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凤凰变草鸡,魔王变执事

长安瑾年 | 发布时间:2021-10-29 | 阅读次数:8961

“你好?”菲丽莎在呆愣了的男人眼前挥了挥,自言自语道,“这莫也不是个傻子吧?”伊达勒兹最终决定抽回他夸眼前女孩可爱的的所有脑活动。“也没,”他装做虚弱无力地轻咳一声,“而已我刚醒过来,还也不是很保持清醒。”并也没,他始终都是保持清醒的。菲丽莎我相信了他的说辞,担“没有,”他装作虚弱地轻咳一声,“只是我刚刚醒来,还不是很清醒。”。...

“你好?”菲丽莎在呆滞了的男人眼前挥了挥手,自言自语道,“这莫不是个傻子吧?”

阿萨勒兹决定收回他夸眼前女孩可爱的所有脑活动。

“没有,”他装作虚弱地轻咳一声,“只是我刚刚醒来,还不是很清醒。”

并没有,他一直都是清醒的。

菲丽莎相信了他的说辞,担忧地问:“那你需不需要我找个医生过来给你看看呀,别真的把脑子伤了。”

阿萨勒兹脸上虚弱的表情有着瞬间的微妙崩坏。

这个女人,果然是要他的命!

“不,不必了,”阿萨勒兹连忙拒绝,摆出诚恳的脸,“没关系的,我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昏迷的有点久,所以脑子一时不清醒而已。”

菲丽莎放下心来,既然他自己都承认自己没有问题了,那么就算之后他再出现哪里疼哪里痛可怨不到他们家了,毕竟她可是提出过要给他请医生的,是他自己不要,所以,休想碰瓷他们家!

阿萨勒兹要是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没病也要被气出内伤。

菲丽莎话锋一转:“那么,我们现在就来谈一下报酬的问题吧。”

关于这一点,阿萨勒兹也想好了说辞,他悠悠地垂敛眼眸,看上去可怜又无助:“对不起,我现在可能没办法拿出报酬。”

菲丽莎完美的名媛微笑差点没维持住:“为什么?”

阿萨勒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语调哀婉:“我是被我弟弟打晕从家里丢出来的,他已经谋夺了我们家的爵位和家产,我现在回去会被当做眼中钉的,也许命都保不住。”

菲丽莎瞬间在脑海里脑补了一大出兄弟阋墙的惨剧出来,很是同情的看着阿萨勒兹,为他叹息:“那你可真是没用。”

这个剧本是不是哪里不太对?阿萨勒兹陷入短暂的呆滞,一般的深闺大小姐难道不应该是为他的悲惨遭遇感到悲伤而被他打动,从而顺理成章地让他留下来吗?

然后他脑子立即转起来,顺着菲丽莎的话说道:“对,我知道我没用,所以,在我查清楚我弟弟现在是什么情况之前,可不可以……”

“不可以。”菲丽莎不等他说完就断然回绝。

阿萨勒兹一口气哽在喉咙,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噎得他一口气差点又背过去。

看着阿萨勒兹青白交错的脸色,菲丽莎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于是补充道:“我们家不收废物。”

要知道,他们家只是最低等的贵族,维持生活开销就已经不容易,哪里还有闲钱去养一个大少爷。

阿萨勒兹彻底没了脾气,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我可以学!”

他就不信,他堂堂一个魔王,还不能在人族的领地上安全无虞地存活下来。

菲丽莎这才满意,伸手拍了拍阿萨勒兹的脸颊:“这才对,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嘛。”

作为魔王,他真的是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有所谓“求人的样子”,都是拜眼前这位小姐所赐。

“那么你好好休息,我先告退。”菲丽莎提起裙摆行了一个告退礼,便款款走出房间,去跟亚瑟管家说从此以后家里要多一副碗筷的事情。

亚瑟作为老牌管家,自然提出了反对:“小姐,这太危险了,这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我们不能收留他。”

菲丽莎也很清楚,她伸出一根手指勾起阿萨勒兹被男仆换下来的衣服,上面沾满了泥土和污渍,但从手感上来说,这件衣服绝对价值不菲,但是衣服上没有绣家徽,菲丽莎认不出这是哪家订制的布料,她让亚瑟去查。

亚瑟接了任务,还是很担忧:“那,那位少爷,就让他这么住下?”

菲丽莎摆摆手:“我话都说了,我们家不养废物,明天看看有什么事情让他去做,拖地洗衣服伺候花草都行。”她就不信,娇生惯养的大少爷都被这么使唤了,还赖在她们家不愿意走,如果真的不愿意走,那菲丽莎就要怀疑下这大少爷是不是别有所图了。

而在房间内把对话听完整的魔王又被菲丽莎气了个半死,向来人生顺风顺水地魔王当即下定了决心——他还真的就在这个家赖下去。

第二日,阿萨勒兹谨记着自己的身份,早早的起了床,找到了亚瑟,表示自己准备开始学习。

亚瑟惊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就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居然还来真的。

平心而论,阿萨勒兹长得还是很不错的,他的发色是人族中很少见的墨蓝色,眼眸狭长,眼尾微挑,整个人是偏阴郁冷淡的气质,但是人族喜欢的是阳光开朗的类型,而阿萨勒兹这种会让人觉得有点病弱。

再加上阿萨勒兹才“昏迷不醒”,亚瑟自然认为这是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大少爷,稍微做点事就要累的旧病复发。

但是他是菲丽莎的管家,他只听菲丽莎一个人的命令,所以他毫不手软地吩咐了好几件又脏又累的活下去。

菲丽莎不用早起,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她在抓紧时间补眠,临近中午她在睡眼朦胧地从楼上走下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下楼梯,却差点踩到人。

她吓了一跳,脑子清醒了不少,低头一看,居然是昨天捡回来那个……那个……哎,昨天好像忘记问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了。

阿萨勒兹从地上站起来,手里还捏着擦地板的抹布,他微微喘着气,汗珠从已经湿透的发梢上滴落,整个人看着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菲丽莎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实在没想到她昨天的一句戏言真的让这大少爷上了心,老半天吐不出一个字:“你……”

阿萨勒兹笑了笑,向菲丽莎行了一个执事礼:“午安,大小姐,昨夜忘记通报姓名,是我的失礼,在下名叫阿萨勒兹,从今天起就是大小姐的私人执事。”

私人执事是什么鬼?菲丽莎惊恐地看向老管家,就见老管家含着欣慰的笑意看过来对她点点头,似乎很欣赏阿萨勒兹。

菲丽莎不明白,她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这个世界,就天翻地覆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