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3章 气晕了

桂仁 | 发布时间:2021-11-02 19:45:17 | 阅读次数:23177

究竟是刘姨娘,但是头先一句话也没整倒胡姨娘,却反应时奇快,瞧出林夫人的难为之色,热切的见状扶着她,“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怎么差?”林夫人得她这么一再次提醒,迅速反应时回来,面前这个烂摊子当着众人的面好处置,那就倒不如且扔开手,过会儿反正!“夫人晕倒啦!快去请大夫啊!”刘姨娘故作惊慌失措,大呼小叫。。...

到底是刘姨娘,虽然头先一句话没有扳倒胡姨娘,却是反应奇快,瞧出林夫人的为难之色,关切的上前扶着她,“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怎么差?”

林夫人得她这么一提醒,迅速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烂摊子当着众人的面不好处置,那就不如且丢开手,过会儿再说!

就着刘姨娘这话,她两眼一闭,身子假意晃了几下,便往她身上倒去。

“夫人晕倒啦!快去请大夫啊!”刘姨娘故作惊慌失措,大呼小叫。

旁人不管是真是假,总是要按着规矩办事的,三姑娘之事就暂时解了围。

周奶娘伏在春凳上心里真是不平!这些当夫人的怎么动不动就能晕过去?自己他娘的这么想晕,怎么就是不晕?

闹哄哄一大群人如众星捧月般送林夫人回房了。张蜻蜓眨巴眨巴眼,见没人搭理她了,上前去把那还跪着的小姐弟俩拉了起来。

拍拍章清莹的肩,“好丫头,够义气!我记着了!”

章泰寅把哭得满脸泪痕的小姐姐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张蜻蜓,板着小脸正色道,“三姐,四姐方才为你求情只是出于手足之情,无须惦记。倒是你,还是去母亲门外跪着请罪吧!四姐,我现在也陪你去,可别当真惹恼了母亲。”

噗哧!张蜻蜓差点给逗乐了,怎么从前没发现,这孩子可实在太有意思了!瞧这么个小不点,说话行事硬是跟个小大人似的一板一眼的。

林夫人倒下就倒下了,她还要去给她认错?那之前闹这一出算是怎么回事?岂不是脑子坏掉进水了?

忍不住伸手揉揉章泰寅的头,“小子,学规矩是没错,可千万别犯傻!”

章泰寅年纪尚小,远未到束冠的时候,一头枯黄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只是用根布条扎了起来,并不算太牢固。给张蜻蜓这一通揉搓,立刻松散开来,成了鸡窝。

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现在的样子狼狈之极。不禁涨红了脸,虽是姐弟,但终是男女有别,小男子汉的头怎么能给女子这么揉搓?

“你……你别再摇了!你可知男女有别的?”憋了半天,章泰寅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张蜻蜓哈哈大笑,索性把他头上布条都给扯了下来,绕手指上痞痞的玩着,“记住!我是你姐,想怎么揉搓就怎么揉搓你!”

犹不满足的又伸手捏捏他涨红的小脸,“嗯,这样气色看起来就好多了。行了,你俩小屁孩别在这儿凑热闹了,快回屋里去。这大日头底下,等着晒菜干啊?我还忙着呢,没空陪你们啰嗦了。回见!”

她把二人赶上归路,章泰寅又羞又窘,却又有些不一样的情绪在心头缓缓绽开。

三姐今天揉乱他的头发,还伸手捏他的脸,说起来,她是在“欺负”他的,但章泰寅却一点也生不起来气。因为她的欺负和别人的欺负是不一样的,章泰寅能感觉得到,张蜻蜓对他,其实没有一点恶意。

现在头发乱了,林夫人房里又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肯定是挤不进去的。章泰寅想想,决定听张蜻蜓的话,拉着章清莹先回屋了。

回头忍不住再看一眼张蜻蜓,却见她扶起周奶娘,在问,“走得动么?”

周奶娘还有些担心,“夫人……还没发话呢!”

“管她呢!”张蜻蜓满不在乎的招呼自己房里的人,“能动的都快下来,跟我回去!在这儿等死啊?”

听她这么一说,绿枝当即起来了,和小丫头相互搀扶着往回走,剩下几个婆子和小丫头皆迟疑着不敢动。

张蜻蜓也不管,自扶着周奶娘往回走。心中难免鄙夷了一把,这些傻子!也不想想,林夫人是记恨上她们整房的人了,就算留下来,难道就算是对夫人忠心,就能被另眼相待了?做梦呢!

章泰寅瞧着她远去的背景,虽然不知这个三姐为何会突然性情大变,但似乎变得更让人容易亲近了。而且,小男子汉心里是很佩服她的。居然敢跟母亲顶嘴,为了保护自己房里的人,不惜冲上前去和母亲对质,这份勇气,真的是他所不具备的。

转头看一眼自己的亲姐姐,却见她自己抹了眼泪,回头也在看张蜻蜓。没人关注他们,四姑娘方才的呆样已经不翼而飞,哭得红通通跟小兔子似的眼睛里露出一抹与年龄不相符的早熟。

章泰寅忍不住小小抱怨,“你也真是的,怎么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冲上去了?万一母亲连你一起怪罪该怎么办?”

章清莹吸吸鼻子,瘪起了小嘴嘟囔着,“我听三姐说得好可怜,就跟我们一样……”

章泰寅叹了口气,“算了,以后别干傻事了,晚上还是再去给母亲赔个罪吧!”

章清莹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张蜻蜓已经带着伤兵残将往回走了。周奶娘大半个身子都伏在她柔弱的身上,压得她的腰都佝偻着,却仍是吃力的扶着人往回走去。

“别看了!”章泰寅拉拉她的衣袖,小声的保证,“我会努力快点长大,不让你将来也嫁那样的人。”

章清莹转头看他,却也学起张蜻蜓的样子,捏起了他的脸,“那你先多长点肉出来吧!”

“讨厌!”章泰寅拍开她的手,瞧四下无人,悄声抱怨,“我真不想吃药了!成天吃药,吃得我嘴巴都快苦死了。大夏天的还非让我穿这么多,捂得我这前胸后背全是痱子,又痒又痛!”

“你老实点吧!”章清莹嗔了他一句,却也听着心疼,“长痱子总比生病好,你这身子老不好,若是又病了,岂不要吃更多药?”

章泰寅垂头丧气的不作声了。

章清莹想了想,“你再忍忍,中秋节舅舅应该能来看看咱们,让他给你弄些治痱子的药粉吧。”

章泰寅忍不住白了姐姐一眼,“等到中秋,我这痱子还不消啊?嗳,你到时可别说走了嘴,免得他听了又白担心!”

章清莹挠头,可不是自己犯糊涂了?一时却又小声问,“你说,母亲会怎么罚三姐?”

章泰寅很是确信,“肯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小姐弟俩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叹了口气,眼神都黯然了。

可三姑娘倒没他们这么多愁善感,回了荷风轩,赶紧招呼各人回自己屋子趴下。今儿是全军覆没了,没人伺候,她大小姐亲自动手,给众人送了一圈茶水,然后去瞧周奶娘。

等扒开奶娘衣裳一瞧,虽然只是十几板子,但从腰至大腿那一块儿,全给打得青紫斑驳,眼见着就要肿了起来。

“我的娘,真是好狠的心,居然下这样毒手!”张蜻蜓咬牙切齿,忿忿不平,“这样的伤,非请大夫不可!你等着,我去找人!”

“可别!我的好姑娘,你就歇歇吧!”周奶娘趴在床上,急得揪着她的衣角不放,“咱们才刚挨了打,夫人没发话就走了,哪还能私自去请大夫的?万一给知道了,又是一场风波!”

“都已经这样了,还怕个啥?”张蜻蜓觉得眼下已成死猪,哪还用怕开水烫?

“你要是敢去,我……”周奶娘急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半天也没想好怎么威胁,冒出一句,“我也不看!”

得!这下张大姑娘没辙了,可总不能真回去求林夫人吧?咋办呢?

(稍晚还会有一更,求推荐,求收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