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四章 猪肉茴香包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发布时间:2021-10-30 21:34:22 | 阅读次数:27923

求收藏求票票求评论~(≧▽≦)/~------------------------宁汐的耐心比往日强了数倍,一直微笑着听王氏絮叨,并未露出半点不耐烦的样子:“二娘,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热闹事情了?”王氏最乐意听到有人这么问,立...

求收藏求票票求评论~(≧▽≦)/~

------------------------

宁汐的耐心比往日强了数倍,一直微笑着听王氏絮叨,并未露出半点不耐烦的样子:“二娘,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热闹事情了?”

王氏最乐意听到有人这么问,立刻抖擞了精神说了起来。芝麻绿豆的小事到了她口中,也成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所以不用怀疑,王氏口中的“热闹”其实就是隔壁李家生了个孙子隔壁的隔壁陶家老爷又娶了个小老婆诸如此类。

宁汐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插嘴问上几句。

王氏见宁汐对她的话题如此感兴趣,顿有找到了同道中人的欢喜雀跃,不自觉的掳起了袖子,大有不说到天黑不走人的架势。

阮氏咳嗽两声,笑着暗示道:“二嫂,汐儿刚醒不久,身子还虚的很。得多多休息才好。有什么话,等以后慢慢说吧!”

王氏意犹未尽的住了口,笑着点点头:“好好好,那我明儿个再来看汐丫头。”说着,便笑着冲宁汐摆摆手,一扭一扭的出了屋子。

待王氏出了屋子,阮氏顿时松了口气,笑着打趣道:“汐儿,我记得你一直不喜欢和她说话,总嫌她多舌。今儿个怎么改了性子?”居然和王氏聊的异常投机呢!

宁汐抿着唇笑了笑,若有所指的叹道:“我生了这场病,一直昏昏沉沉的,今天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听着二娘的絮叨,也觉得亲切呢!”

过去种种,如大梦一场!如今她在十二岁这年“醒”过来,只愿所有的亲人都平平安安的活着,包括这个不讨人喜欢的二娘王氏。就算这意味着她的耳朵天天都饱受折磨,她也甘之如饴啊!

阮氏略有些讶然的看了宁汐一眼。原本娇憨天真的女儿,似乎真的变了许多。刚才那番略带沧桑的话语,哪里像是一个未解事实的少女能说的出来的?

宁汐似是看出阮氏心底的疑惑一般,娇嗔着扯着阮氏的衣襟:“娘,我累了,好想睡觉。”口气一如往日的娇憨。

阮氏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来,爱怜的摸了摸宁汐的发丝:“想睡就睡吧!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再叫你。”

宁汐乖乖的点了点头,缩到了被窝里闭上了眼睛假寐。阮氏陪了片刻,见宁汐果然睡的香甜,笑着掖好被子,悄声走了出去。

待阮氏出了屋子,宁汐才重新睁开了眼睛。近乎贪婪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口中喃喃的自语:“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无意识的伸出手腕凑到唇边,然后狠狠的咬了下去。

好痛……那痛楚的感觉如此的真切,她甚至清晰的感受到了牙齿和肌肤相触时的温度。还有,口中淡淡的血腥味。

宁汐愣愣的看着手腕上深深的一圈牙印,眼泪就这么涌了出来。

她真的活过来了,所有的悲剧都还没有上演。所有的亲人都健在,宁家还是洛阳城里的一户普通人家。她还只是一个无忧无虑活在亲人庇护爱宠里的天真少女……

她瑟缩着身子,双臂环抱着自己,眼泪肆意的横流。似要把前世所有的痛楚和凄凉都发泄出来一般。

也不知哭了多久,倦意渐渐上涌。宁汐就这么蜷缩着睡着了,眼角犹有未干的泪迹。

朦朦胧胧中,似有人轻轻推开了门,然后为她盖好了被子。一只温暖的手,略有些笨拙的擦去了她脸上的泪痕。还嘟哝着数落了一句:“好哭的丫头,睡觉还哭。”

是哥哥宁晖的声音……

宁汐在睡梦中模模糊糊的想着,翻了个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宁晖被她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等了片刻,见她又睡着了,才摇摇头笑着出去了。

不知到底睡了多久,宁汐渐渐醒来。

刚一睁眼,阮氏的笑脸便出现在眼前:“汐儿,你可总算醒了。你可足足睡了十个时辰了。我见你睡的香甜,昨天晚上便没喊你。”边说便熟稔的扶了宁汐起身,顺手拿了衣服要给宁汐穿上。

宁汐连忙说道:“娘,我自己穿就行了。”说着便接过阮氏手里的衣物,三下两下便穿好了。

阮氏哑然失笑,忙又拿了梳子过来。还没等她动手,宁汐便又抢着说道:“我自己梳头就行了。”然后,快速的抢了梳子到手,两只手灵活的绕来绕去,很快便梳了个包包头。

宁汐又从梳妆镜前找了两根浅粉色的发带,分别绑在两个小发髻上,那粉色的发带垂在她秀气的小脸边,更添了几分可爱。

阮氏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汐儿,你什么时候学会给自己梳头了?”往日里可都是她为宁汐梳头的呢!

宁汐俏皮的扭头一笑:“娘,过了年我都十二岁了,总不能还要你为我穿衣梳头吧!”前世的她,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阮氏的呵护关爱,一直到十四岁的时候才开始为自己梳发。现在她可不愿再这般娇惯着自己。

阮氏安慰的笑了笑:“我的乖汐儿真的长大了!”

宁汐鼻子有些酸酸的,脸上却露出了淘气的笑容:“我才不要长大,我要一直陪在娘的身边。”

“傻丫头,又说傻话了。”阮氏温柔的一笑:“女孩子总要长大嫁人的,怎么能一直陪在我身边。”

宁汐笑了笑,并不争辩,心里却淡漠的想着,这世上最最靠不住的,便是男人了。前世的教训历历在目,今生,她再也不想和任何一个男人有感情的牵扯。

就算到了适婚的年龄,到了不得不嫁人的那一天,她也不会再任性的执着所谓的爱情。

就找一个老实安分可靠的男人嫁了吧!平平安安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永生不要和那些贵人们有任何牵扯……

“妹妹,快点出来吃包子啦!”宁晖笑嘻嘻的推门而入,手里还拿了个热乎乎香喷喷的包子,一口咬下去,一股肉香便飘满了整个屋子。

宁汐飘飞的思绪立刻回到了当下,微翘的鼻子用力嗅了一口香气,眼睛亮了起来:“猪肉茴香包,对不对?”

宁晖只顾着吃,哪里分得清口中的包子馅儿到底是什么,胡乱的点点头。

宁汐欢快的笑了,扯着宁晖跑出了屋子。一路小跑到了宁家的厨房。

刚一踏进厨房,那股子浓郁的香气便将宁汐包围了。高高的蒸笼冒着腾腾的热气,正在忙活着蒸包子的身影正是宁汐的二伯宁有财。

宁有财身子略胖,个子又不高,远不如宁有方高大俊朗。不过,宁有财脾气却极好,一脸的和气。

宁汐脆生生的喊了声:“二伯!”

宁有财忙里偷闲的回头笑了笑,亲昵的喊道:“汐丫头,你总算能下床了。刚出锅的包子,快些尝尝。”

忙着烧火的王氏也探出了头:“尽管放开了肚皮吃,今天管饱管够。”

宁汐嘻嘻一笑:“我吃一个尝尝就行了,其余的包子,留着二伯二娘待会儿推出去卖了赚钱。”说着,轻巧的拿起一个热乎乎的包子。

那白生生软乎乎的包子,个头不算大,宁汐的小手拿着正好。

还没吃只看了一眼,宁汐便使劲的赞道:“二伯,你的手艺可真是好。瞧这包子,皮薄馅儿多,褶子细密漂亮,我哪里还舍得吃嘛!”

宁有财被逗的开怀一笑:“你这丫头,一张嘴生的这么甜,今天可不准你少吃。”宁家的几个孩子里,就属聪慧机灵的宁汐最讨人喜欢了。

宁汐嘻嘻笑着,轻巧的咬了一口包子,一股浓烈的香气在口中瞬间弥漫开来。混合着茴香香气的肉馅,异常的鲜美,足可见宁有财的和馅儿功夫了得。

咦?不对,这个肉馅中好像掺杂了些别的东西……

“二伯,这肉馅真香!”宁汐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异常的明亮:“好像不只加了茴香呢!”

宁有财头也没回,乐呵呵的答道:“嗯,还放了些葱花。”

宁汐又用力的咬了一口,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二伯,你就别骗我了,里面明明还放了几种香料,有丁香花椒,好像还有陈皮……”

宁有财一惊,陡然回过头来,目光炯炯的打量着宁汐:“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可是他做包子的独家秘方,就连亲弟弟宁有方也不知道到底用了哪几种香料。宁汐竟然只吃了一口包子就随口说了出来,简直令人不敢置信。

宁汐笑容未减,淘气的扮了个鬼脸:“我随便猜的,竟然一猜就中了,我可真是太厉害了!”

宁有财哑然失笑。原来宁汐只是随口胡猜而已,他真是紧张过度了。哪有人能吃一口就知道食材配料的嘛!宁有财不再多说,又转头忙活了起来。

宁汐漫不经心的继续吃着美味的猪肉茴香包,思绪早已飘远了。

身旁的亲人还和记忆中的一样,可此时的她,却似乎悄然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味觉的灵敏程度,简直令人咋舌。

昨天的那碗薏米杏仁粥,还有今早手中的这个猪肉茴香包,她都只尝了一口,便能清楚的知道用了那些食材配料……

这样天赋异禀的味觉,简直就是老天的恩赐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