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节 司徒景仰

芷徒 | 发布时间:2020-05-24 06:44:30 | 阅读次数:20763

有些不不情愿的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就几步远,院子的大门很近,因为敬仰的房间窗外是院子里种的桂花树,敬仰不喜欢桂花浓厚的香气,因为他住了这间。  “请问您你找哪位?”门外站着一位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女孩,留长长的头发始终垂到肩上,她的眼睛让司徒敬仰“景仰,请去开下门。”从远处厨房传来妈妈的声音,司徒景仰有些不情愿的起身,向门口走去。就几步远,院子的大门很近,因为景仰的房间窗外就是院子里种的桂花树,景仰喜欢桂花浓郁的香气,所以他住了这间。。...

  “叮呤——”是门铃的声音,司徒景仰坐着没有动,虽然在他这个房间很容易听到外面的动静。他静静地坐着点击着一个查看数据代码的源文件,他希望妈妈能去开门,或者希望别的什么天外来客代劳一下,如果门外的是爸爸,那司徒景仰就不必终止手上的工作。但显然不是,门外的人没有他们家的钥匙,不停的摁着院子里的门铃,还传来“有人在家吗?”的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景仰,请去开下门。”从远处厨房传来妈妈的声音,司徒景仰有些不情愿的起身,向门口走去。就几步远,院子的大门很近,因为景仰的房间窗外就是院子里种的桂花树,景仰喜欢桂花浓郁的香气,所以他住了这间。

  “请问你找哪位?”门外站着一位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女孩,留长长的头发一直垂到肩上,她的眼睛让司徒景仰有些吃惊,浅浅的眼影上闪着长睫毛的漂亮的大眼很友善地看着景仰。“似乎好像在哪见过的眼神。”景仰这样想着。

  “您就是司徒景仰表哥吗?您好,我叫林思容。”林思容伸出手微笑地看着他。

  司徒景仰不怎么领情,没有伸出自己的手,他觉得在自己的潜意识里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个表妹?T星的纪年表上写着大大的31两个阿拉伯数字,每个家庭仿佛像新诞生的那样子,没有亲戚这个概念,恩,从来都没有过。司徒景仰边想边望向厨房,他想请母亲解释一下这一切,而他自己也可以脱身去做别的事。

  “是思容来了吗?景仰,你招待一下,妈妈马上就把饭准备好了。”厨房的油烟机的声音很大,不过景仰妈妈的声音更清晰一些,完全能听清楚。

  司徒景仰给这位陌生的客人倒了杯水,自己远远的坐在沙发上,这种气氛让他有些不自在,因为他注意到那个叫林思容的表妹一直盯着自己看,恩暂且称她表妹吧。司徒景仰有些惊讶自己的改变,或许林思容的笑容比较有亲和力的缘故吧。

  “司徒表哥喜欢看新闻吗?我也喜欢的。”林思容先注视了会司徒景仰放的电视节目,接着又饶有兴趣地望着他。

  “不是十分感兴趣,我的专业是信息管理。”其实是被迫看这些无聊的电视节目的,司徒景仰有些无奈地在心底想,不过他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司徒表哥似乎有事要忙的样子,那样的话就不用招待我了。”林思容看出司徒景仰对自己的到访并没有任何的积极性,反而心事重重的样子,这让她有些奇怪又有些不好意思。

  “那倒不必,对了,你姓林?几岁了?”司徒景仰问。

  “今年20了,明年21。表哥是25岁吧?”林思容的回答让司徒景仰有些意外,居然连自己的年龄都被透露出去了啊。景仰不禁愤愤地望向厨房的方向,肯定是妈妈说的,因为爸爸在警察署的工作很多,是不会有闲暇的时光向别人说这些的。

  “在读大学吧?哪所大学呢?”司徒景仰想试着看能不能和客人找到一些共同点,年轻是他们之间最相似的地方,只此而已。

  “在A大,读计算机专业,才刚刚大一结束,课程似乎很难。”司徒景仰第一次发现林思容有些皱起了眉,先前她都是微笑着的样子。

  “哪里觉得难呢?比如?”

  “C语言和微积分,不怎么让人能领会的进去,即使非常得努力了。”

  “是吗?那只是个人思维方式的问题,有很多领域是和努力挂不上钩的。”司徒景仰一直觉得,数学和软件对女孩子来说是不符合她们的思维方式的,或许语言和文艺比较适合也比较能领悟,而这方面相对司徒景仰来说却很难掌握。

  “是这样吗?可是还得通过考试的啊。”林思容很无奈地望向景仰。

  “恩,大学的课程相对容易一些的,通过考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景仰轻松地说着,并回忆起当初大学考试的情景,忍不住抿着嘴笑。

  接下来的谈话就比较有气氛了,司徒景仰发现林思容还是和自己有些可以沟通的地方的,比如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上都很尽心。因此两人的谈话也愉快地进行着。

  房间里开始弥漫着司徒景仰母亲兰心在厨房精心准备的午餐的味道,景仰发现自己的肚子的确有些饿了,不过父亲还没有回来,一定是又碰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了吧。

  景仰起身从橱子里拿出一些膨化食品,也递给林思容一些。

  “哎?表哥喜欢吃这些的吗?”

  “恩,味道是次要的,主要喜欢那种和牙齿摩擦的感觉,很麻醉人的精神。”司徒景仰刚说完“很麻醉精神”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却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是最近的工作太忙的缘故吗?

  “司徒表哥的话很有意思,不过我更喜欢吃RT(一种味觉食品,刺激人的味蕾产生很奇妙的口感),很特殊的享受呢。”思容一边说,一边回味起来,样子似乎很开心。

  “果然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景仰盯着林思容看,回想起以前自己吃 RT的时候对兰心说的话“讨厌这种不自然的感觉,是在强迫我的嘴产生反映。”自己是那么讨厌这种食品的吗?不管如何,林思容和自己是有很大不同的,景仰很确信这点。

  院子的门开了,是司徒景仰的父亲司徒定国回来了,司徒定国是T星F区警察暑的一名高级督察,平时的工作相当紧张,因为人手不够,往往一个人要干好几个人的工作,今天回来的又比往常晚了许多。

  “爸爸!”景仰向门口走去,他想看清楚司徒定国的样子,似乎很疲倦,眼睛布着血丝。“一定又发生了什么大案子了”景仰这样想,接过父亲手中的文件袋,放到里屋去了。

  “啊,是思容,很久没有见了,长得真像你妈妈,当初我见你时还才这么点儿啊!”司徒定国看到林思容显然很高兴的样子,没有了刚才疲惫的感觉,伸了伸宽大的肩膀,将厚厚的制服脱掉。

  “司徒伯伯好,您还记得思容啊?”林思容很亲切地起身接过司徒定国的衣服,整齐地放到了沙发上。

  “这个举动一定很讨爸爸喜欢。”景仰看着父亲的脸充满了笑意,此刻他不怀疑自己有这个表妹了,而这个表妹的言行只能用乖巧来形容,景仰换了位置思考,自己似乎做不到那些,虽然很想去做。

  “啊,是定国回来了,我的饭也好了,景仰快叫思容坐,可以开饭了。”兰心不知什么时候从厨房里走出来,站在景仰的身后说。

  午餐出奇得丰富,多了许多景仰平时没有吃过的,颜色也比平常兰心做的菜花哨了不少。“有个表妹也挺好的,可以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景仰的嘴角抬起了一些,那是笑,思容看在眼里,“真不容易啊,好久才看到司徒表哥的笑容!”

  “景仰,是不是你怠慢了思容?”司徒定国温和地看着景仰,语气里丝毫听不出责备。

  “怎么这么快就揭我的短了。”景仰无奈地笑笑,“对了,爸爸,今天有什么大案子吗?为什么又回来这么晚?”景仰原本将这个问题等吃完饭再提出来的,但是现在可以转移大家的话题。

  “那个嘛,是比较麻烦。看就是现在播的那个新闻,有个联盟委员会的议员被谋杀了,我们正在处理那个案子,饭吃完了还得赶紧走呢。”

  新闻上正在播着一则重要的消息,联盟委员会的任时安议员在今天早晨被人发现死在办公室里,画面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可以看到死因应该是枪杀,至于嫌疑犯的问题,景仰很想问问父亲。

  “疑犯吗?暂时还没有人进入我们的视线,因为联盟委员会大楼一般在晚上22点就关门了,至于为什么任时安会留在那不走,还有,是谁半夜潜进大楼作案行凶的,这些都还在调查,不过据门卫称,没有人从大门经过。”司徒定国放下手中的酒杯,他习惯在饭前喝几杯,今天也不列外。

  “那肯定是内部的人做的咯?”景仰的话有些像自言自语。

  “这个,你是怎么得出的结论呢?”

  “除非是内部的人知道别的进入大厦的通道,或者和任时安一样从白天就一直没有出去过直到22点大厦关门。”景仰看着电视屏幕说。

  “或者有蝙蝠侠之类的人从楼顶飞过去的!”

  景仰听到这句话有些苦笑不得,他急忙寻找说话的人,原来是林思容,她正在那里抿着嘴笑。“从客观上将,人类是不可能飞过那么远的,从另外一幢大厦的顶端,除非他想成为明天报纸的头版:某人不幸在联盟委员会大楼坠楼身亡。”司徒景仰暗暗佩服自己的想象力和幽默感,他偷偷地看了眼林思容以验证这两点。

  “景仰,定国,你们就不能不在吃饭的时候讨论这些吗?”是兰心的声音,景仰听得出妈妈的生气是假装出来的,因为她更多的时候是在为思容夹菜。

  “对了,景仰,你下个星期不是要去荒岛度假的吗?”兰心突然问起这个。

  景仰的确这么说过,最近的工作特别忙,精神没有以前那么放松了,估计下个星期可以完成那个程序,到时他就可以去人造海里的一个荒岛休息几天。但是他不明白兰心为什么要问这个。

  “那太好了,就带思容一起去吧,要好好照顾你的表妹啊!”司徒定国似乎早就和兰心商量好的样子,两个人居然在景仰的注视下,相视一笑。

  “阴谋!”给景仰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词,他不知道这样形容准不准确,但是自己的确有被利用的嫌疑,他不再做声也不看着兰心和司徒定国,反而悄悄地看了眼林思容,他想知道这个表妹为何能让他们两人如此青睐。

  “和司徒表哥去荒岛度假吗?啊,那真的是很让人期待的啊!”林思容很高兴地看着景仰,面对着一桌的可口佳肴都没有此刻这么激动的神情。

  “思容表妹家里一定很富裕吧?”司徒景仰盯着林思容左耳上缀着的海蓝色玛瑙耳坠问,为什么要这么问呢?景仰问自己,是要拉开林思容和自己的距离吗?从内心的深处似乎有这种回答,很奇怪的回答。

  “景仰!你知道这么问别人问题是很不礼貌的!”兰心的话多半有保护林思容的味道在里面,可是景仰并不以为然,继续注视着林思容的眼睛,期望能得到答案。

  思容觉察到司徒景仰的目光,突然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像是在心里想了很久的样子,才抬头回答:“是啊,很富有,父母去世以后给我留了一大笔财产,司徒表哥是想知道这些吗?”

  景仰有些后悔自己的提问了,因为林思容的眼眶里充满了忧伤和之前快乐的感觉截然不同。“对不起,是我不对,那就定在下星期3怎么样?一起去荒岛度假吧!”

  “真的可以吗?那我要好好准备了!”思容的脸又绽放出笑容,其实他并不怪司徒景仰提起的事,因为她知道他并不是有心那么问的,只是自己的心里有一些难受的感觉被那句话带动了起来,不过她不想让自己沉浸其中。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