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都市大亨》第五章 兄弟咱俩谁先?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05-24 05:18:43 | 阅读次数:11690

王燃陈修睿小说名字叫做《都市大亨》,这里提供王燃陈修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都市大亨小说精选:在来到V+的几个小时前,城中村,出租屋内。刘凡翻出一双放了半年没穿的旧鞋...

王燃陈修睿小说名字叫做《都市大亨》,这里提供王燃陈修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都市大亨小说精选:在来到V+的几个小时前,城中村,出租屋内。刘凡翻出一双放了半年没穿的旧鞋子换上,伸脚踩狗便便,然后迅速打开了电脑,打开QQ登录帐号,进入QQ活动抽奖页面。这是个常年都有的抽奖页,无非是些虚拟电子币,企鹅玩偶公仔啥的,只要每天签到就能抽奖,一个账号每日限抽两次,刘凡也没细看奖品都有啥,点了抽奖按钮,只见画面上的轮盘指针飞转,然后缓缓停下。谢谢参与。我擦,没用?刘凡心里大为失望,不甘心,又抽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谢谢参与。可能是需…

在来到V+的几个小时前,城中村,出租屋内。

刘凡翻出一双放了半年没穿的旧鞋子换上,伸脚踩狗便便,然后迅速打开了电脑,打开QQ登录帐号,进入QQ活动抽奖页面。

这是个常年都有的抽奖页,无非是些虚拟电子币,企鹅玩偶公仔啥的,只要每天签到就能抽奖,一个账号每日限抽两次,刘凡也没细看奖品都有啥,点了抽奖按钮,只见画面上的轮盘指针飞转,然后缓缓停下。

谢谢参与。

我擦,没用?刘凡心里大为失望,不甘心,又抽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谢谢参与。

可能是需要生效时间?刘凡找了个理由,等了半个小时,换个网站接着试,仍然是什么都没抽到。

可能不在抽奖这块起作用?刘凡又找了个理由,于是登上游戏去刷副本,公会里在的看见三神器丑八怪上线,纷纷要求沾运气,队伍神速组起,进副本,结果各种意外失误不断,集体跑了三次尸体,杀BOSS给了两件紫装,频道里一片哀叹。连说丑八怪你丫运气没了。

也许这次是只在现实中起作用?刘凡又跑到街上,到处看哪有抽奖购物的,试了几个店,买了一堆面包蛋糕洗衣粉肥皂啥的,结果抽奖也是一地鸡毛啥也没中。

于是刘凡终于接受现实不再继续试,想着可能上次真是人品爆发的偶然事件,回家和小狗大眼瞪小眼半天,拿出买来的蛋糕给狗大爷尝尝鲜,换下沾着狗便便的鞋子,继续上网。天黑吃过晚饭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就径直来到V+。

本来想着坐坐就走,意外的被短发妹子拉壮丁玩吹牛,几把过去,他就发现不对。

根本不精通这个游戏的他,本来做好了躺着出去的准备,还琢磨干脆借酒在易楚阳车里吐一顿出出气,没想到却大出意料的接连获胜。

在赢了两把几乎不可能赢的局之后,刘凡心里陡然一震,生出希望,接下来每把,他看似都有看自己的点数,其实压根就是做做样子,全是在盲喊。

结果是无论怎么喊,全赢。这种运气就不是单纯凑巧能解释的通的!

原来狗|屎运是真的有!只不过刻意去做不会起作用!而是要顺事而为!

刘凡心中得出结论,如果不是身边有人,早就跳起来大叫欢呼。

就知道,就知道。我就知道不是条普通的土狗!不,它不是狗!是宝贝!是我未来幸福生活的保障!未来每天被几百个女仆妹子从一百平米的床上喊起来的生活就靠它了!

心中有谱的刘凡,之后就完全是抱着屠杀的心态在玩游戏,看一圈人都喝的差不多,好心想要结束,结果却被短发妹子拒绝,又陆续拉人参战,想要报仇。刘凡看短发妹子拿好心当驴肝肺,也就不再坚持,有人想送死他也懒得再废话,更重要的是他还想试试看这狗|屎运到底能持续多久。

于是就看到刘凡巍然不动,其余七个位置,选手一茬接一茬的换,酒吧厕所生意大火客流不断。最后刘凡一路大杀四方惊动了整个酒吧,酒吧里的男男女女都围过来想看看刘凡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喝下第一杯。

酒吧里刘凡成为焦点,堪称赌神再世。酒吧外,易楚阳和两个年龄稍长的男子站在门口街边聊天,不时看着街头,像在等人。

陈修睿,马泷,是和易楚阳同圈子的公子哥。父辈都是江城商界的翘楚,楚地商帮里的实力人物,在整个华中地区都有很大的影响力。

两人比易楚阳大几岁,从大学毕业没多久,正开始逐步进入家族企业历练,为未来掌权做准备。这次各自放下手头的重要事情回江城,都是为了迎接一位同圈子的重要人物。

“听说王燃早就回国,只不过刚到就淘狗去了。”年龄最大的陈修睿,拿出盒黄鹤楼典藏1916,叼了一只点燃,递出烟盒,易楚阳笑笑拒绝,马泷抽出一根,陈修睿拿起火机帮他点火。

“王哥就这爱好。”马泷吐出口烟圈,拿着烟感慨一句:“在金陵待了两年,天天抽苏烟,黄鹤楼抽着都不习惯了。”

“金陵多好啊,烟雨楼阁,吴侬软语,姑娘既有六朝脂粉婉约,又有北地的高挑身段,你应该乐不思蜀才对。”易楚阳笑道。

“楚阳说的在理。你小子过去,还不是狼入羊群,大杀特杀。”陈修睿跟着打趣。

“在老头子眼底下,哪敢胡来。”马泷道:“我还是羡慕修睿,一个人在申城,自由。”

“别羡慕我,你是不知道我在申城过的什么日子。接手了家里建筑公司的上市工作,看方案看报告,和各政府部门打交道,全得亲力亲为,晚上觉都睡不好。好不容易过审批,IPO又要接着忙。最近白头发都多了。”

“得,两位哥哥别吐苦水,小弟我还在大学里呢,别在我心里留下阴影。”易楚阳道。

陈休睿和马泷相视一笑,马泷道:“楚阳,我看今天吴雨婷对你还是老样子,你嘛时候能成啊?”

“不急不急,大学毕业还有两年呢。”

“果然是不怕色狼有文化,就怕色狼有耐心啊。”陈修睿道。

“陈哥过奖。”易楚阳道。

闲聊间,远处一辆越野车驰来,在接近酒吧的时候缓缓减速。

“王燃的车。”陈休睿道,把烟掐灭丢进垃圾桶,马泷也一样掐烟,和易楚阳三人迎了上去。

车是辆美国LOCALMOTORS产的RALLYFIGHTER拉力战神,15年上市。市价在一百六十万到二百万内。相较于大众耳熟能详的奔驰G,JEEP和路虎,这款融合了美国肌肉车元素,造型前卫充满超现代感的越野车,刚刚量产不久,国内还没得卖,只能从美国订购,属于不是真正的越野发烧友绝不会买的品牌和车型。

只不过眼前的这百万豪车,模样凄惨,车身都是泥渍,本来的颜色已经看不出,刮痕无数,保险杆也凹陷进去,看得迎上来的三人都是一愣。

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背心迷彩长裤,短发纠结的男人下了车。

“王公子,你这是去哪跑了一圈,连这么皮实的RALLYFIGHTER都被你操成了这幅样子?”看着下车的人,陈修睿道。

“江西上饶山里,打听到有纯种的虎斑,转了两天,才在个村子里找到。”

王燃,二十六岁,身高一米七七,酷爱户外运动,鹰猎和驯狗,肤色因为运动的原因显得有些黑,身躯精壮,面容刚毅,双目明亮,英气十足。

在整个湖省乃至整个华中地区年轻一代中,王燃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人物。家族背景深厚,横跨军,政,商三界。打小在江城长大,高中出国,在英国伊顿,大学在牛津读法学系。今年硕士研究生毕业,被家里召回国,准备接手家族事业,至于是从商还是从政,陈修睿听说还没有定论,据说是两边长辈都很看好这个长孙,想要培养接班,争执不下。

从后座上提下笼子,易楚阳看到里面是只黄毛褐纹的中型犬,应该就是王燃口中所说的虎斑。于是开口道:“燃哥,为了只狗跑深山转两天,也只有你这爱狗之人才舍得费这力气吃这苦头。”

“你不懂,这虎斑如今在国内快绝种,稀罕东西。费点力值得。这是只公狗。明天带去狗舍,看看能不能培育个新品种出来。”王燃道。

在场三人都知道王燃在江城外的山庄有一个狗场,是大二那年暑假回国建的,每年长假回来,他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全国到处搜集种犬。狗舍里从国际名犬到本土小犬种都有,里面还培育斗犬,建有斗犬场。是附近几省喜欢玩狗的玩家最喜欢光顾的地方之一。听说北边王燃还有个鹰舍,不过陈修睿几人没去过,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王燃常说过熬鹰训犬,比的就是毅力,耐心,手段。看着是在训禽兽,其实是在熬自身。有能耐降服了鹰犬,才有资格去和人比拼心志心术手腕。三国的曹孟德,近代的袁南亭,都是此道高手,他王燃别的比不上前人,最起码也要在飞鹰走犬这方面做到不比前辈高手差。

这番话就很有些意思,曹孟德,袁南亭是什么人?乱世枭雄,一代人杰。王燃虽然自说是要在纨绔玩乐上要做到不输两人,但真要以为他是这个意思,才是真正的蠢人。陈修睿,马泷和易楚阳当然不是蠢人。所以每年王燃回国,几个和王燃自小就有香火情的江城顶层二代,都会主动和王燃联系聚会,联络感情,帮着下力气寻鹰搜犬。五,六年下来,王燃是认了三人当朋友。所以从江西赶回来,也没回去休息,很给面子的就直接到V+。

四人边闲聊边走,到门口陈修睿接过笼子,安排人按着王燃的要求好好照看,进入酒吧,就看见一圈人围着,不时发出阵阵叫喊声。

王燃看情形奇到道:“怎么,今天有别的什么节目?”

陈修睿,马泷,易楚阳也是一头雾水,易楚阳看见站在外围的吴雨婷,就喊过来问情况。

“刘凡在和周婷婷那圈人玩吹牛,周婷婷玩不过,喝多了,酒吧里的人被她拉了一半帮忙,还是斗不过刘凡,已经喝倒二十多个人,刘凡一把没输。”吴雨婷简单说明情况。

“刘凡是谁?”马泷道,他不记得圈子有这么个人。

易楚阳有点尴尬,道:“是雨婷的同学,帮了雨婷一个忙,所以我邀请来派对玩的。”

陈修睿和马泷一听就知道易楚阳话中的意思,普通学生,没啥背景,不熟,和陌生人差不了多少。赶苍蝇,免得骚扰吴雨婷。

两人对于易楚阳做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不过以前赶苍蝇都没出啥意外情况,今天这个貌似有点门道。陈修睿和马泷平常也不至于为这种小事觉得丢面子。可今天是为了给王燃接风,突然冒出个路人甲出风头模糊了重点,可就有点脸上挂不住。

“喝倒这么多,该适可而止了,楚阳,别让周婷婷胡闹,让人散了。“陈修睿微微皱眉道。

”好。“易楚阳道,心中也是后悔不已,被苍蝇搅了局,最主要这苍蝇还是他放进来的。陈修睿虽然没说什么,但易楚阳知道,平常笑脸对人的陈修睿皱眉头。已经是在恼火。就动身要挤进去赶紧亡羊补牢。

”楚阳,等等。“王燃发话挡下易楚阳,转头问吴雨婷道:”雨婷,你说这个刘凡一把没输过?他们玩多久了?“

”大概快一个钟头了吧。“

”有意思,我去玩几手。“听到吴雨婷的回答,王燃摸摸下巴,兴趣盎然。迈步分开人群。

陈修睿三人见王大少起了兴致,也就不再多言。跟在后面走进人群。几人本就是圈子里的核心人物,围观的男女看到几人,也自觉让道,于是无声无息间就让开一条通道,王燃径直来到卡座,拍拍一个喝的有些恍惚的富二代男道:”我来吧,你去醒醒酒。“

富二代男用醉眼看清王燃的脸,就唰的立刻站起来,谄笑着连道:”王哥你玩,你玩,请坐,请坐。“王燃点点头,就坐下拿起骰钟。

赢的已经有些无聊刚打了个哈欠的刘凡,睁开眼就看见对面的沙发上又换了人,一个身材极好气质英武就是有点邋遢的男人正笑呵呵的看着他。

”兄弟,从你那开始还是从我这开始?“刘凡看着王燃道。陈修睿,马泷,易楚阳,吴雨婷,短发美女周婷婷,还有场内其他人不分男女都是暗自倒吸口冷气。

上来就敢喊王燃这位太子爷兄弟,这胆该是有多肥!

场内人声全无,只剩音乐声在轰鸣。刘凡察觉异常,抬头环视了一圈,见众人一副见鬼的表情,有些摸不着头脑。

”从你那开始吧。“王燃道。

”行。“刘凡道。完全不晓得对面这位仁兄底细的他,随意摇了摇骰钟,看都没看就喊出点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