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颤栗杀途》第4章 惨遭雷劈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05-24 | 阅读次数:24318

姜文远燕峰小说名字叫作《战栗杀途》,提供更多姜文远燕峰小说大结局,姜文远燕峰小说结局是什么。战栗杀途小说姜文远燕峰摘选:姜文远在别墅门口走来走去,一直到看见了燕行天走上去,神色才由焦急变成欢欣,他三步并两步地四处走动,道…...

姜文远燕峰小说名字叫做《颤栗杀途》,这里提供姜文远燕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颤栗杀途小说精选:枪声顿响,惊走了归巢的夜鸟。燕行天看着一只飞旋的夜鸟落在树上,他也就到了家。领峰别墅,依山而建,可以俯瞰整座城市,大气而不失典雅,奢华却不庸俗,简约中透着张扬,夏天避暑,冬季温暖,燕峰年轻时便花了重金将此地买下,又花了重金整修院落,这里是燕峰的风水宝地,也是燕家的大本营所在。家一切如常。按说富家少爷回来得这么晚,更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家里内外非得鸡飞狗跳不可,就算没那么严重,家主也该狠狠斥责几句底下人保护不利,更何况…

枪声顿响,惊走了归巢的夜鸟。

燕行天看着一只飞旋的夜鸟落在树上,他也就到了家。

领峰别墅,依山而建,可以俯瞰整座城市,大气而不失典雅,奢华却不庸俗,简约中透着张扬,夏天避暑,冬季温暖,燕峰年轻时便花了重金将此地买下,又花了重金整修院落,这里是燕峰的风水宝地,也是燕家的大本营所在。

家一切如常。

按说富家少爷回来得这么晚,更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家里内外非得鸡飞狗跳不可,就算没那么严重,家主也该狠狠斥责几句底下人保护不利,更何况,燕行天只能看做是个孩子。

可燕峰却没有,他正叼着上好雪茄,面色深沉地看着手中一份合同,房间里还坐着身穿着浴巾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边敷着面膜,边道:“你真打算把天儿嫁给聂小青?”

燕峰如若未闻。

年轻女子自顾自说道:“聂傲晋为了发展合作,也是拼了,赔掉女儿玩一出现实版的昭君出塞,哼”

“可惜天儿了,活着已经是笑柄了,恐怕又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咱们的儿子怎么还没回来?”

“喂,咱们的儿子还没回来!”

燕峰漠不关心地应道:“哦”

“你一点都不担心么?”年轻女子侧头向这边看看,烟雾缥缈中,燕峰的脸显得格外神秘、阴森,女子怔了怔,接着若无其事地做面膜:“也是,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若是哪个歹徒连个傻子都不放过,那他实在是该遭天谴了!”

燕峰终于抬起头。

年轻女子接着道:“我说的不对么?恐怕连保镖都是这么觉得,你给你那宝贝儿子配得三个保镖啊,除了能吃就是能喝,还去学校保护?这真是个美差,恐怕贵族学校外的酒店被他们吃了个遍了,少爷被人欺负,被人打出学校,他们居然连看都没看到,这不,少爷到现在还没回来,他们倒是回来得早,跟上班一样,可准时得很呢!”

燕峰眯起了眼,放射出两道森冷目光,富有杀机!

“我下午去买包,路过看到的”年轻女子说完这一句,就聪明的闭上了嘴,她知道,当燕峰眯起眼来,就表示他在思考,并且是在思考极其重要的问题,恐怕有些人用不了多久就要倒霉了。

“我的确该给天儿安排些好保镖,要能打,要能扛得起压力,还有死亡!”燕峰喃喃说出口,片刻后,走出了房门。

年轻女子眨了眨眼,只觉这句话很奇怪,也很有深意!

姜文远在别墅门口走来走去,直到看见燕行天走上来,神色才由焦急变为欢喜,他三步并两步地走动,道:“天儿,你去哪里了?你怎么才回来!”

“姜叔,我回来啦!”见到姜文远,燕行天就见到了亲人,小鸟般扑了过去,姜文远张开双臂,高兴地将前者抱住,一直以来,他都把前者当做亲生儿子,整个燕家,最关爱前者的,估计就是这位管家了。

燕行天道:“我去跟一个姐姐玩啦,她带我吃糖果,去公园玩、、、、”

姜文远笑道:“是你学校里的同学吧,我的好天儿终于长大了,都有姐姐了,可以后你不能跟陌生人走啊,记住没?”

两个人边说边走,进到别墅内,远远就听到燕峰正训斥着三个保镖,而燕行天的那位后妈也在其旁边指手画脚,为了显示及巩固自己女主人的地位,她的声音简直比燕峰还大很多。

见到自己儿子终于回来了,燕峰不见有欢喜,也不见有怒色,实际上他什么都没说,就示意姜文远带其进房休息,又采取了年轻女子的建议,让这三名保镖去后山挖树坑,随后,也转身上了楼。

倒是年轻女子表现热情,过来装模作样地嘘寒问暖,后者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目光时而瞥向父亲,他心里有憋屈,原想向父亲苦诉一下,得到父亲的关怀,可见他冷漠转身,抓着姜文远的手,就紧了很多。

姜文远几乎不记得从何时开始,燕峰就对自己的儿子不闻不问了,甚至两三个月都说不上十句话,连一个关切的眼神都不舍得赐予,这也导致了底下人的放肆,他们几乎都是傻子傻子地称呼着燕行天,这三名保镖玩忽职守,也是最鲜明的例子。

他明白,燕峰非常愤恨自己一世纵横,却生了个傻儿子,这结果他不愿接受,也接受不了,愤恨也已变成了厌恶,每次燕行天去找他,他都非常冰冷,或许前一秒钟还在和别人说笑,可看到燕行天,就立即变了。

姜文远长叹口气,只望这厌恶有一天,莫要变成杀戮。

夜静了下来。

燕行天坐在姜文远的双腿上,开心地为后者摘白头发,后者摸出一柄飞刀,道:“天儿,飞刀练得如何了?”

燕行天接过飞刀,看也不看,瞄也不瞄,随意扬手飞出。

刀光一闪,如黑夜中的流星。

姜文远侧头看去,只见飞刀不偏不倚正中不远处的靶心,发出清响,入木三分,他赞许地笑道:“好天儿,好飞刀!”

燕行天还是看也没看,道:“你别乱动,这边还有一根白头发!”

“好,好,好天儿真乖!”姜文远笑着,心头却有太多复杂情绪,他像哄小孩儿一样哄着前者,心酸难耐。

如果他真的只是个十岁的孩子,这画面该多么让人温暖!

可叹老天不公。

姜文远看着那俊秀的五官,黑亮的眼眸,瘦削的身形,强壮的手臂,如果这孩子心智健全,放在哪里都必是鹤立鸡群的角色,坐拥无数美女,傲视天下,会干出很多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其成就不可估量啊!

可叹造化弄人。

姜文远仰望夜空,看着满天乌云,喃喃祈祷:“老天啊!如果能让这孩子康复,我愿意牺牲掉我三十年寿命!”

一道惨白的闪电忽然划破夜幕!

一声炸雷忽然响彻天空!

燕行天没有睡

他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倾盆大雨,雷电交加,没有像小孩子那样钻到床底下,他一点都不害怕雷电,反倒觉得轰隆隆地非常精彩,就像最喜欢的乐响,虽毫无节奏感,却有其自然章法。

他展开双臂,一个人静谧享受着。

一道雷电探破云层,钻入夜幕,擦过树林,以不可阻挡之势,劲劈在窗棂之上!

燕行天被当场劈倒!

“燕峰的儿子遭雷劈啦!”

这条消息就像长了翅膀的小鸟,到处飞翔,而且快极了。

收到消息时,常遥远就舒舒服服地泡在温泉池里

另一名女学生听到常遥远的声音,心里一惊,立在原地,不想再往这边走了。

“哈哈哈哈,这智障,活着真他娘有够悲剧,遭了雷劈了!”常遥远的笑夸张极了,后槽牙都可以清晰得见,听了他的话,陈娇只觉得这简直是上天赐给她的惊喜,想要停下动作,与常遥远分享一下心情,头颅就被死死按住,她只好忍一时的兴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