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开局——怎一个惨字

碧桃红杏 | 发布时间:2021-10-29 21:39:00 | 阅读次数:1334

晏如厮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天空里一声霹雳巨响,“咔嚓!轰隆!哗啦!”漆黑的夜空中,数条非常大而被扭曲的银蛇直扑下去。晏如厮一惊,忽然发现浑身就像被巨链捆住像,神经末梢的剧烈地麻痛一阵一阵地传向心脏里,她不能动弹严禁。哗哗的大雨从夜空里倒下去。另边是杂树林晏如斯一惊,发觉浑身就像被巨链捆住一样,神经末梢的剧烈麻痛一阵一阵地传到心脏里,她动弹不得。。...

晏如斯睁开眼睛的时候,天空里一声霹雳巨响,

“咔嚓!轰隆!哗啦!”

漆黑的夜空中,数条巨大而扭曲的银蛇直扑下来。

晏如斯一惊,发觉浑身就像被巨链捆住一样,神经末梢的剧烈麻痛一阵一阵地传到心脏里,她动弹不得。

哗哗的大雨从夜空里倒下来。

另一边是杂树林,她躺在一间房屋的后墙根下的泥地上。

电闪像是魔咒一样嚯嚯地打下,四处是狂风呼啸,树影乱摇,杂树林被吹的东倒一片西歪一片,放弃一切似的趴在了泥水地上。

她闭上眼,恐怖和陌生气息朝她压来,那颗似乎才恢复跳动的心脏,咚、咚、咚地拉扯着她的每根神经,呲咧咧地像闪电经过身体。

“啪哒、啪哒”,有一个脚步声走来,从晏如斯后脑勺下的那片冰凉的泥水里,传来那双脚下的力量,挤压着泥水和草木枯枝的声音清晰无比。

那人在她身边蹲下,顿了一顿,忽然咦了一声,接着又咦了一声。

温热的手指在晏如斯的鼻下一探,再探,那人说,怪事!怎么又活过来了!

咔嚓、轰隆一声,一阵电闪。

晏如斯睁开眼睛,一道晦暗不明的火光映在她的眼睛里,那人不防吓得往后一让,火把掉在地上。

黑色斗篷宽大的帽檐从那人的头上往后滑落,露出一张青年男人模糊的脸。

青年人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你,你,你是……你还好吧?”

晏如斯眨了一下眼睛,她猜这人是想问她是人还是鬼。但一个“嗯”字在她的喉咙里只嗯出了一声气流——她还讲不了话。

晏如斯感觉不到自己的情绪,她脑中一片空白,思绪没有任何着附点,也连接不到断篇前的意识,她闭上眼,不知道发生的是什么。

也许仅仅是她喝多了,也许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她茫然的躺在水里,房檐上的雨水冲在她身旁,混着土腥味的冰冷水流,从她身下流过去,她忽然发现她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发现这点,她怔住了,她挣扎坐起来,伸手要去拉住旁边的黑斗篷。黑斗篷却像见了鬼似的,见她坐起身,一把甩开晏如斯的虚弱颤抖的手,慌里慌张地站起身,背过脸,丢下一个包袱,说,里……里面有衣服……

话不及说完,就往杂树丛里跑了。

晏如斯奇怪地看着那人的举动,忽觉身上一阵凉意,雨水冰冷的砸在肌肤上,她低头一看,身上竟然只盖了一件薄衫,薄衫下竟不着寸缕!

这件薄衫现在也已滑到小腹上,这真是……真是五雷轰顶,好巧不巧地此时一个电闪,晏如斯“啊!”地一声叫出声音,慌忙抓起包袱遮住自己。

一霎时,气血涌到脸上,头晕眼黑乱冒金星。

她咬了咬牙,盯着杂树丛,包袱里面衣、裤、长袍有五六件,晏如斯手脚并用全凭人类初始本能,将把所有衣服乱七八糟地套到身上,一边穿,衣服一边就湿了。

宽大的湿衣服贴在身上,晏如斯心中稍定,这才察觉她手心里一直攥着一串大珠子,也无心多想,将那串珠子往手腕里绕了三圈。

雨太大了,四处都是隆隆的洪水声,她往杂树丛走了两步,那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难道已经走了?晏如斯心慌起来,张口对着杂树林“喂”了一声。

停了停,晏如斯就看见一个黑影朝她大步走来。

不远处,一条被暴雨从山上冲出来的大水沟,经她这头,流到那人的脚边,哗哗冲到树林子外边。

那人走近晏如斯说:“走吧。”

晏如斯沙哑的声音问:“去哪?”那人不答,抓起她的手,往树林外跑去。

林子外隐约有晦暗不明的火光在跳动。

地上冲击下来的雨流已淹到脚踝,越往外走,水流越大,水下泥沟纵横,晏如斯深一脚浅一脚,时不时陷在泥里,百把米的距离已经走的精疲力尽。

惊慌呐喧的人声混杂着动物叫声,随着树林子外的火光渐渐逼近。

树林外的山道上,无数逃难的人汇成一条庞杂的人流,淌着泥水艰难地往前跑。

山根下有两三人沿路举着大火把,一边跑一边喊:快走!快走!山要塌了!牛羊不要了、米粮不要了、房子不要了!命要紧!快走!

火在风雨的攻击之下左闪右跳。

晏如斯看着她身边的人和猪,羊和狗、牛和孩子,推独轮车的走的艰难崎岖,拽着筐绳挑担子埋头往前奔,抱着孩子的女人,弯腰扶着山墙歇着气,每一个人都衣裳褴褛,腰背佝偻,惊惶疲惫。

黑斗篷健步如飞,拽着晏如斯一头扎进了人流里,雨像飞刀一样砸在脸上身上,晏如斯觉得自己像只千疮百孔的风筝,疲惫地被黑斗篷拖着飘摇,她惊疑不定的心,在胸腔里怦怦地撞击。

洪水从一边山上冲下来,轰隆的奔到另一边的深涧里。

山影、树影如鬼魈一样扑过来,路上到处是滑落的泥石。

不知这样跑了多久,忽然间,黑斗篷拉住晏如斯往前一纵,回身看那风雨吹来的方向,脸色冷峻地说:“他们来了!”

晏如斯瞪大眼睛看向来路,无意识地问:“什么来了?”

渐渐地,远处的黑夜里,出现了一群亮点,亮点快速移来。

晏如斯不知所措被黑斗篷拉在身后,人流后忽然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在他们目所能及的地方,人流开始溃散开,救命声、求饶声闷穿在风雨声中。

晏如斯抓紧了黑斗篷,她以为山中的庞然怪兽蓦然出现而攻击了人群。

然而很快,笼着嘴的马群出现了,马上的人凶狠地举着长鞭和大刀挥舞,一个一个的人倒在了马蹄下……群山之中,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腾空而起:“快跑……鞑子来了,是鞑子啊!”

晏如斯情张大嘴,瞪大眼睛,全身僵直。

眼见那群骑马的屠人恶魔举着长刀奔来,她却无法动弹。

黑斗篷一把拉起她离开大路,绕着山根下的树里走。没多久,马蹄声已经紧跟在他们身后,又从他们身边一驰而过。

“啪”地一声,当头一道长鞭甩来,晏如斯被黑斗篷一拽,“噗”地,晏如斯脸撞在泥水里,跌趴在地下,山根下的水已经没到人的膝盖。

树干挡住了鞭子,“啪”地又一声,鞭风在晏如斯的脊背上落下,她趴在泥水里动不敢动,紧紧地抓住泥水里露出来的树根。“啊”地一声惨叫,就发生在她身边,立刻就没了声息。

晏如斯浑身打颤,转脸去看,一个推独轮车的男人被一刀削去半片脑袋和整个肩膀,男人的身体在雨水里怔了怔,“噗”地倒在水里,立刻被山上冲下来的泥水推远了,胳膊和手还牢牢地抓在翘翻的车把手上。

晏如斯没来得及反应,另一马赶上来,马上拖着长刀的黑衣人,一刀从黑暗的上空甩下来,刀落了空,马已奔到前面,拿刀的人顺势一拉,树下一个发抖的女人忽然不抖了,身体挨着树干缓缓跪下,一阵热气在冰冷的雨里喷散开,那个女人的头颅慢慢地歪在了肩膀上。

这二三十人的黑衣魔像驱碾虫蚁一样,在人流里肆意屠杀。他们的目标不是难民,难民不过是妨碍了他们赶路。

黑斗篷忽然出手,抓住了一根甩过来的鞭子,用力一拽。

马上的人突然遇阻,骂了一声就来夺鞭,黑斗篷用力抓住马鞭突然手力一松,“哎哟”一声,那个马上的黑衣人往后仰倒,一咕噜栽在马屁股下面。

“马力个巴子!老子……”黑衣人话没说完,黑斗篷一柄长剑刺去,黑衣人在地上顺势一个后滚,黑斗篷一剑只刺中那人的腿,立刻抽剑回身,在黑衣人惨叫的时候,黑斗篷已经一手抓住即将奔过去的马缰,一手抄起晏如斯,一跃上了马背,片刻未停地往前奔去。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前面的黑衣人发现队末有人伤人抢马,几匹人马掉头过来围堵。

黑斗篷剑鞘在马身上一抽,马像利箭一般冲出去。

马鞭、刀箭招呼过来,黑斗篷招手一挥,斗篷盖住两人和马,竟然毫无阻拦地冲过了黑衣人。

前面,剩下的黑衣人勒马横在路中,拦成一排,等着黑斗篷的马冲到他们手里的刀刃上。

黑斗篷驾马直冲上去,临近,马蹄忽然腾空一跃,竟从黑衣人举着的一排刀刃上一跃而过。

人马在半空的时候,晏如斯忽然清醒了,她的惊叫声没出喉咙口,马又落在地上疾驰向前冲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马的速度渐渐慢下来,身后的动静渐渐止息了,黑斗篷直起身,问被他护在身前的晏如斯:“有伤无?”

晏如斯摇摇头,她擦了把脸上的水,往后看去,没见到黑衣人的火把,才松了口气。

黑斗篷低低“哼”了一声,像在自言自语,说:“马是,人不是。”

晏如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漆黑的雨路上空荡无人,世界突然安静下来,晏如斯精疲力竭觉得呼吸困难,在马鞍上一晃一颠地险些掉下马背,黑斗篷拎起她靠在自己身前,拍着晏如斯的脸颊,说:“喂,喂,醒来!前面就到了。”

他的话刚落,陡然之间,山颤动起来。

晏如斯醒转过来,天地四周一片轰隆隆地,闷雷似的动响,一阵赶着一阵。

风和雨,一瞬间停了,时间静止似的。

忽然一声巨响爆裂,“轰”地一下,又“轰”地一下,爆破声一声比一声巨大,整个大地都在颤动。

霎时一过,风声雨声狂作,树被连根拔起,从山上飞落。

涧边,洪水从正在扩大的裂缝里滚滚漏下,更汹涌的洪水从山腹里奔涌而下,大块大块山体正在坍塌。

马神气大变,浑身颤抖,直往后退,退了又往前奔,奔了又左冲右撞,黑斗篷拼命拽住缰绳,风雨里夹着树枝、石块劈头砸在两人身上无法躲避。

正在此时,前面漆黑的雨里,连滚带爬地跑出来一群人,凄惨的哭喊声传过来:

“娘呀!救命啊!全都压死了!”

“山崩啦!快跑啊!”

“快往回走!”

“救命啊!救命啊……”

接着,晏如斯又听见身后一阵马蹄声,回身看去,黑衣人赶上来了。

晏如斯惊恐绝望万分,腰上忽然一紧,身体腾空而起。

黑斗篷在马背上一蹬,一只手抱住晏如斯,一只手攀在山壁上,脚借在树枝干上。

双脚腾空的晏如斯手脚乱扒,慌乱中抓住了一丛草,脚尖踩住一块石尖,才喘了一口气,黑斗篷一个翻身倒旋,晏如斯脑中一阵眩晕之后,脚落了地,定睛一看,她和黑斗篷已站在一块巨岩上,岩腹深凹,可避风雨,黑斗篷说,暂且避一避。

黑斗篷放下晏如斯,晏如斯就像烂面条似地躺倒在地,清楚地感觉到山岩里的剧烈震动,她再也不想逃了,她浑身上下抽不出一丝力气。

与其下去被黑衣人砍死,被水冲到山崖下,她情愿躺在这里被土埋了。

此时此地,死又能算个什么?

她心气一松,在大雨滂沱、山崩地摇的积水岩上,迷迷糊糊地昏过去。

哭喊震天的山岩下已经成了人间炼狱。

逃难的人来回奔走在两头都是死亡之门的山道上,血肉支撑不住的绝望和恐惧,终于决堤了。

有人吼叫着用木棍和石头反击。

几个人扑到一匹马下,竟将一个黑衣人拽下马来。

已经无所畏惧了。

然而,武力悬殊,手无寸铁的平民一个一个地倒在黑衣人马下。

忽然又是一群马蹄声,一队两列十几人的铠甲骑队举着火把,出现在山崩那边的黑夜里。

首骑铁盔银甲的将军,此人身形精悍短小,腰上挂着双斧,胯下一匹黑色高头大马,人马都已杀气逼人。火光之下,大雨溅在他的铠甲上溃散。

矮子将军勒住缰绳举臂示停,接着一挥又一收。

骑兵双列变为四列,肃穆齐整,立在路中,没有一个多余动作。

黑衣人那边停止屠杀,靠向中间。

短身将军身边一名高壮副将,高声问:“尔等何方宵小?何故残害无辜百姓?”

黑衣骑队默然,无人应答。

几个平民连滚带爬地哭喊:“将军大人!救救我们!他们是鞑子!蒙古鞑子骑兵!”

矮将军朝平民一挥手,说:“走!”

平民逃去,一时山野寂静。

矮将军转过身,用胸腔里的声音对他的战士们说:“诸位随我征战,浴血至今,歃血立誓赶尽蒙古鞑子。今日随我赶赴行在复命,一路大灾,人众死伤无算,生死存幸者,竟遭鞑子凶贼残杀,此乃大宋国都啊!谁人有辜?谁人无辜?我等大宋军人岂能是走肉干尸,如那堂上君子充耳不闻!”

大雨哗哗,雷电交加,将军的话震动苍穹,万物只闻其音。

“我等随将军生死!”

将军从齿缝中说:“兵战立尸!幸生则死!”

“兵战立尸!幸生则死!”十几名骑兵呐喊震天。

将军举起双斧:“跟我杀敌!”

“杀敌”两个字喷出,他身后的骑兵们像呲着火星的子弹,冲到前面的暴雨中。

银、黑两方人马交战在一起。

晏如斯迷迷糊糊地被人拉起来,听见黑斗篷说:“从这里一直往西绕山道走,就能到师子院,天亮后,你去师子院找止翁。”

“什么?”晏如斯迷茫地下意识问。

“去师子院找止翁,你说一遍。”黑斗篷有点急了。

“去师子……院,找止翁……”晏如斯被迫地重复着。

“记住了,师子院、止翁。”黑斗篷又重重地重复一遍关键词,“止翁看见这件斗篷,会帮你。”说着脱了斗篷,系在晏如斯身上。

“你去哪?”晏如斯抬头问他。

黑斗篷站直了身,眼睛看向山下,说:“兵战立尸!幸生则死!小爷之剑未尝不利!”

脱了斗篷的黑斗篷,变成了白衣青年,消失在山岩下。

晏如斯靠在山壁上,呼呼的山风将人马厮杀声推远了,退到了群山之后更远的地方,一切变得虚幻缥缈起来。

冰冷颤动的岩石是虚幻的,干冷硬涩的眼皮也是虚幻的,再次昏过去之前,晏如斯的脑子里牢牢地剩下两个词:止翁、师子院。

不知道过了多久,

“唉......”

一声极轻柔极悲凉的叹息声,若隐若无,响在耳畔,晏如斯艰难地睁开眼。

雨停了,风也停了,厮杀声、哭喊声,统统消失了,天地间只剩一片漆黑,像一座坟墓。

“唉……”又是一声叹息,晏如斯寻声看见她前面的山岩边,隐约立着一个长袍长发、撑着伞的女人,一动不动,又轻盈地像一片纸。

那女人又叹息一声,好像要把无尽的悲伤吐出去。

片刻后,那女人缓缓转过身。

晏如斯看着她从自己身边飘过去,恍惚间不知道是自己不存在,还是那个女人不存在。不由地目光追着她,见她不疾不徐,飘飘然上了晏如斯身后的巨岩,越飘越远,越飘越高,最终消失在漆黑的山崖间。

晏如斯愣了好久才回过头,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一片灰袍在她身侧翻飞,立时头皮乍麻,惊出一身冷汗。

转过去看,一片人影也无,远远地传来一个苍老的“哼”声,混在山风里,已经不真切了。

晏如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全身滚烫,闭上眼,恍恍惚惚地,又不知身在何处了,四下隆隆不绝的大水声里,一切死寂无生。

天,终于透出光亮,晏如斯爬到岩边。

山岩下的山道已被山洪冲的七零八落,有的地方只剩一只脚的宽度,深黄色山洪还在翻滚而下,时不时露出一动不动趴在崖边还没冲走的人和马。

岩高路毁,她下不去了。

晏如斯呆呆地坐在岩石上,忽然想起那个打伞的女人,果然在巨岩后一片野竹杂树中,发现了一条可走的岩石小路。

山土松浮,岩石乱滚,晏如斯拖了一根树枝,边探边爬,当她气喘吁吁地爬到了山脊上时,天光已至中午,从山脊上往西边看,依稀看到对面小半山腰间,一处完好无损的建筑群,竟有炊烟袅袅升起,仿佛一片护佑人间的遗世净土。

晏如斯热泪滚下来,仿佛久别于人间的鬼魂。她手脚并用半滚半滑地爬下山,又淌水过了一座木桥,涉过一片黄水,那群建筑才真正出现在她面前。

晏如斯泥人似的来到山脚下的简陋的山门前,看见上头正是“师子院”三个字。

山门旁边,几个冒着热气的两三个粥棚和排着很长的队。

她找到了一个正在分粥的和尚,虚弱地对那个和尚说:“哎……我找止翁。”

和尚吃惊地看着她。

晏如斯以为和尚没听清,要再说一遍,忽觉背后重重一记,晏如斯以为又有人朝她后背上甩了一鞭子,栽倒之前她回过头,地上一根黑羽箭,箭头锋利闪着寒光,她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