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金黄色、权利唯墨殇

缘沐宇 | 发布时间:2019-09-04 | 阅读次数:23639

第六章黄色、权利“轰”她耳边炸起层层惊雷,仿佛脑子都快破一样。只是仅此一句话,她有一个平民的身份变成了尊贵无比的皇帝之子,有一个手指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变成了一个掌握一半生杀死大权的王子!而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世事无常,捉弄了一次还不足,还要来...
第六章金黄色、权利“轰”他耳边炸起层层惊雷,仿佛脑子都快破裂一样。只是仅此一句话,他由一个平民的身份变成了尊贵无比的帝王之子,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变成了一个掌握一半生杀大权的皇子!而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世事无常,捉弄了一次还不够,还要来第二次。第三次……老天似乎不想让这游戏结束的太早。没有皇帝意料之中的震惊,没有弦尔诺担心的苍白和暴怒,更没有那个人想看到的激动和振奋,只有冷漠和平静,他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终于明白了人的生存之道,就是这个“道”!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平静的就像这些是与他无关一样,他再次俯身,跪下,朗声道:“儿臣很是高兴再次见到父皇。”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情感。弦尔诺满脸心疼的望着他,墨殇,辛苦你了……皇帝微愣,随即大笑起来:“好!不愧是朕的皇儿,聪明的才智,超人的胆识,无所畏惧的态度,沉稳的性格……好!不是我皇家风范!朕果然没有看错你,来啊,拟旨,昭告天下,朕的四皇儿回到朕的身边,普天同庆,牢狱大赦,赋税免交三年。”“吾皇英明,谢父皇!”两人齐声道。“好好好,都起来吧,来,墨殇,朕给你引见,茶青,朕的贵妃,听说朕有个民间皇儿,硬要来一睹风采,听茶青说,你们还是同乡……”皇帝正兴致勃勃的说着却被弦墨殇一口打断了:“父皇,儿臣赶赴京城,舟车劳顿,疲惫至极,恳请父皇先让儿臣退下歇息。”“也是,那皇儿就先退下好好歇息吧,诺儿,墨殇就先住你那,等过几天墨殇的宫殿建好了再搬过去。”皇帝慈爱的说“是,儿臣先行告退。”两人再拜,然后退出了宫殿。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在往上看一眼。高高的金銮殿上,皇帝的身边,地位不是皇后却堪比皇后。她,一袭金光闪闪的贵妃服,头戴彩冠,在暗淡的光照下显得妩媚多姿。她紧紧咬着下唇,眼里射出悲愤之色,手紧紧拽着衣角,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万千情绪涌上心头……怎么,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么……他居然就是皇帝的四皇子,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老天爷,你是在惩罚我么……弦墨殇觉得在这漫长的宫殿甬道里走都是一种煎熬,他从没感觉到脚下的路如此漫长。“小心!”忽然脚下一个踉跄,还好弦尔诺扶住了他,正要说话,却感觉到几滴清冷的水滴落在手背上,弦尔诺一惊,抬头,只见黑暗中,弦墨殇的眼眸亮晶晶的,眼角还躺着一颗泪,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他比他想象中要坚强得多,至少他没在那个女人面前流泪,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墨殇,你的沉稳,就连我也是自愧不如啊。”弦尔诺幽然道。弦尔诺明显感到她的身体颤了颤。他克止住泪水,不让自己的脆弱过多的显现,是,弦尔诺这句话大有深意,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如今他有了权有了势,更有了地位,他可以把过去自己委屈的沉稳毫不留情的抹掉,更可以讨回自己以前所受的伤害和痛苦,这就是权力,他四年前四年后都败给了它,而如今自己却拥有了它,意味着什么?今后又会怎样……?“可是,纵使拥有它了又怎么样,我依旧,割伤了身体,淌着鲜血,那颗碎了的心早就零零散散了……”弦墨殇望着这让人喜又让人忧的深宫,神色凄然。“再过几个时辰,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了,包括沈序生和他们。”弦尔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了别的事,声色漠然,有一股说不出的寒冷。是,纵使很残忍,但他也要让他自己,这个世界,本就是这样,别人有权利可以要你死,你有权利,也可以一样,让别人活不了!弦墨殇猛然惊醒,心里翻江倒海,却不知还能说些什么,原来这场游戏才刚刚开始……“墨,父皇给你说了些什么?”见两人回来,弦清澂迫不及待的问。“明天你们就都会知道了,好了,不早了,墨殇也累了,都歇息吧。”还没等弦墨殇说活,弦尔诺就先说了,然后催促心有不甘的弦清澂回房睡觉。弦清澂朝他做了个鬼脸才恋恋不舍的回房,看着她恋恋不舍的目光,弦墨殇嘴角泛起一丝欣慰的笑。末了,弦尔诺在弦墨殇进房的时候说了最后一句:“小心桑茶青!要知道你们之间,早已什么也不是了……”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是吗?二日,圣旨一宣布,不止皇朝,全天下都沸腾了,因为这个消息而炸开了锅,奇怪的是,居然是叫好声。恭喜声占了大多数,意外是意外,却无人反抗,一日之内,这个无争议的消息便被所有人默认了,更让弦尔诺奇怪的是,沈序生居然也默认了!而弦墨殇的身份也就真正确立了,大殇的帝王的皇四子。“清澂,公子是四皇子,那就代表他是你的亲哥哥,你怎么还这么开心,你难道不怕……”“怕什么!”元廷之担心的话语被弦清澂一副无所谓的语气打断了“呵呵,有什么好怕的,我有秘密武器,这个秘密只有父皇和二哥知道,现在告诉你,你可别到处乱说。”弦清澂满脸兴奋,凑到元廷之耳旁,颜如玉,气如兰,惹得元廷之一阵瘙痒。听完元廷之大惊的看着弦清澂,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廷之,怎么了,受了什么惊吓么?”一个清幽的声音传了进来,元廷之回过神来,见弦墨殇走了进来“哇,公子,你穿这身衣裳很是威风啊!”弦墨殇穿的是皇子服,这一身华贵的衣裳为弦墨殇增添了一种高贵的气质。弦清澂娇羞的打量着他,穿上这身衣裳,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配上先前的气质,现在的他,俊秀洒脱,高贵淡漠,幽倦清雅,似乎更像一个神仙了。“是么?”弦墨殇淡然一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一身行头,他走到她面前,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呀,就爱调皮,又欺负廷之?”他对她依旧,他要让她知道,不会因为身份而将彼此疏远。她如此冰雪聪明,当然知道,朝他吐了吐舌头,模样天真可爱,惹人疼爱:“才没有呢,是廷之哥哥欺负我才对。”小嘴轻嘟,辩解道。“我哪有?小丫头,还学会恶人先告状了。”元廷之极其郁闷的说,惹得两人发笑,才回过神来,原来两人合起伙来捉弄他,三人嬉戏的轻松自在,完全没有因他是四皇子而有隔阂,还是像以前一样……而弦墨殇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点才这么做。末了,弦墨殇和弦清澂背靠背的坐在地上,望着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神情轻松悠然,即使如此,他们亦觉得快乐。“我们还是一样,对不对?”弦清澂的声音有些哀伤。“当然,而且是永远。”弦墨殇轻握着她的小手坚定的说。弦清澂无声了,紧紧倚在他背上,享受这世界上独有的静谧。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脚步声,弦墨殇睁开眼睛,见元廷之神色有些慌张,他将熟睡的弦清澂轻放在床上,然后为她盖上被子,温柔如水。然后走到元廷之身旁低声问:“怎么了?”“公子,贵妃娘娘要见你。”元廷之说完,弦墨殇忽然感觉自己的心慢了一拍,她……终于忍不住了么……?在去柔琴宫的路上,他的脸色很平静,一路上,所有人都在跪拜他,所有人都在奉承他,他的神色才有些黯淡,这就是权势……金黄色的权势……“四皇子请进,娘娘在里面等您。”走到宫殿门口,一宫女道。弦墨殇看了她一眼,走了进去。屋里闪着微弱的烛光,但正因为这些烛光微弱,摆放在一旁的珠宝。古董。奇珍异品才散发出它们的光彩,这些东西,随便抽出一样都是价值不菲。看着这些东西,弦墨殇不经苦笑,这些就是你想要的吗?呵呵,真的很璀璨……“四皇子莫不是看上了我这里的宝贝,那本宫倒要听听,是什么东西如此幸运,能让四皇子相中。”那一种熟悉的声音,那一种从心底的深处所嘣发出来的声音,如此轻盈婉转,如此美丽动听。弦墨殇转身,凝视着,这个自己曾经爱了那么久,现在却成为了他父皇妃子的女人。似是精心打扮了一般,她穿着淡粉色的衣裙,在微弱的烛光下却仍然能清晰的看清她那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滑若凝脂,那如云的秀发没有盘起,却像奔涌的黑色瀑布般洒下,美丽的眼眸波光流转,清秀的脸颊似擦了粉般妩媚动人。玉齿半露,红唇微微上翘,勾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弧线。她的姿色直把这悬挂天间的月牙儿都比了下去,可他却在凝视她几秒后便偏过头去,不再看她一眼。他这细微的动作在她心里却是根刺,狠狠的扎着她的心,她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无名烈火,本因再见他,心里那股思念便是喷涌而出,爱他的心比四年前更是热烈,如今他却对自己冷漠至极,甚至连多看自己一眼也不愿意,心里的怒火瞬间爆发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你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你到底是不愿看我,还是不敢?!”她冲到他面前,用手紧紧抓着他腰间的衣裳,仿佛要把他腰间那一抹白色的方巾抓破一般。两人近在咫尺,他似乎能听到她因愤怒而加快的心跳声。声音,在放肆的沸扬,也挥不去遗落的伤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