已是灯火通达着,尽管天还没有亮透,但挨家挨户的,却是传出各种嘈杂的喧闹声。

  鸡犬声早就充斥在整个村庄的上空,比较有趣的是还夹杂这那哄闹的杀猪声……

  几家殷实人家将头大猪五花大绑好,架进大浴盆里,大猪仰着脑袋极力挣扎,发出刺耳的呜咽,那几个帮衬的农家汉子此刻自是不敢懈怠,卯足了力将大猪按住,一边的杀猪翁已经磨好了刀,朝刃上吹了吹……

  农妇们此刻也是不得空闲,架锅放水、生上柴火,之后便在水井边淘洗起了黍米果子,不一会儿,那韵白的粥味儿便从窗户口飘了出去,一家又一家、连成一片,那便是一笼白云架在榆丘村上空,随着热气的排开,脚下的冰雪变得柔软清沥起来,空气也逐渐湿润,摸一摸鼻尖,似乎沁出了汗水…

  ……

  陈苓抹去鼻尖面额上的微汗,将一束桑柴塞入灶内,架好,即而起身将锅内的腊八粥捣匀,而后赶着脚跑出去要将刚才绑好的土鸡杀了,但她刚踏出门的那一刹那,便听到了一阵小女孩的拍手欢庆声……

  “耕叔好厉害~~”

  远远的,一个青袍书生放下菜刀,扭过鸡脖子,开始往碗里放鸡血。

  ……

  嘭的一声,一只盛满热水的木盆搁在了地上,里边滚烫的热水排出阵阵热浪,一只湿透的肥鸡从底下浮了上来。

  书生拢起袖子,极为熟稔地扒起了鸡毛。

  他手边蹲着个小丫头,托着下巴,睁圆了眼睛瞅,似乎是什么新鲜的不得了的事情。

  书生笑了笑,将鸡淹进热水里洗了洗,抹去那细腻的小茸毛……此时陈苓臂挎着一盆腌白菜从院子进来,看到书生坐在屋檐下忙活,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从墙边拉过一张小凳,敛裙坐下,将木盆搁在脚边。看了会儿低头忙活的书生,抿了抿嘴,应该是有些不快,但这大过节的,却也不好真个挑明了去说道,不吉利的……

  “额…这个……仲耕。”

  她极力的措了下辞,“…是如何会这活的?嫂嫂、之前可不曾见你做过的。”她觉得自己算是说的比较委婉了,最起码不会挫伤了人。

  嗯?书生偏了偏头,看似极力的想了想……

  “或许是脑子好使吧。”

  “额……”

  本来对于苏进干这些活,陈苓心中确实是不快的,但毕竟腊八杂事繁琐,本来往年还有老婆子帮衬,但今年老婆子病在床上,她一个人确实有些忙不过来,若是苏进还是像以前那般四体不勤的话,那陈苓自然是不会让他沾手,但看现在苏进这做事的模样……

  啧,还真不好去说了。

  而且今儿这日子,委实忙碌,往来往去的人也不少,东家西家短了什么竹漏长勺的,便过来借去使使,或者干脆叫她去看个事,这事儿忙起来,却是恨不得多长几双手脚。

  本来这一切都像是一部高速转动着的机器,所有人都在这机器的协调下周转作息,安然有序,但此时此刻,却是其中一个零件…出了故障,“嘎——”的一声刺耳,机器停了下来,整个村子的节奏也为之一滞,随即…这消息便流言蜚语的传开了去。

  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

  雪花儿继续凋零着,在苏家门前的踏脚石上布了一层完整的白膜,就在此刻,有两双鞋印盖了上去,一大一小,视线瞟上去……

  一少女收起纸伞,微微仰起那粉玉圆润的下巴。她上身一件格子缎花细锦,下身一袭裥蓝羊肠瘦裙,乌黑的头发挽成蝉髻,由一钗累丝花细贯住,远远看去,确实像个小家碧玉了。

  身边的老汉此时摘下斗笠,把那苍发稀疏的大脑袋露了出来。他老眼深陷、土黄面肤,鲜有补丁的粗葛麻衣套在身上还有些拘谨,手里提着腊肉与少女并立着,像极了那些不够本份的扈从。

  女子转过头来,“爹,这就是那苏家吗?”

  ……

  ******************

  白雪皑皑,笼在这一片宁静的山村里,萧瑟的桑榆林稀疏着枯枝,随着几阵刀风猎猎作响,放眼四野周遭,野禽绝迹,此刻这淅淅沥沥的雪花又是下了起来,进村的小道上雪花满路,忽的一个蹭响,一只雪兔从灌木丛中窜到了道路中间,而后却像雕塑似的杵在路上,偏了偏脑袋,那立着的毛茸长耳抖了抖,而后又是没有预兆般的跳窜到对边的灌木丛中去了。

  雪花儿稀稀落落的继续下着,那雪兔的脚印转瞬即没。

  ……

  “吱呀——”的一声,柴门被推了进来,随后发生的事情…便是这样了。

  ……

  *****************

  “这就是老吴你闺女吧~~样子可真好,来来~~先坐下吧。”

  草屋内,陈苓殷切的招呼着这对父女,将桌椅板凳摆好齐整,拿出家中不多的茶叶给他们泡上,又取了些果仁瓜子摆上,盈盈的茶水热气熏染下,倒是有了些闲谈的氛围。

  她合上支摘窗,又把房门掩上,支开小丫头去照看老婆子,等到准备事宜齐备了,拿手在裙角擦了两遍,又掸去衣袖上的灰尘,这才走近那对父女身前。

  “坐吧坐吧,别介意家里寒酸了,都坐着吧~~”

  老汉呵呵笑着,将斗笠搁在桌上,一屁股便坐在了长凳上。

  那女子斜瞄了眼凳面,只见黝黑的桑木凳面上沾了些泥灰,而且木屑绽出,蹙了蹙眉、僵直着上身坐了下去,不过微微挪出了半个屁股。动作是不大的,但不巧正是落进了陈苓眼里,陈苓面上微微一滞,即而笑着脸也是陪坐了上去。

  “这个老吴,还不知你家闺女怎么称呼呢~~”

  苏进这时候也是陪坐着,毕竟是正主,此刻坐着主位,随意的插着双手搁在桑木桌面上,看了眼这与她对面而坐的少女。

  望去年纪应该只有十六七岁,面色带着些稚嫩,不过样貌还是可以的。柳眉尖细直飞入两鬓,肤色白莹透粉,却不像个农家出身,身上的锦缎丝滑光洁,头饰亮美繁花,若是单独拿出来与群芳争妒,说是丑了……那无疑是在说瞎话了,只可惜~~她身边的老父寒碜了太多……

  “娌儿。”

  这话却是少女接的,从进门的那一刹那,她的脸就板起来了,没想到这所谓的读书人竟会是这副模样,长相普通也就罢了,毕竟是乡里人、哪能要求长得唇红齿白的。可他拿着只土鸡在水盆里拔毛洗涮,这可就有些过了,读书人的涵养体统去哪儿了?

  还有……瞧瞧他这身上的衣着,啧~~挽着半袖,他还真把自己当庄稼人了,那双手…也不知道洗干净没有,总觉得有股腥臭味传过来,真是恶心死了~~她蹙着眉头把起茶盏,瞥了眼苏进后抿了小口,待看清里面茶沫居多时,便是兴致缺缺的将茶盏按在了桑木桌子上。

  “嘭”的一声,声音是有些大了。

  陈苓脸上的笑意一滞,强装了笑脸,呵呵的~~却是一时忘了对词。

  边上坐着的老汉儿叫吴田渠,由于这脑袋瓜儿有些大,所以经常被人戏称大头吴,为人敦厚老实,做事也是勤快,在邻村名声素来不错。不过他这人就是从小太惯着儿女,已故儿女大了,却是对他不怎么样。

  前月这李金花过来说媒,吴老汉听对方是京师来的,又是个读书人,想必是不错的,再加上这女儿年纪也是不小了,像她这年纪,不少都在家里带孩子了,他这做爹的哪能不着急,所以也没有细致去打听什么,就约好腊八过来见见面,把孩子的婚事敲定下来。

  虽然见这书生样子一般,身子又是瘦弱,将来肯定是做不动活的,不过这不打紧,读书人做的肯定是大事,怎么可能跟自己这粗人相比,若是论这苏家门面……自己进来倒是有意打量了几眼,虽然屋子旧了点,但总体还是不错的,外边的牲畜棚磨盘屋子什么的,也都是齐全了。

  在这小乡村里,这就是好人家了。

  此刻见这女儿又是这副模样,可不能搅黄了这事儿,所以赶忙也是接上话儿…

  “这苏家娘子不要见怪,俺家这丫头性子倔了点,说话不知深浅的,但心眼还是好的……”又小声让这吴娌儿道个歉,不过少女却是装作没听见。

  陈苓自然不会真的去计较这些,笑了几句所言过重,便算是揭过这一页了。

  随后便是坑长的絮叨了,无外乎是自夸自好,又捧捧对方,说的两人像是牛郎织女一般,乐呵呵的、在心照不宣的情况下,倒也是谈的极为融洽。

  苏进在一边喝茶,偶尔牵扯到自己的话头,譬如乡试县学之类的,就回两句,更多的时候就是在那儿吃茶,倒不是吝啬这几句寒暄,只不过自家嫂子更热衷这个,所以他就没必要掺和太多。

  与他相同的就是对面的吴娌儿了,少女时不时抚抚发鬓、扶扶朱钗,陈苓偶尔问及,那也是敷衍着几声“嗯,哦~~”之类,虽然苏进并不是很想把这个词安在她身上,但是,事实确实就是这样的……

  她只是在那儿搔首弄姿罢了。

  茶水腾起的雾气萦绕在四人之间,慢慢的聚拢散去,一切似乎都向着圆满的方向进行着,不过遗憾的是,这终归只是假象,涉及到核心问题时,少女便放下了那抚鬓的芊手。

  定亲。

  五十贯。

  不能少。

  她惜字如金,只吐了这三个短句让人消化。

  旁边吴老汉立马尴尬了起来,这话说的确实有些势利,但他也没有办法,前几天儿子吴有儿派信说了,要自己想办法筹个五十贯铜钱打通关系,可是,这是五十贯钱啊!以他一个庄稼汉,哪有能力筹这么多银钱。这不,听说苏家本是京师商贾人家,那应该是有些余钱的,所以自己这女儿提这条件便觉得理所当然,不过还是觉得有些大开口了,只是他如今也是骑虎难下,本来还想说的委婉点,可自己这女儿倒是嘴快,眼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坐实一下了。

  “定亲,五十贯……这个,不能少了。”

  陈苓微微张开嘴,怔住了,这个变故让她一时间没了方向。

  苏进望向对头俏丽的少女,见她将视线高高的抬了起来,或许是笃定苏家拿不出钱,所以也就不必摆出多么诚心的笑脸,他松开一直插着的双手,摸了摸鼻子。

  “五十贯啊……”

  这念白像是自言自语,但在坐几人都听进了耳朵,他们把目光聚过去,也是在等这当事人会有什么反应。本以为是要砍些价的,可是……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几个人都摆出了各自震愕的模样。

  少女睁圆了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苏进,小嘴微微张开,又不知道该不该合上,老汉儿和女妇亦是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苏进,好似是听到了这世上最离奇的见闻。

  “哦,原来是出来卖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