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萨菲和弗雷德

长安瑾年 | 发布时间:2021-10-29 20:18:15 | 阅读次数:26879

勇者学院开学后的日子一眨眼间就来了,伊达萨姆尔也进行了学院的补录考试,使得与菲丽莎一起去上学。伊达萨姆尔在学生入学考试中拿到了非常好的成绩引发了好一波的关注,更有甚者有人向伊达萨姆尔递出了橄榄枝,条件之不菲,让菲丽莎都动心,恨不使得身替之。“大小姐请有点儿自认之阿萨勒兹在入学考试中拿下了相当好的成绩引起了好一波的关注,甚至有人向阿萨勒兹递出了橄榄枝,条件之丰厚,让菲丽莎都心动,恨不得以身替之。。...

勇者学院开学的日子眨眼间就来了,阿萨勒兹也通过了学院的补录考试,得以与菲丽莎一同上学。

阿萨勒兹在入学考试中拿下了相当好的成绩引起了好一波的关注,甚至有人向阿萨勒兹递出了橄榄枝,条件之丰厚,让菲丽莎都心动,恨不得以身替之。

“大小姐请有点自知之明,”阿萨勒兹面无表情道,“就您那成绩,倒贴给别人别人也不要。”

“……闭嘴!”

等到了开学的日子,阿萨勒兹先从马车上下来,向菲丽莎伸出了手,示意菲丽莎搭着他的手臂下车,结果菲丽莎摆摆手,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大小姐,”阿萨勒兹叹气,“请您有点大家小姐的模样。”

菲丽莎才不理会他,他们家本来就不是什么源远流长的世家大族,说白了就是个暴发户,能指望她有多少的规矩?

两个人走进学院的大门,一眼就看见了一堆人聚集在大门不远处,排成一条长队,长队的尽头支了一个桌子,拉了个横幅,上书“学生服务中心”,几个看校服应该是学姐学长的人,正耐心地给新学生回答问题。

菲丽莎看见了一个人,脸色骤变。

在男爵领地生活了十多年,她都把她穿越到了一个乙女游戏里的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同样的,原来的游戏剧情也被她忘得差不多了,但是看到那个人后,她想起了什么。

她此刻看见的,是这个王国的王太子——弗雷德。

这个王国的主流审美是喜欢俊朗阳光的男人,因为王室便是这般的长相,弗雷德更是其中翘楚,清爽精神的金色短发,犹如最澄澈的蓝空的眼眸,嘴角总是噙着亲切毫无阴霾的笑容,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弗雷德是原游戏中,人气最高的角色,也是最难攻略的角色,因为他有一个未婚妻,而且在前期,他是真心喜欢他的未婚妻的,所以攻略过程也异常艰难。

说曹操曹操到,菲丽莎身边走过一个人,她鼻尖闻到一股清浅的幽香。

市面上好像没有这种味道的香水,也不知道是不是香的主人自己调的,菲丽莎的目光不自觉追随着那个女子看过去。

银白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熠熠发亮,一举一动间一看就是从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如一只白天鹅一般高贵而优雅。

那便是弗雷德的未婚妻,宰相的最小的女儿,在王都的社交界有着“雪山之莲”之称的少女,萨菲·葛来亚。

菲丽莎本能地看向弗雷德,果然看见他虽然在跟新生说话,但是却有点心不在焉,眼角余光不时地看向刚刚走过去的萨菲。

而萨菲,一点也没有想跟他打招呼的意思,径直地走过。

在萨菲的身影消失在转角的时候,弗雷德的眼角眉梢中染上了失望。

原游戏中,女主排了老长的队伍与弗雷德说上话,比起其他女生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耿直地问了教学楼所在的女主让弗雷德有了那么微薄的好感。

只是换了菲丽莎,是绝对不愿意去排那么长的队的,她拉了阿萨勒兹:“我们走吧。”

阿萨勒兹被她拉着走:“大小姐,你知道教学楼怎么走吗?”

菲丽莎头也不回:“刚刚不是走过去一个女孩子嘛,我们跟着她走就是了。”

阿萨勒兹眸光一闪:“你认识刚刚走过去的那位小姐?”他虽然并没有亲眼见过本人,但是他是知道萨菲的,毕竟他是魔王,对人族优秀的人才有了解是应该的,但是菲丽莎怎么会认识?

“不认识啊。”菲丽莎立即道,她常年生活在男爵领地,怎么可能认识宰相的女儿呢,她总不能说她前世认识萨菲吧。

她回答的太快,阿萨勒兹起了疑心:“那你怎么知道她知道教学楼在哪?”

菲丽莎回头,对着阿萨勒兹露出一个虚假的微笑,指了指那老长的队伍:“那你去排队?我在这里等你,好不好,我的执事。”最后两个字被菲丽莎咬的清晰又重,提醒着阿萨勒兹此刻他的身份。

阿萨勒兹立即做出了选择:“不了,大小姐,我们走吧。”

想来应该是他疑心病太重,这个每门考试都只能考个及格的不学无术大小姐,还能有什么秘密不成。

结果他们走了几步,菲丽莎突然停下,目光怔怔地直视着前方。

阿萨勒兹不明所以,循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萨菲站在弗雷德视线无法看到的地方,一直注视着弗雷德。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哀戚又悲伤,仿佛下一秒就要永别。

菲丽莎不明白萨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在原游戏中,虽然弗雷德很喜欢萨菲,或者说由于从小有婚约,弗雷德一直对萨菲有着责任感,但是萨菲自始至终都对他很冷淡,就像称号一样,仿佛是一块怎么被光照耀都无法融化的寒冰,弗雷德逐渐感到心冷,慢慢移情。

但是萨菲这个眼神,根本就不像对弗雷德没有感情的样子,所以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

菲丽莎不忍萨菲一直沉浸在这种令人绝望的悲伤之中,一个箭步冲上前,速度快的阿萨勒兹都没来得及拉住她。

“你好,”菲丽莎用最灿烂的笑容跟萨菲打着招呼,“请问你知道教学楼怎么走吗?”

萨菲立即又恢复成了那个高不可及的冰山美人,仿佛刚刚那样死寂一样的绝望不是她,她瞥了菲丽莎一眼,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戒备,然后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看着萨菲的背影,菲丽莎立即跟上去,像一个粘人精一样,距离萨菲只有三步远,萨菲加快脚步她也加快,转弯她也跟着转弯。

阿萨勒兹看不下去,一把拉住菲丽莎,小声教训:“你干什么?没看见人家不想理你吗?”

“那又怎么样?”菲丽莎不以为意,冷哼一声,“我喜欢,你管得着吗?”然后甩开阿萨勒兹的手,继续跟着萨菲。

行,他只是个执事,管不到大小姐要做什么,阿萨勒兹的好心被当作驴肝肺,也不想再管,只是走了几步后,脑海中浮现起一个荒谬的想法。

万人迷的王太子她没兴趣,甚至还颇为嫌弃,但是偏偏去纠缠人家女孩子……

难道,她喜欢的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