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五章 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

碧桃红杏 | 发布时间:2021-10-29 | 阅读次数:2200

胖老头见晏如厮一脸理智的怀疑,就把墨往晏如厮手中一放,点了点墨身,严肃认真地说:“喏,这里,你看一看。”晏如厮先是把胖老头当作的街头做局的江湖神棍,第三点再需要考虑可能会是墨林高手。等着吧,等他先说你,你买的这块两文钱的墨,是韩熙载当初和李后主赌晏如斯首先是把胖老头当做的街头做局的江湖神棍,其次再考虑可能是墨林高手。等着吧,等他先告诉你,你买的这块两文钱的墨,就是韩熙载当年和李后主打赌做的玄中子,当他说的天花乱坠,而你完全相信的时候,他说不定能从口袋里掏出另一个“松风子”,叫你买去配成一对。。...

胖老头见晏如斯一脸冷静的怀疑,就把墨往晏如斯手中一放,点了点墨身,严肃地说:“喏,这里,你看看。”

晏如斯首先是把胖老头当做的街头做局的江湖神棍,其次再考虑可能是墨林高手。等着吧,等他先告诉你,你买的这块两文钱的墨,就是韩熙载当年和李后主打赌做的玄中子,当他说的天花乱坠,而你完全相信的时候,他说不定能从口袋里掏出另一个“松风子”,叫你买去配成一对。

这叫什么,套路,古今中外通用,中招者无数。

晏如斯好整以暇地配合着胖老头,将墨疙瘩映在阳光下,一看,仔细再一看,不由地也严肃起来,果真看见椭圆形的墨身上隐约刻了三个斑驳褪金的小篆“玄中子”,左下侧三个完全隐去填金芝麻粒大小字——“化松堂”。

阳光刺眼,晏如斯看的眼泪都出来了,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以前她爷爷跟她讲过韩熙载化松堂的事情,便对胖老头说:“如果这个是韩熙载化松堂出的玄中子,那你刚才都说错了。”

胖老头眼睛一瞪,说:“我哪里说错了!”

晏如斯说:“韩熙载当年制玄中子,以其所蕴麝香,淡而不馥,隐而不散著名,世人都道是用料华贵不计成本,再加上精湛配比之功,却不知,韩熙载的墨中一钱麝香龙脑、珍珠犀角都没有用。”

没等晏如斯说完,胖老头连说:“放屁!放屁!小和尚的鼻子长在眼睛里了,嘴巴里胡说八道呢,你闻闻,这么厚这么浓馥的麝香你闻不出来?”说着就抬着晏如斯托着墨的手往她鼻子下面送。

晏如斯不客气地挥掉胖老头的手,说:“你听我说完,韩熙载制墨,用的都是深山百年以上的古松,为了烧这些古松,他造了极长的烟道,然后取烟道最远端出的轻烟制成的。”

“这种以古松烟的最轻的烟灰制成的墨,拿在手里只有淡淡的麝香,一旦研在砚台里静置片刻,香气上袭,满室芳馥如射。”

“这种香气纯然是极品松烟墨自有的香气,而且香气轻盈通透,绝不似掺了麝香龙脑诸品闻起来那般沉重,如此这样,才是韩熙载的玄中子独到珍贵之处,自然非那些不计工费掺药之俗物可比的。”

听晏如斯说完,胖老头将信将疑地从晏如斯手中抓过墨块,一闻,再闻,又闻,果然似闻出如晏如斯所说那般清透的淡薄的麝馥,越闻越像,越信就越肯定。

胖老头嬉笑眉开,看着晏如斯,说:“哎呀,从前我就说怎么不像麝香那么浓的,我只当那会韩熙载研究用料的配比厉害呢,大道至简大道至简啊,厉害厉害,小和尚,你是怎么知道的?”

晏如斯抿嘴微微一笑,不语。

胖老头舔着脸拉住晏如斯的袖子说:“小和尚,你把这块墨卖给我吧?”

晏如斯摇摇头说:“本来我并不知道这墨是玄中子,现在既然知道了,哪还有卖的道理?”

胖老头见晏如斯不肯,急急地说:“我原本也不知道玄中子内中有这么大的玄机,这样吧,小和尚你跟我家去,我家里有李廷珪、张遇,还有潘谷,你随便挑,你知道潘谷的“八松梵”可是徽宗皇帝御藏的“墨中神品”,我有一套,怎么样,换不换?”

晏如斯听越说越离谱,瞪着他一眼说:“你老人家别这么夸张行不行?”

心里不敢笃定,玄中子研磨后是否有她刚才说的那番神效,当年她爷爷恐怕也是从哪本古书上看来的,没听说是他亲身有过玄中子,书上所传,自己又没实践过,不能全都当真,她是懒得骗人的,虽说她现在手头奇缺铜钿。

想到此处,晏如斯对胖老头摇摇头,说:“算了,你说它是玄中子,我才说了玄中子的奥妙之处,至于它是不是就是玄中子,我可不肯定,毕竟我刚得到它还没有一盏茶的功夫,回头你别说上了当是我骗了你。”

胖老头大眼珠一翻,手指敲着石几咚咚地响,说:“小和尚迂腐,这枚玄中子是我所鉴,我说它是玄中子,它就是玄中子,你能从哪里来骗我?你又是怎么骗得了我!”

晏如斯心想,这老头还挺骄傲,不准别人说他会上当,不过越是这样自以为是的人越容易上当好吧。

嘴上从善如流的更正,说:“您说的对,它就是一枚玄中子,所以我不卖。”

胖老头脸上一怔,急的抓耳挠腮地,说:“那你要怎样才肯把这个玄中子让我?

晏如斯见他真要买,就说:“你真想要?怎么买?”

胖老头立刻眉开眼笑,从袖里拍出一张银票,说:“小和尚这样爽快就对了,老夫出五十两……够不够?”

晏如斯怀疑自己听错:“多少?”

胖老头将那张银票往晏如斯面前一推,说:“五十两白银。存银本票,你尽管去金银铺兑。”

晏如斯奇怪地看着胖老头,心里猜测此人是疯子?还是在逗她玩?

现在通货膨胀严重,物价飞涨。

市面上流通的官方货币还是铜钱和纸币交子,白银、黄金不作为常用衡量货币流通,更多是作为储值货币。

而这胖老头居然用存银本票直接交易,这相当于给了晏如斯一张没密码的银行存折,五十两白银哎,这从天而降的泼天财富啊,晏如斯心想,此时我还应该再怀疑点其它的什么么?

通常来讲一两白银能换一千个“咸淳元宝”,就是一缗钱。

然而现在南宋末年,金融危机通货膨胀下,一缗钱只能兑换不足六百枚“咸淳元宝”,那么一两银子的价值几乎快要两倍于一缗交子的价值,试问谁还会用白银交易?

也就是说,一张交子面值五十缗钱,实际上只剩三十两不到的兑换价值。

反过来,若是拿五十两白银兑换铜钱的话……说实在的,晏如斯没兑换过,也不知道到底实际是什么情形。

而五十两白银相当于什么呢?那天在涌金门下,晏如斯听人闲聊说,现在买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婢只要十八到二十缗的交子,如果是现白银,十两买终身。

城东稍偏一点的三院四楼带花园的住宅,现银成交的话,也就五十两白银多加一点。

黄金白银紧缺,“咸淳元宝”也紧缺,而纸币交子却满天飞,其实人人心里都清楚,说不准哪天交子就成了废纸一张了嘛。

晏如斯严肃地对胖老头说:“大爷,你认真的嘛?”

胖老头哈哈一笑说:“小和尚,你放心,老夫可是个爱财之人。”

晏如斯“啊?”地一声,这胖老头的逻辑她这个后现代人竟然跟不上了。

胖老头有些不乐,说:“小和尚定是觉得老夫不像个爱财之人。”

晏如斯老实地说:“我不知道,我以为这笏墨最多十两或者十五缗交子……”

哪知晏如斯话没说完,胖老头皱眉摇手,说:“别跟我讨论价值上下,老夫对讨价论价深恶痛绝,这种尔虞我诈、没有廉耻的交易完全配不上我。”

晏如斯又“啊?”地一声,怔了半天,逻辑已经脱离了地心引力,她开始严重怀疑自己的世界观,难道这原本就是一个颠倒的世界?

胖老头看了晏如斯一眼,一副耐着性子给你讲讲的神色,说:“这笏玄中子,小和尚你定它价值十五两白银,而老夫我认为它最少价五十两。老夫既然认它值五十两,倘若只花了十两银子换了它,那岂不是到我手里它就开始贬值?老夫会为占这一点便宜,就受那些没有价值底线的偏见愚弄?”

晏如斯又“啊……”了一声,托腮想了半天,说:“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了,那十两卖给你,和五十两卖给你,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

胖老头白了晏如斯一眼,说:“小和尚你是傻子,当然是你多得了四十两银子咯。”

晏如斯点点头,说:“你也不傻啊。”

胖老头看了看晏如斯,嘿嘿一笑,说:“小和尚,你的衡量之心,是按照你的价值判断的,现在你要按照我的价值标准来判断。”

晏如斯耸耸肩,说:“为什么听你的?”

胖老头说:“简单极了,买墨的人是我呀,你当银子花的越少我就越高兴呀。小和尚,实在不行,你就当占了韩熙载的便宜吧,哈哈哈。”

晏如斯无所谓地点点头说:“那好吧,价高者得,成交。”

胖老头说:“不过,老夫有个条件。”

晏如斯早知如此的表情,抬抬手:“请说。”

胖老头说:“将你所得其中一半,归本还源。”

晏如斯倒是有点意外,抬头看向桥面,说:“你是说卖墨给我人?”

胖老头严肃地点点头。

晏如斯“啊”了一声,恍然道:“原来如此。”

胖老头一脸“你知道个屁”的表情,将银票塞在晏如斯手中,挥挥手,说:“去吧,去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