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5章 赴约腊梅节

金钱大人 | 发布时间:2021-11-02 13:04:49 | 阅读次数:3106

而这边,薛棠一直到出了府门,才松了口气。因着自己并不很清楚润都侯的个性,没办法装出愚笨的样子。还好,一招勉勉强强好使。但是她故意地湿掉地毯的行为会引发他的不快,但棋走险招,以愚示人比直露锋芒好得多得多。很庆幸的是,他未忆及当初的她。想完这些,薛棠未免太冻坏因着自己并不清楚润都侯的个性,只能装出愚钝的样子。。...

而这边,薛棠直到出了府门,才松了一口气。

因着自己并不清楚润都侯的个性,只能装出愚钝的样子。

还好,这招勉强管用。

虽然她故意弄湿地毯的行为会引起他的不快,但棋走险招,以愚示人比直露锋芒要好得多。

庆幸的是,他未忆起当年的她。

想完这些,薛棠未免受冻,快速往回府的方向走去,刚迈进自家院门,就见厅堂外面站着一抹身影,不禁讶异道:“夭夭,这大冷天,你怎么傻站在外面?”

桃夭夭抖了抖睫毛上飘过来的雪花,上前给薛棠披上温好的斗篷,这才回道:“奴婢实在焦虑,生怕小姐被润都侯爷抓了起来。”

薛棠闻言,心中一阵欣慰,可算想起她家小姐的安危来了。

也不知昨晚是谁,听了她要拜见润都侯的话后,一脸不在意的说了句:“去见吧,早晚都要去的,天气转冷,城墙脚下实在不宜蹲了。”

鉴于她今日的良心发现,薛棠特意上前捏了捏她圆圆的脸,然后拉着她进了屋。

屋中早已备好了炭火,薛棠暖了一会儿手,便想起一事问道:“信可有送出去?”

说起这个,桃夭夭脸色就变得极差:“小姐莫不是忘了,如今城内甚严,凡进城之人都需经过再三检查方可入城,而出城之人,必须持有文书才可放行。奴婢原想着飞鸽传书让城外人接应,奈何您这信封锁在箱子中,便是十只鸽子也扛不动它。”

薛棠:“……”

失策了!

“近来官员不是要进京述职么,可能委托帮忙?”她不死心的问道。

“薛老将军在府中时,我们官缘还算好,他一走,您也看见了,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个熟人。”

还真是打击人!

由此,薛棠算发现了,拿到润都侯爷的手谕看来是迫在眉睫了。

岁末,大寒,腊梅节至。

一大早,桃夭夭就抱着一叠整齐的衣物欢快的进了屋:“小姐,你要的衣服找来了。”

薛棠从被窝中坐起身,拿过桃夭夭手中的衣袍就其换上,洗漱之后,又让她给自己梳了个男子发髻,随后满意的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

“这番装扮,确定别人认不出来么?”

桃夭夭看着镜中眉清目秀的人儿,有些担忧道。

女子笑容一僵,默默地将眉描粗了些。

费这番功夫,主要还是女子外出不方便……不对,是单独跟男子出行不方便。

别人眼光事小,就怕某天传到薛老将军的耳朵,非得将她掀一层皮来。

当年穆云麾使一事,薛老将军就极力反对女子主动追求男子,怕丢了女儿家的脸面。

她当时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跟在穆之卿的屁股后面。这不,碰了南墙方知回头,平白闹了个笑话。

润都侯府外。

墨文文正准备服侍白十景进轿,就瞥见不远处一人气喘吁吁的向这边赶来。

定睛一看,来人一袭月白色的广袖华袍,秀发尽挽,以玉冠束之,腰间别着一条碧玉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肢,因跑路气短显露出微红的脸颊,透着不谙世事的俏丽。

墨文文张了张嘴,没成想来人竟是个风华少年。

再观自家侯爷,一身黑色的大氅随意的披在身上,丝毫不掩俊美无俦的容颜。这一对比,当即甚是骄傲的挺了挺胸膛。

就说嘛,谁人能与他家侯爷媲美?

只是须臾,墨文文就看清了来人的眼睛,本是一双好看的杏目此时却露出谄媚的眼神,仔细一辨认,不就是前段时间拜访的薛棠嘛!

白十景皱眉看着来人,显然早已忘记不久之前的某人了。

薛棠兀自平顺了口气,这才自报家门道:“民女薛棠,应邀赴约腊梅节,还好赶上了侯爷的马车。”

闻言,墨文文瞪大一双眼,似要看穿薛棠的厚脸皮,这摆明了是蹭马车来了。

白十景眉宇皱的更深了,这都跑到自家门前来了,若是不一起同乘,倒显得他小气,可若是跟她坐同一辆马车?想到这,他不禁冷哼一声,自己何时需要考虑他人的感受?

声音很小,但薛棠还是捕捉到了,心下暗自好笑,面上却正色道:“我知侯爷不喜外人近身,特愿帮侯爷驱车。”

白十景没有回应,径自坐上了马车,冷漠的放下了车帘。

薛棠摸了摸鼻子,既然没拒绝那就是同意了,于是跟着走上前,坦然的坐在了马车前面。

墨文文赌气的看着本是自己的位置被薛棠占用。

“墨文文!”轿中带着提醒的意味响起。

墨文文只好压下情绪,乖乖的跟着马车走了起来。

途中,薛棠有意找墨文文说几句话安慰一下他,但他就像没听见一般,女子只好讪讪的停了话。

白十景却在这时问道:“为何这一番装扮?”

薛棠回神,老实答道:“听闻侯爷不跟女子为伍,所以特意改头换面了一番。”

“你倒是把本侯的喜好打听的仔细!”

“那当然,侯爷乃贵人,我们这些贫贱之人若是不仔细一二,唯恐做的不好,惹怒了侯爷。”

“本侯是这般不讲情面的人?”男子语气渐冷。

薛棠暗自翻了个白眼,当年将您老救上岸,也没见您多加感恩,反而以恩报怨,怪罪我害了你。

而如今有求于他,还不得将他喜好摸准,用来哄好对方!

心中这般想着,女子嘴上却是另一番说辞:“侯爷误会了,您宽以待人,是全南郡城百姓的楷模。您的情绪牵连着众人的心情,我要是做的不好,怕是惹了众怒。”

男子听完冷哼:“耍嘴贫!”

又不由补上一句:“如你所说,本侯还要劳你赶车了。”

“能为侯爷效犬马之力,是民女的福气。”

轿中之人沉默了。

一路上几人心思各异,白十景透过轿帘缝隙,盯着前面赶车之人的后脑勺看了几眼,扯了扯嘴角。

马车在一座古色古香的木式茶楼停下,两人下了车,跟着茶馆仆人招呼入内。

薛棠举目望去,茶楼第一层是偌大的厅堂,厅堂设置了一个供人展现才艺的台面,台面左右早已坐满了宾客,而二楼、三楼三面共通,一排排厢房临窗而立,中间是一条供两人通行的走廊。

白十景选了个三楼的雅间,薛棠跟着走了上去,还没到厢房,门就被从里打开了,里面之人走了出来,爽朗的笑道:“早就猜到你要过来,我都等候多时了。”

来者一身王公贵族服饰,手持折扇,一脸肆意洒脱。

薛棠有些印象,是礼部侍郎之子颜子萧,跟润都侯爷私下很是交好。

颜子萧也看见了白十景身旁的薛棠,上下打量了一番,顿时一双桃花眼放出精光道:“哟~,女子?”

薛棠:“……”

早知道自己装扮这么不靠谱,何必多此一举。

白十景轻轻咳了咳,走了进去。

颜子萧止住话头,又笑嘻嘻的看了薛棠几眼,这才跟着走了进去。

一坐上位置,颜子萧就挤眉弄眼的向白十景示意:“不给介绍介绍?”

“本侯若没记错的话,子萧兄这时应该在家中抄写经书吧?怎么,侍郎大人放行了?”

说起这个,颜子萧就头大起来,一直以来,因自己性子顽劣,不务学业,被自家老爹管束的可惨。今日也是趁机才偷溜了出来。

而白十景就不一样了,自小就是在称赞中长大的,不管是学业还是其它,可听不着一丝的坏名声。

所以此刻好不容易抓到了兄弟的把柄,自然就想揶揄一番。

结果还是轻而易举的被他反将了一军。

果然,跟他逞嘴上功夫,永远讨不着好。

颜子萧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将目光重新放到了薛棠身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